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长姐难为 > 第四百四十七章 激战 一

第四百四十七章 激战 一


  傍晚的时候,沈鸿骏突然回来了。云雪知道,沈鸿骏这是回来见京城来人的,故而也就没有去打扰,而是直接回了流云阁休息。没想到眼看着就快要睡觉了,如兰却进来传话,说是沈鸿骏找她。

  天色已晚,云雪也不好再出去,于是就在流云阁的小会客厅里,两个人见了面。“你这是几天没休息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如今情势真的不好么?”云雪一见沈鸿骏的样子,就心疼的问道。

  沈鸿骏看样子就好像几天都没能睡觉了一般,眼窝发青,有些凹进去了。胡子看样子也是有几天没刮,已经冒出了胡茬,下巴上青黑的一片。头发也是有点乱,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憔悴。

  “东夷三万大军,已经围困了长白县城。昨天半夜,就开始攻城了,战况很是激烈。如今情势已经是一触即发了,雪儿,你要做好准备,如果情势不好,就带着弟妹们赶紧离开。”沈鸿骏说出了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来。

  云雪一愣,手里的茶碗直接掉在了地上,“县城被围困了?那边有多少兵力,能守得住城池么?”

  “那边留守了能有八千士兵,可是对方有三万人,如果固守城池的话,应该能守几日。昨晚一接到消息,我就派人快马回京报信了。我刚刚去见了京城来的人,那位汪统领说,他们离京时,朝廷已然调集了兵马,应该是不日就能来到。如今,咱们只能慢慢想办法了,若是贸然出城援救,只怕会中了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州城内也不过是一万人而已,据探子回报,江对面已然驻扎了不少人了。”沈鸿骏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太阳穴。

  他已经有几天没能好好休息了,昨晚更是一夜没睡。若不是听说京城来人,今天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回来的。也好在他回来看看,这才知道了援兵的消息。

  云雪坐到了沈鸿骏的身边,伸手帮他揉着。“那如今咱们是不是就只能等着了啊?若是援兵来得慢了,县城那边,岂不是很危险么?”云雪对这些并不太懂,但是她也明白,如今江对面的兵力已然超过这边太多了,形式很显然对大周这边不利。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还是需要想办法的。我已经下令,从辑安州和长甸县各抽调三千人来,再加上州城这边抽出四千人,先去援救。从各处调兵,虽然费些时间,但是抽调的人数少,还不至于让城里兵力太弱,万一有事,留下这六千人多少还能支撑一段时间的。”沈鸿骏闭上眼睛,伸手又揉了下眉心。

  “我估计援兵快该到了,援兵一到,我就带着人赶去县城,雪儿,你在这边要当心。云震这次留在州城,万一有事情,就有云震全权负责。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一旦有事,无论如何,也要护住韩家人的安全。”沈鸿骏睁开眼睛,伸手握住了云雪的手。“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保护你。”

  这个时候,云雪什么也不能再说,只能点头答应,“好,你放心就是了,我会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家里人的。倒是你,带兵驰援,须得千万注意才行。”

  二人说话的工夫,外面有人传话,说是辑安州的援兵已然到了。沈鸿骏闻言立即出去,“雪儿,我走了,你在家里一定得当心。”说完,就大步走出门去。

  沈鸿骏从别院出来,迅速前往北城门,辑安来的援兵们都在北城门呢。援兵并没有进城,沈鸿骏带着两千人从州城出去,同那三千人汇合,然后就带着这五千将士急速赶往长白县。

  长甸县离着临江州的距离远,此刻援兵还没有到,但是军情紧急,沈鸿骏不想耽搁时间。于是就留下沈良,带着另外两千人暂时在城里等待长甸县的援兵,只要援兵一到,就立即赶往长白县。

  沈鸿骏带着人,并没有直接走江边的大路,而是走的小路。目的自然是为了避开东夷的探子,省得被人发现了行踪。五千兵马,全都是骑兵,那些战马都套上了笼头,并且摘下的銮铃,将士们口中也都含着东西,这样才能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也好在是冬日,地上的雪挺厚的,马蹄踩在上面,不会有太大的响动。

  五千兵马迅速的朝着长白县行进。毕竟沈鸿骏他们在这边驻扎了眼看快一年,地形还是比较熟悉的,一路虽然走的都是小道,但是速度并不慢。

  而此时的长白县城,却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喊杀声阵阵。东夷攻城已然快要一天一夜了,但是并未有多大的成果。城里早就预备下了足够的弓箭以及滚木擂石,长白县就是在长白山脉里的,缺了什么,都不会缺木头。那些巨大的原木,早早地就堆积在城墙里了。

  东夷的士兵架起了云梯攻城,可是还没等爬上去呢,就会被上面砸下来的巨木给击中。一个士兵滚下去,就会带下去好几个。原木本来就沉重无比,再从高处落下来,那种冲击力,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巨木滚过,下面一片血肉模糊。

  攻城原本就比守城费劲儿,再遇上城里准备充分顽强抵抗,这攻城就更加的困难了。不过,东夷的兵力毕竟是多,人海战术,一个劲儿的用人往上填。渐渐地,城墙上的大周士兵就受不住了。

  毕竟大周这边的士兵人数少,八千人对人家三万人,这各差距还是太大了。守城的士兵已经疲惫不堪,就连扳动木杠,撬下原木力气也都快没有了。而且,随着东夷进攻的时间越来越长,城墙上堆积的大木头,也所剩无几了。

  “将军,滚木已然快要用尽了,再继续下去,怕是咱们就没有滚木用了啊。”一个士兵看向身后迅速减少的滚木,朝着沈忠喊道。

  “弟兄们,坚持住,就是剩下最后一个人也不能让给他们攻进来。不要管木头还剩多少了,使劲儿的往下砸就是。咱们累,他们比咱们更累,这个时候,咱们不能松劲儿,咬牙挺着。”沈忠此刻也是累的不轻,在这个滴水成冰的寒夜里,他却是满头的汗水。

  沈忠一边说,一边和几个士兵一起扳动木杠,巨大的原木便滚了下去。巨木砸到了云梯之上,将那上面的十来个正在向上爬的东夷士兵给砸落在地。巨木落地,又向前滚去,这样一来又带倒了不少人,木头就在这些人的身上碾压了过去。

  但是下面的人如同潮水一般倒下一批,后面的继续冲上来。沈忠和身边的将士们,也只好再继续往下撬木头了。再多的木头也经不住如此的消耗,等到沈忠再回头的时候,发现木头已经用光了。“怎么这么快就没了?”

  巨木用光了,接下来就不能有力的阻止下面的进攻,沈忠挥舞着手里的大刀喊道,“弟兄们,都拿起兵器来咱们跟他们拼了。今天就是死,咱么也得多杀几个才行。”

  身后那些大周的士兵,尽管身体疲惫不已,但是却一个个精神高涨,他么口中喊着,“对,咱们不能聚这么认输了,都跟他们拼了。”

  没有了巨木的阻挡,东夷士兵很快就爬到了云梯的顶端,然后顺着城墙的垛口爬了进来。接下来,就是一场激烈的短兵相接。迎接这些东夷兵的,是大周士兵手里,森寒的刀剑。

  沈忠手里挥着大刀,奋力的砍向面前的东夷士兵,他的刀很沉,那士兵招架不住,没两下就被砍掉了半个身子。沈忠却顾不上看看人死了没有,挥动着大刀,继续砍向另外的人。

  狭路相逢,只有勇往无前的人才会胜利。这个时候,不是比谁的功夫好,而是看谁更加勇猛,一往无前。大周的士兵,他们是在守卫着自己的国土,护卫着身后的家园百姓。他们清楚,今日若是他们后退一步,身后的亲人百姓,,就会遭受无情的屠戮。这样的时候,不能退,只能一往无前,哪怕是拼尽了最后一滴血,也不能让对面这些侵入者得逞。

  战况很是激烈,东夷的人数众多,大周这边的士兵虽然勇猛非常。但是好汉架不住人多,面对着一直涌上来的敌人,他们也是渐渐地应付不过来了。不少的士兵都受了伤,却又不顾伤痛,继续同敌人纠缠。

  沈忠这时也累的不轻,一个躲避不及,就被对面的人砍了一刀。沈忠咬牙忍着疼,回手大刀就砍向了对面的人,将那人砍倒之后,也顾不得看看自己的伤,立即就去援救身边的一个将士了。

  “将军,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咱们这些人早晚不敌的。”有人高喊道。

  “不行也得行,难道还有什么好办法么?拼吧,就不信他们不累得慌?”沈忠高声喊道。

  “将军,你看,是城里的百姓上来了。”这时却有人喊道。

  沈忠扭头一看,可不是么?身后无数的百姓,手里拿着各种的家什,冲了上来。

看过《长姐难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