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我乃锦衣卫 > 第八十九章:窥视债

第八十九章:窥视债


  当初在南京时,徐有容已经将唐宁坑的够惨了,但是跟现在的这档子事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也不是几千两银子能解决的事,搅黄了两方的婚事,真的是要掉脑袋的,能活第二世不容易,所以唐宁很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小命。

  并且这一世唐宁还有很多理想没有去实现,所以说,小麻烦的这件事半分都不能掺和。

  徐有容眯着眼,捏着粉拳道“你再敢呵呵一下,信不信本小姐把你揍成猪头?”

  唐宁由衷的叹了口气,直言说道“徐小姐,我承认当初在南京时是对不住你,不过气你也出了,银子我也赔给你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不瞒意的话,请你直说,嫌钱少我可以给你凑,倘若还是难消你心头之恨,你……还是揍我一顿吧。”

  徐有容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落寞,“连你也不肯帮我吗?在我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你是最有主意的。”

  唐宁则是说道“英国公与你家乃是世交,无论出于哪一点都是门当户对,这门亲事也是你最好的选择。”

  徐有容摇着头,“可是我听说张仑并不是什么好人,京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整日声色犬马,流连于烟花之地。”

  这点唐宁倒是不清楚,不过他也不想知道,有些事知道的越多日后的麻烦就会越大,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

  “可你也瞧见了,我唐宁也只是锦衣卫中的一位小小的百户,连国公府的大门都进不去,更别提能帮到你什么。说实话,在这件事情上,我并不打算帮你。”

  听到唐宁的话,徐有容的脸上露出一丝失望,喃喃道“如果连你也不肯帮我,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古代封建社会讲究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怕从未见过,也要全凭听爹娘的嫁过去。

  大多数人的婚姻并不幸福,但是为了家族的颜面,只能一日又一日的维持这段悲剧的婚姻,穷其一生都在痛苦中度过。

  从徐有容是不愿意嫁给英国公小公爷张仑,倘若她真的嫁了过去,后半生都会在闷闷不乐中度过,整天坐在四角天空下的院子里,望着从天空飞过的鸟雀,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这样的人生对于一个花季少女而言,是有些残酷,但这并不是唐宁能改变的,在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传统面前,唐宁实在有心无力。

  螳臂当车,显然不是聪明人所为,除了对徐有容投去歉意的目光,以及抱着同情的心,剩下的他什么也做不了。

  最终,徐有容走了,带着愁容转过身,背影中尽是落寞之意。

  邵楠眨了眨眼,拍着唐宁的肩膀,说道“你跟她是怎么回事?”

  唐宁想了想,最后给徐有容做了个中肯的定位“应该算是我的债主吧。”

  “你欠国公府的钱了?”

  “算是吧。”唐宁也只能这么解释,总不成说是窥视债吧。

  不对,这也不能说是窥视债,当时只是不小心走错了门,充其量也就是小瞥了一眼,除了白花花的一片,以及峰间一点嫣红外,其他什么都没看到。

  “欠了多少?”

  “不是很多,几千两。”

  邵楠惊愕的看着他,“几千两还不多?”

  没等唐宁解释,邵楠似乎察觉出了什么,狐疑道“就算你欠国公府的钱,可徐小姐不想嫁给英国公府的张小公爷,这又关你什么事?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

  不愧是明卫与暗卫的千户头目,洞察力还是挺敏锐的。

  唐宁叹了口气,“算了,还是跟大人你说实话吧,当初在南京时,我曾窥视过徐小姐出浴,然后她就死皮赖脸的赖上卑职。”

  邵楠跟牟斌面色惊愕,但很快就冷静了下来,邵楠一脸鄙夷道“别开玩笑了,徐小姐会赖上你?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早就让徐老公爷拖出去喂狗了?”

  唐宁有些无奈,这都是什么世道,为什么说实话总是没人信,对于那些小道言语偏信的很。

  这人啊,就是贱的很。

  邵楠又是接着问道“说说看,你跟徐小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卑职所言句句属实。”

  “别闹。”

  “好吧,既然大人想知道,那卑职也不再隐瞒,其实是徐小姐暗恋卑职,在听说跟英国公府的小公爷立有婚约,所以才急忙的跑过来让我想办法。”

  堂堂国公府的掌上明珠会暗恋上一个锦衣卫百户?这话说出去唐宁他自己都不信。

  但是这等无厘头的话偏偏邵楠信了,还是坚信不疑,“那你打算怎么做?英国公可是个极为爱惜颜面之人。”

  唐宁瞥了眼坐在一旁一脸悠然吃着茶的牟斌,说道“卑职打算问指挥使大人借三千人手,成亲那日,卑职带着弟兄回南京,劫了她。”

  咳咳……

  牟斌差点没一口茶水喷他脸上,放下手里的茶盏,劝告道“魏国公世代镇守南京,手里拥兵四万,就算借你三千人手你照样也不够人家塞牙缝,更何况,我并不打算借给你。”

  唐宁摊着双手,一脸遗憾道“这样一来卑职就没办法了,虽心有百般不舍,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张小公爷。”

  “你甘心?”邵楠继续追问着。

  “不甘心又能怎样,难道还真领着斧子一路劈进国公府?”

  ………………………………………………

  唐宁回到了千户所,将指挥使大人的任职安排传告了底下的一干弟兄,个个都是真情振奋,就跟终南山后的尹志平看到倒在地上的小龙女似的,转身就开始忙着收拾东西,准备随时搬走。

  尽管千户所里的这帮弟兄待人都很和善,但是这终究是人家的地盘。常言道纵然别人家千好万好,也没有自己猪窝好。

  唐宁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单手撑着下颚,看着满脸喜悦的下属在他面前来回穿梭,心底的一张俏脸慢慢浮在眼前。

  她竟然真的有婚约,而且还是英国公府的小公爷。

  虽然唐宁预想过徐有容终有一天会嫁给豪门权贵,但怎么都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突然。

  当初在南京时,他恨不得明日一早就看到小麻烦坐着花轿去了婆家,可刚才在镇抚司看到徐有容满脸愁容,以及落寞萧条的背影,不由得为她同情起来。

看过《我乃锦衣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