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一刀倾情 > 第七百六十三章

第七百六十三章


  众人越听越是心惊,不由得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无人说话。

  胡掌柜看了老严一眼,露出了感激的神情,接着对厉秋风等人说道:“几位大爷,还有这位大和尚,这个死鬼突然发病死掉的情形,各位可都是亲眼所见,与小人没有丝毫关系。况且他虽然点了饭菜,厨房尚未做好,也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吃了小店的酒菜,这才突然死去。官差若是前来询问,还望各位客官给小人做个证明,小人自然是感激不尽……”

  厉秋风等人听他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话,心下雪亮。知道胡掌柜担心摊上官司,这才对众人卑躬屈膝,生怕众人说出不利于他的话来。司徒桥嘿嘿一笑,道:“只要你不存心欺骗咱们,咱们自然也不会与你为难。”

  胡掌柜这才略略放下了心,自柜台后绕了出来,凑到厉秋风等人身边,陪着笑脸说道:“还有一件事情,也要麻烦各位大爷。这个死鬼虽然暴病身亡,不是横死,只不过死在小店之内,传扬出去,还不知道会被编排出什么奇谈怪论。几位大爷酒足饭饱,离开小店之后,还请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否则于咱们小店的名声,多少有些不利。”

  长孙光明哈哈一笑,道:“老胡,你这是求咱们不成?”

  胡掌柜满面堆欢,点头哈腰地说道:“各位大爷是小人的衣食父母,自然是求几位大爷高抬贵手,赏小人一口饭吃。”

  他说到这里,拍着胸脯说道:“今日这顿饭,就算是小人请了。待会儿再给四位大爷送上四碗八盘,聊表小人感激之意。”

  他说完之后,又转头对玄机和尚说道:“大和尚,您这顿素斋,咱们也是分文不取,全当与佛祖结个善缘。待大和尚离开之时,小人还有香火钱奉上。日后大和尚再来化缘,小人一定多多布施。”

  厉秋风听着胡掌柜与众人说话,心下突然想起一事,便即开口说道:“方才咱们提起骷髅大王庙,掌柜甚是惊惧。不知道这骷髅大王庙,又有什么古怪不成?”

  胡掌柜只顾着与众人结纳,一心盼着众人不会与他为难,已经将骷髅大王庙的事情抛到了脑后。此时突然听厉秋风提到此事,身子微微发抖,颤声说道:“大爷,您不是本地人,不知道骷髅大王庙的厉害。据说几千年前,秦国和赵国在咱们这一带打仗。赵国派了一个笨蛋做元帅,被秦国打得大败,三、四十万人都被秦国人给捉住了。秦国人怕这些俘虏作乱,就将这些人全都活埋了。听说埋尸体的地方就在谷口村附近。

  “各位大爷不妨想想,那是三、四十万条人命啊,死在了咱们高平,可以说是怨气冲天。这几千年来,咱们这里就一直流传着这些被活埋的死鬼作祟的传说。后来到了唐朝,有个叫李玄宗的皇帝坐了天下,听说这个人不怎么地道,背地里扒灰,搞上了他的儿媳妇儿。这个老扒灰的有一年跑到咱们这里游玩,看到遍地都是骸骨,生了怜悯之心,让高平县的县太爷收拾这些骸骨。后来这些遗骨被埋在省冤谷旁边的山坡上,在那里又建了一座庙,用来祭奠这些无主的幽魂。听说原本要将战死的那个赵国元帅的尸体送进庙里,可是到处都找不到他的尸体。县太爷没有办法,只好从收集到的骸骨中,找了一个身材最为高大的骷髅送进庙中大殿,给这骷髅顶盔贯甲,做了庙中受祭的神主。听说老扒灰的还给这个神主写了一个牌位,叫做什么骷髅大王,后来这座庙就被称为骷髅大王庙了。

  “自从有了骷髅大王庙,这一带闹鬼的事情就少了许多。不过骷髅大王庙却是阴风阵阵,即便大白天经过,也是寒气逼人。传说有一天突然起了狂风暴雨,一道闪电劈中了骷髅大王庙大殿屋顶,随后大庙便燃起大火,将骷髅大王庙烧成了一片白地。那些冤魂失了栖身之所,又出来祸害百姓。所以这千百年来,咱们这里无人敢提到骷髅大王庙。方才大爷突然问起骷髅大王庙的事情,小人吓得要死,倒有些失态了,还请大爷见谅。”

  胡掌柜说完之后,冲着厉秋风做了个揖。厉秋风见他不似作伪,这才点了点头。胡掌柜长出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对刚刚挣扎着站了起来的店小二说道:“还不快去后屋催催老李,做上四碗八盘,再给几位大爷送上来!”

  那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匆匆忙忙向后屋跑去。只不过经过灰衣人尸体旁边时,却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这才溜入后屋。胡掌柜对厉秋风等人说道:“这个死鬼的尸体放在这里,各位大爷哪有胃口吃饭?不如请几位到后堂去,虽然地方狭窄了些,倒也算得上干净……”

  司徒桥不待胡掌柜说完,便即嘿嘿一笑,口中说道:“老胡,你费这么些力气有个屁用!听老子一句话,赶紧把这个死倒儿拖了出去,找一处无人的路边一扔。到时有人发现后报告官府,只当这人是暴病而亡,不会有人怀疑与太白居有关,你省却了多少麻烦。何必将这死倒儿留在这里,等着官差上门?那些衙差没事儿还想找抠摸出油水,若是知道太白居出了人命,不把你敲诈到倾家荡产,岂能放得过你?!”

  胡掌柜听得瞠目结舌,颤声说道:“这、这样干有些不好罢?若是被官府知道小人抛尸灭迹,只怕会给小人问一个重罪……”

  司徒桥“哼”了一声,道:“这个死鬼身上无伤,即便尸体被人发现报告官府,最多也是判个‘暴病身亡’,不会牵连到太白居。只要你老胡不说,咱们不说,鬼才知道这尸体是从太白居抬出去的。”

  胡掌柜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过了半晌,只见他将牙一咬,颤声说道:“死活就依着大爷这句话了。”

  说完之后,他冲着站在一边的老严连连作揖,口中说道:“严老,小店从你老手中买草药已有十多年了。这十多年来,我老胡可从来没有得罪你的地方。每次咱们都是现钱结算,从无拖欠。今日我遇上了麻烦,严老可不能见死不救。这么说罢,今后你再送草药,咱们每两加三文,你看如何?”

  老严听了胡掌柜的话,又看了看地上那具尸体,一时之间沉吟不语。胡掌柜只道他嫌钱少,将牙一咬,颤声说道:“这样罢,咱们也别讨价还价了。每两我加五文,而且旱三七这味草药以后也从你手里拿货,你看看这样总成罢?”

  老严叹了一口气,口中说道:“胡掌柜,咱们是多年的交情了,钱不钱的我倒并不放在心上。你尽管放心,今日之事我绝对不会对外人说起。就是怕……”

  老严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厉秋风等人。胡掌柜自然明白老严的意思,他是担心厉秋风等人漏出口风,被官府知道之后,不免牵连到他。只是胡掌柜早有打算。他是做了多年酒馆生意之人,每日里迎来送往,可以说是看人极准。厉秋风等人风尘仆仆,说话也是外地口音,瞧模样只不过是过路的客商。而且这些人行事古怪,弄不好是江洋大盗也说不定。听几人说话做事的模样,却也并不想与官府打交道,只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是以胡掌柜并不担心厉秋风等人,反倒是更怕在本地颇为出名的老严将此事泄露出去。此时见老严已然松口,胡掌柜一颗心才放回到肚子中,一脸堆欢地对老严说道:“这几位大爷都是大大的好人,人家只不过是路过咱们这个偏僻之地,吃完饭后拍拍屁股就走,不会在这里多留片刻。何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几位大爷才不会理会这些破事。否则官府的衙差到了,还得盘问几位大爷,他们也嫌麻烦不是?只要你严老帮我这个大忙,其它的事情便不须担心了。”

  司徒桥心下暗想,这个胡掌柜真是一个老狐狸。这几句话明里说给老严听,暗地里却是告诫众人,若是官府知道了此事,定然会将众人也一并拿去问话,到了那时,大家都有麻烦。是以司徒桥冷笑了一声,瞥了胡掌柜一眼,却并未说话。

  胡掌柜知道司徒桥看破了自己的心思,不过他也并不觉得尴尬。至于玄机和尚,他却半点都没放在心上。这是因为嘉靖皇帝登基之后,一向是崇道抑佛。各地官府知道皇帝的心思,便也大力扶持道士,对于佛门则是严加贬斥。是以僧人处处小心,生怕得罪了官府,惹下大麻烦。胡掌柜心想这和尚只是来求一顿饱饭罢了,走时再送上几十文钱,自然能封了他的口。

  老严点了点头,道:“这人之死与胡掌柜原本无关,将他的尸体抬出去也无可厚非,今日之事,小老儿就当没有看见便是。”

  胡掌柜一颗心终于放回到肚子中,笑道:“有严老这句话,我可就放心了。不过有一件事还要麻烦严老……”

  胡掌柜边说边看着老严,似乎要看穿老严的心思。只听他接着说道:“这事若要做的没有破绽,这死鬼的尸体只能抬将出去,不能在地上拖曳,否则极易留下痕迹。二虎忙着给老李打下手,我老胡一人却也搬不动尸体,总不成要几位大爷来帮忙罢……”

  胡掌柜说到这里,露出了乞求的目光。老严道:“好吧,小老儿搭把手,咱们一起将这尸体抬将出去。”

  ()

  :。:

看过《一刀倾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