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超级狂兵 > 第七百零九章 讨价还价

第七百零九章 讨价还价


  这烧烤摊的生意貌似火了起来。李云靠着她自己过硬的技术,吸引了很多顾客。李小胖带着刘展,挤了好一会儿才算挤了过去。不过,桌子已经被点完了。两人随便点了一串烧烤,还有两串麻辣,就出去了。

  “我靠!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刘展望着眼前挤不动的人群。估摸着一个月没有一万也能个五六千了。记得以前有个卖方便面的,都能月入万元。她这烧烤应该效益更好一些。

  “那个,不太多哈,刘哥。”李小胖有些不好意思。

  “到底多少?”刘展这是心里高兴,只要李云她们过得好,李教官也可以放心了。

  “其实,没多少,一天也就小一千罢了。”

  “靠!这还不多?总比你上班强多了。”刘展翻了翻白眼。要是天天都能这样的话,一个月下来三五万应该没问题。虽然不能大富贵,但小康已经没有问题了。

  “但还是不够用哇,刘哥。赚了钱之后,得给姐看腿伤,还得买房子。”一提到治伤买房子,李小胖的表情又暗淡下去。

  这两项都是花大钱的地方。进个医院,啥都不做,就得花好几千。

  验血,照ct啥的,一开动,没个几千的就下了场。这还没开始看病呢。要是看病的话,没个几十万的,绝对弄不了。而且,李云这是老伤。能不能治另说,价格铁定便宜不了。

  就算给李云看好了病。想在栏山买幢房子,最少也得七八十万吧。栏山这种四五线城市的地价也不便宜。这几年房价疯涨。从十年前的几百块涨到现有的六七千块。听说还要涨哩。

  “放心,这些事儿都不用担心。”刘展“嘿嘿”一笑。他兜里现在有好几千块。都是李天裕给的。那犊子虽然缺点不少,脾气也臭,但给钱还是蛮爽快的。见李老爷子没事儿,当即就让秘书给他划了钱。

  不过,不能直接把这么一大笔钱给他们。要是仇家找上门,很快就能通过这笔钱,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不一定会发生,但防范于未然总是没错的。

  再说了,李云那病,只有他能治。其他大医院就算能治,也未必能彻底治得好。他现在对自己的针法信心十足。“凌宵飞针”再加上透视神功,简直无往而不利。然后再弄点药辅助一下,李云铁定能恢复如初。

  当然,这都是在李云接受治疗的前提下。

  “嗯嗯,谢谢刘哥。我帮忙去了哈。”李小胖把最后几口麻辣塞进嘴巴里。他得帮李云。现在正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再需要他这个帮手。

  李小胖也建议李云请个人手啥的。只是李云没答应。请个人工,起码得两三千的。虽然现在赚的不少,但能省就省。反应小胖有空会过来帮手。只要提前把材料准备好,还是能应付过去。过惯了苦日子的她,哪舍得多花钱呢?

  刘展吃完烧烤之后,就在附近的馆子吃了一顿饭。烧烤是好吃,但不能当饭吃。只有米饭能填饱肚子。刘展吃饭的速度不慢,十几分钟之后就从饭馆里出来。

  这饭馆后面就是一排服装店。刘展不太喜欢逛这种低档服装店。不是他穿着讲究,而是这种服装店,价钱贵,质量还没法保证。刘展一般都是到服装专卖店,要不然就到服装超市买衣服的。

  走了没几步,刘展就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李云竟然在里面看衣服。看来赚了钱,她也想穿好了点。乘着吃饭的空当,暂时把烧烤摊交给李小胖,自己出来买衣服。

  刘展这纯粹是好奇。对李云的好奇。她自尊,性子烈,但也有爱美的这一面。李云貌似很投入讲价,并没注意到刘展进来。

  “靓女,喜欢就买下来吧。整个栏山可就只有这一件了。”店主笑得很灿烂。象李云这种单纯的顾客的生意应该很好做。几乎不太会讲价,只要再坚持一小会儿,就能把衣服卖出去。当然,这些年,衣服不再是暴利了,但利润还是有的。尤其是眼前这种单纯的顾客

  “那个,能不能少点?”李云抹了下光洁的额头。

  “已经是最实惠了,靓女。我们也得吃饭呀,这价已经是折中折啦!”

  “但这个也太贵了吧?”李云看着衣服上的价格,得三百多块呢。就这么一件裙子,就得花掉小半天的辛苦钱。别看她一天能赚小一千的。

  除掉材料成本,还有摊位费之类的,也就六百多。这全是她的辛苦钱,起早摸黑的,大早上四点多就得起床。晚上收摊之后,还得折腾得十一二点的。可以说,她这钱全是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每一分钱里都有辛勤的汗水。再说了,她还得花钱治病给小胖买房呢。

  “不贵,靓女。我这件是因为断码了才打折的。你要是不买,大把人等着买呢。要知道,原价可是上千哇。”店主咧着嘴,给她翻看进货价。

  李云又没卖过衣服,哪能看得明白上面的数据,还不是店主说啥,她就信啥。

  “能不能再少点?”李云咬了咬牙。她实在不会讲价,只要店主再少一点点,她就会出手的。她喜欢这裙子不是一时半会儿。早几个月就盯上这裙子。只是几个月以前,还拮据得很。别说买裙子,就连房租都付不起。要不是这几天赚了钱,她也不会进来讲价的。

  “都说了,这是最优惠的啦。”店主显得有些不耐烦,伸手夺过她手里的裙子,架回衣架上去。对这种顾客可不能嘴软,不赚白不赚。

  李云气得直咬牙,急得她差点没掉眼泪。她只是希望能少一点点,哪怕是十块八块的也行,只是这店主寸步不让。要她花三百块钱,又有些气不顺。毕竟花出去的都是她的血汗钱,心痛呀。

  刘展苦笑着走过去,看来,他不出手就不行了。就凭李云这单纯的样子,讲个一万年也讲不下价钱来。

  “哟。这裙子多少钱哈?”刘展笑哈哈地取过裙子,“看这做工,这面料应该不错呀。”

  “哈哈哈!还是这位兄弟识贷。”店主向刘展伸了伸拇指,“一口价三百块。这是打特价哈。要是平常得小一千块呢。”

  “一千块?你这不是耍我吧?”刘展皱了皱眉。

  店主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敢情这是拆台的,还以为来了个助攻呢。

  “呵呵,这可是‘班里路’的澳大利品牌。”店主指着那行商标,瞪大了眼睛,“连品牌都瞧不明白,买啥衣服?”

  李云也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刘展跟店主争论,她本来想离开的。但她想看下去,因为她的确喜欢这条裙子。虽然腿脚有些不方便,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你说的是这种牌子吗?”刘展亮出手机,打开了微信。这段时间秦舒跟苏晶总在网上买东西。刘展觉得好奇,也玩了几天。他刚才在店外就搜了这种牌子的裙子。

  其实,这所谓的“班里路”压根就不是澳大利出品,而是意大利。这店主应该记错了。要是真品也能值个两百多的。但刚才入手的感觉,实在不象真品。纯粹的地摊货而己。

  “咋了?我看不懂。”店主的脸色剧变。眼前这家伙果然是拆台的。麻痹的,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非拆他台不可。

  “呵呵,你所谓的‘班里路’并不是澳大利品牌。看看吧,这是意大利出品。”刘展撇了撇嘴,“重要的是,你这面料压根就不是‘班里路’。要不要我打消委会的电话?”

  刘展这是吃定了店主。他这裙子显然是地摊货。只要被举报,他这店也就完了。店主貌似还想强撑,但见刘展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直发虚。最后微微叹了口气。

  “帅哥,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其实,我也是出来买东西。”刘展的目光落在裙子上。虽说这是次品,但款式确实新颖,就算是地摊货也值个五六十块的吧。

  “哦。我明白了,帅哥是喜欢这裙子吧?”店主额头冒出一排冷汗。如果能用这条裙子搞定麻烦的话,他当然求之不得。

  他店里的次品不少,但能被查出来的,也就这条裙子跟另两件衣服。只要打发走了刘展,他就可以从容收起另外的衣服,就算工商来了,也查不出啥。

  “是喜欢,不过,做生意可不能昧着良心哇。而我们顾客更不能怂恿这种行为。”刘展装出愤青的样子。他是佣兵,同时也是个高等级的演员。有时候,在城市里执行任务,那就得扮演一些角色。而且要做到唯妙唯俏的,扮谁象谁。

  “这个,……”店主满头急汗。

  “那个,我看还是算了吧,刘展!”旁边的李云貌似有些看不下去了,“做小本生意的不容易。”

  她不由想起之前经营烧烤摊的经历,忍不住有些伤感。这些年,做点小生意的确不容易。

  “对对,算了吧。帅哥。要不,我这裙子就送你啦。”店主见李云帮嘴,急忙顺水推舟。要是能用这裙子免灾,他当然很乐意。

  要是放在以前,他并不很担心。做了这么些年生意,在工商也算有了熟人。就算被查了,找找熟人也就能搞定。但今时不同往日,就算有熟人,也不能作数。毕竟自己的饭碗比熟人重要多了。

看过《超级狂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