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超维之道 > 第九十六章 “道生”和“德畜”

第九十六章 “道生”和“德畜”


  韩莎对箜云岚说道:“问了一个问题,先课间休息一下。在休息的过程中,姐姐教你一个生活小妙招——怎么样正确的抽老公!看好了,首先第一步,要提住祂的领子,而后将人拉近,一定要居高临下盯着祂,最好是四十五度……”恶意的抓了风尘的领子,将人压下一些,然后低头蔑视之。

  “眼神一定要凶,就像我这样……”韩莎做出一个很凶的眼神,只是隔了一层头套,箜云岚却看不见。不过,这并不妨碍韩莎的“表演”——虽然看不到眼神,但那种让人有些不安的感觉,却爬满了身。

  “然后,用另一只手这样啪、啪、啪……”手便抽在风尘的脸上,然后换了一只手,“如果,你感觉右手累了,可以换成左手。”

  箜云岚送给韩莎两个大拇指:“厉害,姐姐板载。”

  风尘干咳一声,说:“别跟她学。不是每一个老公都有我这么抗揍的,要是一个不小心失手把人打死了那不要后悔死?”顿了一下,又说:“你也不能光看她掌掴,你也要看到她屁股开花——”韩莎“呀”的叫了一声,就被风尘横在了腿上,屁股上被抽了三巴掌,“啪”“啪”作响,两腿乱蹬都没用,不轻不重,一下不少。韩莎愤愤道:“我打你脸,你打我屁股,所以你的脸就相当于我的屁股!”

  箜云岚……

  “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韩莎用力挣扎一下,坐起来。直接就坐进了风尘的怀里。

  箜云岚道:“你俩当着我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孩子这样,合适吗?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下……”

  “第一,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是先天真人;第二,光天化日如何,众目睽睽如何?哪一个先天真人会在乎旁人的看法的?修成婴儿,见道见真,道生一,一而二,二而三,我见天地,故天地存于我心,我不见天地,天地不存于我心,世间万物,外人,皆是外在,皆是我之说见、识——域内有四大,曰天大,曰地大,曰道大,曰人亦大。故旁人之看法,于我何焉?若是‘我’依然受世人之舆论、观点影响,那这个‘我’又怎么会是纯粹的我?后天不去,先天怎显?樊笼不去,真性怎脱?”

  这一番回答中,却多有指点,直击先天真人之奇妙,关乎先天真人之心境。若是先天真人不能注意自我,那便会在不知不觉中,悄无声息的回到“后天之人”的状态——

  如寒暑不侵、趋吉避凶、玉骨冰肌、逆转未来等诸般神奇,也都会消失,沦落凡人。

  韩莎曼声吟道:“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箜云岚问:“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韩莎问:“你认为呢?”

  箜云岚撇嘴,说道:“我就是随口一说嘛!”

  谁让这两首诗一直以来都是捆绑出现的呢?

  若是按照佛门中人的权威观点来看,自然是“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来的高明,但实际上,这两首诗,却是说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简而言之,“体”不一样,所以就不能够比较高下。比较的基础,是源于同类的——韩莎吟的“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所讲的,是持道之法,而箜云岚吟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却是道——是明悟了“道”,有了“道”之后,才能够“持道”!

  若是用最通俗、最直观的比喻来讲的话,那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说的是一辆高级跑车的话,那么“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则是超跑的保养手法和技术手册!

  没了前者,光有技术手册,是屁用没有的屠龙记——连车都没有,要这种保养的技术干什么?

  没有了后者,车不经用,跑着跑着一不小心就跑废了。

  得了道,却不知持道,则道失。

  知持道,不知其道,则殆矣。

  “一个人跑累了,气不够的时候,大脑会短暂的空白。从而被动的进入到一种临时的婴儿状态,然后,他的身体的潜能,一下子就会被释放出来一些,重新有了力气。但一重新可以思考,这个人立刻就会退回到后天的状态。因为他不能持道,得了道,就像是随手捡了一块金子,然后又随手扔掉了。所以说,得道是一,持道是二,云岚你说,是得道高明还是持道高明?”

  这本就不是可以比较谁比谁高明的。

  道生、德畜。

  此“道”与“德”,无高下。

  箜云岚道:“原来人跑疲了也是先天真人呢,虽然是临时的……”而且那一个“临时”还是那么的短暂,就一个恍惚。唯一事后让人清晰感受的,就是身体内多出来的一股力气,让疲惫的、接近了极限的身体重新焕发出活力。箜云岚一阵咂摸,说道:“这样的临时真人,我以前也做过啊!可是……”

  她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种状态只是一瞬间的呢?如果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又会怎么样?”

  “会死!”风尘开口,讲道:“德不配位,这就像是你把一个大字不识有没有经过考试、面试的老农民端到了国家元首的位置上一样,你让他过两天瘾没事儿,但你要让他待上一年半载,老大的一个国家都要分崩离析了。针对于生命的个体也一样,先天真人之境界,便是有这样一个门槛儿的。就和政府官员考试一样——考得好,就能成真人,考不好,就还是普普通通的凡人。”

  “人的身体内,潜藏的那些能量,或者说是潜能是有限的,并不是无穷无尽的。如果一个人不知道节制,将一生的力量在短暂的数分钟内挥霍出来,你可知道结果如何?”

  风尘笑了一下,才慢条斯理的说道:“那是可以翻江倒海、毁天灭地的。”

  只是,却少有人能将这一力量发挥出来!

  箜云岚道:“那么夸张?”

  风尘点头,说道:“不要主观的认定神话就只是神话,女娲补天之类的,或许确有其事也说不定……这先天、后天之别,应该算是一个人的自我保护机制!而且,这种机制是硬性的,不达先天,即便是危及生命,也有极大的可能不会被激发出来。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穷人乍富,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许多人不“败家”只是源于无家可败——本来就穷,哪儿来的败家的资格?人也好,禽兽也罢,对于自身的这一笔潜能、财富,却是极为慎重的:

  非先天不可。

  “龙都出来了,我哪儿怀疑神话了。”箜云岚嗔了一句。流云过空,万米高空的风进了阵,就变成了和煦、温柔的清风,透着丝丝的凉意。箜云岚紧跟着就问了一个问题:“姐夫,你天天戴着头套闷不闷?”

  白眼之,风尘道:“闷不闷,你自己试一试不就知道了?等你修行涉及脏腑的时候,也会注意这一个问题的。使脏腑保持清洁,不使微小的尘埃落进去,影响脏腑的精度。还有一个原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露出脸来,还不把人给吓到了?我倒是不怎么介意吓坏人,可招惹了麻烦始终是麻烦,阵法手段也好,纠结也罢,时刻维持,是要消耗精力的。精力再少,也很宝贵,分神旁顾总会有想不周到的时候。我呢,要想问题,不能时刻维持阵法,让人不去注意我……”

  无疑,对风尘而言,戴头套是一种最为“低成本”的方案!

  在第二世界,这可以算是一种时尚;在第一世界,即便是有人多看几眼,也会有一部分人认为是时尚,有一部分人会以为祂是被烧伤,所以才戴头套——左右都只是被人多看几眼,却不会因为出现了“一个人形的二维黑影”来的麻烦。至于第三世界,以及往后的世界,也都是同样的道理……

  箜云岚道:“确实是诶。这要是见了一个人奇装异服,人们顶多是指指点点。要是遇见了妖魔鬼怪,人们早吓尿了,不定会引出什么事儿呢!”

  广大劳动人民的某些“作死”天赋,箜云岚是最清楚不过的——就拿军队来说吧,你明知道惹不起,被人欺负了,就偷偷在人家饭里吐唾沫之类的,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路子很野的箜云岚在军队里就听过大兵们不止一次的吐槽……当然,被吐槽的那些作死小能手们不是被崩了,就是被打断腿、打断了手脚的!当时箜云岚就想:“你要是真的被欺负了,下药都比吐口水强啊。下药弄死他们,然后把家里的东西一卷跑路多好。非要吐口水撒气,被人抓住了运气好点儿的断手断脚,运气背点儿的命都没了……”土匪进村了,说什么是什么,打跑土匪的人站在那里,他们就叫一个作,反正是打跑土匪的说什么不是什么,就差骑人家头上耍心眼儿了。

  真都不知道是梁静茹给了他们勇气,还是谁给了他们自信。都是拿枪的,你以为土匪不好惹,打跑了土匪的家伙们就好欺负,手里的那玩意儿是烧火棍儿不成?

  总之,类似的玩意儿多了去了……

  风尘的“黑”要是真让人看见了,啧啧!

看过《超维之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