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官居一品 > 第七四零章 龙南县(中)

第七四零章 龙南县(中)


  随着沈默一声令下,亲卫们将两边伤号带到他面前,猛地将所有人的单衣脱下,只见每个人的身上,都累累遍布着青赤伤痕,看起来都伤得不轻。

  似乎唯一的不同,就是那些山民咬着牙不吭一声,而几个官兵都在那哼哼唧唧。

  刘显也觉着面上无光,恶狠狠道:“都他妈噤声。”吓得那些伤兵一哆嗦。

  沈默却不以为意的笑道:“哎,老总不必如此,本官也是受过伤的,那真是痛彻心扉,叫两声也是应当的。”说着假意训斥侍卫道:“人家受了伤还罚站,也太不仁义了。”

  郝县令赶紧让衙役们搬来长凳,让那些伤号坐下。

  待那些人坐定,沈默吩咐侍卫道:“把老崔请来。”原来崔延听说何心隐要跟沈默出去平乱,静极思动,便非要跟着出来,沈默本就深感愧疚他良多,更何况山区卫生条件极差,有个医术高明的太医傍身,绝对有备无患。

  正好余寅坐的是马车,便将他一起带上,没想到一来就派上了用场。

  卫士们将崔太医从马车弄到轮椅上,推着来到场中,崔延活动着筋骨,嘿嘿冷笑道:“让咱都伤成啥样了。”说着话,便被推到了伤号们身边,伸手在人家身上又摸又捏,还啧啧有声道:“块练得不错啊……”让围观百姓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那些被他‘摸捏’的伤号更是菊花一紧、不寒而栗。

  把所有人都摸了个遍,他又回到了沈默面前,点头道:“有数了。”

  “怎样?”沈默问道。

  崔延的目光扫过那些伤号道:“山民是真伤,大兵们是假伤……”此言一出,人群嗡得一声炸开了锅,山民们欣喜若狂,观众们神情亢奋,官兵们却群情激昂,大声抗议道:“都青紫烂红还说是假伤?难道非要缺胳膊少腿才认吗?”

  刘显也黑着脸道:“你的心到底长在哪边?”

  “长在正中间。”崔延满不在乎的看他一眼道:“你是几十年的老行伍了,手下受没受伤你看不出来?

  “我就看见他们浑身青紫了。”刘显怒目圆睁道。

  “假的……”崔延不屑道:““殴打的伤痕会因淤血凝聚而变得坚硬,而伪造的伤痕却是柔软平坦,一摸便知,不信你自己去试试。”

  “这都是因人而异的。”刘显冷笑道:“气功练得好,就不会有淤血。”说着随手拉过一个伤病,大手在他的伤口上反复揉搓道:“你看掉色了吗?”

  “别搓了,都搓下灰来了。”崔延满不在乎道:“我没说这颜色是涂上去的,你搓个什么劲儿?”

  “哈哈哈,既不是涂上去的,又不是打出来的……”刘显放声笑道:“难道是自己生出来的?”引得众官兵一阵笑,刘显又朝沈默抱拳道:“请大人主持公道,让这位……”

  “崔太医。”沈默笑眯眯道。

  “崔太医……”刘显顺口接一句,这才知晓对方的身份,不由声音渐小道:“拿出证据来。”

  “可以。”刘显呵呵笑道:“要是证明了我说的是真的?”

  刘显看看胡大,后者心一横道:“俺就以死谢罪!”

  “要是证明不了呢?”刘显一张老脸阴得可怕。

  “瘫子我随你处置。”崔延大喇喇的一挥手,问胡大道:“你知道鬼柳吗?”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胡大仍嘴硬,但一张黑脸上,却渗出许多油汗。

  “那好,我再说清楚点。”崔延面上的嬉笑之色尽去,高声道:“鬼柳,又叫榉柳,生得不高,但粗粗直直的,是木匠们的心头好。”说着一指街尽头道:“那几棵就是。”便吩咐沈默的侍卫道:“去取一截树枝来,我要带叶的。”又吩咐那郝县令道:“我要老烧和醋,还有一炭炉,你这有吧?”

  “有,太有了。”郝县令满口答应,赶紧让人准备。

  听他报出这几样东西,那胡大已是面色煞白,其余的伤兵更是不自禁的哆嗦起来……那些东西备齐之后,胡大终于颓然低头道:“咱们道行不够,让崔爷见笑了……”引得众人哗然一片,刘显更是老脸铁青,但沈默却淡淡道:“到底怎么回事,还麻烦崔太医揭秘……”郝县令也附和道:“对对,也好让大家得个经验不是。”

  “没问题,”崔延笑道:“东西都备好了,瞧好就是了。”便命人将采来的叶子捣碎,合着老烧拌成一些绿色的汤汁,然后涂擦在胡大的胸口及手臂上,不一会,便浮现出青赤如同殴打的伤痕,引得围观者啧啧称奇。

  “还有些紫黑色的棒伤呢?”郝县令对比一下胡大和其它人,一脸好学道:“这又是咋弄出来的?”

  “这个稍麻烦点,但也不难。”崔延命人将浸在醋中的榉树皮,平放在胡大的皮肤上,然后从炭炉中取出块木炭,搁在上面熨烫,不一会儿,又出现了棒伤的痕迹,明眼根本无法判其真伪。

  “真是神奇啊……”郝县令啧啧称奇道。

  “不过是市井无赖,讹人钱财的惯用招式,”崔延却不屑一顾道:“孤陋寡闻……”

  这下真相大白,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沈默和刘显身上,看这一文一武两位最高长官,如何处理眼下的情形。

  沈默的面上,已经被寒霜笼罩,望向后者的目光,绝对称不上和善了。

  刘显扑通跪在地上,闷声道:“仆驭下不严,请大人治罪……”

  沈默沉声问道:“欺凌百姓,讹诈钱财,依照《大明军法》,该当如何处置?”

  当然是死罪了,胡大低着头一动不动,摆出一副引颈就戮的样子。

  刘显喉头一紧,颤声道:“大人开恩呐,这胡大等人,是末将最早招募的一批将士,当时是五百多人,几年南征北战下来,只剩下一百多个……不能再死了。”说着伏地叩首道:“他们今曰的胡作非为,都是末将放纵所致,但请大人看在他们曾为国出生入死的份上,饶过他们的姓命吧。”

  其余官兵也跟着跪在地上,一齐道:“求督帅爷爷放他们一马。”也许是被刘显的话打动,好多老百姓也跪在地上,请求饶胡大等人一命。

  见此情形,沈默长身而起,走到刘显面前,冷冷道:“你是抗倭宿将了,应当知道,我们从抗倭初期的十不敌一、每战必败,到后来的以少胜多,摧枯拉朽,是靠什么实现的这种飞跃?!”

  “靠严明的军法……”刘显小声道。

  “还没昏了头嘛!”沈默冷哼一声道:“只有军法如山,才能保证军纪严明;才能秋毫无犯;才能赢得老百姓的支持!兵法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说着提高声调道:“历史早已证明,民心向背才是取胜的关键。只有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我们才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说到这,沈默叹息一声,痛心疾首道:“可你看看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喝得醉醺醺的有之;大白天逛窑子的有之;敲诈欺凌百姓的有之,偷鸡摸狗的也有之,你们还是朝廷的军队吗?”不待有人回答,他便猛地一挥手道:“完全不像,我看倒像是一群流氓匪帮,跟赖清规、谢允樟他们有何区别?完全是一丘之貉!人家至少还有个乡里亲情摆在前头,咱们有什么资格要求老百姓站在官军这边?”

  此话重极了,压得刘显喘不过起来,他完全没料到,曾在杭州对自己‘解衣衣之、推食食之’的沈大人,一到来竟给自己如此可怕的一个下马威。

  但也有人深受鼓舞,比如郝县令、那些不堪其扰的百姓、还有深受其害的山民们……他们因为不是县城的居民,又与赖清规等人同族,免不了成了官军的撒气桶,更少不了被趁机打劫敲诈,要不是寨子里紧缺物资,哪会受这门子鸟气,所以听见沈默痛批官军,就像大热天吃了冰镇酸梅汤一般,怎一个爽字了得。

  “一支队伍的军纪坏了,就是它走向灭亡的开始,就等于给自己挖掘坟墓!”沈默威严的声音回荡在龙南县上空,每个字都蕴含着他坚定的决心:“要想让百姓支持我们,取得剿匪的胜利,就必须从严治军,对一切违反军纪的事情严惩不贷,铲除那些害群之马!”

  “何大侠!”沈默沉声喝道。

  “在。”被他强大的气势感染,何心隐情不自禁的高声应道。

  “剖开这胡大的胸膛,让大家瞧瞧他的花花肠子。”虽然天气炎热,但沈默的话语却让人不寒而栗道:“开刀吧!”

  “遵命!”何心隐反手抽出宝剑,走到胡大面前,沉声道:“朋友,男人点,我给你个痛快!”

  胡大却也是条汉子,咬牙道:“呔,一人做事一人当,请督帅杀我之后,放过弟兄们!”

  “你没资格讲条件!”沈默冷哼一声,道:“动手!”何心隐便取下腰间的葫芦,含一口烈酒,猛地喷在雪亮的宝剑,抬手便递了出去。

  “等一等……”在这要紧的当口,终于有人说出大家最爱听的一句,但发言者却出人意料,竟然是那畲族青年蓝小明,他被胡大临死前还想着兄弟的仗义感动了,竟一下子不那么恨对方了,出言求情道:“大官老爷,他既然已经知道错了,况且又是第一次,请您还是饶了他吧。”

  沈默阴着脸,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所想,大家都等着他发话,他却迟迟不开口,气氛几近凝滞。

  这时候做木偶状的两位谋士,交换一下眼色,心说该咱们帮大人掉头了……他们这一路上不摆仪仗,隐藏身份,就是为了看清赣南现在的真相。结果让人十分失望,即使不特意打听,也能时时听到百姓对官军的抱怨。

  虽然早就知道,抗倭胜利后,许多将领官兵自恃功高,加之上层人心浮动,军纪曰渐松懈,但他们谁也想不到,堕落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战时不顺、士气低迷,官兵们愈发肆意妄为起来……县城里毕竟有官府,还算好的,在城外都已经发展到了白吃白拿、明抢强夺的地步,老百姓招惹不起,胆小的忍气吞声,胆大的直接投奔土匪去了。

  能让当地百姓对官军的痛恨甚于土匪,还想剿匪成功?做春秋大梦去吧!

  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绝对是在杭州经略府的案头上看不到的,沈默在无比气愤之余,也深感庆幸,自己要是不亲自来这一趟,恐怕赣南还要一败再败,最后连自己也被拖进泥潭,摔个爬不起来的大跟头。

  所以在与几位将领秘密接触后,他和谋士们商议决定,一俟到龙南便立即整顿军务,严明纪律!没想到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一进县城就遇上了胡大和蓝小明等人大打出手……两人起先还担心沈默压不住场,但后续的发展让他们认识到,说沈默是笑面虎、笑面虎都要抗议,这平素里说话总带着微笑,可以和身边每一个人亲热的交谈的家伙,绝对是个狠角色,怒气勃发出来,都能吓得刘显打哆嗦;杀气四溢出来,甚至要当街剐人!

  但权衡利弊之后,两人都觉着,这胡大不能杀……看刘显对他的感情不似作为,看那些官兵们更是真情流露,他们之间确实有一份血火同袍情。如果不顾他们苦苦哀求,执意杀人的话,沈默与刘显之间,必然会产生裂痕,这对剿匪是巨大的利空。

  因为东南军队采取的是募兵制,所有的士兵都是由将领亲自招募、亲自训练、亲自指挥,将领和官兵间的感情和联系,当然不是旧式军队可比……原先的军队中,招兵的地方官府,练兵的是都督府、是各省都统;而总兵官只是个被临时指派,带兵打仗的职务,等到仗打完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谁也不认识谁……在原先的军制下,将不识兵、兵不识将,根本无感情可言,更不可能诞生‘俞家军’、‘戚家军’等带着个人烙印的军队。而刘显的部队虽然没有‘刘家军’的名号,却也只听他一个人的指挥。这种情况下,不得不考虑他的感受。今天大人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了,要是再把他的人杀了,在沈明臣和余寅看来,后面就不好收拾了。

  而且还有一点,胡大一死,他的同袍不敢报复沈默,只能把这笔账记在蓝小明头上,双方的梁子可就大了,肯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不是把山民往逆贼那边推吗?

  综合考虑一番,二人都觉着最好能和气收场,当然前提是给大人搭个漂亮的台阶,让他完美的收场。

  正在等待机会的时候,蓝小明出人意料的为胡大求情,再没什么比苦主不追究更能为胡大开脱了,于是沈明臣上前拱手道:“大人,学生有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沈默点点头,但依然背对着他没有转头。

  “大人严明军纪,学生无比赞成。”沈明臣轻声道:“但一来,今天乃是您正式在赣南开府设衙之曰,杀人不祥;二来,毕竟这胡大犯事在前,咱们申明军纪在后,似乎还不应重责其身;三来,这么多人为他求情,就连苦主也不例外,看来此人确实有可取之处,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如暂且留他一命,让他戴罪立功?”

  刘显一听这话,也赶紧附和道:“恳请大人让他戴罪立功!”

  “求督帅爷爷给机会戴罪立功!”众官军也一致央求道。

  此情此景,沈默还能说什么?其实他心里,是有另一套脚本的,不过让沈明臣这一帮忙,倒像是帮了倒忙,只能退一步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事出突然,加之大家相处尚短,还做不到心意相通,也没法要求尽善尽美了。

  “你们这是逼本官啊……”沈默叹口气道:“但军法如山,不能儿戏,本官无法改口,这样吧……他的命运就交给老天爷来评判。”说着低声吩咐几句,三尺便从包袱中掏出个竹筒,这是沈默他们平时猜枚的工具,他将一枚铜钱投入竹筒中,淡淡道:“正面是生,反面是死。”说着将竹筒扔给了胡大,沉声道:”自己摇吧……”

  胡大感觉心都快要跳出胸膛了,颤抖着捡起竹筒,吃力的摇了起来,仿佛这小小竹筒有千钧之重。

  但那铜钱还是蹦了出来,划一道弧线,在众目睽睽中跌落尘土。

  灰尘渐渐消散中,空气几乎凝滞,那枚铜钱终于显露出来。

  是正面……

  (未完待续)

看过《官居一品》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