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真正的躯体!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真正的躯体!


  本来就支离破碎的纪元…被陈然一脚震碎了。

  这一幕,就是看的很多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不是力量强大就能做到的,而是要对纪元规则有极大的理解,顺从纪元规则而修,才能做到这等变化。

  此事让战辰神色微变。

  战魂大界…是出了名的逆纪元而修!陈然的这般修行,显然与他们背道而驰。

  “该死,难道他之前都是在耍我?”

  战辰脸色有些不好看。

  而命灵也是一呆。

  在她看来,陈然绝对是逆反他们的存在!但没想到,竟是同一路。

  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前,纪元十界的修士都可分为两大类。

  一是顺纪元而修,真心诚意顺从纪元规则。

  而另一种则是一心逆反,只是碍于纪元规则不可逆,才隐忍修行。

  陈然此刻的表现…可以说是同道中人。

  命灵刚想说些什么,但下一刻陈然就是那处混沌之书,古老的虚影拔地而起。

  这…是陈然自己的样子!这一下爆发,让很多人都是一哆嗦,与造化界主虚影两者交织的恐怖气息,让他们一退再退。

  “你……”命灵到嘴的话都是咽了下去。

  这一下陈然的爆发,可是丝毫不弱于她!而在这天棺纪元,根本不该有能媲美她的力量……陈然抬头,也懒得再啰嗦。

  力量为引,大道才为根基。

  陈然的力量是不强,但大道实在太强,足以掩盖力量不足的缺陷。

  更何况他如今的确也是顺纪元而修,掌控天棺是不可能,但此地的力量他自然也能引动。

  而且此刻,还在不断汇聚。

  大道有多强,爆发就有多强!陈然的实力…在外力支撑下,理论上来说是可以无限增强的!“轰轰轰!”

  无尽之虚震颤。

  陈然虚影狠狠撞向了造化界主虚影。

  “砰!”

  命灵浑身巨颤。

  造化界主的虚影…竟是被撞得倒退!“怎么可能?”

  命灵失声。

  “逝去之人,再强也强不过当世之修。”

  陈然漠然低语。

  他头顶混沌之书不断翻开,浑厚,恐怖的大道升空,不断壮大虚影。

  “轰轰轰!”

  造化界主虚影不断被轰退。

  陈然负手而立,如那皓月清风,风华无双。

  命灵面孔都狰狞了。

  在此地,她岂会输给他人?

  毫不犹豫的。

  命灵自身冲向陈然。

  她…要将陈然狠狠打死!陈然眉头一挑。

  “道!”

  陈然低喝。

  命灵如遭雷击。

  大道之音如雷贯耳!陈然混沌之书翻开一页,其上恍若汇聚雷池。

  “轰轰轰!”

  万道雷霆自上而落,狠狠砸在命灵身上。

  “言出道随……”极远处众人看着,毛骨悚然。

  这可是永恒巅峰,乃至界主才能领悟,掌握的手段。

  “啊!”

  命灵尖叫,冲出雷霆,一刀斩向陈然。

  “封!”

  陈然又开口。

  古老封禁展开。

  “轰轰轰!”

  一个“封”字瞬息出现在命灵身上,开始压制她的力量与身躯。

  此刻…命灵与陈然近在咫尺。

  陈然眼眸清寒:“姜凤初,姜凤冰两女是你播下的种子没错,但已有灵,并不是你的傀儡。”

  陈然直接伸手,插入她的胸口。

  他狠狠一拉,两道身影出现。

  命灵惨叫。

  但……陈然蹙眉。

  两女一离开命灵,就是在快速消散。

  无奈,陈然只能硬塞进去。

  “哈哈,我就是她们,她们就是我,你真当自己能救出她们?”

  命灵疯狂笑起来,眼神怨毒。

  “轰!”

  古老天棺之气肆虐八方。

  她冲破陈然的封禁,狼狈倒退。

  她眼中有惊恐,有怨毒,也有憎恨。

  在被陈然封住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神秘男子的对手。

  “你找死,你找死!”

  命灵嘶吼不断。

  但…也在不断后腿!她要跑了!在打不过陈然的此刻,命灵有了逃离此地的念头。

  “此事我倒是没想到。”

  陈然摇头,随即幽幽看着命灵,轰然动了。

  “轰!”

  无尽之虚…八方万道皆是轰然巨震。

  命灵骇然。

  一念动万道?

  这是什么手段?

  她疯狂的往外冲,更是控制造化界主虚影炸开,化为恐怖的力量阻挡陈然以及他所化虚影。

  “轰轰轰!”

  惊天轰鸣中。

  陈然和虚影也是顿住。

  整个这一方无尽之虚,好似都要炸裂。

  隐隐之中,纪元规则也是隐现。

  陈然身子滞了滞,感受到了强大压制。

  这是命灵在爆发最后的力量,拼命逃脱!陈然眼眸清冷,想要追去。

  不过……他眼眸忽然一凝。

  “还有?”

  他感受到了此地有恐怖的气息觉醒,在压制着他!陈然一时之间,竟是无法逃离。

  他神色冷漠,幽幽开口:“命灵,我已经记住你的气息了。

  下次再见,那两个孩子最好还活着,否则我定让你承受永生纪元之苦。”

  极远处,都是脱离天棺纪元的命令一颤,显然听到了陈然的声音。

  她眼神怨毒:“你等着,你给我等着!你敢来找我,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她疯狂逃窜!而此刻。

  陈然抬头,冷漠道:“出来吧,无需躲躲藏藏。”

  “你果然出现了。”

  一个白衣老者出现,冷冷盯着陈然。

  “你认识我?”

  “不,我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会来救我女儿。”

  他幽幽道。

  陈然一凝。

  这老人…正是造化界主,又或者说是他留下的一道意志!自然…本尊早已死去!不过依靠天棺纪元毁灭与诞生之间的力量,他也是限制住了陈然。

  “你留不住我。”

  陈然道。

  而造化界主则是继续道:“我本想以此纪元天棺磨灭我的女儿,但不曾想到她的预言一语成箴。”

  “我知道的,可不是如此。”

  陈然冷声道。

  “真真假假,谁又知道哪个才是真,哪个才是假。

  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造化界主道。

  “你出现,就是来迷惑我?”

  陈然挑眉。

  “不,我是来提醒你。”

  造化界主道。

  “提醒什么。”

  “你正在放出一头怪物。”

  “我还从没听说过把自己女儿比喻成怪物的。”

  陈然道。

  “可她…就是,生来就是。”

  造化界主叹气:“你或许也觉得这是一场关于纪元规则的争乱,是我和我那徒儿的争斗。

  可惜你错了,一切起源还是我这女儿。”

  陈然不言,只是盯着他。

  造化界主一顿,继续道:“我女儿生来便是逆道的存在,天生反道,叛道,逆苍生,逆万物。

  她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毁灭。”

  “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好心才镇压你女儿。

  而战魂界主则是为了自己,才要救出你女儿?”

  陈然问。

  “可以这么理解。”

  陈然顿了顿,随即笑道:“你说…我该信哪一种传闻?”

  “不管你信哪种,我只是来提醒你。”

  造化界主摇头:“我女儿的苏醒已成定局,我也无力回天了。

  悠久岁月也无法磨灭她,更是有你这般宿命的出现。”

  他望着前方开始诞生的新纪元,继续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女儿对未来有很大的预测能力。

  她说会有一人来救她,你就真的来了。

  不过…你既然能救她,或许也能毁了她。”

  “这一切仅仅是你空口凭说。”

  陈然道。

  “我不需要一开始就信,只想你留个心眼。

  未来如何,你可以自行判断。

  毕竟我已死去,实在也管不了那么多。”

  造化界主轻叹。

  随即。

  他一指新生的天棺纪元。

  “接下来,我带你去看看我女儿。”

  陈然眼眸幽深,想起之前冰棺女子所说她不知在何处,更是留下一串手链。

  不过陈然也没多问。

  这天棺纪元的诡异程度显然远超他的想象,很多事情他都是无法轻易断定真假。

  如此想着,陈然跟着这造化界主飞到了天棺上空。

  他们…注视着天棺的诞生。

  “此地的封禁…其实已经被你破开!”

  “从今往后,这个纪元再无神异,会慢慢变得与普通纪元相似。”

  “不过期根本,依旧不凡。

  因为此地,是我结合纪元规则造就,合乎纪元规则,都是显化天棺模样。”

  造化界主不断说着。

  “你与我说这么多,就是为了提醒后人你女儿的古怪?”

  陈然忽然问。

  造化界主一顿,随即轻叹:“我曾憎恨过,但死都死了,也就释然了。

  如今大界虽为战魂,但终归是我执掌过的地方,我终究不愿被毁去,而且是因为我女儿。”

  “你是说你女儿会毁了这个大界?”

  “她因造化而生,终会毁去其根源,超脱自在。”

  造化界主道。

  “战魂界主难道不知道?”

  “他知道,但他依旧会做。

  因为那个逆徒根本不管大界死活,只顾自己。”

  造化界主道。

  陈然听着,不再言语。

  许久。

  天棺成形。

  而此刻。

  造化界主一挥天棺。

  “现在,你可以将其打开了。”

  造化界主道。

  陈然一顿。

  随后古老的虚影浮现,比之纪元还大。

  虚影按住天棺,狠狠一推。

  棺材板…被陈然推开。

  其中有一女子,与之前所见冰棺女子一模一样。

  陈然瞳孔剧烈收缩。

  因此女身躯,大如纪元!

看过《玄天魔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