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八钗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八钗之袁欧(四)

第一百四十五章 八钗之袁欧(四)


  王景德与王倩盼为了避开唐芷,不便在院中漫步,只好赶紧走到西厢房。

  袁安怀见着便迎了上来,拉着王倩盼的手道,“不是说让你们慢些过来么。这里刚收拾好,多少有些灰尘。”

  “方才在路上遇见了五嫂唐氏。”王倩盼看着袁安怀,淡淡说了一句。

  “噢,遇见了她。”袁安怀一顿,继而对王景德笑道,“我这五嫂是个商贩家的姑娘,自小抛头露面习惯了,因此不太懂得男女避嫌之说。还请景德兄不要放在心上。”

  王景德摇摇头浅笑,“无妨,我自然不放在心上。”

  王倩盼也不想再提这话,于是说道,“这西厢房院中种的是红梅,等到大雪漫山之际,在院中庭楼品酒,正是: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刚到立冬,你就想着大雪漫山梅花盛开,岂不是太早了些。”袁安怀看着王倩盼,甚是温情。

  “我才不管呢,二哥需得在这里过完除夕!”王倩盼转过身看着王景德道,“你若不随我意,日后就再也别来我这里,你休想再吃一碗茶吃一杯酒!”

  王景德摇头大笑道,“好好好,既然你发话,我自然不敢违背。以往在家里,也是以你为尊!”

  “那我们明日再来找你,你先好生休息。”王倩盼想着先让二哥休息,便与袁安怀一起回院子。

  走在路上时,王倩盼问道,“对了,今日你也得出去么?”

  “是,城里十几家药铺刚把账本备好,我需得去看看。”袁安怀牵着王倩盼的手,温言道,“以往这些事都是大哥一人操办,但是你也知道,最近因为推恩令生出许多风波。虽然咱们袁家一时半伙也分不了家,但是终究有这个顾虑。因此老祖母发话,各院都得处理着自己手头上的事。以前我独身一人,只要有得吃喝就行,如今却不敢那般想,我还得照顾好夫人你不是。”

  王倩盼故意瞪了他一眼,“这话是在说我吃得多,你需得好生忙着才能养活我?”

  袁安怀大笑道,“我知道夫人的陪嫁丰厚,就是为夫一穷二白,也够咱们一辈子吃喝不愁。”说着又正色说道,“只是我希望能给你更好的。你这般如天仙的姑娘嫁给我,我若不努力对你好,有一日你跑了怎么办?”

  “你呀,又说笑。”王倩盼侧过脸不去瞧他,但是却没有挣开牵着的手。

  “我送你到院子里,然后我出府办事,天黑之前回来。晚膳的话,若你饿了就先吃着,不必非得等我。”袁安怀细心叮嘱着。

  王倩盼浅笑,“你前世一定是只鹦鹉,这句话天天都要吩咐,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谁叫你每天都等我,有时候都饿着自己。”

  “我只是觉得......等你回来一起吃,似乎更开心些。”

  “好,我尽量早些回来,不让你等。”

  王倩盼的贴身丫鬟如水如月,在屋子里正巧看见二人低头细语,如月于是浅笑道,“少爷对咱们家夫人真好,两人在一处似有说不完的话。”

  如水轻轻推了如月一下,捂嘴笑道,“你怕是也想嫁人了,我这就跟夫人说,需给你寻个好人家呢!”

  “你胡说!”如月脸色微红,连忙拉住如水说道,“我自幼跟在咱们姑娘身边,是要伺候一辈子的,如今姑娘成了夫人,日后成了老夫人,我也要一直伺候着,才不要嫁人离开呢!”

  说罢连忙上前去迎王倩盼。

  王倩盼在院门口望着袁安怀的渐渐离去,这才转身进了院子。

  将手中的木匣子交给如水,说道,“放进我屋子里,好生保管着。”

  “什么好东西,夫人这么重视?”如水笑着问道。

  “二哥送的,也难为他能有心,特意找我喜欢的东西。”王倩盼笑了笑,以往二哥不拘小节,送礼全凭自己喜好,曾在家中小妹王绿萝三岁生辰时送了一把弓箭当礼物,可没把二伯父气得鼻子都歪了。

  如今竟然也知道送礼需得投其所好。

  “二少爷来了?”如水一时惊讶,继而开心道,“那夫人你一定很开心!”

  “自然。”王倩盼微微点点头,一边走进屋子一边吩咐道,“如今二哥在西厢房住着,虽然物件都是一应俱全,但是如今天气冷了,夜里更是清寒。如水,你去屋子里将柜子里的苏绸方枕和鹅绒新被给二哥送过去,还有,你去瞧瞧若有什么不好的,无需向我禀报直接换了好的就是。”

  如水应,正准备去拿枕被,却又被王倩盼唤住,“你记得,这些支出不用府里的,自然不用去给姨妈和大嫂子过账。也不用花院子里的银子,就拿我自己的出。如此一来,无论用多少银子,旁人也不敢有什么闲话。”

  王倩盼入府以来,虽与各院交好,但是也时常注意,不想听人闲话,尤其是在账目上。

  这时,如月眉头微皱,上前扶着王倩盼说道,“夫人,奴婢倒是觉得二少爷这次来府里小住,不用府里的银子也就罢了,其实应该用院子里的银子。倒不是说咱们出不起,只是也该让旁人知道,夫人您是咱们院子的主母,这院子里的事情自然是您做主。”

  “我只是不想听人闲话罢了。”王倩盼觉得如月所言有理,只是有些迟疑。

  “夫人,奴婢是觉得借着这件事,好生整治院中的下人们,心服口服才能让日后平安无事。若其他院子的人有所怨言,夫人也该严厉呵斥,毕竟这是咱们自家院子的事,手尚且没问府里讨银子花,哪里还有她们随意议论咱们院子的事?”

  王倩盼虽然不想得罪其他院子的各位哥嫂,但是想要在府中立足,若不花些心思,日后怕是难处,于是对如月说道,“难为你如此替我打算,你说得也有道理。那么就按你说的做。”

  自从推恩令推行以来,王倩盼倒是数次听到风声,袁家几兄弟有意分家。也正是如此,袁安怀才每日忙着处理外头的事情,而府里也开始有些闲言碎语。

  大夫人彭氏与其媳李氏掌管袁家府中账目多年。而二夫人乃是继室,长子袁直乃是原配所生,因此她们院子里的账目多是由袁直的夫人罗雅打理,如今罗雅有了身孕,院子里的事情就交给二夫人打理,而二夫人心里更偏疼自己亲生小儿子袁明的夫人唐芷,所以有意无意让唐芷来做主。而袁安怀的早年丧父,院中并无长辈,自从王倩盼嫁过来后就成了院中主母。

  王倩盼虽然不想为这些费心,但是也并非软弱之人,自是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想法。

看过《八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