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当医生开了外挂 > 第324章:我还是不如陈老师啊!(二合一大章节)

第324章:我还是不如陈老师啊!(二合一大章节)


  每一个人看到陈沧的缝合手法和缝合速度之后都有些差异!

  甚至开始窃窃私语,打听起来陈沧。

  “这个……陈大夫应该不是学生,可能是来进修的?或者交流学习的!”

  “这还用说吗?你见过那个学生有这样的手法,别说学生了,就连咱们医院大夫有几个有?”

  “你还别说,应该是!而且……肯定最起码主治了!”

  “我估计和孟主任、井主任一样,都是外面回来的,大把式啊!”

  “不过长得真年轻,头发还有那么多!”

  “是啊,水平这么高,那缝合技巧和速度,真的很不一般啊,这种能力,小地方练不出来啊!”

  能在短短一分多的时间内,快速完好的缝合好主动脉,这种能力……

  别说学生了,就连那些专家天才也不一定能做到吧?

  怪不得夏高峰主任让他来缝合!

  ……

  其实……夏高峰说实话也被吓了一跳,真的是意外!

  不!

  准确点说应该是惊喜!

  这小子,上次在科里给模具缝合用了多久?

  两分钟左右吧?

  可是……这次才多久啊。

  虽然自己没计时,但是肯定是快了很多。

  难道上次比赛的时候他就放水了吗?

  或者说是,陈沧从来没有把葛怀当成对手,从一开始就想好了放水……

  想到这里,夏高峰满脸震惊,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年轻人?

  真的是可怕啊!

  假以时日,会成长到什么地步?

  而葛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直接愣在那儿一句话不吭。

  有些难以置信。

  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真的能有缝合这么快的人吗?

  一连串的疑惑如同一个个响亮的耳光,打醒了这个迷茫不够成熟的医生葛怀。

  不过!

  这一次,葛怀只是微微一笑,一种叫做锋芒的东西开始在他身上缓缓出现。

  三十多岁的医生,正值壮年,是外科医生进步最快的几年,没有锋芒,如何去提高!

  曾经的他似乎已经有些堕落,习惯了当初的那种工作和生活,现在看来,自己似乎太堕落了。

  想到这里,葛怀满腔热血。

  忽然散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勇气。

  他握紧双拳,感觉到内心散发出来的那种热气,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同。

  ……

  手术继续进行。

  可是陈沧没有放下缝合线,因为他知道还有很多破损的血管需要修补,还有一些受伤的地方需要治疗。

  陆陆续续的,他找到了七八处破损的动静脉。

  看的一旁的夏高峰瞠目结舌。

  好细致的剖胸探查止血术。

  竟然很多细微的地方也能发现。

  这不仅说明了陈沧的认真和仔细,而恰恰就从另外一个角度反映出来陈沧对于胸内血管、组织的熟悉程度,对于这种伤口的辨识能力。

  这没有长期的临床经验和手术经验,是根本做不到的!

  难道小陈是胸外科领域的大夫?

  夏高峰不免陷入了疑惑。

  而孟熙也是在一旁细细的看了起来,说实话,陈沧给了她越来越多的惊喜,也给了她越来越多的希望。

  此时此刻,孟熙心里开始细细的琢磨起来,或许自己今后应该好好的磨炼一下这个比自己仅仅小了三岁的大男孩儿!

  自己以后应该多给他一些上手的机会。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胸外科副主任井然走了进来。

  井然现在和耿妍还住在家属院,离得很近,收到通知以后,放下碗筷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一进门,手术室护士正要帮他穿衣服,井然忽然抬头看见一个熟人,顿时愣了一下!

  陈沧?

  看见陈沧,井然忽然松了口气,绷紧的神经也缓和了一些,看着护士,摇了摇头:“不用穿了。”

  护士一愣,不穿衣服?

  为什么?

  井然看着正在忙碌的陈沧,心里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开始放进肚子里。

  有陈沧在,自己何须操心?

  想到这里,井然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身份走了过来,他对陈沧的手术,还是比较放心的。

  胸外科的医生看见井然之后,连忙问候一声:“井主任。”

  就连一旁的孟熙和夏高峰也点头示意。

  有能力的人,在哪儿都是容易得到尊敬的。

  井然来到医院时间不久,但就是用他的实力,征服了医院的这些人,博来一个“井主任”的称呼。

  夏高峰对这个年轻的主任是青睐有加,不过,看井然迟迟没有换衣服,顿时忍不住问道:“井主任,你怎么不换衣服?”

  井然微微一笑:“夏主任,有陈大夫在,我何必换衣服,岂不多此一举?”

  这话一出,听在不同人耳朵里,简直是耐人寻味啊,值得细细揣摩啊。

  这一刻,孟熙忽然明白为什么陈沧做心包手术的时候,为什么开胸做的那么好了,难道陈沧和井然一样,擅长的就是心外手术?

  应该是这样吧!

  夏高峰也是若有所思,忍不住说了句:“原来小陈大夫擅长的就是胸外啊,难怪……难怪……”

  井然一愣:“陈大夫是你们心外科孟主任的学生吧?你们竟然对陈大夫不了解?”

  “这么说吧,陈大夫对于胸外科手术的理解和手术能力,不在我之下,甚至有些领域还要比我厉害!”

  竟然这句话一出,周围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手术室特有的温度位22摄氏度湿度为百分之三十的凉气!

  这陈沧竟然如此牛皮!

  胸外科的能力在井主任之上?

  而心外科大血管缝合能力则是超过了在场所有人!

  这……也太夸张吧?

  众人有种在拍电视剧的不现实的感觉。

  ……

  陈沧接下来开始缝合和修补破损的气管。

  周围的人忍不住凑了过来,仔细看了起来。

  这一看,众人微微点头,果然很厉害。

  破碎成这样的气管,被缝合的严密,而且尽可能的减少疤痕的产生,合理利用伤口的缝合……

  厉害啊!

  ……

  很快手术完成!

  陈沧正准备进行收尾工作,忽然夏高峰说道:“小陈,给年轻人点锻炼机会吧,你也辛苦了,休息休息。”

  正准备说不辛苦的陈沧忽然愣了一下!

  而此时,对面的年轻的胸外科大夫,脸红的看着陈沧。

  陈沧尴尬一笑,这才反应过来。

  他之所以不给别人,是因为不想麻烦别人,毕竟你做完手术让人收尾……在座的哪一个比陈沧资历浅?

  给谁都不合适。

  可是此时此刻,胸外科大夫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井然一样。

  陈沧有些不好意思,对着他点头说道:“辛苦了。”

  小大夫连忙点头:“陈老师,不辛苦不辛苦!您的剖胸探查止血手术做的可真好啊!很多细微的血管破损都能找到……还有那气管的修复,真的是好厉害!以后希望可以跟着陈老师学习学习。”

  陈沧一愣,又是陈老师……

  哎,不过总比沧老师好听。

  可是,听着比自己大的人叫自己老师,怪怪的。

  总觉得有些……爽。

  嗯!

  想到这里,陈沧忽然觉得安老师和谭中林主任,欠自己一声“恩师!”。

  ……

  ……

  而此时此刻,省人民医院的手外科手术室内。

  谭中林周围站满了科里面的大夫。

  今天省人民医院来了一个特殊的患者,情况比较危险,肌腱缝合难度十分高,而谭中林给陈沧打电话没接通,只好亲自手术。

  好在是……终于成功了!

  这个时候,谭中林越发感慨起来陈沧小陈老师的Chen法的精深,自己还差了好远好远啊。

  周围的大夫看着谭中林缝合肌腱的精妙手法,忍不住拍手鼓掌。

  又是一例经典的案例!

  谭主任老当益壮啊!

  众人纷纷鼓掌。

  一旁东大二院来特意观摩手术的手外科主任也是拍手叫好。

  “厉害!真是厉害,谭主任现在的肌腱缝合真的是厉害啊,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怪不得能治好邢宇大明星呢!”

  而谭中林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还是比不上小陈老师啊,就连小陈老师的一半都比不上啊。

  谭中林听见众人的夸赞,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实话实说:“我这也是学的别人的,而且……只是学到了皮毛,还不入门啊!”

  一旁的东大二院的手外科主任顿时好奇起来:“怪不得,我说这手法怎么如此精妙,这是什么手法?”

  谭中林若有所思:“这是Chen法。”

  周围的人不明所以,但是内心记住了这个一听就是高大上的名字。

  虽然闻所未闻,但是一听就是大家。

  谭中林幽幽说道:“如果是他来做一台手术,时间能减少一半,而且最重要的是,估计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让患者恢复!”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怎么可能?

  这样的一台手术百分百成功可能性,这也太夸张了吧!

  就连东大二院手外科的主任也是好奇问道:“谭主任……这个‘他’究竟是谁啊?”

  谭中林摇了摇头,没说话。

  手外科的老主任见谭中林有些失落,连忙拍了拍谭中林的肩膀:“没事儿,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谭主任你迟早超过他。”

  这不安慰还好,一安慰,谭中林差点哇的一声就哭了!

  因为,最重要的是,人家是后浪,自己是前浪!人家是新人,自己才是旧人啊!

  想到这里,谭中林忍不住苦笑一声,想要追上陈沧,差了太远了啊。

  而且,我实在不想吃猪蹄了!

  但是买了那么多,不吃了媳妇儿来了该怎么办?

  发愁啊!

  想到这里,谭中林转身看着大家,忽然笑着说道:“今天晚上你们嫂子不在家,大家来家里聚聚吧,我买了些猪蹄,晚上炖猪蹄给大家吃,大家来家里尝尝!”

  ……

  ……

  【叮!剖胸探查止血术完成,缝合血管……气管……,综合判定,获得奖励:紫色技能书一本。】

  陈沧一喜,不错,获得一本技能书,还是紫色的。

  会是什么?

  陈沧满怀期待的打开。

  【叮!恭喜您获得:疝修补术,大师级,激活以后可以获得任何一种三级以下疝修补手术。】

  陈沧一愣。

  疝修补术?

  我要这个干啥?

  急诊还有这种手术吗?

  这不是普外科的吗?

  陈沧看着得到的奖励,顿时有些错愕。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不过,当系统传来一连串提示的时候,陈沧忽然愣住了!

  【疝,种类极多,包括脑疝、心包内膈疝、脐疝、腰疝、白线疝、膈疝、食管裂孔疝、切口疝等等……】

  疝竟然这么多种,陈沧不得不说自己是孤陋寡闻了。

  或许有些人不太了解疝气,甚至会把疝气和瘴气混为一谈。

  瘴气是热带原始森林里动植物腐烂后生成的毒气,主要原因就是无人有效地处理动物死后的尸体,加上热带气温过高,为瘴气的产生创造了有利条件。其实“瘴”并非一定就是“气”,而是一种容易滋生疟原虫等微生物的环境,在里面很容易产生疟疾等传染病

  而疝气,更不是一种气,疝是人体的组织器官离开正常的位置,通过先天的或者后天的薄弱地方突出体表,就比如小肠疝就是小肠坠入高丸中,心包内膈疝就是心脏掉出心包,跑到下面……等等,疝就是说人体的这些脏器失去约束跑到别人家串门了,这个意思。

  所以,不论疝气也好,瘴气也罢,这都不是两种气体。

  只是我们老祖宗喜欢气这个词语,比如肝气、脾气等等,这些都是一种功能,中医的气其实就是一种泛指,不能当成现代的气。

  ……

  陈沧仔细看了系统提示之后,忽然明白过来。

  看来,自己得到了一个特别不错的技能啊。

  其实,对于陈沧而言,技能牛不牛不中用,实用才是最最最重要的。

  最好是能在临床中遇见,在病人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不会无能为力。

  看来很不错的一个技能。

  ps:大家说我今天凌晨更新的第323章很水的问题,其实怎么说呢,我只是想要刻画出一个形象生动真实的医生来给大家看。

  包括王勇一开始内心的嫉妒,葛怀的犹豫不决,夏高峰的恨铁不成钢等等……

  生活中,我们不是陈沧,我们只是王勇、葛怀这些普通人,我们有自己的缺点和不足,我想写出的是一个小大夫的成长,是夏高峰主任看见自己学生的内心纠结。

  可能大家不喜欢看这种内心活动,我以后会注意。

  其实推主线很简单,去刻画这些人物内心反倒写的很累,我就想大家看书的时候,能感受到一些真实的东西,而不是看爽文一样一遍过。

  还有就是病历,每一个病历都是真实的,能还原的,我写的不是科幻小说,而是有金手指的现实题材,我希望大家有这种代入感,能在看书的时候,有些收获,尽可能的让自己用通俗易懂的话为大家科普一些疾病,如果大家对什么病感兴趣,在评论区发言,我会考虑加入其中。

  最后,感谢每一个人的建议,你们的评论我都看,我都会认真参考,其实还是自己能力问题,如何写好人物内心而不显得水,这是个技术活,我会不断地学习。

  我看见很多读者也在维护老手,真的是内心十分感动,谢谢大家,我会努力的,努力写好这本书。

  老手真的不是最有天赋的,但是我愿意去学,看过《学霸也开挂》的应该可以看到老手的进步(咳咳,自黑是不是不好?)。

  最后,今天我把两章二合一了,就只有一章了,四千多字的,大家放心,一天一万字以上,绝对不会少。

  :。:

看过《当医生开了外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