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 501.三城硝烟

  邵武县内城。

  哪怕是夜深了,厮杀还在持续。

  元军没能抓到“大宋皇帝”,势要拿下邵武县。军中将士不断向着内城发起猛攻。

  换下去一波,又冲上来一波。倒下去一波,又补上来一波。

  内城城门口,尸体胡乱堆积着。混乱的人群就踩在尸体上互相砍杀着。

  元真子等人再强,内气也有穷尽的时候。而当他们不支时,城内的百姓终究是杀出城来。

  他们中间有的练过武,而有的,却是手无缚鸡之力。

  在层层叠叠的尸体中,有不少,就是从城内冲出来的百姓。

  他们捡起地上元军遗留下的武器,然后砍向元军。

  百姓的力量,在这里爆发出来。

  赵洞庭也在人群中穿梭。

  他内气枯竭时便回到内城去躲避,等恢复内气后又冲杀出来。如此,来来回回已经有三趟。

  如果不是湛卢剑质地非常,乃是以陨石锻造,这个时候怕是早已经沦为废铁了。

  元休子、元淳子等人手中持的都是宝剑,这个时候,都是已经卷了刃。

  这夜似乎极为的漫长。

  元军还是无穷无尽。

  也不知何时,天边才能出现朝阳。

  ……

  光泽。

  元屋企等人率领六万元军到邵武,光泽城内,仅留下两万不到的元军驻守。

  洪无天、许夫人、乐无偿和铁离断驱马从邵武县城离开,于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赶到光泽。

  他们本是打算强攻入城,其后在许夫人的建议下,却是在城外寻找到元军暗哨的踪迹。杀暗哨,换上了暗哨的衣服。

  四人骑马到城下,伪装成暗哨,得以入城。

  这着实为他们省去不少力气。

  到军营后,四人为寻找元军储藏粮草之处,足足耗费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而后,便是火光冲天。

  在无数元军巡逻士卒的慌乱惊叫声中,洪无天四人不再伪装,开始在军营内大肆斩杀。

  四人从火光蹿起处直直杀到军营外,路上,不计其数的元军士卒尸体横陈。

  号角声在军营内响起。

  无数元军士卒纷纷从营帐内蹿出来,有的忙着去救活,有的,则是去寻找烧毁粮草的洪无天等人。

  整个军营在短短时间内便陷入了慌乱。

  粮草向来都是行军打仗的重中之重,且不说那些将领们,就是寻常士卒,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而以这些寻常士卒的本事,要想挡住洪无天四人,自然是不可能的事。

  洪无天四人杀出军营后,很快便隐匿在黑暗中,不见了踪影。

  元军队队铁骑冲出军营去,火把在城内各处蹿动,却也没法找到他们。

  庆幸的事,军营中的大火很快被扑灭。

  留守光泽的元军将领们稍稍放下心去,因为,军营内烧毁的粮草并不算多,大军还不至于有断粮的危险。

  只是,想想那冲营的四人的本事,他们又难免有些心惊胆寒。

  要是这些人再冲营,他们如何防范?

  下次,还能运气这般好的,只是烧毁掉少许粮草么?

  于是,经过商议后,这些留守将领在加多巡逻力量的同时,还是差人连夜去将此事禀报前往邵武的元屋企等人。

  至于那些个去攻邵武的将军们是抓紧时间拿下邵武,还是派兵回来增援,这就不是他们操心的事了。

  留守在这光泽县的,实在都不是什么实权派,也就不敢擅作主张,将这件事给隐瞒下来。

  而等信差出城的时候,洪无天四人自然早已经杀出城去。

  不过他们却也并没有立刻赶回邵武,而就是在光泽往邵武的官道旁潜伏着。

  赵洞庭跟他们说过,若是邵武县的元军没有撤军折返光泽,就将光泽县内的粮草全部烧光。

  这是最为不妙的状况,也是破釜沉舟的无奈之举。

  到时候,邵武县城怕是不保。只是,元军失了光泽的粮草,也应该难以再在这福建路支持许久才是,除非他们后头很快就有大军将粮草送到。

  而若是邵武元军撤回光泽,那他们,也可以回去邵武了。

  赵洞庭现在是要拖延时间,争取等到高兴来援。而不是要将元军逼到绝路。

  要是在元军撤回光泽的途中就将光泽县内的粮草全部烧光,谁也难以预料以后会发生怎么样的事。

  福建路或许会多上几万土匪?

  到时候遭罪的还是百姓们。

  ……

  闽清县。

  任伟率领飞天军从军营中飞上天,到城头上空。

  但是,在他们绕过整个闽清县的城头以后,却是发现,城头的元军已经不见踪影。

  任伟气愤不已,却也无奈,只得率军又回到军营里,将这事禀报文天祥。

  而他没有动静,赵大、赵虎不敢开炮,其余的畲民将士们,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动静。

  文天祥听得任伟的汇报,神色大喜,拍掌道:“高兴定然是知道我们要攻城了,那些百姓果然是假的。即刻传令赵大、赵虎两位将军,让他们将这南城门轰开,大军……攻杀入城!等等,以高兴之才,此时城内定然是埋伏重重,让将士们务必小心,不得冒进。”

  “是!”

  帐外响起传令兵的回答声。

  任伟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文天祥,“军机令,那末将的飞天军,是不是又在城外等着?”

  文天祥轻笑,“怎的?让你陪本帅下几盘棋,都不乐意?”

  任伟哭笑不得,却也只得老老实实的去拿棋盒,摆棋子。

  这样的攻城战,元军干脆弃守城头,真是让得他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

  而闽清城内元军为数众多,高兴又不是立兀合那样的草包。要他再来个中心开花,他也没那样的胆量了。

  飞天军个个都是他的心头肉,他的宝贝疙瘩。要是在城内遭遇重大折损,他也心疼。

  下棋……便下棋吧!

  很快,炮响声就在浓浓夜色中突然炸响起来。

  几门掷弹筒轰然震响,将一枚枚炮弹射向了闽清县的城门。

  城门坍塌。

  有畲民士卒冲到城前,扛着登天梯或是木板跳到护城河内,在河面上架起吊桥。

  而城内元军,根本没有半点反应,显然已是打定主意弃了城门不要。

  只是十余分钟过去,畲民大军便向着城内浩荡而去。

  火把的光芒将整个甬道内都照得透亮。

  可才刚刚入城,城内,就有支支冷箭向着畲民士卒们射来。

  整个甬道都被箭雨覆盖。

  饶是畲民将领们已经极为小心,有盾牌兵在前头挡着,后头士卒却还是有不少中箭倒地。

  “杀!”

  畲民将领们怒吼。

  前头盾兵扛着盾牌冲向城内,后头,大军浩浩荡荡。

  这一日,福建路内,光泽、邵武、闽清,都不平静。

  这,就是战争。

  仅仅一日间,就不知道宋元双方有多少将士阵亡。

  而这,大概也是宋元双方短时间内的最后一战。

  宋军若是拿下福建,想来也不会再有余力去攻更北方的两浙东路、江南东路等地。不过,却也将拥有和元朝分庭抗礼的根基。

  夔州路、经湖北路、荆湖南路、江南西路、福建路、广南东路、广南东路,这七路内现在都已经没有多少元军盘踞。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宋朝完全可以将这些路尽皆统治起来。虽然光以版图而论,这七路加起来,也不过原来南宋的半壁江山,比之元朝地盘还是要小得多。但是,耐不住这七路都是肥沃富裕之地。

  假以时日,在足够的财力支撑下,南宋要发展起和元军相争的军事力量,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赵洞庭作为穿越过来的人,虽然不是军事专家,没法制造出威力太惊人的军事武器,但以前作为老板,看新闻、报纸什么的,耳濡目染之下,要抓经济,绝对不是现在这个年代的人能够相比的。

  这可是他的强项。

  只是不知,当这福建路战火硝烟尘埃落定时,最终胜利会属于谁家。

  三城硝烟起,惶惶百姓家。

看过《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