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九百三十章麒麟之变

第九百三十章麒麟之变


  眼前的暴雨下的太大,即使我感觉到暴雨之中有目光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但依旧是让我看不到任何人影,只能感觉到目光。

  我只能抬手对着张强捞尸船的地方挥手,作为一个兄弟来挥手告别。

  张强在我成长的这个阶段来说,起到太大的良师益友的作用了,可能没有他的指引,我根本不太可能这么快的到今天这个境界。

  遥想第一次见到张强的时候,到后来成为彼此的兄弟,其中的种种,此刻我脑海中好像放映室一样的一一回放了。

  张强上去要被玉帝委以重任,他想做掌管天兵的元帅,如果玉帝最终答应了,那么我和他,可能最终还是会成为敌对。

  与他说的一样,他在上面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我,他怕的就是有这一天,而我何尝不是一样呢?

  兄弟之间因为阵营不同而短兵相向,我真的不想见到这一天……

  心中为他高兴,也同时叹气。

  这时候,张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昨日我本想过来喝酒大醉一场的,酒我都带来了,可惜过来找你你不在,也行,咱们兄弟之间无需这些了。”

  “只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上一说,张道陵之前和我说过,你我之间最终会有一战,这一战现在看来,应该避免不了了,所以五行珠的事你自己看着处理,因为五行珠才是你上去的最大底牌,连五行珠都没有,你别上来了!兄弟我不会对你留手的!知道?”

  我点头。

  “行了,多余的话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了,我走了……”

  张强说完这话,我耳边就没有他的声音了,然而一旁的灰雅儿神色一动,似乎也听到张强的声音了,微微点头。

  她眼眶微红的对着那个方向继续用力挥手,语气有不舍,“前辈我知道了,前辈再见,前辈再见……”

  灰雅儿这话说完没几分钟,我终于可以看到了暴雨之中的天空,一道带着红光的东西直接冲上了云霄,然后消失无踪,好像刚才只是幻觉一般。

  很快暴雨停了下来,狂风停了下来,直到彻底了恢复了夜的宁静。

  他走了,在阳间呆了几百年的他终于回去了。

  张强提到了五行珠,的确这是我上去的最大底牌,没有,那就是十死无生,有了,就是九死一生……

  但就我现在来说只找到了其中的一颗土珠,其余的算是没有一点头绪,但不管如何,我要尽快将五行珠凑齐,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要上去,总感觉心中其实很想很想上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是为了什么东西,还是为了什么人……

  重重的叹了口气,张强也走了……

  雨停了下来,既然是张强飞升而造成的,那么代表麒麟尸身应该没事,我和灰雅儿都松了口气。

  回头看到凤凰也出来了,她眼睛带着泪痕,灰雅儿轻声对她说了张强回去的事,凤凰也是愣愣点头,随即继续的回到房间里面,独自一个人呆着。

  我和灰雅儿继续在门口呆着,灰雅儿还是沉默的,我安静了一会问她麒麟雷劫的事,灰雅儿轻声说,“这个时间我估计的是四五个月后。”

  这个时间和我估算得差不多,毕竟杀死那天将分身的三年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直接在玉帝下旨派兵下凡之前成功的化成神兽麒麟吧。

  那这样灰雅儿成为神兽了,那么活下去的几率会更加大一点。

  灰雅儿这么说,我也稍微安心了一些,一直和她坐到了凌晨,我让灰雅儿去里面休息,她摇头说睡不着,她目光几乎一直看着后山,她十分的担心她父亲麒麟的尸身。

  我静静的坐在她身边,静静的看着她,心中那种因为唐曼离开,张强离开的孤独才好了几分,我突然在想,有一天灰雅儿是不是也要离开了?

  她如果度过了麒麟雷劫,那么她就是麒麟神兽了,如果能解决那件事,那么她应该就可以随意的飞升了,而那时候她是神仙,而我是凡人,……

  心中如此想着,我沉默得说不出一个字来了。

  灰雅儿眼眸微动,她转头看着我,她清澈的目光带着真诚,一丝柔情夹杂其中,我触及到她这种眼神,心中越发堵得难受了。

  她伸手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拨动我的手掌,温柔至极,一种痒痒的感觉让我露出一丝微笑,她随即才转头继续朝后山看去。

  我看着她放在我手掌边修长的手,愣了半响……

  就这样我们三个在我店里面呆够了两天两夜,到了时间后,我们三个就直接朝后山而去,一路快速后,到了洞府门口的时候我们傻眼了。

  因为洞府外面的幻觉法术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破坏了,好像是什么强大无比的存在用手段破坏了。

  这么隐蔽的地方,而且为了掩盖这个洞口,灰雅儿加持了几种法术的,现在怎么会被破坏了?

  但现在明显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既然这个洞口的幻术都被破了,那里面的麒麟尸身……

  我眼角急跳了几下,灰雅儿与凤凰大惊之下立马跑了进去,我自然是紧跟而上,却立马听到了凤凰尖叫的声音,她在大叫麒麟不见了……

  我心中一疙瘩,赶紧一鼓作气的跑了进去,看到里面的冰棺已经空空如也的时候,我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麒麟一动不动的尸身会突然不见了?

  这怎么可能?

  是有什么强大的存在将麒麟的尸身带走了?只有这个可能,不然麒麟已经死了,他怎么可能活过来破了幻术出去呢?

  我下意识的看着地面,然后看着洞府外,地面上没有任何痕迹,而且洞府外面的幻术还有一丝残留,应该是被一击给破了,而且破幻术的动静应该是悄无声息,不然就算灰雅儿与凤凰感觉不到,这还在后山的柳婆子应该会感觉到几分的。

  她感觉到了,以柳婆子现在的实力,这个人应该跑不了的。

  现在我惊讶的不是麒麟不见了,而是麒麟为什么不见了,这个将麒麟偷偷带走的人是谁,麒麟尸身的突然消失,麒麟死之前有没有料想到??

  还是麒麟自己尸身消失,也是在诸葛亮算的这条路中的一个过程?

  可以说进来的瞬间,我就被无数疑问包围了。

  凤凰彻底慌了,而灰雅儿只是慌乱了瞬间,就立马逼自己镇定下来。

  她仔细的打量着洞府里面的一切,她脸上的惊疑与愤怒越来越多,“父亲的尸身应该是被人带走了……”

  “居然敢带走他的尸身,我梁优优一定让他死!”

  凤凰的语气冰冷至极了,但她手却是在温柔的抚摸着空空如也的冰棺……

  我眉头紧锁了,麒麟已经提前说了,在这里呆三天三夜就转移地方的到诸葛城的,眼下时间刚好到了,尸身却不见了,那这个诸葛城还去不去?

  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麒麟死了还要在这里呆三天三夜,现在看来,只有两个可能了。

  第一就是麒麟还是按照当年诸葛亮的指示在走,呆这里三天真的有其他目的,可有人知道了诸葛亮所指的这条路,破坏了麒麟的计划,这算是让麒麟也措手不及……

  这是第一个可能,也是最大的一个可能。

  第二个则是……则是麒麟呆在这是三天三夜,也是有目的,但麒麟故意支开了我们三个,让别人在这个时间里带他的尸身走了……

  我想到了这里,便是下意识看向了空空如也的冰棺,麒麟,你到底在想什么??

看过《算死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