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长姐难为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接人 二

第三百二十二章 接人 二


  顾秀兰这时却撇了撇嘴,嘟囔道,“整个屋子就没有半点药味儿,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药。”

  美玉还是笑着,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是药丸,听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安胎最好了。”沈氏当时留给了云霓很多药,云霓就找了一瓶安胎的,给美玉和玉婵两个人用。至于宫里传出来一说,是美玉临时想出来的。

  顾秀兰碰了个软钉子,却是半点发作不得。人家可是一直好声好气的说话,脸上都带着笑呢。可是这口气憋着,却让她难受的很。顾秀兰今年也十五了,长得还算可以,只是眼角略微向上挑着,唇也薄了一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刁钻。

  “哼。”顾秀兰扭身不再说话了。

  美玉从屋子里出去,小声的嘀咕道,“还说是讲规矩的人家呢,谁家没出嫁的姑娘,在别人家可以轻易开口的?来别人家做客,还甩脸子,真是好规矩呢。”美玉的声音极低,但是屋里人还能听得到。

  屋子里的人听了,则是表情各异。顾泰清立即就瞪了女儿一眼,顾承业则是满脸通红,而袁氏和顾秀兰,则是站起来,要出去和美玉理论去。结果被顾泰清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这母女俩才不甘不愿的坐了下来。

  这时正好吴春生等人从外面进来,韩月娥脸拉的老长,就跟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似的。倒是吴春生,一脸的笑意,进屋跟顾家众人打招呼。“亲家,亲家嫂子,侄媳妇,你们都过来了啊。”

  “哎,来了,我们过来看看三媳妇,要是没啥大事的话,就接她回去。”顾泰清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

  “接回去?接回哪里去?我闺女如今身子不舒坦,哪里都不能去?这个时候接回去,知道的,说是你们心疼儿媳妇,接她回去享福。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我们慢待了自家的姑奶奶,才回来一天,我们就给撵回去了?”韩月娥可是不管那些,夹枪带棒的就说了一通。

  “如今玉婵的身子不爽利,我看还是在这边养上一段日子吧。顾老爷、顾太太,你们放心,玉婵是我的亲闺女,我不能打她,也不能骂她。一天三顿,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半点委屈也受不了。等到胎象稳了,再给送回去,可不敢劳动二位来接的。”韩月娥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寒光闪闪的。

  韩月娥就是这个脾气,她才不管闺女是对是错。她只知道,闺女在顾家受了委屈,要是她这个当娘的不给出气,那就没人心疼闺女了。

  顾泰清被韩月娥的话给说的哑口无言,韩月娥字字句句,说的都是反话,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亲家母,咱们可是儿女亲家,怎么敢当您称呼老爷太太啊?你这是要臊死我们了。对了,这些是我们带来给亲家母的,这些是留着给玉婵吃用的。玉婵怀了孩子,想来身子也亏空的很,这些东西,给她补补。”

  袁氏心疼的看着那一大堆的礼物,这些可是花了好些钱呢。可是她现在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心里疼得要命,脸上还得是一副笑模样。“亲家母,这回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有点过了。昨天我也是一时脑子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朝着玉婵动了手。等到玉婵走了,我这心里也是后悔的不行。”

  “玉婵自从嫁到顾家,为人处世上头,那是半点错处都没有。我拿着她,就跟自己的亲闺女一般无二的。唉,也不知道昨天是不是撞客着了,就像魔障了似的。说实话,我到现在,这心口还是直突突呢,说不得还得去找个神婆子看看。”袁氏也没有办法,毕竟顾家的第三代,还在玉婵的肚子里呢。她也是一样,盼望着孙子辈的,都盼了好几年了。如今总算是看到影儿了,能不心急么?

  袁氏心里也是暗暗发狠,心道等着你把孩子生了再,看我怎么收拾你。就这么一点破事,弄的自己一点脸面都没有了,真是气死人。

  “哎呀,那可是大事情呢,您可得赶紧的去看看。要是照这么说的话,玉婵就更是不能回去了。她这有身子还不到三个月呢,昨儿又动了胎气。要是万一家里有什么埋汰东西,再冲着了,岂不是更不好?”韩月娥可是不买袁氏的账,反而借着这个机会,更是不让玉婵回去了。

  “我看还是这样吧,亲家和亲家母先回去。你们好好找人看看家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闹得家宅不宁的呢?等着找人看明白了,做一场法事破解一下。然后再过来接玉婵吧。这住家过日子,家宅不安,那可是大事呢。”韩月娥揪住这个话头不放,就是不让顾家人接走玉婵。

  袁氏这一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原本以为这么说了,人家就能原谅自己,然后就可以顺势把玉婵接回去。哪里成想啊,却被人将了一军。

  顾泰清这是看明白了,人家就是摆明了给闺女出气的。今天这件事要是不能让吴家满意了,恐怕是不可能善罢甘休。“老三,还不赶紧跪下给你岳父岳母磕头。是咱们顾家错待了玉婵,你就替你娘赔礼吧。”

  顾承业一听,连忙就跪在了吴春生和韩月娥的面前,“岳父岳母,是小婿的错,小婿没有照看好玉婵,才会让玉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岳父岳母要是心里有气,就朝着小婿来吧,小婿任由岳父岳母打骂。只求能让玉婵回去跟我过日子就好,离了玉婵,小婿可怎么过啊?”

  这些话,是顾承业的真心话,他也是借这个机会,跟父母表明了态度。他对玉婵那是喜欢的不得了,可是母亲却总是找毛病,他夹在中间,也是为难。“要不然我就和玉婵搬出去算了,我们小两口过日子,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他大着胆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顾承业这话一出,袁氏的脸色立即就变了。连顾泰清的脸上也有点不太好看,他们万万没想到,儿子为了媳妇,竟然想要离开家,这不就是想要分家么?

  袁氏气的不行,手指着儿子,张嘴就想骂人。

  这边韩月娥却是一把扶起来了顾承业,笑道,“姑爷这话严重了,我们可是没这个意思的。顾家也是个大家,在镇上那也是数得着的门户了。这样的人家,可万万不能提什么分家的事情。”

  “其实呢,大家伙都在一起过日子,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的。牙齿舌头不是还经常打架呢么?勺子还有不碰锅沿儿的?不过是各自让一步也就算了的事情,要是天天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闹起来,动不动就张嘴说分家什么的,那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好孩子,我知道你是心疼玉婵了,只要你一直都这么疼着她,我这个当娘的,也就放心了。”

  “这样,玉婵呢,难得回来一趟,就让她在家里住上一段日子,我们娘们儿也亲近亲近。这不正好也快要到端午节了么?便是没有这些事情,我们也一样要接玉婵回来过节的。就这样吧,等着过了节,你们再来把玉婵接回去。”顾承业这一句要搬出去,却是让韩月娥忽然满意了起来,所以她的态度也就软化了下来。

  “对,玉婵他娘说得对,这都要过节了,就留玉婵在家过个节。等着节后,承业过来接玉婵吧。”吴春生这时也附和道。

  顾泰清一看,今天想要接走玉婵,看样是不可能了。于是也只好同意,“那行,就听亲家母的,等过了节,我们再来接。”其实今天不回去也好,要是玉婵真的今天跟他们一起回去了,大家伙还不都明白了,这是他们顾家欺负了儿媳妇,然后老两口带头去赔礼接儿媳妇了?倒是不如就让玉婵先住下,这样就说是要过节了,到亲家这边走亲戚。这样说起来也好听一些。

  事情既然已经商量下来了,顾承业就说想要去看看玉婵。韩月娥这时自然是不好再拦着的。“玉姝,你去看看,把你姐叫醒了,让她过来见一见公婆。”

  玉姝点点头,转身要去西屋。

  顾泰清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让老三过去看一眼就好。玉婵既然睡觉呢,就别吵醒她。再者她身子不舒坦,不用让她过来了。”

  玉姝回头看了看母亲,没说话。

  “那你就带着你姐夫,过去看看也就是了。”韩月娥摆摆手,示意玉姝快去。

  顾承业跟在玉姝的身后,连忙到西屋看媳妇去了。

  玉婵在西屋听得真真切切的,这时知道丈夫要过来,连忙闭上眼装睡。等到玉姝和顾承业进屋后,玉姝就轻轻地在玉婵耳边喊道,“姐,我姐夫来看你了。”

  玉婵这才睁开眼睛醒过来,“承业,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说着,就要坐起来。

  顾承业赶紧上前,扶着妻子的肩膀,“你不舒服,还是躺着吧。我和爹娘过来看你,原本是想把你接回去的,后来岳母说,要留你在家过节。也好,你自从成了亲,还没能在家住上几天呢。你安心的养着,等着过了节,我就来接你。以后我会好好地护着你,若是再有什么事情,咱们就干脆搬出去算了。”

  顾秀兰这时却撇了撇嘴,嘟囔道,“整个屋子就没有半点药味儿,也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药。”

  美玉还是笑着,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是药丸,听说是从宫里传出来的,安胎最好了。”沈氏当时留给了云霓很多药,云霓就找了一瓶安胎的,给美玉和玉婵两个人用。至于宫里传出来一说,是美玉临时想出来的。

  顾秀兰碰了个软钉子,却是半点发作不得。人家可是一直好声好气的说话,脸上都带着笑呢。可是这口气憋着,却让她难受的很。顾秀兰今年也十五了,长得还算可以,只是眼角略微向上挑着,唇也薄了一点,看起来有那么一点刁钻。

  “哼。”顾秀兰扭身不再说话了。

  美玉从屋子里出去,小声的嘀咕道,“还说是讲规矩的人家呢,谁家没出嫁的姑娘,在别人家可以轻易开口的?来别人家做客,还甩脸子,真是好规矩呢。”美玉的声音极低,但是屋里人还能听得到。

  屋子里的人听了,则是表情各异。顾泰清立即就瞪了女儿一眼,顾承业则是满脸通红,而袁氏和顾秀兰,则是站起来,要出去和美玉理论去。结果被顾泰清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这母女俩才不甘不愿的坐了下来。

  这时正好吴春生等人从外面进来,韩月娥脸拉的老长,就跟别人欠了她多少钱似的。倒是吴春生,一脸的笑意,进屋跟顾家众人打招呼。“亲家,亲家嫂子,侄媳妇,你们都过来了啊。”

  “哎,来了,我们过来看看三媳妇,要是没啥大事的话,就接她回去。”顾泰清脸上带着笑容的说道。

  “接回去?接回哪里去?我闺女如今身子不舒坦,哪里都不能去?这个时候接回去,知道的,说是你们心疼儿媳妇,接她回去享福。不知道的,还不得以为我们慢待了自家的姑奶奶,才回来一天,我们就给撵回去了?”韩月娥可是不管那些,夹枪带棒的就说了一通。

  “如今玉婵的身子不爽利,我看还是在这边养上一段日子吧。顾老爷、顾太太,你们放心,玉婵是我的亲闺女,我不能打她,也不能骂她。一天三顿,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半点委屈也受不了。等到胎象稳了,再给送回去,可不敢劳动二位来接的。”韩月娥的话,就像刀子一样,寒光闪闪的。

  韩月娥就是这个脾气,她才不管闺女是对是错。她只知道,闺女在顾家受了委屈,要是她这个当娘的不给出气,那就没人心疼闺女了。

  顾泰清被韩月娥的话给说的哑口无言,韩月娥字字句句,说的都是反话,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亲家母,咱们可是儿女亲家,怎么敢当您称呼老爷太太啊?你这是要臊死我们了。对了,这些是我们带来给亲家母的,这些是留着给玉婵吃用的。玉婵怀了孩子,想来身子也亏空的很,这些东西,给她补补。”

  袁氏心疼的看着那一大堆的礼物,这些可是花了好些钱呢。可是她现在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心里疼得要命,脸上还得是一副笑模样。“亲家母,这回的事情,的确是我做的有点过了。昨天我也是一时脑子昏,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就朝着玉婵动了手。等到玉婵走了,我这心里也是后悔的不行。”

  “玉婵自从嫁到顾家,为人处世上头,那是半点错处都没有。我拿着她,就跟自己的亲闺女一般无二的。唉,也不知道昨天是不是撞客着了,就像魔障了似的。说实话,我到现在,这心口还是直突突呢,说不得还得去找个神婆子看看。”袁氏也没有办法,毕竟顾家的第三代,还在玉婵的肚子里呢。她也是一样,盼望着孙子辈的,都盼了好几年了。如今总算是看到影儿了,能不心急么?

  袁氏心里也是暗暗发狠,心道等着你把孩子生了再,看我怎么收拾你。就这么一点破事,弄的自己一点脸面都没有了,真是气死人。

  “哎呀,那可是大事情呢,您可得赶紧的去看看。要是照这么说的话,玉婵就更是不能回去了。她这有身子还不到三个月呢,昨儿又动了胎气。要是万一家里有什么埋汰东西,再冲着了,岂不是更不好?”韩月娥可是不买袁氏的账,反而借着这个机会,更是不让玉婵回去了。

  “我看还是这样吧,亲家和亲家母先回去。你们好好找人看看家里头,是不是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要不然怎么会闹得家宅不宁的呢?等着找人看明白了,做一场法事破解一下。然后再过来接玉婵吧。这住家过日子,家宅不安,那可是大事呢。”韩月娥揪住这个话头不放,就是不让顾家人接走玉婵。

  袁氏这一下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原本以为这么说了,人家就能原谅自己,然后就可以顺势把玉婵接回去。哪里成想啊,却被人将了一军。

  顾泰清这是看明白了,人家就是摆明了给闺女出气的。今天这件事要是不能让吴家满意了,恐怕是不可能善罢甘休。“老三,还不赶紧跪下给你岳父岳母磕头。是咱们顾家错待了玉婵,你就替你娘赔礼吧。”

  顾承业一听,连忙就跪在了吴春生和韩月娥的面前,“岳父岳母,是小婿的错,小婿没有照看好玉婵,才会让玉婵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岳父岳母要是心里有气,就朝着小婿来吧,小婿任由岳父岳母打骂。只求能让玉婵回去跟我过日子就好,离了玉婵,小婿可怎么过啊?”

  这些话,是顾承业的真心话,他也是借这个机会,跟父母表明了态度。他对玉婵那是喜欢的不得了,可是母亲却总是找毛病,他夹在中间,也是为难。“要不然我就和玉婵搬出去算了,我们小两口过日子,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他大着胆子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顾承业这话一出,袁氏的脸色立即就变了。连顾泰清的脸上也有点不太好看,他们万万没想到,儿子为了媳妇,竟然想要离开家,这不就是想要分家么?

  袁氏气的不行,手指着儿子,张嘴就想骂人。

  这边韩月娥却是一把扶起来了顾承业,笑道,“姑爷这话严重了,我们可是没这个意思的。顾家也是个大家,在镇上那也是数得着的门户了。这样的人家,可万万不能提什么分家的事情。”

  “其实呢,大家伙都在一起过日子,难免会有个磕磕碰碰的。牙齿舌头不是还经常打架呢么?勺子还有不碰锅沿儿的?不过是各自让一步也就算了的事情,要是天天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闹起来,动不动就张嘴说分家什么的,那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好孩子,我知道你是心疼玉婵了,只要你一直都这么疼着她,我这个当娘的,也就放心了。”

  “这样,玉婵呢,难得回来一趟,就让她在家里住上一段日子,我们娘们儿也亲近亲近。这不正好也快要到端午节了么?便是没有这些事情,我们也一样要接玉婵回来过节的。就这样吧,等着过了节,你们再来把玉婵接回去。”顾承业这一句要搬出去,却是让韩月娥忽然满意了起来,所以她的态度也就软化了下来。

  “对,玉婵他娘说得对,这都要过节了,就留玉婵在家过个节。等着节后,承业过来接玉婵吧。”吴春生这时也附和道。

  顾泰清一看,今天想要接走玉婵,看样是不可能了。于是也只好同意,“那行,就听亲家母的,等过了节,我们再来接。”其实今天不回去也好,要是玉婵真的今天跟他们一起回去了,大家伙还不都明白了,这是他们顾家欺负了儿媳妇,然后老两口带头去赔礼接儿媳妇了?倒是不如就让玉婵先住下,这样就说是要过节了,到亲家这边走亲戚。这样说起来也好听一些。

  事情既然已经商量下来了,顾承业就说想要去看看玉婵。韩月娥这时自然是不好再拦着的。“玉姝,你去看看,把你姐叫醒了,让她过来见一见公婆。”

  玉姝点点头,转身要去西屋。

  顾泰清连忙道,“不用了,不用了,让老三过去看一眼就好。玉婵既然睡觉呢,就别吵醒她。再者她身子不舒坦,不用让她过来了。”

  玉姝回头看了看母亲,没说话。

  “那你就带着你姐夫,过去看看也就是了。”韩月娥摆摆手,示意玉姝快去。

  顾承业跟在玉姝的身后,连忙到西屋看媳妇去了。

  玉婵在西屋听得真真切切的,这时知道丈夫要过来,连忙闭上眼装睡。等到玉姝和顾承业进屋后,玉姝就轻轻地在玉婵耳边喊道,“姐,我姐夫来看你了。”

  玉婵这才睁开眼睛醒过来,“承业,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说着,就要坐起来。

  顾承业赶紧上前,扶着妻子的肩膀,“你不舒服,还是躺着吧。我和爹娘过来看你,原本是想把你接回去的,后来岳母说,要留你在家过节。也好,你自从成了亲,还没能在家住上几天呢。你安心的养着,等着过了节,我就来接你。以后我会好好地护着你,若是再有什么事情,咱们就干脆搬出去算了。”

看过《长姐难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