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足球裁决天下 > 二百一十五 真冰的苏醒

二百一十五 真冰的苏醒


  哈德瓦记得长辈说过这对东老师来说叫什么“胖起来”,虽然不懂何为胖起来,但结合上下文知道肯定是最好的东西,既然是最好的东西那多多益善绝对是没差的。于是他重复着“胖起来”,只做“胖起来”。

  不断机械重复着利平斯基跳,一成不变的坚持就像那滴水穿石,就在某个临界点被突破后,引发周遭的巨变。

  寒意倾泻而出。卫佳皇和郑掷亿都忍不住打了喷嚏。

  场内的人脚踝以下埋入低低一层白雾。寒从脚下起,大家明白踏足处终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一个沙雅男子惊世骇俗的滑冰,让旱冰场的地面尽数化作真冰,如果这都不算奇迹,还有什么能算?

  看着整个身子一直做着不可思议扭曲折叠的哈德瓦,郑掷亿叹道:“这家伙的身体柔韧性太夸张了。”

  卫佳皇比较的是每次扭曲折叠的程度,至少自己这种比较挑剔的肉眼观测下,横向的比较无限逼近直线,联想到他刚才提到长辈和学习资料看错,恍然:他能力的原理已经呼之欲出!八成便是肢体出神入化用科学完全无法解释的类比能力,可以完美复制一切动作效果,只要你让他看见。比方说长野冬奥会是有具体化的图像,那么他学习的是具体的动作;切西瓜这种事现实非人力能做到,一定是有人用其他的方式比如神通为他演示了效果,他的能力类比出动作,让他行云流水地操作完毕,而事实上即便是长野冬奥会的录像,那是真冰加冰刀,他的旱冰加滚轴是没有成功的示范案例需要他完全自行类比创作。所以用朴鹫的话,他显然是“造出来的人”。现在看来,一开始一厢情愿当做上面勾引自己的良将委实表错情。

  东雨热泪盈眶:蹴后诚不我欺,两个月的坚持不是白给的,冰雪的灵魂终于被本已失传的旧世界绝技给换醒!这个男子是她派给我的天使还是神将?

  透过湿润的眼眶想要看清那个奇迹之子,从可疑的相貌到可憎的面目到可恶的言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可怕的天赋。

  身体扭曲又折叠,如果全盛的利平斯基空降这个世界,那幼小却充满最大可能性的身体也许能做到这种程度,然而哈德瓦高大威猛,并且重复作业稳定持久,美感缺失,但长时间的0失误这是凌驾于艺术之上的完美,和东雨的美学背道而驰,却彰显了绝对实力,而在这个乱世,她最需要的是实力。

  想到这里单手前探,一块玄冰虚浮空中,心下雪亮:如此一来,我正式成为继阿凡提,葡萄之后的第三人?

  赵夜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卫佳皇和郑掷亿至少猜到六七分,尤其是郑掷亿,浮现微不可查的艳羡表情。

  恰在此时,东雨看到哈德瓦生风的足下,妙指生辉,轮子不见,多了一对寒光闪闪的冰刀,然后她说:“够了,停下来!”

  卫佳皇想说以他的迟钝,尤其是现在无限连的机器状态肯定是听不见的,然而前跳衰竭,该接身体定式折叠的时候,整个人突兀地改单腿直立,另一条腿笔直贴脸,急速旋转。

  郑掷亿问卫佳皇:“这又是什么招式?”

  东雨老师这回听见了,先答:“这个叫做‘贝尔曼旋转'。”

  郑掷亿根据直观感受问:“这个又是女生的绝招么?”

  东雨老师在鉴赏哈德瓦的新招,无暇回答,卫佳皇感受到郑掷亿求证的热忱目光,只得回答:“还是有个别男的搞得定。”

  哈德瓦听到叫自己停下来,便想到那位长辈给自己设计了另外一个难度低一点的胖起来,正适合结尾做双保险,于是毫不犹豫地用这个弱一点的胖起来结尾。

  转啊转,越转越快,然后毫无征兆地急停,头上的冰刀狠狠砸落地上,两脚开叉,两手叉腰,毫无一点美感而言。

  东雨嫣然一笑,想说什么却生生停住,她想看到这孩子最真实的反应。

  哈德瓦这次祭出双“胖起来”套餐本来志在必得,却得到东老师按下不表的待遇,转瞬间就没了信心:“东......东老师,人家是不是太粗鲁了?”

  “啊?”东老师有点方。

  哈德瓦保持两脚开叉,咬小指说:“您愿意收留的话,人家都可以改的。”

  东雨乐了,笑骂:“小傻瓜,别啃你那脏手了!今后你就是我的第一护法,知道什么是护法么?”

  哈德瓦乐不可支:“知道!有编制的铁饭碗!”

  示威般地狠瞪了卫佳皇一眼。卫佳皇不太明白对自己的敌意为何还不肯消退,倒很好奇他真的不惦记他那宝贝平板三轮了么?他的情绪完全是为蹴后的设定服务么?这样和提线木偶有什么差别呢?

  然而,还是有人把他当人。

  “还在担心吃饭的问题,没出息!”新主公似乎怒其不争。

  寒光起,东雨足下也化作冰刀两把,如一团红色火焰,也使出贝尔曼旋转,所不同者,这是一起流光溢彩的旋转,所有人感觉整个空间急剧膨胀,身子不由地一晃,若不是东雨还在平稳旋转,几乎以为自己正在升空,接着劈头盖脸一阵说不清色泽的光亮袭来,刺眼夺目,不自禁地闭上眼睛,在遮挡下微微睁眼,登时惊呆了:冰场还在脚下,顶上却是夜空,远端有雪山,近处有冰城堡。

  这里有很多小孩子,沙雅虽然之前被东雨嫌没有冰,曾经还是有过给小孩子带来欢乐的冰雪乐园类的场所,但是没有一个把当下这里当做冰雪乐园,为什么呢?第一他没有冰雪乐园那缤纷的色彩,冰场之外,只有枯燥乏味冷酷的白色,那白色半真半假,真的传递寒意,假的照亮黑夜。另外雪山似乎是真的山,风吹的呜呜作响,大家瑟缩发抖中,那也不能作假。

  就在此时,东雨缓缓停下,显露出婀娜的身姿,再优雅地打了个响指。瞬间,远山近堡,火树银花。

  听到烟花爆裂的声音,小朋友们陶醉地说:“好美!”

  赵夜仍是一脸懵逼,卫佳皇和郑掷亿不约而同地鼓掌祝贺。

  东雨却有些迷茫:“阿凡提大人死了?”

  赵夜赶紧抢答:“刚才还没来得及给你讲,昨晚上被杀的!”

  东雨没有理她,看着郑掷亿:“郑掷亿‘大人'?”

  郑掷亿摇头道:“可不敢当,东雨大人。”

  卫佳皇明白了:原来如此!都是蹴后的手段,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这还是制衡的手段!卖个破绽,然后借刀杀人?没了博格达峰,却有了这个什么雪山?

  郑掷亿大人已经问出来:“看似比博格达峰还高啊,叫什么名字呢?”

  “沙雅的托木尔峰。”

  郑掷亿笑着向来人微微躬身:“哈坎大人别来无恙?”

看过《足球裁决天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