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足球裁决天下 > 二百二十九 第一脚射门

二百二十九 第一脚射门


  水剑王在禁区外侯个正着,面对新疆葡萄没头苍蝇的扑抢,依然拒绝强打,足球认准远端底线处舒缓地飘过去。新疆葡萄的后防就像不长记性似的,同样的轨迹所有人仍然目送,又被轻易打穿,角旗附近,田马匕好整以暇把球停住,待得哈坎扑上来,传出一记平滑曲线,准确找到拉库盆沓和拉拉米两人之间的真空地带,李碧静一个霸气的狮子甩头,石油下意识朝一个大略方向挥臂,这次运气还是不错,依稀是手背擦到。于是皮球霸气地在横梁上砸了下来,还是辛斯特眼疾脚快,凌空把球端了出去,这次是直接出了边线。

  彭俏杰赞道:“平凡中见精神。每次完成度都这么高,那说明是真不简单了。”

  郑掷亿有些敏感:“你是说田马匕还是水剑王还是费游游还是孙否?”

  “全部吧。你得承认他们阵容确实强大,没有短板。要用以前的标准,单论能力个个都是国脚级别以上。我之前对田马匕还是低估了。”

  郑掷亿难得冷笑道:“你意思我们上回惨败给他们是应该的?”

  彭俏杰耸肩道:“我没这么说,但我们齐行的阵容本来就不如土全,这和过去的中超不一样,你今天看到现在还不承认这点么?”

  “你们认定了不如对手,还怎么踢?”

  彭俏杰苦笑:“定位准确,怂得到位才能制造胜机啊。”

  郑掷亿登时就火了:“杨铜峰上次的战术还不怂?我就和今天他们的辛斯特一样,半场都没过,可结果呢?”

  彭俏杰明白了:敢情你是不爽下面紫队的表演在这借题发挥啊?算了,我不惹你。

  正想呢,眼前一亮叫住郑掷亿:“你看下面,队怂他不怂啊,又在给自己加戏。”

  说的是石油,可不愿错过这个表现的机会,再度摇晃食指。

  观众掌声雷动,有人喝道:“石油好球!”

  全场叫:“石油好球!”

  卫佳皇已经对石油无力吐槽,暗叹:现在明白了,这个葡萄队最扶不起的阿斗是中场,完全没有拿球能力,也不知道之前博哈尼怎么想的,让哈德瓦成了漏网之鱼白白便宜了东雨。那三个中卫包括福尧在内都难堪大任,白瞎了这么好的身体,听说这个叫辛斯特的中锋很厉害,然并卵,除了一次突击失败,都在后面疲于防守,活活废了。至于那个石油大人更是志大才疏的货,到现在还没丢球,分明就是运气好加对手还未发力,偏偏毫无自觉,越来越膨胀,整个精神状态越来越像大雪崩的前兆。到头来所有的重担全部压在奥孔瓦孜和哈坎身上,这两人是又当爹又当妈,上抢是他们,补位还是他们,当诱饵又当伏兵,还要时刻提防着巴西西班牙两位洋大人心情不好持球暴走,要操心的事情数也数不清。

  这段时间随着天都土全慢慢地开始射门,葡萄逐渐也有了球门球可以发。

  石油比赛进行到现在还没抱过球,球门球都是对方门框外的射门换来。石油一律摆定发就近,拉拉米和拉库盆沓两人领球想也不想就给奥孔瓦孜和哈坎,然后卫佳皇就看到这两人怪异的处理方式——两人都是不停球不带球,抡圆了一个大脚,最不可思议,射门般的球速下,这两人都能穿过人从直接制造天都土全的球门球,换句话说葡萄能做到后场把球交给两人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大家能喘口气。暂时葡萄只获得了两次喘息机会,哈坎奥孔瓦孜各制造一次。

  彭俏杰想知道郑掷亿对他们现在这种举动作何感想,却看到郑掷亿露出了不同于之前,异常专注的表情。彭俏杰却不以为然:既然有这个脚力你完全可以直接踢出底线,还找个二传手这不纯属脱了裤子放屁么?不过这两个边后卫的身体素质太恐怖了,不愧是蹴后的亲卫队。即便是史上第一边卫李续洋大人在身体素质这环恐怕都得被这两人完爆吧。

  黄气飞转头说:“孙大人,我有件事想找你确认下。”

  孙大山头皮发麻:“诶哟,您别来这套,小孙即可。”

  “你说实话,到目前为止你们研究的结论,倒底找没找到可以把神通运用到球场上的法门?”

  孙大山明白他担心的是什么,便说:“那个葡萄小鬼刚才是在球场上和我硬拼了一记,但是这个是利用了足球场神通不可介入的法则换来的能量,换句话说他神通的前提是先得有人犯忌而且具备犯忌的能力。”

  黄气飞还是不能完全放心:“但是你的神通却能攻击球场上的人,不正好说明漏洞已经存在了?”

  孙大山笑了:“不冲突哈,我们能攻击球场上的人,是因为我们身份默认是规则的守护者,所以我们是具备在禁地也包括球场实施非常手段特权的存在。”

  黄气飞这才释然:“但是你刚才急昏了头想灭哈坎的口,触犯了最高原则,所以哈坎临时具备了神通。”

  “对啊,你看我在球场留下的血迹最后也是他们球场的工作人员处理的。”

  黄气飞终于完全放心:“我就是怕他们有办法变成少林足球那样的发展,只要没超能力,其他的不足为虑。”

  顿了顿,想到了另外一个隐患:“如果是这样,715那个小子的能力是真本事了?那个能把人杀死的射门。”

  孙大山笑道:“他,更在底层的底层,想站到职业足球的面前还要走很长的路。而且金家好像已经放弃了他。”

  黄气飞百感交集:“就这么废了么?倒是蛮可惜的。”

  这时候,卡米内罗传了个直塞,中场拦截不利,被正面打穿,还好福尧转身速度快,第一时间和李碧静并驾齐驱。就在卫佳皇认为已经化险为夷的时候,福尧踉跄倒地,李碧静虽然也晃了一下却没有倒下,终成单刀之势!

  其时,石油站在小禁区内等死。

  李碧静正准备继续推进,减少打失风险,突然紫光闪耀,有人几乎平躺在草皮上斜飞而至,李碧静知道不是奥孔瓦孜便是哈坎,禁区外造犯规倒下心有不甘,咬牙强行射门。

  于是打了飞机。

  哈坎坐在草地上,目视奥孔瓦孜,意思这球是忙活的,球门球就该你的。

  还是老套路,二传手拉库盆沓找到奥孔瓦孜。

  彭俏杰发现郑掷亿坐直身子,神色紧张就差没站起来,心想:难不成你以后也要抢球门球了?

  天都土全似乎也习惯了葡萄这个套路,知道此人和他队长穿透上是一绝,也懒得费心思封堵,都等着发球门球。

  结果这炮弹样的大脚在飞到中线的时候,有个人腾空而起,尝试去封堵,然后居然真的被他沾到了,那球势陡变得更加凌厉向前!那人穿着紫衫,背号18——是葡萄的辛斯特!

  大家反应过来,这不是封堵,这是射门!

看过《足球裁决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