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青帝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临时协议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临时协议


  零号舰停落在幽浮虚空的黑莲圣山界膜里——它已化成一座仙天星巢,连带着球型的山体根基形成了一个莲花型不规则星盘,引力保持住大气不流逝,但禁制摧毁让它原本闭合的花瓣片片绽开。

  零号舰在这朵黑莲花蕊中看上去是一只辛勤采花的小蜜蜂,放出翠色的光晕,在零号舰的能场范围内,维持紫衣女子身上力量,只随手一击就又轰踏了一片山体,将方圆千里的小星球削去一个角。

  如此轻松,让她迅速盘算起来:“……现在是青帝阵营比五莲阵营占优势,临阵反水的黑莲,也是个打破均势的危险因素,除去能让两方继续内耗……界外的战场刚好适合我,就算这是青帝送上的诱饵,也吃!”

  她扫了眼下方,融合中的新世界就是碧色与黑色交汇、泛着粼粼波光的湖水,水下如热粥沸腾翻滚,骤间“咕嘟”一声冒出个巨大气泡,骤贯通至水面炸裂开来,一点璀璨的白芒如针戳破热气球,扎破了黑莲圣人时空走廊,截断在世界界膜与虚空之间!

  星核的能级和储量过高,零号舰都无法载它跃迁,黑莲圣人离开世界后也不能,结果就一下半路脱轨,忍住丢掉星核冲动凭自身力量飞过去,挥手就是一团漆黑玄雷当击往自家老巢:“道友你还不走?”

  紫衣女子不答话,她对星核的特性早有准备,既给拖下水进场,也毫不迟疑地出手,趁黑莲圣人飞过来的机会,硬顶着对方远程力量投射连连出手攻击星巢根基,又轰塌了星巢小半片地壳——脱离世界没有权限加持、主人不在没有圣躯的圣人星巢力量太空虚,在同样圣级力量近身突袭面前,脆弱得豆腐渣工程一样。

  好景不长,也是虚空距离过近,没几息工夫,黑莲法袍的道人身影就出现在星巢里,却扫了眼已摧毁小半、元气大伤的星巢不由心痛,但见紫衣女子还在,又是精神一振:“那就别走了,圣山封禁——”

  轰!

  巨大的莲瓣光膜在合拢,唰一下,零号舰飞出去,千钧一发之际逃出了封锁,它的舰首在重新蓄能主炮,翠色光辉对准莲心,却是主人不在时的预设流程,因……紫衣女子没上船。

  她的倩影闪过一道紫光,这时向着黑莲不退反进。

  黑莲的心底咯噔一下,脸色变了……糟糕,忘了这一节!

  她的胸口灵池忽绽放出千万道璀璨的紫光,辉映得紫色华裳完全透明,隐隐丰盈肌肤,又淹没在无尽的紫光中,巨大的灵压在沸腾聚变:“我,就没想走……”

  “自爆圣躯!”

  下方设谋众圣和道君都变了脸色,这可不是他们想要的剧本,只猜到开头——元舰灵为了达成任务不惜自我牺牲,但谁猜得到结尾非对付青帝,而是直接对刚投入青帝阵营的黑莲自爆!

  反是旁观打酱油的少真比较冷静,还有心问:“她怎么想的?”

  没人理会他,青珠也是同样冷静:“她的性格或和青帝类似,从不赌博,因此不敢轻易涉水到世界内……既青帝送了鱼饵上门,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岂有不先吃掉鱼饵的道理?”

  少真一怔,没想是青珠回答自己的话,回醒过来两人处境相似,不由惺惺相惜,笑问:“忘记了道友能对比道侣伶仙子的习性,代换成这紫衣女子,你刚才怎么不提前说?”

  青珠笑而不语,心底冷笑,无论青帝还是黑莲,都是身兼两域源属和天眷,而最易成就,死哪个不是死?

  最好都死!这刻自己也是站在元舰灵的立场!

  天外的黑莲星巢里,毁灭的紫光已与星球核心一道黑紫色光冲突。

  “等等,道友有话好说!”

  黑莲仓惶而退,心中惊怒到冰凉,这是青帝的连环计!自己没揣摩好舰灵心理,贸贸然冲上来,博弈里棋差半招又输了!

  若是其他圣人道君敢这自爆,自己大不了也直接反突袭对方圣山,终极武器威胁是这么来的,但谁没傻到和一个不畏死的舰灵同归于尽?

  对方仅仅假借零号舰加持,真实道基母型方舟都不在同归于尽的打击范围,整个世界资源充足供给一人,很快能恢复。

  而自己道基圣山要成为战场牺牲品!

  一个寒冷激灵之下,这道人瞬息盘算手里能制衡对方的筹码,想起什么举起手里的璀璨星核晃了晃:“你要自爆,我就……”

  “你试试。”

  紫衣女子无动于衷,很清楚土著最多是一些特殊激发使用这种高层道天遗物,却没这个能力破坏它的本质——哪怕零号舰的不可修复损伤也只是对土著而言,在母型方舟里照样轻松修复。

  上真道君神识在下方传来:“黑莲道友赶紧祸水东引给青帝!”

  黑莲见威胁不成,又听到临时队友的招呼心中一动,随手抛出烫手山芋:“你要这星核?我给你!”

  星光一闪,星核落在了紫衣女子手里,她神情微怔,不由稍缓自爆,紫水晶双眸看着黑莲的眼睛。

  实际上,就算给了她星核,连人带物也还在星巢封锁范围内。

  黑莲怕的只是她不要命的自爆摧毁自己道基,看似乱了方寸的绥靖举动,实际都在控制范围,并一举打断对方节奏,试图扳回失去的主动,神情冷静:“这里不在世界视听范围内,我们可以做个界外交易,现在所有圣人道君都想青帝去死——我们放你进去,你去自爆击杀或至少能重创,剩下是我们的事情——对你来说目的是不断削减两域,不,现在新世界元气,那打击新世界的一方大有前景的核心力量,岂不胜过打击我这临时反水、根基未稳的降将?”

  “哦……你们想利用我这第三方,不受你们新世界天道约束的便利?”

  紫衣女子眨眨眼睛,转着手里的星核,是得到了珍宝就舍不得放手,神情似乎显出一点迟疑:“这样我先承担仇恨,你们确定能彻底干掉青帝?”

  “对,只要阁下消去青帝在两界树上缓释的力量,常规力量伐树就没有出手的顾虑,不止我一人,下面的各圣人道君都会配合消灭青帝,也去了阁下心腹大患,此方案如何?”

  黑莲很有把握她会答应,但想想还是憋屈,这次纯粹给对手算计、圣山飞天、帝星飘移,下次再也不和这种舰灵在世界外发生冲突了,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

  他又稍遗憾看了眼落在紫衣女子手里的璀璨星核,别说它的筹码价值,单说号令群龙的功能,都没来得及抽出里面的烛龙元神,不过可以稍宽慰的是零号舰跃迁也同样带不走星核,此女一自爆,终还是好肉烂在锅里,转个手就回到自己手里……心中发狠,只要这次,下次换世界内主场即新的黑帝之位统合五脉,看自己不狠狠收拾她!

  只是这心思不表露出来,他作圣人的演技并不比叶青差,一旦不要脸皮了,自信也能拿下这场谈判:“阁下还迟疑什么?我们的时间有限,对你绥靖的时间也是有限……超过世界冲融时限,一旦诸圣去位,青帝得偿所愿保存新世界元气,阁下可就欣赏不到超限力量对轰场面了,无法大损我们新世界元气了!”

  “作一个新世界的天眷加持者,你说的很无耻……也很动人心。”

  紫衣女子嘴角弧度微弯,又收敛,可惜她是舰灵,且是机敏而善于变通权宜的泛意识组合元舰灵,怎会想不到自己终还是带不走星核,轻易违背自己战略的后果便是落人巢臼,最后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但在黑莲沉声问“你同意了?”的时,她只缓缓说:“善,我想青帝最大失误,就是送给你天眷时低估了你的节操。”

  “青帝先算计我的帐,又怎么算?这不过是我们都明见于取舍罢了!”

  黑莲脸色如常,又试探问:“那我就下降圣山……别怪贫道警惕防备,道友你这种自爆事情太危险,我也需要星巢回归世界内获得权限,相对安全……不过取舍之间,对于消灭青帝,我们都有利益共识默契,不是么?”

  “不错。”

  紫衣女子从容点首,心底一晒——可惜默契里面有点微妙分歧,对方要对青帝斩草除根、赶尽杀绝,哪知道在自己评判里这两个世界都必须清理,迟早要灭干净,唯青帝这颗种子值得吸收!

  这黑莲也是始终警惕,小心翼翼降下星巢,眼瞅着相隔距离不过一里外的紫衣女子,淡紫色的睫毛投下暗影,让她漂亮的紫水晶眸子看不清神色,气息维持着将要自爆的临界状态,这刻她就是人肉炸弹。

  “道友你站这么近让我很没安全感,你能……退后些么?”

  “不能。”紫衣女子警觉看他,想了想,退后半步。

  黑莲:“……”

  就这微妙的半步,在下方新世界内的仙人无不都是人精,都看出来,赤帝、黑帝等五脉天仙纷纷痛骂:“无耻!你对得起世界天眷么!”

  “休想入我五脉门庭!”黄帝凛然义气,心底盘算着待会让青帝重创后救场,陨落肯定不行,但强大也不行,最好一切恢复平衡,最利团结。

  “休得污蔑我们黑莲道友!”少真道君凛然背书,神情带着笑意:“五脉不欢迎黑莲,我们道门欢迎你!”

  众仙:“……”

  这众仙熙攘纷争中,唯倒立镜像两界树中的青色太阳不出声,一道目光默默看着世界的众生相,似是古老的年轮那样平静,而枝叶还在继续蔓延、抽芽、繁华、凋落……厚厚的枯叶铺盖大地,护翼着平凡天地万灵,透明的气息点点滴滴自两个方向汇聚,来自底层的声音没有几个仙人听见,只有天地至信始终聆听,哪怕是在融合中的新世界里。

看过《青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