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凡人修真录 > 第十七章 再聚(下)

第十七章 再聚(下)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刘义进走近办公室向林轩和宋清宣布,“今天上完班放假两天!”

  “啊?”宋清有点兴奋,“为什么放假啊?”

  林轩没忍住笑了一声,然后又恢复了严肃的神情:“因为明天是周六。”

  刘义进也大笑,说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谁上班上傻了,哈哈哈。”

  “啊…”宋清却倒并不生气,语气有些遗憾,“我还以为真有休假这种事情,毕竟毕业旅行还没有实现呐。”

  “你去找牛司撒撒娇,说不定他就准了。”刘义进打趣道。

  “首先…我不会撒娇,第二…”宋清看起来颇为无奈地说道,“倩姐昨天才跟牛司拍桌子吵架,这些天我还是别去见牛司了。”

  林轩说道:“我听白哥说,现在差不多整个指挥部都知道了,行动司有‘大宋小宋’,你恐怕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一批里最出名的人了。”

  “听说宋温倩也是中州人,你们俩都姓宋,她该不会是你失散的姐姐吧?”刘义进笑了笑。

  “倩姐要是真的是我姐姐就好了。”宋清微微叹了一口气。

  林轩想了了什么,问刘义进:“对了,之前有一次我和三队的梁剑松在牛司门口碰到你,跟你一起的另外一个人是谁啊?是一队的吗,我都不怎么认识。”

  “一队成绪,他原是拱卫京都的胜毅师的常备军,后来调入委员会体系。”刘义进说道,“我跟他出去的次数也不多,只知道他实力强的可怕,听说到委员会之前就已经是无相之境。”

  林轩心中默默想了一下,行、卦、相、无相(齐物)、逍遥、大宗师…那确实是个高手了。不过行动司有这样的人也不奇怪,如果没有这样的人,那才是咄咄怪事。

  “不过说起来,那天看他脸色不太好…”

  “是啊,跟牛司吵架了。”刘义进点了点头,“刚吵完出来就看到你了。”

  “怎么这么多人都跟牛司吵过架…”林轩小声嘀咕道。

  “我是听说,”刘义进压低了声音,“牛司这个人,能力很强,只是为人处世上…有点唯上压下…”

  林轩不置一语,宋清则在旁边小声说:“在办公室说领导坏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啊?——不过其实我也有点这么觉得来着…”

  刘义进低声答道:“没有一起说过领导坏话的办公室,那能是和谐团结的办公室吗?”

  于是两人一齐看向林轩,目光如炬。

  林轩慌忙举手投降:“附议,附议。”

  ****

  下班坐公交车回校,路上如常,只是进校门的时候看到陆续有人拖着行李箱在走了,同年级的多有面熟,见到了,点个头,其实也挺温暖。

  怀着这样的感慨,林轩走回了宿舍,然后被吓了一跳。

  几个人齐刷刷地坐在宿舍里,一见看门,盯住林轩,其中有一个人嚎道:“你他妈怎么才回来,我都快饿死了!快!出发!”

  林轩咧嘴笑了出来:“好嘛,一个个人模人样,坐这伏击我呢?走!”

  本校新历二九级知管系五二三宿舍,恶名远扬,宿舍中无人不恶霸,无人不人渣,前有七步溅血刘一刀,中有欺男霸女林老二,后有采花丑贼钱摸三,左有擎天巨笨杨四包,右有撼地神臭王五双,上面还有个梁上君子陈六六。乍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实际一接触,就更不是一些什么好人了。

  拿这刘一刀来说,刚到大学时忘带指甲钳,用小刀削脚趾甲,一刀下去血溅七步…不可谓不心狠手辣。

  这钱摸三,为人好色无比,经常在宿舍谈一些为正人君子不齿之事,对双修之事研究颇有热情,长相猥琐,人送匪号采花丑贼钱摸三。这个摸三倒不是说他曾经摸过三个女子,其实他一个都没摸过。主要是因为每次打牌他都能摸出三炸,仿佛天生有缘,下手一摸就是三,故称摸三。

  擎天巨笨杨四包…说真的,确实费解,不知道这个蠢货为什么每次都要带这么多东西…

  撼地神臭王五双,一个能在枕头底下藏五双脏袜子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不爱洗脚,可能是因为脚是泥做的遇水容易化,臭脚一沾地连大地都为之撼动。神人。

  梁上君子陈六六,一个喜欢上他系一女,拜托刘一刀帮忙约出来,躲在楼上看人家操作喊666却不敢下楼见面的怂逼,奇葩中的奇葩,也有解释说,梁上君子指的是陈六六只有一米六六的身高,站在梁上都碰不到房顶,故称。陈六六从不认可这种说法,表示自己一米七二不能再低。

  至于林轩,其严肃表示自己绝无任何恶劣事迹,主要是因为大家外号都全了,只能凑了一个,这件事要怪还是得怪江燕白,硬生生给他促成了一个“轩少”,一听就是欺男霸女、胡作非为的主。

  这件事钱摸三曾经找他认真商量过:“你要是不喜欢这个霸号,我给你想了一个替代的,你想啊,轩少,轩字一车一干,干脆就叫你干车狂少林老二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很好,有意境,前后呼应,很合适。”

  “有你母亲!别走,敢把这传出去,我今天当晚就打死你。”

  此为前话,此处不再细表。

  此时只见六人浩浩荡荡杀向学校旁边一家名叫“品蜀饭店”,点菜要酒,一顿胡吃海喝到一半,林轩的电话突然响了,他刚按下接听见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爸爸到了儿子快来接驾!”

  林轩把嘴对准出声口一边嚼着肉一边说道:“半个小时内自己滚到品蜀来还能留你口汤!”

  “卧槽!”

  “嘟嘟嘟嘟嘟嘟…”电话已挂。此人不消多说是谁,众人已是心知肚明。

  到了六月,即将炎热的季节,即将别离的学生们似乎都有某种心照不宣的狂热情绪,他们似乎在低语着:放纵吧,狂欢吧,今朝有酒今朝醉,即便是千金散尽也没有下次了,夜,开始了…

  深夜十二点。江燕白和林轩再次走到了吸烟区背后的小树林去,月光映在树丛之间,树影婆娑摇曳犹如鬼魅。

  “我有工作了。”

  “我知道。”

  “我知道你知道。关键是我连怎么回事都没搞得懂,之前一直想打电话问你,但是我知道你这个人电话里最多敷衍两句,从不肯多说。”林轩说。

  “其实也没什么。相当于入场券。”江燕白说道,“进入这个体系内的入场券,托人弄的,本来只有一张,我硬是要了两张,不过就算去了我也知道我没机会留在中州的。后来因为家里催的急就回去了,本来打算一起去的时候跟你说的,后来没办法,只能等到回来之后解释。”

  “不过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才对。”江燕白自信地笑了笑。

  “其实后来我多少也能猜到点了,毕竟没有别的解释了。”林轩说,“什么样的人能够有资格进入?”

  “很多种。”江燕白说,“官家之家、与修真有关联的巨商富贾之家、修真高手、社会名流体系、新闻媒体中的佼佼者、互联网的知名意见群体…都有可能获得名额。”

  “这不是黑幕吗?”林轩说道,“权力与权力、资源、声望的交换。”

  “你非要从这种角度理解也没办法。”江燕白说道,“但是,换一种角度,并且这也是事实——修真委员会成立并不久,无论是从内部体系、后备补给,还是从外部支持、社会声望上来讲都需要强而有力的支撑,让它能够快速成型有序运转,所以招一些和有利于其发展的群体有密切关系的人,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另一个问题,”林轩说道,“你现在修真到什么实力了?”

  江燕白哑然失笑,过了片刻才说道:“说起来还是狂热爱好者,其实真正忙起来,能够投入的时间不多,反倒是在学校里自由的多。我离开中州的时候就已经摸到卦境的门槛了,回去这么多天,也就是稍有突破而已。”

  “那你基本上和我一样是个菜鸟。”林轩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该我问你问题了。”江燕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听说你泡上叶笙了?”

  “谁传的?”林轩反问。

  “谁传的你别管。”

  “我知道,肯定是盛天阳那小子。”

  “不是他——这个问题也不重要。”江燕白说道,只不过笑意淡了许多,“叶笙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你大学期间难得对泡妞上心,我本来应该鼓励祝贺一下你。不过这次你是真的晚了。如果现在不是毕业季,随便是之前什么时候,玩了也就玩了。现在进场,后续会很麻烦;再者,对于她的个人感情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虽然对漂亮女人都很感兴趣,但是对她一向是有些敬而远之的,只是外面谣传很多,你也应该知道。”

  江燕白停顿了片刻,说道:“别玩着玩着把自己玩进去了。”

  “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的消息也根本就是假消息。”林轩说道,“还有最根本的一点,我和你江大少完全不是同一种人,你是风流jing子而我是老实人…”

  “你他妈才是风流jing子…能不能把成语说对…”

  “呃…应该是风流…粽子吧那就。”。

  “…”

  夏夜,知了一夜鸣。

看过《凡人修真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