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从零开始 > 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 天昭是个人

第十三卷 第十七章 天昭是个人


  ~日期:~09月18日~

  第十七章 天昭是个人

  “看不见我是吗?”一个非常自傲的声音出现在我的侧面。“别指望听声辨位,我动作很快的。”

  “会隐身是吗?”我平静的问着。

  武士相当得意的道:“我知道你有反隐形能力,但是不要太嚣张了,你的反隐形不是什么都能反的。”

  “哦?真的吗?不过我认为……”我突然加速。“抓你足够了。”一剑横扫。当的一声响,一截断刀旋转着飞了出去嚓的一声插入了地面。永恒的锋刃上有一滴鲜血,这说明我砍中了。

  那个家伙的声音充满了惊讶。“怎么可能?”

  我毫无征兆的突然再次斜劈,刀刃过后只看到一溜血水洒了出去,不过这个家伙依然还是隐身状态。可以说单就隐身技术来说他已经相当完美了。刚才我已经试过星瞳,如他所言是真的看不见他,也就是说反隐形的装备对他无效。不过我在现实中接受过各种格斗方面的培训,其中一条就是看气流。

  无论你怎么快,你附近的风都会被你带动形成气流,只要看到气流带起的灰尘就能判断出敌人的位置。但是这个家伙显然是不知道这些的。隐身这种东西绝对不能在有水或者灰尘很大的地方使用,因为这都是没用的。这里刚被我轰过,满天都是灰,他的行动当然很容易捕捉,只有他自己以为我看不见他而已。不过话说回来,他的反应真的很快,每次我攻击他都闪的开,这个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了,就算没有隐身他也是个不错的速度型武士。

  “知道我为什么能看见你吗?”我连续三连斩劈了过去,吓的这个家伙连续后退,可惜最后一剑还是砍实了。那家伙的肩膀上渗出一大片血迹,隐身也没用了。

  捂着伤口,他依然咬着牙问我:“你到底怎么发现我地?我的隐身是无懈可击的,不可能被看破。你到底怎么找到我的?”

  “是风。你的行动带起了风。”

  “风?”他疑惑的看了下地面上的灰尘,然后用力踢了一脚,果然带起了大量沙尘。“你是高手,我承认自己不是你的对手。”这个家伙还算有些分寸。

  我推开面具冲他笑了笑。“rb就是因为缺你这样地人才不能真正的融入世界体制,今天你就不要出手了。我不想和你打。”高傲是民族情节高涨的表现,这个我们中国人也有,rb人让中国人无法忍受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俗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rb人是撞过也不回头,这就导致他们老是在犯同样的错误。这个家伙在rb可能算是少数派吧!

  那个家伙也把面具拿了下来,他冲我惨笑一下。“尽管有缺点,她毕竟是我的祖国。”说着他把刀重新举了起来。“就算在现实中我也有为她牺牲生命的准备,何况这只是游戏。为了一级经验就怯战我还是什么大rb武士?”

  “有点意思。那么成全你吧!”我突然脱手把永恒扔了出去。永恒剑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插入了那个家伙的胸膛,刚才那剑砍地满深的,他实际上已经失去战斗力了。

  被一剑穿胸的武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但是旁边一个rb人立刻冲上去抓住永恒把他拔了出来。这个白痴居然还对周围的人叫了起来:“哈哈!神器啊!我抢到神器了!哇啊啊啊……”

  最后那几声不是兴奋地叫声,而是被电的。我的武器从来就没有别人可以用的。永恒上附着着当初地妖刀千人斩的灵魂。况且本身就有防止别人抢夺的设计,不被电才有鬼呢。那个笨蛋一阵哆嗦抓着剑柄倒了下去。我漫步走过去把剑拿了过来,那个家伙离开了剑还在地上抽着,嘴里直冒白烟。

  “妈的。我们这么多人不可能挡不住他。”旁边的玩家一声吼就冲了上来,不过响应者明显变少了很多。我在人群中往来冲杀了十几个来回也没挡的住我,这下他们都开始软了。打仗这种事情靠的就是士气,一鼓作气打下来就打下来了,打不下来就干脆撤兵,可惜现在rb玩家是防守方,没有撤退这个选择。

  永恒剑我嫌太短,干脆变成了永恒枪横扫直劈。周围的人被打地一路鬼哭狼嚎的,根本拿我没办法。rb不是没高手,只是和我们一样,高手都不在这里。鬼手信长那样的高手rb也有不少,如果他在这里就不会被我一个人像虎入羊群一样横扫千军了。不过鬼手信长就算知道情况也来不了,他现在正在支点城外指挥大军攻城呢。

  快冲到附近的中央炮台附近时我突然召唤出了金刚,刚才光顾着打了,忘记还有个拆房子的专用工具没拿出来。金刚这个控灵不会魔法。但人家依然上一德国的地区守卫之一。可见他的力量强到什么程度,这个时候不用更待何时啊?

  金刚一出来立刻人立而起。双拳对着胸口一阵狂擂,然后突然又放开手臂兜着地面一个横扫。这个家伙的前臂起码有四十米长,这顺地一扫立刻把一群人都给带上了天。金刚是钢铁身躯,防御力近乎无敌,除非被重炮命中,玩家地攻击如同瘙痒。

  一个rb武士举着武士刀嚎叫着冲到金刚地脚边一刀砍了下去,结果是当的一声刀断了。金刚连看都没看他,根本就没感觉到有人在砍自己。

  我对着金刚大喊着:“那些炮台,拆了它们。”

  金刚转头看看附近林立地炮台双眼红光一闪,放下前肢像大猩猩一样冲了上去。一些拱卫炮台的npc都被他扫到了一边,然后他像爬树一样三两下就上了高高的炮台顶上。我刚刚袭击炮台时想的是转过炮头轰击后面的大炮,但是没能成功。金刚比我更猛,他直接拿起大炮就向旁边的炮台扔了过去。轰地一声巨响那座炮台都比整个砸倒在地。

  附近的大炮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掉转炮头打算轰平这个炮台,没想到金刚一个纵跃跳到了地下,没等旁边的炮转过来他就上了那个炮台。抓着大炮的炮架上了平台,像刚才一样抓起大炮就扔。连续搞定了十几门炮rb人才终于把炮位调整过来,一阵隆隆巨响之后炮弹密集的像暴雨一样砸了下来。

  “重金属风暴!”金刚突然转身吼出这么一句,我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看见他背上那个箱子打开了。一声爆炸声之后那片密集的弹雨居然在半空中自己爆炸了。开花弹的破片杀伤对金刚这种皮厚的像城墙一样地钢铁怪物根本毫无用处,反到是下面的rb人遭了殃,弹片在他们头顶一通好砸,愣是干翻了几千人。

  好家伙,我都不知道金刚背上的箱子里有这种东西。上次看里面明明是导弹的,怎么办成这种不明防御武器了?不过不管怎么说,至少我知道这个防卫武器的效果相当夸张。

  拦截成功后金刚收起武器一个纵身扑到附近的炮台上再次开始他未完成的工作,rb人的炮台这下是彻底晕了。炮弹伤不到他反而把自己人给干倒不少,可不开炮要怎么反击呢?

  rb玩家正犯愁,忽然一只巨大地恶犬从rb阵线后方跑了上来。这个家伙的体积不比金刚小,而且速度奇快,借助助跑在人群中几个起落就到了金刚身边。咣当一声。金刚被这条大狗整个撞翻在地。两个巨兽抱在一起滚出老远还撞倒了一座炮台才停下来。

  金刚一手捏住狗脖子,另一手猛的一拳击出,硬是把那条大狗打的翻了几个跟头飞了出去,但是大狗却像没怎么受伤一样爬起来再次冲了上来。金刚一个闪身让了出去,没想到狗尾巴一带。居然又把他带了个跟头。巨狗冲过了头,一个转身再次扑上来。金刚还没爬起来就被咬住了手臂拖了出去,巨狗一个原地转身把金刚给扔了出去,轰的一声砸进旁边地炮台阵中。顿时又是一阵墙倒屋塌。

  轰。满地的瓦砾突然全部飞了起来,金刚从下面冲了出来再次开始擂击胸部发出炸雷般的巨响,同时仰天一阵巨吼。吼完的金刚突然四肢着地趴了下去,然后背上地金属箱子再次打开,两门大炮从里面弹了出来架上了金刚的肩膀。

  大狗意识到危险赶紧向侧面闪,没想到人家打的根本不是炮弹。嘭的一声一大团白色物体飞了出来,这个东西在空中展开变成了一张大网。正在躲闪的大狗立刻就被捆了个结实,一头栽倒在地上。滑出老远才停下来。金刚背上的大炮已经收了回去,一个纵身跳过去直接落在了大狗旁边。

  巨犬还想爬起来咬人,但是被网拽着根本用不上力气,一起来就又倒了下去。金刚把双手握在一起高高举起,然后整个身体直立了起来,接着突然弯腰用力双拳直下的砸向狗头。噗的一声,狗头粉碎,红白相间地糊壮物喷的周围人一身一脸。巨狗一下都没挣扎就到倒了下去。再没一丝动静了。金刚踩了一只脚到狗身上。然后直立起来再次开始擂击胸口,并得意的大声喉叫了起来。这是一种炫耀武力的意思。踩着对手的尸体做这种动作更显得他是多么的威猛。一时间周围的rb玩家都被震住了,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

  “趴下。”我忽然看到一道红光从rb阵地后面射来,赶紧提醒金刚。金刚反应慢了点,红光直接穿过了金刚地身体在他身上打出了一个直径几米地大洞。洞的边缘部分一片通红,明显是金属被烧融了。刚才发射地应该是高热射线,但我没看见发射器,只看到光。

  金刚动作缓慢的放下手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那里面还不断的有电火花在闪烁着。忽然,金刚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向后仰了过去,然后轰隆的一声倒了下去,震地地面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回收。”我一招手金刚立刻消失在原地。

  拿出永恒我迅速的向红光的来源跑去。不搞清楚这东西的来历我们还得吃亏。不过事情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我刚跑到一半就被一名圣骑士架住了。rb玩家里也有选普通职业的,像圣骑士这种全世界玩家都能选的职业在rb当然也会有人选的。

  这个圣骑士地力气好大,和我对砍一剑居然能硬把我逼退几步。更奇怪的是他的剑居然只多了一个不太明显的缺口,并没有被削断。

  “神器?”

  “破坏之刃?”

  我们两个同时叫了起来。

  “哼!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有破坏之刃。”骑士用力的一挥剑,然后插回了剑鞘,转身从背后又抽出了一柄长刀。“好久没遇到你这样可以和我对剑的人了。”

  我看了几眼他手里的刀。“那是破坏之刃吗?”

  圣骑士笑着把手里的刀玩了个刀花。“削了你地剑可别哭哦!”

  “哈哈哈哈!这是我这个月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这个家伙大概并不知道永恒的特性,还以为这只是柄普通的破坏之刃。永恒之中确实融合有破坏之刃,但它地主体却并不是破坏之刃。永恒之中的主体其实应该是北极星君给的烈日之刃。其次还有光明圣剑和魔龙刃以及魔龙枪在里面,后来还融合了好多战场上的残兵断刃,最后又因为融合了妖刀千人斩和龙族龙牙鞭地原因而出现了一个剑灵并具备了变形能力。现在的永恒可以说是一堆武器的集合,它的万用形态就是因为融合的武器太多,所以任何武器对它来说都算是主体,也都可以被覆盖。

  圣骑士嚣张的横刀指着我。“来吧!让你知道我的刀代表什么。”

  “干掉他。”周围的rb玩家全都在为这个家伙打气,不过他们只能是精神上支持他,已经没人敢动我了。

  圣骑士脚下一动。突然冲了上来。我把手里地永恒一抖,剑身立刻脱开成为长长的刃鞭。我一抖手,鞭头立刻朝着骑士飞了过去,骑士横刀一挡,鞭子瞬间在刀刃上缠了好几圈。对方并没有惊慌。而是微微一笑。只见他突然大吼一声,刀刃上立刻发出了一声锐鸣,永恒鞭哗啦一下解体了,断裂的鞭体掉了一地。因为突然失去了拉力。我整个人向后一踉跄险些摔倒。

  “哼,知道厉害了吧!”那个家伙得意的挥刀冲了上来,但是刚跑了两步就突然一声惨叫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倒地的他立刻意识到不好,赶紧向侧面一个横滚,没想到滚到一半突然又惨叫了一声。他一下坐了起来,伸手到背后咬着牙猛的一使劲,然后摸出了一段粘满血肉的恐怖犬牙钉。扔掉手里还带着鲜肉的犬牙钉,他又从脚下拔出了一只同样地东西。刚才就是这个让他摔出去地。

  拔出钉子之后他才发现刚才扎到他的东西就是才被他削断地永恒剑的一部分,可惜他现在注意到也晚了。被扎的血肉模糊的脚还可以不顾忌,但是后腰上那个却不行,那一下好象是扎到了血管,血水流个没完。

  “感觉怎么样?”我走到他身边用永恒剑逐个去接触地上的永恒钉,这些永恒碎片化成的钉子一接触到永恒剑立刻就融合到剑身上吸收了进去。

  “你的剑能分裂?”骑士又惊又怒的看着我。

  “你该不会认为是你削断了我的剑吧?”我笑着嘲讽他。“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破坏之刃。”我把永恒一挥,剑尖部分立刻变成了一个t型头,但是这个t头的两边全都是刀刃。随着我的挥舞剑身很快又变成了一柄长枪。之后是长柄战斧和钩镰枪。“明白了吗?永恒是可以随时变化外形的,削断它根本毫无意义。再说刚才也不是你削断的。如果我想和你拼剑的话。你的武器根本就砍不断我的剑。另外,反到是你的刀要注意了。”

  “我地刀?”那家伙现在才想起来看看自己的刀,结果发现刚刚永恒缠绕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一大排很深的豁口了,要是当时多缠一会很可能他的刀就先断了。

  “现在明白了吗?这柄剑是一堆神器拼出来的,怎么着也比你的那把剑要强出很多了。现在你可以安心的去了。”说完我一剑结果了这个家伙。不过非常可惜地是这个家伙似乎也有和我类似的防止武器掉落的能力,居然什么都没爆出来,我还指望最好把他的剑爆出来我好拿回去再融一次呢!

  我从地上站起来一转身,周围的rb玩家全都向后一退。连那个厉害的家伙都被我干掉了,这些rb玩家已经明白以他们的战斗力光靠人多是堆不死我的,所以已经没人挡我了。

  由于前进速度加快,我很快就打到了敌人后方,这边有个地区被大批地人群围在中心。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的玩家明显组织严密,而且战斗力也有显著提高。

  忽然,和我拼的正热闹的人全撤了下去,前面出现了一个敞开地通道,而通道的另外一头则是个熟人。

  “真没想到啊!你居然也会到这里来。”鬼手信长大马金刀的坐在我正对面的那台机器地基座上看着我。

  我冷笑了一下。“你不是也在这里吗?”

  “我?”鬼手信长从基座上跳了下来。“你来了这里我能不来吗?说起来到是你为什么会先出现在这里呢?分散我的注意力吗?难道你认为rb只有我一个指挥者吗?”

  “我当然知道你就算不在,你的部队也依然可以战斗,但是我起码能把你吸引到别的地方来,或许还有他。”我向上一指。

  鬼手信长没有看我指的方向。“你难道认为这种拙劣的方法就可以吸引我分散注意力吗?”

  鬼手信长正说着。他身边的人却突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耳语了几句。鬼手信长一听立刻惊讶地回头看向上方,结果却看到了白衣飘飘的天昭正悬浮在他们头顶。

  “大神!”

  天昭没看他,只是张口道:“你去办你的事,这里交给我了。”

  鬼手信长立刻恭敬的道:“那就麻烦大神了。”说着他转身对周围的人一招手。“我们走。”

  跟着鬼手信长来的人全都收起武器跟着他迅速离开,连鬼手信长刚刚坐着的那个机器也被抬走了。不用说。这个东西应该就是放倒金刚的那个高温射线地来源了,看来鬼手信长来了已经有一会了。

  等他们都走光了之后天昭才从半空中缓缓地降了下来。“又见面了!”

  “嘿嘿,难道你想找我报仇不成?”我现在其实是强颜欢笑。军神这个混蛋还真是料事如神,他给我安排个任务对付天昭。然后又把我派到这里来打一仗,没想到真的把天昭给引来了。不过我地问题并没解决。当初选天昭只是因为在那么多敌人中他看起来最好对付,但这不是说天昭是个简单的敌人。相反,现在有了完全实力发挥的天昭并非我可以对付的敌人。我虽然已经有神力对抗属性,可那只是把神力引起的额外好处消除了而已。天昭的绝对实力依然在我之上,而且上很多。

  天昭点点头确认了我最不希望他承认的事情。“之前拜你所赐,我的分身在下界被整的很惨,面子也丢的差不多了。现在我下来了。该是清算的时候了。”他说着就要动手。

  “慢着。”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难道是想留个遗言什么的吗?”天昭得意的道:“可能你不知道,虽然你是冒险者,但被我杀死的话一次可就是五十级,你有做好准备吗?我会一直把你杀回原始状态,直到形神具灭的。”

  “好。算你狠。我承认打不过你,但是你也别指望杀了我。”

  “你凭什么有这种自信?”

  “就凭这个。”大地之门突然出现在我背后,然后我向后倒退了一步跨入了门内。“有种你追进来打。”

  我这招叫超级无赖法。大地之门是大地之母借我用的通道,它的内部连接的空间就是大地之母的花园。这里是大地之母以神力创造的空间。和正常地图完全无关。这片土地受到大地之母地绝对保护。就算是平级的上位神也不能随便进入,更何况天昭和我们国家天庭那些神仙一样都只算下位神。虽然天昭不知道这个空间是什么地方。但是他能感觉到这道大门里蓬勃而出的强大力量。别说进去了,站在外面天昭都觉得背心发凉。

  不知者无谓,无知的人永远是最勇敢的。天昭来了,那些rb玩家一个个都跟打了兴奋剂一样。看到天昭这么长时间没动静,旁边的玩家有些按耐不住了。反正有他们的大神撑着,一个因为无知而极端勇敢的家伙冲了出来。他举着东洋刀就向我这边冲了过来。“让我为大神打头阵,受死吧紫日。”天昭能感觉到危险,所以他不敢动。这个比天昭弱了n倍地笨蛋却敢冲。因为他的实力弱到连危险都感觉不到。

  天昭没有阻止他,因为他想知道门里到底有什么。那个玩家直接冲到大门口,然后果然勇敢的迈了进来,但是他只进来一步就突然被弹了出去。反击力量到是不大,他只飞了两米多就落地了,好象也没受什么伤。他重新爬起来打算再次冲过来,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迈不动腿了。天昭和他同时注意到了问题所在。这个家伙的脚居然变成泥土和大地连在了一起。

  这个勇敢的白痴还在试图把脚拔起来,可是却一点动都没有。同时泥化的部分正顺着小腿向上蔓延,很快就过了膝盖开始向大腿部分蔓延了上去。天昭身体没动,但是突然有两个风刃飞了过去。喀嚓一声那个家伙倒了下去,他的两条腿被齐根削断。在rb玩家看来这是天昭在救他。毕竟在游戏里腿断了可以依靠治疗法术和药物再长出来,可是人死了是要掉级的。不过实际上天昭对这个玩家一点救援地意思也没有。他只是想知道切断已经变化的部分能不能阻止变化的传导。

  天昭获得的结果让他惊讶。被削断的两条腿倒在地上后居然开始从两头向中间变化,两条大腿迅速变成了两根人腿形状地泥巴。同时,只剩上身的那个家伙倒在了地上,他的屁股接触地面的地方也开始迅速地泥化。并迅速的向腰部蔓延,速度相当之快。同时变化的还有他的手。这个家伙摔下来后用手支撑着身体,接触地面的手掌迅速就泥化了。

  天昭认为这可能是证明地面才力量的源泉,于是他迅速用神力把这个家伙托了起来,并把他直接腰斩,去掉已经开始泥化的部分,同时他的胳膊也被下掉了,这样他就没有沾染泥土地部分了。可是泥化裂口再次出现。而且是全身上下一起开始的,速度比之前快了很多倍。这个人就在大家的眼前化成了一堆泥土倒在了地上。

  吃惊是肯定的。包括天昭在内的所有人都很吃惊,但是天昭很快注意到了我一开始放出来的召唤生物们都追上来了。魔宠们和铃音骑士、邪灵骑士全都重新开始返回空间门内,天昭却不加任何阻止,只是傻愣愣的看着。

  就在我的部队快要全部进入空间门地时候,天昭突然用神力从旁边抓起一个人扔进了空间门。这个人撞上空间门也被弹了回去,同时穿过大门地我的士兵却没有任何变化。那个被弹回来地人也和之前的那个人一样迅速的化为泥土散了一地。天昭这是在测试是不是空间门上还有道什么屏障什么的,现在他知道这门不是另有屏障。而是只允许指定生物通过。

  就在天昭打算再扔一个人测试一下的时候。大地之门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非常稚嫩的童音。“天昭。你要是再敢往我的花园里扔东西,当心我不客气了。”

  一身翠绿色服装的大地之母出现在了空间门的门口。我则带着队伍站在里面。大地之母的外貌看上去就像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而且配合那一身绿色的服装显得相当的可爱。周围的那些rb玩家中有个别喜欢幼女的人物顿时哈喇子就下来了。

  天昭也觉得这个小姑娘长的很可爱,可以说外貌上是无懈可击的。但是他现在却是冷汗直冒,仿佛看到的是比邪魔还要危险的东西。这个小丫头身上散发出的力量让天昭连站在那里都有些不稳,他只感觉腿好象不是自己的了,一种有种往下瘫的感觉。

  大地母神伸出一只手指向他。“人类,你的力量很强,但是不要尝试挑战我,你还不够资格。当你成为真正的神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现在滚吧。”

看过《从零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