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浪百九 > 第三十八章 戏子

第三十八章 戏子


  早就的茶馆儿里传出了阵阵嘘声。说书人下场。而唱戏的登场。这台下的坐客。与过往的行人。都聚集在那儿。

  花旦嗓子一开,便惊为天人。声音婉转而动听。让人陷入故事之中。

  有道是初闻不知曲中意再闻已是曲终人。有人听得老泪纵横。有人听的是离愁别绪。有人点了一根烟。有人喝了一口茶。有人心中有话无处可说。有人嘴上有话无处可谈。

  老班主看着台上的蓝林飞露出了微笑,这已经达到他预计的效果。养了他那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

  茶楼里很是热闹。当花旦唱完这一曲之后。所有人都欢呼了起来。花旦深深鞠了一躬。眼角却流下了一滴眼泪。可能是。深有所感。亦或者是身临其境。

  可是,这戏归戏,人归人。其实有相似的地方也不是同一件事。一个是艺术品。一个却,看不懂出处。

  戏你可以看得懂。但是人你却看不懂。

  花旦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卸下了自己的妆容。虽说不是多么的美妙天仙,但是也有着清水去芙蓉的雕饰。

  “蓝林飞。”老班主叫住了他。

  他站了起来,点了点头。“老班主好啊。”

  “不不不你好,我才好。你这离人碎。唱的那个叫一个好啊。我可以说整个园子里面滴人。都比不过你。不过。你能不能。不要离开这。”老班主握紧了兰林飞的手。

  兰林飞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将手抽了回来。

  “老班主这个可不行,因为我也有自己的事情啊。虽然老班主将我养大。但是我的生活还是要我自己做主。我总不可能一辈子唱戏。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兰林飞拒绝了老班主,因为他的脑子里有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老班主一听脸色突然变了:“都说这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今日一见感觉古人说的话是有些道理,算了,算了,你走便是了。”

  兰林飞想拦住老班主说些什么。但是犹豫再三之后,他的手放了下来。想说的话没有说。想做的事也没有做。他喜欢唱戏。也知道老班主对他的恩育。可是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这件事情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重要。

  他没有多说话。整顿好了自己的衣服。拿着一个盒子就出去了。

  在台上他唱的是戏,纵然好听完美也不是自己的人生。都说离人碎,碎人心。可这人心难测。有知道这离人是碎还是不碎。

  转眼之间,他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敲了三下门。

  门内的人,问他是谁。他没有说话。唱了一首曲子。

  门内的人开门。他走了进去。

  一群小孩子。围绕在他的身旁。

  话又说回来,浪百九的对面便是老班主。

  浪百九扣着鼻子漫不经心,突然之间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打了一个喷嚏。

  老班主也没有拖拉。还放在桌上一笔钱和一张照片。“麻烦你帮我调查这个人。”

  “他谁呀。”浪百九完全不认识。

  “头号戏子。蓝林飞。就是因为你不听戏,所以说我才找你的。”老班主喝了口茶。虽然说他心里面现在很难受。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蓝林飞走的。

  浪百九点了点头:“没办法呀,现在人又不听戏。那很久之前啊,有人听现在真没人听戏了。那都是上了年纪才去听。不过说回来听戏人其实也不少。我明白了行,这是没问题,你放心就好了。”

  老班主起身:“没办法呀。戏这个东西。说真的你到了一定年龄,再听。你才会有那种感觉。就像是你喝了一杯茶。喝的时候,你只觉得它苦。喝过之后你才知道它很香,就和人生一样。每个人都是戏子。每个人又都是看客。来我带你见一下儿地方。”

  浪百九点了点头,跟着老班主游览了一些地方。从今以后他就要在这儿上班儿。当然,上班是幌子,只不过是为了监视那个戏子。

  “他是我一手带大的。但是她性格比较孤僻。我当年见到他的时候,他唱戏天赋极高。就把他收入了班子。但是没想到如今大家想走了。我是舍不得他呀。”老班主叹了一口气:“不过。事事难预料嘛。如果能预料到那就不是人生了。所以我也能明白。他说他有喜欢的东西。他想去追求那些东西。我不是很明白。在我心目中戏。就是所有戏子都喜欢的东西。”

  浪百九点了点头,说实在她有些不懂他之前没听过这种东西。而且他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他感觉他的人生很失败。但是他唯一的优点就是不要脸。所以他并没有那种挫败感。反正感觉很自豪。

  茶楼里人满为患。台上又唱着戏。

  唱戏的便是蓝林飞。

  只听见那个声音犹如天籁。刚听第一句的时候。浪百九便已经无法自拔。

  “一层烟雨,一楼台,一壶茶酒,一人在。”浪百九心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触动。

  场上无人吵闹只有听戏的人。

  他们喝着茶,品的是过去。

看过《浪百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