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九州痞子录 > 第68章不要和尚

  吴九斤的那一声喊是他们曾经的记忆,贪玩的小丫头时常钻进盛开的油菜花中不出来,当哥哥的便满山遍野的喊着!

  “妹儿哟,回家吃饭了……”

  第二声喊过,小妹眼中的白芒黯淡下来,一见有效果,谢天一脚踹上吴九斤的屁股:“继续啊!”

  “妹儿哟,回家吃饭了……”

  小妹眼中的白芒终于完全消失,无力的闭上眼睛,人从空中落了下来,谢天赶紧上前接着,将小妹横抱着,看着她疲惫的睡去,眼眶一红。

  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一轮红日,照在被血染红的论道山,一部分人死里逃生,跪在青石上,亲吻着青石,感谢光明的到来,眼光能杀人,只传说中听过,任谁也没见过呀!围在四周的那片黑雾,看似轻薄如纱,一但有人闯入,无论境界高低,瞬间便被巨大的搅力撕得粉碎,打也打不过,逃又逃不掉,只能站着等死,这种滋味将会是他们余生的恶梦,挥之不去!

  黑雾消弥,余下的人迅速逃散,原本热闹的论道山一片死寂,易兰心看着如同修罗场的论道山,喃喃道:“这是谁造下的孽啊……”

  谢天将怀中的小妹交给了吴九斤,来到易兰心跟前说道:“阵女既然于心不忍,还请助我一臂之力!”

  易兰心微微点头,二人同时舞动手指,一条条符文在论道山上散开,空气似乎都燃烧起来,片刻过后,一阵轻风吹来,将论道山的白色灰尘带得干干净净。

  此时的苏胜雪早已没有了刚下紫竹林时的飘逸出尘,眼里闪着皎洁的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

  杨夜将手递给‘杨夜’,神情恍惚,杨夜伸出的手掌突然被一阵风吹散,‘杨夜’眼中尽是恐惧,张大了嘴巴。

  “啊……”

  一把锋利的剑狠狠地穿透了他的右胸,余势未尽,连带着一只手臂钻进胸腔,杨夜的身影被风一点一点的吹散,周朝安松开握剑的手,摸索到一团喯喯跳跃的脏器,他一咬牙,用力一握,噗!‘杨夜’的身体里传出一声如水袋般沉闷的破裂声,喉结无力的蠕动着,倒了下去!

  有了前车之鉴,周朝安绝对不会再允许有第三个杨夜出现的可能,铁剑一挥,杨夜身首异处。

  咚咚咚……

  人行宫的钟声响起,宫内弟子纷纷赶往大殿,谁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各个管事已经没了踪影。

  在大殿,纪嫣然粉面如花,霸气的端坐在墨玉神座上,下方一队人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弟子们心知肚明,人行宫换主了,修行不易、活着更为不易,弟子们很识时务的纳头拜倒。

  “拜见宫主……”

  纪嫣然满意的点点头,接下来的人事任命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周朝安回了土行殿,老白被送到医疗殿,那里有益州最好的大夫。

  ……

  ……

  携手易兰心,谢天收拾完论道山的残局,准备离开,从苏胜雪闪烁的眼神中,谢天读出了一丝不安的意味,他围着苏胜雪转了个圈,鼻腔里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原来是你!”

  谢天嘴角上扬,顾不得避嫌,一手拉开易兰心,易兰心怒道:“干什么”

  谢天道:“别不识好人心,此苏非彼苏!”

  易兰心一愣,盯着苏胜雪仔细端详着,起初苏胜雪还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但不大一会儿,性情大变。

  “嘻嘻……看什么看?”

  苏胜雪竟然做了个鬼脸,这可比易兰心看见苏胜雪战败还震惊,愣了一瞬,易兰心猛然拔剑,厉声喝道:“你是谁?”

  “我不就是我咯,苏胜雪,你的道侣……”苏胜雪说道。

  易兰心终于确定眼前这个苏胜雪真的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不苟言笑的苏胜雪了,挥剑便刺。苏胜雪纵身一跃 窜起数丈有余,眼睛瞟了瞟吴九斤,消失在了论道山。

  “这是怎么一回事?”易兰心问谢天。

  谢天微微一笑:“想知道答案就跟我来!”

  易兰心咬着唇,面色犹豫,谢天笑而不语,举步离去,易兰心最终还是跟了上去,跟着谢天没走几步,便被几个人影拦住去路。

  “秃……秃驴……”

  谢天脱口而出,本就对和尚没什么好感,但当着别人面叫人家秃驴也确实有些失了礼数,谢天有些尴尬的一笑道:“各位大师请了,拦着小子我莫不是想要化个缘?”

  年龄稍大点的和尚双掌合十,说了声:“大师二字愧不敢当,贫僧不要……”

  “不……不要……啥?”

  谢天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那和僧面上微微一红道:“贫僧法号不要!”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谢天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不……要,好名字!”

  不要和尚也挺反感他这法号,但是没办法,先不说和尚本就不着于相,单就凭此名乃师傅所赐这一条他也不敢不要啊!

  谢天也不再纠结人家的法号,问道:“不……要大师,你们拦着我是为虾米”

  不要和尚道:“我们不是为了虾米,而是她……”

  和尚指着九斤抱着的小妹,不动声色的看着谢天,谢天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停了一会儿才沉声说道:“大师的话,谢天自当没听见,请让开!”

  见五个和尚却丝毫没有要让道的意思,谢天不觉怒火中烧,一股气浪自身上暴开,将和尚的袈裟激得啪啪做响!

  和尚们哪曾想到眼前这家伙一言不合就会暴起,被气浪掀得鼻孔朝天,露出一撮黑乎乎的鼻毛来,嘴唇被掀起的便露出白花花的牙花子,有个家伙好像还缺了两颗牙。

  好吧扯远了,言归正传。不要大师没有出手阻拦,更不会大喊不要,一稽首唱了个佛号:“阿弥陀佛”

  “谢施主先听贫僧把话说完,那位女施主如今被九星灌体,又是极阴之体,今天的杀孽你也看见了,所以贫僧是尊了寺命带她回天外山,为她清心正气。”

  “这么说我应该感恩戴德的去你家寺院烧柱香咯!”谢天冷哼道。

  不要和尚虽少有入世,但话的好赖还是能分清的,低头道:“佛渡有缘人,大开方便之门,鄙寺当然欢迎谢施主的到来!”

  “说完了”谢天冷笑着道:“说完了就请土豆子搬家!”

  不要皱皱眉,另外一个年龄最小的和尚问道:“师兄,土豆到是经常吃,但土豆子搬家是个什么意思?”

  出家人不打诳语,不要苦笑着道:“滚蛋……”

  小光头摸摸头,心想,不说就不说嘛,干嘛骂人呀?不要知道小师弟是误会了,解释道:“是谢施主叫我们滚蛋!”

  易兰心难得的笑了,明明刚刚还在忧伤着苏胜雪的事情,眼光扫过谢天的脸,又看着尚着昏睡中的小妹,突然很羡慕她!

  谢天不想与天外山的人过于纠缠,拉着吴九斤换了个方向,条条大路通罗马,你能拦我几时?

  五个和尚迅速散开占据五方,等于是断了谢天所有去路,不要和尚娓娓道:“谢施主还是将人留下得好,鄙寺本就是来救人,只是在途中遇到了一些麻烦才来得晚了一些,如果再这么让施主把人带走,不要无法向寺里复命啊!”

  “这是好办啊”谢天说道。

  不要道:“请谢施主不吝赐教!”

  谢天勾勾手指头,做了个你过来的手势,他也就是欺负人家和尚老实,不要还以为他有什么机宜要授,甚是虔诚的将耳朵凑了过来。

  呯!

  “啊……”

  谢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记老拳砸上了不要的眼眶,砸得不要头晕晕、眼花花,惨叫一声,捂着眼睛后退几步,问道:“施主这是为何?”

  谢天看着不要的黑眼圈笑着道:“这下大师可以回去交差了!”

  不要叹了口气:“这、这、这如何交差?”

  谢天也叹了口气道:“是有点不够”

  换了个手,勾勾手指头,不要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摇着头坚决不肯过来,谢天道:“机宜啊……不面授会泄露天机啊!”

  “天机?”不要道。

  “天机”谢天点头。

  不要终于卸下防备,再次把耳朵贴了过来!

  碰!

  “啊……”

  和尚就是好骗,谢天一本正经的道:“这回大师绝对可以交差了!”

  不要和尚神色悲愤,又怕犯了嗔戒,只好轻微一跺脚道:“谢施主好雅兴,与贫僧开这等玩笑。”

  看着不要和尚顶着俩熊猫眼,苦笑不得的样子,易兰心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其他四个和尚不干了,师兄都被人打了,还愣着干啥?

  纷纷撸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不要道:“不戒、不悲、不喜、不贪,你们想要干什么?”

  “他欺负人,师兄……”不戒和尚嚷道。

  “人家谢施主真要是想欺负你师兄的话,你师兄我就不能站在这里与你们说话了”不要道。

  “既然几位大师有家事要叙,我等也不便打扰,告辞告辞!”

  谢天拱手行了礼,又转头看看易兰心,意思很明显,想知道苏胜雪的事情你就得跟上。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易兰心也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顾虑,默默的跟在了谢天身后。

看过《九州痞子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