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仙事营 > 八十五

  风雅的茶室是风雅的书生聚会的最佳选择。

  品香茗,啖软糯小点,灵感迸发时,还可以用茶室常备的笔墨纸砚泼墨挥毫一番。

  今天的聚会也请了陆东山参加,因为这位“顾公子”(陆东山在此使用的假名字)是当下深受书生喜爱的书店老板。

  当然,其实大家里最想请的是“顾小姐”,也就是谎称是陆东山妹妹的思谜。陆东山当然不能让这“狼子野心”得逞,找了个理由只身赴会。

  聚会的主题和原由,是一位姓宋的书生刚从外游历回来,长溪镇相对闭塞,自成一体,自给自足,所以有人能从外面带回一些新鲜的见闻,大家都有兴趣来听一听。

  “这诛仙的圣意,可谓绝决。辅政老臣王倪祐,为了保全自家仙奴,干脆自裁。皇上恼怒,但王倪祐无父母、无兄弟、无妻子,没有一个亲属可供皇上治了解气,最后愣是让人把王倪祐的尸体剁碎了喂鱼!”宋生绘声绘色的说着,众人听得不由一阵唏嘘。

  “听说,京城里的乱坟岗已经被仙奴的尸体填满,地下地上都没地儿了。而且呀,听说还有人去偷仙奴的尸体,说是仙奴的肉可以入药……”

  几个书生原本正把手伸向盘中精致美味的糕点,听了这话就又都缩了回来,显然食欲全无。

  “那些新入世的仙可就更惨了,在仙事营,仙人一出洞,就直接送到焚仙坑给烧了。”宋生接着说道。

  “你去仙事营了?”陆东山不由的问。

  宋生摇摇头说:“我跟着的商队只是远远的路过了仙事营,但可以看到营地被一种奇怪的烟雾所笼罩,据说就是焚仙太多导致的。”

  陆东山听了心下一惊,仙事营创立之初,便立下规矩,焚仙坑只焚异仙和野仙,如今,竟然是仙就都扔进去……

  “奇怪?”其中一个年纪稍大、身着烟色衣袍的书生纳闷的说道:“厉王未死且还在北麓州自立,按理说皇上登基后首要处理的应当是北方平叛,但,现在却放任厉王不管,反倒一心诛仙?”

  宋生回应道:“圣上的心意非我等能够揣度,不过我听说,只是听说哈,先帝是中仙邪而死,皇上的母妃当年是因为修仙而死,而皇上最敬仰的学问师父葛梦涯大人也是在临终即位那天死于野仙之手……圣上至亲至近之人均因仙事而死,你们说他怎能不恨呢?”

  烟色衣袍的书生又说:“话虽如此,但事有轻重缓急之分,可先借助仙奴的法力对付厉王,等皇权稳固了,再说诛仙的事不迟呀。”

  宋生叹了口气,黯然说道:“我在京城曾见到运仙奴尸体的载尸车,虽那些是非人的仙类,但毕竟由人修变而来,且也是条生命,想他们对人并无敌意,也只不过和我们一样想活下去,现在,却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心中不免有些许同情……”

  “宋兄切不可过度仁慈!”一个年纪较轻眉毛粗重的书生说道:“就好比蝗虫,不也只是想活下去,但他们要活就得啃食我们的粮食,我们要同情它们,自己就得被饿死!照我看,早就该诛仙了。想我朝有雷大将军一众猛将,灭个不成气候的厉王有何难?倒是那些身怀法术的仙,比厉王的危害大得多。现在大多数仙还能被主奴契约管制着,不敢伤害人类,但主奴契约又能持续多久?不如在主奴契约还生效的时候,把仙都除掉,以绝后患!”

  几个同样年轻的书生,听了粗眉书生激昂的话,都频频点头。

  那个烟色衣袍书生静静的品了口茶,淡淡的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本来仙不打算伤害人类,但现在却被逼得与人为敌,而人仙如果对抗,谁又会占上风呢?”

  粗眉书生愣了一下,房间里呈现了短暂的沉默。而此时,陆东山却开口了,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们说,为什么会有人和仙呢?”

  大家的目光都投到了陆东山的身上。

  “我知道,是造物主筮创造出世界,也创造出人和仙,但为什么不是只有人,或者只有仙呢?”

  似乎从没有人想过这个奇怪的问题,大家面面相觑的听着。

  “人智慧,但没有法力,身体也没有仙强壮。仙有法力又强壮,但却没有人智慧。人和仙,到底谁应该统治谁,谁能够消灭谁?人和仙是否必会势不两立?既然如此,筮又为何要造出如此不安宁的一个世界?”

  “哈哈哈哈,顾公子长年泡在书堆中,果然思路清奇哈。”烟色衣袍的书生话虽这么说,眼中却满是“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的表情。

  “哼,筮造世界自有他的道理,这有什么可琢磨的呢?”粗眉书生没好气儿的说,边说边看了宋生一眼,眼神传递的大概意思是:下次可别叫这奇怪的人来了!

  夕阳西下,陆东山离开茶室,闷闷不乐往家走。

  想想看,自己以前也和那些书生一样看待周遭的事物,但现在,为什么突然眼中看到了那么多的未知,心中也生出了那么强烈的对未知的探究?人与仙,因何而来,又为何而去呢?!

  这种奇怪的感觉和思绪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是什么引发的它们,自己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变化……隐隐的,陆东山总觉得,自从在厉王府饮下了思谜的血,在他身体的内部,就仿佛有些什么东西,在潜移默化的改变,改变……

  不知不觉中,陆东山已经走到了自家小院的篱笆门前。

  门前有两棵高大的栗木榕,榕树后的矮灌木里突然发出一阵声响。

  陆东山立刻警觉的停住了脚步。

  矮灌木一阵耸动,突然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从中跳了出来,几下窜到陆东山的脚下。

  “毛,毛球儿!”陆东山惊呼道,附身抱起了这只可爱的鹿角狲。思谜初到仙事营时,陆东山带她去营地的后山散心,意外遇到了这个小家伙,思谜给它起名“毛球”。后来在厉王爷派人进攻仙事营时,思谜用自己的血喂食毛球,毛球摇身变成了一只庞然的巨兽,载着思谜团灭厉王的人马,拯救了整个仙事营。

  自那之后,陆东山就再没见过毛球,觉得它可能是回到了山间野林。没想到这小家伙竟然找到了这里!要是思谜见了它一定会很高兴吧!

  陆东山还没来得及府身抚摸毛球,栗木榕粗大树干的背后无声无息的闪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的出现完全出乎陆东山的预料,他不由错愕的说道:“怎么……是你?”

  :。:

看过《仙事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