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九州痞子录 > 第69章佛挡弑佛

  一方是极力隐忍,一方是油盐不进,不要和尚知道,事情不会善了,两个黑眼圈可以当做无伤大雅的玩笑,但是将一个已然入魔的人放归俗世,绝对是他们开不起的玩笑,事关九州众生!

  “留步啊施主!”

  呼的一下,又将谢天四人围住,谢天道:“大师这是非要逼我翻脸不成!”

  不要和尚苦笑道:“既然谢施主不能体恤佛心,那便得罪了!”

  说完这句话,不要和尚一声叹息,这声叹息像在风中撷来的片段,又像是漫山遍野的花香。

  下一刻,谢天便感觉到一股凌厉无匹的杀气,自风中花香里,无孔不入的袭向自己!

  四周原本朗朗的蝉鸣突然寂静下来,谢天心神方动,五方和尚纷纷如坐莲花台,手中法印结成,身上袈裟中的丝丝金线便已疾出,快如闪电般的捆住他的手脚四肢。

  谢天在这些捆着他的金线中却没有察觉到一丝杀气,顿时明白那些杀气去向何方,大喝一声:“跑……”

  很久以前,谢天也是这么没头没脑的喊过一回,吴九斤不解其意,结果被人逮住了,差点吃了大亏,如今的他可把这个跑字记得比红烧肉还熟悉,谢天的嘴巴刚动,他人便消失在原地,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可惜他再快也是徒劳,万里晴空突然飘来五片灰云,那是五件袈裟,袈裟在空中盘旋着,祥云般投下数片金光,如同竖起了五面墙,吴九斤Dua

  g的一声撞上,皮球般的被弹了回来!

  端坐莲台的五个和尚,双唇微启,论道山上佛音四起,浪潮般涌向吴九斤!吴九斤一个踉跄跌倒,但他仍将小妹护在怀中,以自己浑身的肥肉做铺垫,不让小妹受一点儿磕碰,本在昏睡中的小妹,自那些和尚开始焚唱时,便露出痛苦难耐的神情,似这些佛音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和尚们嘴唇微启,论道山梵音袅袅,看不见也摸不着,吴九斤却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着,想要把他和昏睡中的小妹分开。

  吴九斤急了,大喊一声:“还不帮忙,我死了你也别想活!”

  论道山除了和尚和被捆着的谢天便只剩下易兰心了,这是在叫我吗?易兰心踌躇不前,到底帮还是不帮?

  喊完那句话,吴九斤身上突然青光大盛,身上似有一副金甲忽隐忽现,细看上面的汶路,倒像是个龟壳。

  易兰心此时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那龟壳上的青光像是一个防护盾,那些焚唱之音落在青光之上,如泥牛入海,小妹的脸上又恢复了平静,吴九斤这才嘘了一口气。

  和尚们虽然不明所以,却没有因此放弃,使命使然,双唇龛合速度加快,脖颈上褐色念珠几番跃动后,纷纷飞致盘旋的袈裟之下,再陡然落下,须臾间便从龟壳的纹路中硬挤了进去,把吴九斤套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被带离了袈裟之下!

  吴九斤被佛珠强行带离,没有了青光护体的小妹再度露出痛苦的表情,谢天心急如焚。他何尝不知道小妹现在的情况,但入魔又怎样,没魔哪里来的佛!

  “易兰心,还不出手……”

  谢天的一声喝,惊醒易兰心,她如果还想知道关于苏胜雪的事那她就无法拒绝谢天的要求。

  快速的拟了一个阵法,将小妹护住,人如一团青烟般飘向如坐莲台的和尚。易兰心的阵法只能起到减轻痛苦的作用,并不能真正解救小妹,并非她的阵法不济,而是因为五方和尚合力的力量过于强大。

  易兰心的加入让和尚们皱眉,光是一个谢天和那个胖子便把他们累了个够呛,哪里还有余力来对抗她。

  易兰心的剑眼看便要刺上不戒和尚,不戒身形微微一晃,其实他就是不躲,易兰心也不会真刺,九州的天之娇女怎么会傻到与天外山为敌。但她料定不戒年龄尚轻,佛心容易动摇,所以才选择了他做为突破对象,果然,不戒动了。

  哗啦!

  不戒的那一丝松懈,捆绑谢天的金绳出现一丝松动,谢天利用这一丝松动,猛的一震,成功的从金绳中逃了出来,血冥刀怒握在手,暴风般的劈上小妹头顶的五片袈裟!

  刺啦一声,袈裟被劈成两半,那些金光忽然黯淡直至消失,谢天一把将小妹拥在怀里,血冥刀指不要和尚:“别逼我杀你!”

  不要和尚身上的袈裟已然破裂,他苦笑着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日便是搭上贫僧这条命也要将此女魔气消解!”

  “好一群虚伪的秃驴,论道山有人杀她杀我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们不过是杀了一些想要杀我们的人便成了你口中魔,既然你想要魔,我便给你个魔!”

  一股凌冽的杀气自谢天身上散发出来,手中的血冥刀黑得如地狱深渊。和尚们双手何合十,盘膝上升至丈高悬浮,手掌平滑向天,像是在做着某种召唤。

  他们破烂的袈裟上闪着柔光,那柔光中散着莲香、檀香、木鱼香……谢天甚至看见了斑驳的青灯和慈悲的古佛,有那么一刹那,胸中的杀气像是遇上了三月暖春风,被消融得无影无踪。

  尚在阵法中的小妹因为盘旋在头顶的袈裟被毁,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几番折腾,面容憔悴加深了不少。

  和尚们的身影悬浮着,空中的那些薄云像是听到了他们的召唤,跃过千山万水,在上空集聚,如波涌动一番后,一尊巨大的佛像出现在空中,眼眸微睁,洒下一片祥瑞之光。

  那光似能净化一切,原本一些细微的尘埃都被净化。

  这便是佛光!

  敛亿万慈悲,集万物清气!

  一切妖、魔、鬼、怪都将无处遁形!对于刚入魔不久的小妹来说形同一只蚂蚁迎上了一座山峰!

  “啊……”小妹深入骨髓的痛苦叫喊声在论道山回荡,易兰心不禁皱起了眉头!

  吴九斤被几串佛珠捆得莲藕般一节凹一节凸,听着自幼疼惜到大的妹妹如此痛苦呼嚎,不禁牙呲欲裂,运起全身的真元拼命的冲击着佛珠,贴着佛珠的衣服渐渐被一抹红色液体沁湿!

  这一声呼嚎将沉浸在青灯古佛幻境中的谢天惊醒,他低头看中怀因为痛苦而略显狰狞的稚嫩面孔,想这个天真善良的姑娘因为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便舍弃了爹娘跟随自己进入了原本离她很遥远的世界,承受着与她年龄极不相称的苦难!

  在面对灭靠山村的那些畜生面前她没有如此动怒过,但有人他不利,她却连命都不要了!

  脖颈上的伤痕在佛光下时隐时现,谢天彻底暴怒了,他将小妹横放在自己跪着的膝上大腿间,双臂平举慢慢向天,陡然一振臂!

  一股强大的气浪自谢天身后暴开,如同孔雀开屏,数不清的剑带着盎然古意与无匹杀气疾飞向半空中的那座佛!

  “佛挡我**……”

  无数把剑乱雨般在云朵塑起的佛像身躯上快速穿透!

  佛像千疮百孔,以不要为首的五个和尚嘴角微微抽搐着,拼命压榨自身的念力,迅速修补着佛像身上的剑孔。

  补得快、刺得更快!

  易兰心惊呆了,这是什么手段?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他是怎么修炼出来的?

  苏胜雪败在他身上一点儿也不冤,单就万剑齐发,便能将他虐到体无完肤!

  几个和尚的脸色越来越差,他们的念力愈近枯竭,原本已经滋滋冒着青烟的小妹身上的烟越来越黯淡!

  不要和尚痛苦的道:“南无喝罗恒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大悲咒……”

  易兰心惊呼,此时的不要和尚原本飘摇的身躯突然光芒大盛,他的几个师弟口中也响起与他同样的焚唱!

  大悲咒的每一个经文字符闪着耀眼的金光从他们的口中飞出,迅速贴在半空中的那尊佛像身上,将密密麻麻的剑口堵的严严实实。

  佛像的慈目再次微张,两股凌厉的光芒直射横在谢天膝上的小妹!

  小妹疯狂的扭动着身躯,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呼!

  “啊……”

  紧闭的双目突然张开,眼瞳血红,似有两团火焰在熊熊燃烧,她的身体飘离谢天的膝盖,飘浮至佛像面前站立在虚空中,眼中陡然射出两团火焰,轰的一声在佛像身上炸开!

  那佛像迅速被火焰吞噬,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眼中的光芒迅速黯淡!

  不要和尚与他的师弟们强提精神,焚唱之音不弱反强,金色的经文字符如蝇般飞向空中!

  飞蛾扑火、火更盛,但佛像眼中的光芒亦盛!

  和尚们的口中开始流血,接着是鼻孔中、耳孔中,甚至是汗毛上!

  血的颜色也越来越淡,和尚们的气息也越来越弱!

  小妹飘起的身影也愈来愈淡,仿佛下一刻便会随风吹散一般。

  易兰心大喊:“都住手,不然你们都会死!”

  只是三方如今已成胶着状态,谁也无法先一步撤出,更何况和尚是抱着必死之心的,和尚们不撒手,谢天更不敢撒手。小妹更不用说了,她本就是下意识的反抗,力量都来自于敌人的力量,除非力量耗尽,否则是停不下来的。

看过《九州痞子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