十七月小说网 > 极品全能保安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平分秋色

第四百三十三章 平分秋色


  “行了,起来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断天尘不耐烦地道。

  “七皇子,事情是这样的……”

  陈平就是一个草包,也不管七皇子和吴松的关系,当即就要请七皇子评理。

  “七皇子,这件事全是误会,是我们有错在先。实在是对不住了。”

  张横打断陈平,主动认错。他知道七皇子是吴松的靠山,就是说破了天,七皇子也不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反正很可能会被七皇子挑出毛病,随便治他们一个什么罪。

  还不如早点认错,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快给云容道歉。”

  吴松不依不饶,指着陈平让他道歉。

  “这位姑娘,实在是对不住。”

  陈平一脸不情愿地道,他本来一听吴松的话,就又要轮胳膊动手。可是生生被张横拦下,同时七皇子狠狠瞪了他一眼。

  陈平这才意识到局势不对,想着好汉不吃眼前亏,服软道歉。

  “七皇子,不打扰您了,我们告退。”

  张横带着陈平等人走了。

  “那个七皇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来的那么巧?还有你,张衡,你拖拖拉拉的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快点解决那个吴松?”

  “不摸他的底细,不好下狠手,你不也看见了,他是七皇子的人,我刚才真要把他打出个好歹,咱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张衡煞有介事道,其实他是有苦说不出。刚才在和吴松动手时,他一开始就动了杀心,他当然早就知道吴松是七皇子的人,但他背后有王策和三皇子,自然不怕。

  只是没想到这个吴松是块硬骨头,一个照面之下,表面上看张横毫发无损,占了上风。其实他已经被吴松的神力震伤,此时内脏隐隐作痛,气息已经乱了。

  再打下去,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一个炼体境中期的修士,有这么强的实力吗?张横满心不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吴松绝不简单。

  “云容,你没事吧?刚才的混乱没有伤到你吧?”

  第一时间,吴松就来到云容身边,关切地问道。刚才他和张衡动手,动静太大,生怕云容在旁边受到波及。

  “我没事,你是不是受伤了?我闻到你身上就血腥味。”

  云容端坐在桌后,神情中没有一丝慌乱。刚才发生那么大的事,所有人都被闹得鸡飞狗跳,这个云容倒好像并不在意。

  “我就是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

  吴松挠挠头皮,故作轻松道。看到云容这样,他就放心了。无论如何,他不希望看到云容受到一点惊吓。

  “快拿药来!”

  逼走张横等人后,断天尘急忙吩咐手下拿来疗伤药,给吴松敷上。

  “谢七皇子。”

  吴松敷上断天尘的药后,只觉得通体清凉,灼烧感立刻消退不少,果然是良药。

  “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和张衡动上手?幸亏我来的及时,我要是再来晚一点,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断天尘担忧地道,他下午才和吴松说过担心张衡凌峰两人在明天的考核上捣鬼,晚上吴松就和张衡动手,这让他不得不猜想,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觉得,应该就是一个误会。那个张衡不是有意来找我的,只是他刚好是那个陈平的朋友,为了替朋友出头,就过来了,结果我们两个就动起手了。”

  吴松倒没有断天尘那么多疑,在他看来,这确实就是巧合。

  “但愿如你所说吧,只是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忠告,现在大家都认为你是我的人,因此三皇子一党今后会把你视为眼中钉,指不定背后会给你使什么坏,你可要小心。”

  三皇子是什么人,断天尘这几年是看得再清楚不过。他手底下的得力干将,陆陆续续死在三皇子手下的可不在少数,他可不希望吴松是下一个。

  “放心吧,七皇子,他们要想跟我玩阴的,我吴松一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吴松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别看他外表稚嫩,实则拥有一个几经沉浮的灵魂,玩弄阴谋诡计,他吴松可是行家里手。

  “对了,这位云容姑娘是哪里人氏?下午我走得急,还没来及请教。”

  不得不说七皇子有当枭雄的潜质,等到忙完了大事,才注意到旁边有一个绝色佳人。单这一点,就比陈平之辈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下午和云容初次相见时,她身上满是尘土,姿色被削弱了几分,因而断天尘也就没太在意。此时再见云容,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大美人。

  一旦注意到云容,断天尘的视线就再也移不开了,心想,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人。

  “云容是...”

  吴松待要替云容回答,却一时语塞,她是哪里人氏?总不能实话实说,说她是妖兽山脉底下一个神秘空间里的人吧?

  “我是离此地百多里的一个名叫云下集的小镇的人,因为来郡王城探亲,误入妖兽山脉,被吴松所救,因而随他进城。”

  感觉到吴松为难,云容替他回答了。云下集这个地方是吴松在讲述玄武界的种种事情时告诉云容的,此时她随手拈来,变成自己的故乡,一番说辞,倒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原来如此,姑娘受惊了。妖兽山脉临近郡王城,在都城附近还让自己的子民遭遇危险,我作为郡国皇子,深感有愧。这里,我给姑娘赔罪了。”

  断天尘站起身,向云容深深一揖,以示歉意。其实愧疚云云,都是说辞,断天尘还不是看云容美丽,为博美人一笑而已。

  要是换了别人,面对七皇子如此大的礼遇,必定要下跪还礼才行。

  但云容不是别人,她哪里知道人族的这些规矩,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客气了’,就再也没有别的动作。

  “七皇子,云容自小就在深闺之中,有些礼节不知道,你不要见怪。”

  吴松连忙为云容打圆场,虽然他内心里并不觉的云容有错,但是七皇子还是不要轻易得罪好。

  “无妨,云容姑娘晚上住在什么地方?”

  断天尘对云容的无礼并不在意,美色当前,他怎么会去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反而,他倒觉得云容和其他温顺的女人不一样,对她的兴趣更大了。

  “云容暂时住在我那里, 等到明天考核结束,我就着手为她找新的住处。”

  吴松没有多想,就照实说了。

  “哦...”

  断天尘的脸上掠过一丝阴影, 但很快他就恢复常态,嘱咐了几句吴松明天考核的事,然后就离开了。

  断天尘走后,吴松陷入沉思。刚才断天尘那一闪而逝的恼怒,他是看在眼里的。再细想一下他见到云容后的种种神态,很容易就能猜测他的心思。

  “这就有些麻烦了。”

  他和断天尘结下友谊,凭借这层关系,他日飞黄腾达、功成名就,指日可待。但是现在云容摆在两人中间,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那日后一定会生出一连串的问题。

  “咱们也走吧,吴松。”

  云容打断吴松的沉思,酒楼里打成这样,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你明天是不是又要和人去打架?”

  走在回去的路上,吴松因为有心事,没有和云容说太多的话。等到离开城南,周围安静下来,云容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打架?”

  吴松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听那个七皇子说,明天你不是要去参加入院考核吗?”

  云容道。

  “哦,你说那个啊,那不是去打架,是去做一些测试。”

  吴松有些觉得好笑, 好好的一项入院考核,到了云容口中,怎么成了打架斗殴?不过,他反而觉得云容更加的可爱。

  “今天那个和你打架的人,是不是明天也会出现在考核上?”

  云容道,刚才断天尘和吴松商量考核的事时,她在一旁全听见了。

  “可能会,也可能是另一个人。”

  吴松道,他有些好奇为什么云容会问这些事。

  “如果还是今天这个人和你打的话,你进攻的时候,一定要算好时间,那个人的攻击有两种形态,看起来可以无缝切换,但是两种形态之间有一个呼吸的空隙。”

  “利用这个空隙,你就可以一击得手。”

  云容条理清晰地说了这一番话,语气平静,好像评价两枚浆果哪个更好吃,完全不像是在评价两个修士。

  “云容,刚才这些话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吗?”

  听了云容的话,吴松只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对人族文化一窍不通,连嫂子这个称谓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今天可是第一次从吴松口中了解到元力运行,现在却在大谈某位炼体境巅峰的修士的弱点,

  这让吴松顿时有一种不真实感,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喝酒了。

  “我虽然看不见,但是刚才你们两个打斗时,我无意间听了一些动静,所以得出了那个结论。也可能是我想错了,一切还要靠你自己的判断。”

  云容微笑道。

  “云容,你真好,谢谢你的关心。”

  虽然并没有将云容的话放在心上,但是吴松还是十分感动。

看过《极品全能保安》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