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修真妖孽混都市 > 第四百零七章 劝告

第四百零七章 劝告

  “这根绳子有特殊的用途。这是非常严格和沉重的。我马上把你的头压入水中。你可以等到绳子的另一端下沉。当你有了被拉的感觉后,你可以放松你的嘴,让他沉入河底。

  刘先生结束了他的谈话,故意劝告他。

  “这个过程需要3到2分钟。你必须站起来生气。”

  凡温水长大的地方,水不是很好,在水中可以撑三、五分钟。

  我点头表示我没事。

  然后刘先生带我到河边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当我躺在地上,一切都准备好了,他压着我的头,等我侵入水里。

  这段河很冷,一头扎入水中,除了没有氧气外,还要经得住寒冷。

  在水中什么也看不见,但我能清楚地感觉到绳子在下沉,正如刘先生所说。

  站着生气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脸。

  因为在水中,感觉路径并不明显,但这种感觉让我起床时起鸡皮疙瘩。

  幻觉?

  还有鱼吗?

  我没有任何猜测!.

  几秒钟之内,这些触摸又出现了,更明显的是,有什么东西碰到了我的脸。

  但在黑暗的水中,什么也看不见。

  我肯定这绝对不是鱼。

  然后,我开始隐约的害怕了,这水戏法,我又有了一个战士,难以保护,就不会有问题了。

  绳子还没沉到底,我也不想下水。

  匆忙中,我的怒火全部爆发了。

  在水中,一旦空气出来,必须尽快冲洗和更换。如果没有,那将是危险的。

  那时候,一个柔软的东西,像是我头上的一个侧面,好像是手托着我的头,但那种感觉不同于一般的胳膊,很柔软,好像没有骨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我再也不能平静下来了。我开始使劲挤。我的对手撕掉了抱着我的东西,把他们的头从水里拉了出来。

  但是,除了水里的东西拉着我,刘先生的手死了,压着我。他太老了,心情很糟,不管我有多拥挤,他都动不了。

  “哎呀!”

  我在水下,一声不响,只能吐出一串泡泡。

  你越挣扎,你对自己的压力就越大。

  我口中吐出几口水,鼻孔里吸入了许多水。整个人都站在我面前发黑。如果我再不呼吸,我真的可以自杀。

  就在我失去知觉,感觉自己真的要死的时候,一道亮光掉进了河里。

  在灯光下,我又看了一眼原来把我拉下水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人。

  我对它的外表更熟悉。

  我的母亲。

  我母亲试图用一种奇怪的表情把我拉下来,在水面前杀了我。

  当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时,她像条大鱼一样走着,转过身,潜入水底。她挥了几下,就消失了。

  我被拖下水。

  “陈平安,陈平安。”我听到一个声音在叫我。

  另一个男人把我逼回家,把我喝的水挤出来。

  在营救了一会儿之后,我慢慢地醒来,独自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力量。

  但我不记得我刚才在水下的那张脸。我母亲是对的。即使我的意识模糊,我也不会错过。是他!

  “是吗?”刘老生了一点,问我。

  我去见上帝,看着他。我很生气,冷冷地说:“我还不能坚持住。刘先生真的很生我的气,压着我的头,差点把我淹死。”

  “……”从哪里开始?”

  刘先生颤抖着,指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像我和他呆在一起一样。

  我看着他,哭着说:“生活不仅是尸体的混合物,而且是表演。刚才我太拥挤了,差点被水里的东西杀死…你还是死在我头上,别让我来……!

  “胖子!”刘强骂了我一顿。

  “陈平安,你真的能做到。刚才,当我看到你像我的主人一样疯狂地在水里钻井时,我根本不听我说的话,我失控了。是主人一直拉着你,尽管他差点让你在水里散步。你还说他杀了你,他真的有良心。”

  看到刘强生气,我有点吃惊,没有说谎。

  我想,刘老先生,真的没有那么情绪,想逼我,怎么都像刘强这样强壮的人。

  但她手里拿着手电筒。是他去天河拍照,然后在水下跑掉了“我妈妈”,这样我才能活下去。

  这有点像。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我坐在地上,尴尬地说:“刘先生,我!”

  “好吧,我知道。”刘老生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

  后来,他转过身来,边走边说:“孩子,你没有把身体和生活弄干。我以为我能救你,但我不认为那太棒了。现在我无能为力了。河神请求帮助…你们都在想自己的方式,好吧…!

  随着声音,走到远处,不要再看着我。

  刘先生的行为很自然地说明了一个问题:他不会再帮我了。

  以前,他以为我是一个塑料天才,加上我对他的印象很好,但为了救我,让我变成了一个混尸,即使我不能做混尸,也是一个救命季节七级浮屠。

  但现在,他什么也说不出我不是死尸。如果他混进去,他会有危险的。为什么?

  帮帮我,是感情用事,袖手旁观,那是责任,没有什么可说的。

  他说他帮了我好几次。我不是一个很难记起的人。刘老生把我所有的记忆都记住了。

  刘强跟着他,不想和我在一起。

  我站了起来,两个走得很远的人鞠了一躬,向我敬礼:“刘先生,谢谢你的帮助。如果陈平安还活着,他将来肯定会回答的。”

  浩瀚的文水河,看着它,看不到一个人,冷冰冰的。

  河中河神石像与悖论?水柱,好像在告诉我,今晚会死。

  我的心闪过很多想法,想到了水,想到了在一万人的坟墓里找媳妇,想到了跳进水里死一百年,但最后他们都拒绝了。

  原因之一是:不需要!

  既然命中注定,那我就逃不掉了,这生是我的命,死是我的命。

  顺便问一下,我还想看看河神是否邀请大队派出真正的河神?什么是河神?

  我神清气爽,抓住河神,请了一位大使,坐在岸边等着。

  等鸡叫。

  看看河神是否来杀了我。

  至于万人坑里的婚礼,我不在乎。我甚至没看到儿媳。

  因为我全身都湿了,有一股凉风从河边吹过,而且还是很冷。我坐在那里的一个人颤抖着,我的脸又冷又蓝。

  早上三点到五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坐在岸边等着,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最后,又过了五天。

  在河边的村庄里,小鸡一到就啼叫。

  小鸡叫我的士兵来。

  我做了头发,站起来,带着河神邀请士兵,看着文水河,文水河依然平静而不方便,我大声哭了起来。

  “河神,你不想要我的生活吗?再有五个,你来了,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样的上帝,老伤了老百姓的生命,说得明白有点丢脸!”

  赤脚不怕穿鞋子,没有顾忌,我不怕。

  (本章完)

看过《修真妖孽混都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