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一级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 > 第787章 小混蛋

  他在安如雪的眼前站定,等着她的问候和主动请安,却见她只是抱着孩子瑟缩着,一脸畏惧怯弱地睁着那双委屈的大眼睛看着他,就是不敢开口说话的样子。

  “……”突如其来的痛楚让安如雪深深皱眉,但是,为了怕伤及孩子,她一点也不敢挣扎。

  安如雪觉得自己是真的快不能呼吸了,那只手,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他是真的要她死。

  “……放手!”她怒视着他,其实,她也没打算能继续骗过他几次,与这样高智商的恶魔较量,每一次的胜算都是侥幸,今天若非孩子在场,她断然不会如此慌张,被他一眼看穿。

  啧啧,哭得可真是时候啊,只是,为什么看着孩子的眉眼,眼睛依然是大大的,滴溜溜的圆,却怎么哭了半天没半滴眼泪呢?反倒是小眼神里有那么一丝明亮的小狡黠。

  被破坏了性致,夜千绝恶狠狠地皱眉:“这小东西可真碍事,还没名字吧,反正父不详,干脆就叫他小混蛋好了……”

  他那赐名时一脸恩赐的表情,让安如雪又很生气,本不想搭理他,却又为自己宝宝不值,低声怒斥道:“他有名字!”

  什么小东西小混蛋?!你们全家除了阿泽以外才全都是小东西小混蛋!

  “……哦?说说看,他叫什么名字?”夜千绝来了兴趣。

  其实,他只是突然想从安如雪的口中探听出孩子父亲的姓氏,毕竟这孩子出生时身体早已产生了变异,根本查不出确切的血液。

  安如雪却不太乐意地说:“他叫安念痕,乳名,小痕。”

  念,是思念想念和铭记的意思。痕,是刻心留痕的意思。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个名字。随她的姓氏,纪念某些曾经出现在她生命里,真心对她好的人。

  夜千绝似乎对她的答案略有失望,不易查觉地皱了一下眉,不过,很快又眉头舒展开来。

  究其原因不过是安如雪没有透露出孩子父亲的姓氏,这让他略有不悦。

  但是,很快他又觉得这是否代表着安如雪自己的一种态度。

  孩子跟着她一个姓,呵,也挺好的,这名字不错。以后就叫这小东西小痕了。

  一时之间本就无话可说的两个人再也没有了话题,浴室里面又诡异地安静下来,就连宝宝也眨巴眨巴着眼睛,看样子似要睡着了。

  眼看着空气中暧昧的因子又将聚拢,不愿与夜千绝多说一句话的安如雪内心正在着急,却见洛离推门走了进来。

  洛离似没想到他们俩人会在浴室呆着,冰冷的眼眸闪烁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眼花,那薄唇似乎也上扬了一下,语气略微邪恶地对夜千绝说道:

  “少主,凌邪风再次登门拜访了,说是要和你谈一笔大生意。”

  夜千绝一直当洛离是兄弟,当即很随意地问道:“他在会客厅?”

  “是的,已恭候多时。”

  “呵,我看那人恭候多时是假,悠闲喝茶是真吧。这号风云人物,本该是个千金难求的好朋友,却和顾非凡那家伙走得太近。上次我是故意让阿泽把他打发走的,故意要戳戳他的锐气,这么快居然又找上门来了?走,一起会会他去。”

  说完,两人转身就朝屋外走去,安如雪暗中松了一口气。

  却不想,夜千绝没走两步就突然停了下来,再次转身,一脸阴寒地又朝她看了过来,率先打了个手势,吩咐道:“洛离你先去,我稍候就来。”

  哪知洛离笑着说了一句:“没事,大哥,我在这等你。”

  啧,这洛离平时很少直接叫夜千绝大哥,都是以少主相称,安如雪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但究竟是哪里不对,她有说不上来。

  也没给时间她细思,夜千绝已重新站在了她面前,冷冷地命令道:“用右手把孩子把紧了!”

  这话音刚落,安如雪就立刻感觉她那只已经脱臼的左手到了夜千绝手中,只听一声咔嚓的骨头接位的恐怖闷响声,她疼得冷汗直流,左手就再一次受到强烈的“摧残”,脱臼的部位好了,归位了。

  这人就是存心的,根本就没给机会让她适应,故意害她疼的死去活来。差一点她就把孩子给摔着了。

  安如雪还在疼痛之中,不想忤逆夜千绝,只想快点回答快点让他走,况且这也是事实,于是,她点了点头。

  夜千绝立刻冷哼一声,一脸嫌弃地瞪了她一眼:“我就知道是这样!刚才,就当是惩罚了,再有下次你试试!”

  这次说完这话,夜大少主和洛离俩人是真走了。

  安如雪站在原地恍然大悟,洛离那人就是个腹黑的主啊,他绝对是故意整她的。

  平时从来不见洛离笑,这时候非要等夜千绝一起走,还插了那么一句话,明摆着是想看她笑话。

  是啊,夜千绝素来有洁癖,就算他十分讨厌她,一点也不喜欢她,纯粹只想折磨她,可好歹她现在也是他的专署女佣,如今她穿成这样已经很有问题了,却还罪大恶极的穿成这样出现在其他男子面前,这不是找骂是什么?

  洛离这个人,亦正亦邪,捉摸不定,看样子她也要防啊。

  ```````

  会客大厅。

  夜千绝一来就与凌大Boss互相握了握手,吩咐人上了一大桌子酒菜。

  既然凌邪风说是来找他谈生意的,几个男人吃饭自然没意思,夜千绝十分清楚这凌邪风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主。

  其实,在黑白两道或官场、生意场上混过的人,都对此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了。

  酒桌上的海鲜是今天早上刚刚空运过来的,红酒就更不用提了,夜千绝的私人珍藏。

  美人在怀,好酒好菜招待,但凌邪风却似乎丝毫不为所动,又或者说他醉翁之意不在酒。

  寒暄两句之后,他就直接问道:“听闻**世家的安家三小姐现在就在夜大少主的别墅居住?”

  夜千绝冷眉一凝,神色深沉,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只淡淡地回道:“凌总裁好兴致,居然关心起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来了。”

  “呵,怎么可能没关系呢?我听说那天我救下的女子就是安家三小姐啊,啧啧,这么说来……我还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凌邪风应对如流。

  “……哦?凌大总裁如此确定那天所救之人就是安家三小姐?没有认错人?”夜千绝也不是省油的灯。

  “确定。当然确定。非常确定。”凌邪风唇角飞扬,身上邪恶的气质显露无疑,不等夜千绝开口,他已再次说道,“而且,我和安家本就有生意上的来往,这怎么算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呢?夜大少主,你说是吧?”

  洛离见他语气略有不逊,正要发作,夜千绝却摇了摇头,说道:“凌大总裁今天登门拜访,看样子并非为谈生意而来了?”

  “哦,非也非也,我自然是有大事要与夜少主相谈。不过我这个人吧,长这么大,明里暗里杀过不少人,却从不曾救人性命,如今,好不容易大发慈悲开了一*,从凶猛的野兽口中救下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既然她就在你的地盘上,好歹也该让她出来见见我这大恩人,当面道声谢吧?”

  凌邪风口才极佳,巧舌如簧,不愧是全球排行前三的黄金贵族之一。

  夜千绝笑了笑,不置可否地对洛离说道:“去,把安小姐请出来。为表对客人的尊敬,让她换套衣服再出来见客。”

  洛离点头离开,不一会儿,就领着一身高雅旗袍的安如雪走了进来。

  她的玉足上踩着高跟鞋,在门外庭院里走来,如同置身在花飞花舞间,恍有惊世之美!

  安如雪很淡定,她只淡淡地扫了会场的人一眼,神情自如,没有半点躲闪之意,清澈透亮的眼睛轻轻一眨,她按照洛离的指示先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

  那神情,仿佛这里没有她要关心的人,也没有她感兴趣的事,她仅仅只是被逼无奈出来露露脸的。

  周围唏嘘不已,不少没退下的舞女都暗自嫉妒不已,安如雪却无法查觉自己的美,只是没什么好心情地继续安静坐着。

  只是,如果此刻眼光可以杀人,她已在夜大少主的冰冷瞪视之下死了千百回。夜千绝暗忖:女人果然是祸害。

  三五个还没退下去的舞女或坐或站,化着浓艳的妆,妩媚殷勤地给几位得罪不起的主人敬了酒,自从安如雪来后,这些人就完全黯然失色了。

  安如雪却在发呆,她在想,怎么没见阿泽在这里,一个可以相信的熟人都没有,坐在这儿心里怪没底的,不知道接下来等待她的会是什么。

  既然夜千绝叫她出来,自有安排,她也懒得去揣摩。他不说,她就完全不主动,坐在那里像一尊佛。这是所有聪明的人会选择的自保态度。

  愣了一会儿神,觉得无趣,她恍然间抬头,却见所有人都一齐看着她,这让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如同砧板上的肉,实在有些让她心寒。她素来不喜欢这样的应酬场合,只能牵强地对他们笑笑。

  而她这一笑,又惊诧了很多人的眼。

  这时候,凌邪风亲自从座位上站起来,为她斟酒,邪笑着调侃道:“……真让人伤心啊,看来安小姐早已不记得我这救命恩人了?”

  安如雪朝对面望去,立刻就撞进了一双深如幽潭的黑眸之中。那人一脸俊容,朗目星眉却透着丝丝天王邪气,也正意味不明很热切地望着她,仿佛她就是他一眼所认定的猎物。

  这个人的目光,太过具有侵略性,让她略有不舒服。

  她轻轻甩了甩头,甩掉不太好的预感,恢复镇定,笑着回礼道:“凌大总裁威名远播,当日救命之恩深重,我自然记得你。”

  她没有刻意的多说一个字。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不卑不亢的一句话,却取悦了凌邪风。

  眼见凌邪风的眼神越来越灼热,毫不掩饰,夜千绝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其实,安如雪是真的不太记得凌邪风这个人。那天森林里的光线太暗,且她受了惊吓,难产在即,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躺在阿泽的怀里,连对方是什么样子也没怎么看清。

  后来在车里,阿泽怕她睡着,隐约跟她讲过很多凌邪风大恩人的光辉事迹,但她昏昏沉沉的,都没怎么放在心上。

  这如果直接说出来,还不把凌大总裁给气死。

  “既然想感谢我这位救命恩人,那就别喝什么茶了,直接喝了这杯酒。”凌邪风直接与人换了位置,干脆坐到她身边来。

  而夜千绝薄唇紧抿,冷魅的唇线微微动了动,这是他生气的标志。

  以安如雪这段时间对他的了解,深知这夜大少主生起气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可是,很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怒,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也见凌邪风就差对她动手动脚了,这个主人也没说一个字,完全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他就像一个强大的旁观者,兀自镇定冷漠得很,坐在那里,眼神冰冷,像看戏一样,静观事态的发展。

  安如雪却隐隐有些紧张起来,她知道,她接下来的表现很可能直接关系到她今晚是否有很严重的罪要受。

  凌邪风见她迟迟没有要喝那杯加冰白兰地的意思,他也不恼,像个邪魔痞子一样再次站了起来,亲自将酒杯递到了安如雪的唇边。那动作,堪称温柔,但却霸道,其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酒,安如雪是非喝不可了。

  他的身体修长挺拔,他递酒的动作不动如山,一举一动都像一个即将掠食的野兽强硬帅气般闯入安如雪的眼里,让她为难不已。

  安如雪又看了夜千绝一眼,这人黑色的高质衬衫低调内敛,却有着绝对强烈的存在感,嘴唇的弧度那样凉薄漂亮,随便一笑应该是极好看的。可惜,她平日里最怕看到他的笑容。因为每次他对她笑的时候,不仅毫无温度,还嗜血残忍得很。

  避无可避的,她皱着眉头喝完了那杯烈酒,脸色当即更红润了一些,只想让人扑上去咬一口……

  作为礼貌和豪门世家的礼仪,她必须回敬凌邪风一杯,她的声音清脆而干净:“凌总,这杯酒,我帮你倒。”

  “呵,不急,大美人帮我倒酒我自然高兴,不过……我有更好的提议。”凌邪风微微侧目,他深色的眼瞳又再一次不经意的撞在她的眼里。

  安如雪飞快地偏过头,冷静地问道:“不知凌总另外有什么好提议?”

  “表面上我虽主攻时尚娱乐界,近几年却一直与你们安家有生意上的来往,听闻安家老爷子和安大少爷安东方近几年来研制了一款新式**,将所有研制过程录制成了一张微型光盘,但是对外却绝口不提新式**的配制方案,且用钱买也拒绝出售,

看过《一级警戒:首席大人要偷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