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代夏 > 第两百八十九章

第两百八十九章


  十多名蒲国大臣,涌向了蒲邑明堂旁边的墙梯,一边逃走,一边自鸣得意。

  “哈哈哈……,蒲江,汝的人,也拦不住我等,我辈受汝恩宠,也不过是为了获得更多家国利益,如今撕破脸皮。也就不怕汝知道了。”

  “汝的命令,吾辈从来不曾施行,反而以反之道规劝,行逆乱之事,只是汝以为吾等之箴言,实则正也,才一直错信吾等。在吾辈看来,汝就是个易于握在手中的人,只不过没想到,今日会有如此变化。”

  “不与吾等活路,那吾等就逃出城外,向吕屈联兵投降,引他们破城,亡蒲。”

  “汝等……”

  “真是岂有此理。”

  蒲伯江一听,顿时气血翻涌,一口鲜血自口中喷洒而出。

  周围的蒲人,看到蒲伯江这个样子,他们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敢情,那些荒唐政令都是这些欺上瞒下的賊臣做的。

  那么自己等人,多岁来,不是误解主君了。

  想到这里,他们纷纷护住了吐血的蒲伯江,眼神犀利的盯着那些蒲国大臣们。

  另一边,蒲伯江麾下的百戍,率剩下的数十士卒,谨慎地盯着蒲国大臣们,但是无所行动。

  之所以会如此,那是因为在蒲伯的要求之下,率领士卒追杀他们的蒲国百戍,为了不增加更多的伤亡,所以想要采取夹击战略,即在蒲邑之内,以己方和蒲国明堂台阶之下的蒲士卒夹击蒲国大臣。

  在一座城池之内,最好夹击的莫过于墙梯了。

  若是敌人向下攻击在城中平地之上的人,那么在上方的人,可以令其腹背受敌。

  若是敌人,攻击上方的人,在平地之上的人,追击上去,令其背若针针毡。

  如此而为,可以使得敌人首尾难顾。

  这便是蒲国百戍所想。

  是故,蒲国大臣们因为逃到了墙梯口,自鸣得意。

  可是,在蒲国百戍与其麾下十行来看,可谓是可笑至极。

  因为他们没看透,其隐藏的矛盾。

  十多名蒲国大臣们。

  一步,

  两步,

  三步,

  四不

  ……

  十多步之后,都到了蒲邑明堂墙梯之中。

  他们全然不知,危险即将来临。

  一旁,蒲伯江麾下追击蒲国大臣们的百戍,诡异地笑了笑,对着周边士卒道:“二三子,此刻便是破敌之时。”

  “随我杀啊!”

  “杀啊!”

  那名蒲国百戍高举手中的铜刃,望着前方喊着。

  周围的蒲人士卒闻言,也跟着喊到:“杀啊!”

  一行超过三十人,朝着蒲国大臣们所在的墙梯之中杀去。

  蒲国百戍,手持铜刃,勇猛地冲在最前。

  “当。”

  “当。”

  “当。”

  蒲国百戍与蒲国大臣们之中有力者,搏杀了几个回合。

  蒲国百戍略胜一筹,反观蒲国大臣们一方,气喘吁吁,劲头回缓迟慢,显然是吃了亏。

  其余的几十蒲国士卒也在进攻。

  十多名蒲国大臣们,平日吃的最好,也经常田猎,自身的力量不。

  所以边阻击边往前退。

  “呀!!!”就在这个时候,猛的一声,惊休了蒲国大臣们和蒲国百戍与士卒。

  一名壮硕蒲人,从蒲邑明堂墙梯的下端,手持石锤,朝着在墙梯中间的蒲国大臣们厮杀过去。

  “砰”

  “乓”

  “……”

  石锤与蒲国大臣们手持的铜刃撞击了几个回合。

  因为蒲国大臣们略高于那名壮硕蒲人,气力略增,所以两者几个回合,相当。

  两人交锋的厮杀,周围的蒲人都看在了眼里。

  他们才知道,国家危难之时,竟还有这般强人。

  因而,蒲人的心里,渐渐少了一些对吕屈联兵的害怕,反倒是越来越多人,更愿意维持蒲伯江,想要一起对抗吕屈联兵。

  然而,十多名蒲国大臣们的气力,终有尽时。

  经过蒲国百戍率领麾下,与位于蒲邑明堂之下平地之上的蒲国士卒,多次的磨击,终于打败了蒲国大臣们。

  半个时辰之后,蒲国大臣们的尸体,无人拾掇,引来了蒲邑周围林中的乌鸦啄肉。

  一阵阵风带来的树叶,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蒲伯江在麾下打赢了之后,来到了蒲邑明堂墙梯附近。

  高兴地笑了笑,道:“这就是作弄吾的下场。传命,让我蒲精锐之士,捕捉这些罪臣的亲族,不得有误。”

  “诺。”打赢了蒲国大臣们的蒲国百戍与麾下活下来的士卒,躬身作揖道。

  接着,蒲国百戍便回到了蒲国士卒所在的校场,补充麾下士卒,继而出发,捕捉那些败了的蒲国大臣们的亲族。

  虽然知道捕捉他们,有些不厚道,但是自蒲国百戍以下到士卒,也是无可奈何。

  刚才蒲伯江才说了那么一番话,他们可不敢当做耳旁风。

  若是放过蒲国大臣们的亲族,给自己和亲族带来了危难,那就大条了。

  然,能够成为蒲国士卒的人,无一不是颇有头脑的人,岂能不知这些。

  是以,无有一人犯愣,想过去放走蒲国大臣们的亲族的。

  很快,那些蒲国大臣们的亲族:父、母、昆仲兄弟,伯仲叔季姊妹,还有其族父、族祖等,被羁押到了蒲伯江的面前。

  蒲国大臣们的亲族,见到蒲伯江的时候,唾其面道:“蒲江,汝浑蛋,忘了汝是如何登基为伯的吗?若不是我们这些宗族,汝又如何能掌管蒲国。

  想到如今,汝人面兽心,竟然要弑杀恩人,更是暴虐无道。

  吾等,昔日瞎了眼,没想到汝今日之为啊!”

  “真是悔不当初,又无可奈何。悲也,悲也。”

  “今日吾等则死,汝死则闻名千古也。哈哈哈……”

  “……”

  “砰”的一声,一名蒲国大臣们的亲族族人,撞到了旁边的石柱之上,头破血流,瞬间断气,眼神恨不甘心。

  “哈哈哈……”蒲伯见此大笑道:“死的适时,如此,吾只要统一了族人之口,族人之气力,一战而败吕屈联兵,未必不可。尔等就安心的去吧!”

  “蒲伯江,汝暴虐无道,近日就当亡国,我在泰山府君哪等着汝。”

  接着,又一名蒲国大臣们的亲族,撞死。

  蒲伯江却是越来越高兴。

看过《代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