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万古最强部落 > 第637章 北方夜游宫

第637章 北方夜游宫


  十天后,大夏,万古道东南大地,等饕山部落。

  夜幕星稀,桂月洒落下淡淡的盈光,山林间鸟虫低鸣,远方山峦在夜幕下如同匍匐的的巨兽,偶尔有沉闷的兽吼声响起,传遍四方荒野。

  饕餮山,如同一座古老的恶兽一般在夜空下沉寂,月华洒落间,在山脉上方被一片淡淡的云雾所挡住。

  若不是仔细观察,很容易觉得山间的云雾是偶然形成,不经意间挡住了月华,然而这片雾气却凝而不散,并不流动,好似定在了饕山上空一样。

  山外,夏拓收敛着气息,立在月华照不到的阴影处,隐藏了起来,他不放心决定来这里坐镇一下,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

  饕餮山中,气息沉寂,山间流动的空气都似乎比外界更加的缓慢,除了起起落落的虫鸣外,连小娃娃的哭叫声都听不到。

  饕山部落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早就将山中改造成了一方生息之地,山间古地亭台楼阁,石殿石屋,药园溪流,在夜幕下若隐若现。

  身穿兽皮甲的族兵在山间巡视,石屋房舍间静谧,真的就好像夜晚处于休息时间的安稳部落。

  饕餮山中央,部族大殿中,晦暗的火光跳跃,这是一种泛着淡淡灰色和寒意的火焰,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趋于冰寒,相比于正常的火焰来说,光亮很暗淡。

  石殿内,昏暗的阴气中身影婆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时间发出沙沙的声音。

  石殿外一道身影,穿着宽大、厚厚的兽袍双脚离地半尺,漂浮而来,头颅裹在厚厚的黑袍中,微微低着头。

  “外面可有什么动静?”

  一时间,石殿中传出一道充斥着阴冷和嘶哑的声音,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飘进来的身影微微躬身,出声说道:“回冥使,一切平静,没有什么动静。”

  “要小心,二冥使那里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阴脉大成,地滚如龙,百万里大地都要受到冲击,咱们这里也要抓紧了。”

  “是。”

  晦暗的石殿内,身穿厚厚兽袍的身影抬头,露出了一张苍老、惨白如水泡的脸,一双瞳孔全都是白色,须发上还沾染着冰屑。

  这人正是饕山部落的大长老,不过浑身早就冰冷成了冰块一般,全身的血早就凉了。

  在大殿中深处的石椅上,饕山族的族长盘坐,同样的也和饕山大长老一样,早就没了

  属于人族血肉的灼热,成了一个冰块子。

  “接下来山中的守卫都交给你,我要沉入大地深处,加快幽灵木的激发,汇聚四方大地的阴寒气。”

  “是。”

  语罢,饕山大长老飘然而去。

  石殿中陷入了沉寂,一道道阴寒气息从石殿地表下溢散出来,将石座上的饕山族长给淹没。

  大地深处,一座地底洞天,不过三百丈方圆,洞天四面都立着一尊通体黝黑的狰狞神像,神像雕琢的是一种生活在地底幽冥世界的三头、四翼的恶兽。

  三头恶兽神像半扎在泥土中,无形之间缔结成了一座封禁大阵,封住了洞天内的气息外散。

  浓浓的阴气在这片洞天内翻滚,阴气中有着一枚枚符文隐现,密密麻麻不下几十万枚。

  洞天的中央,盘坐着六道身影,环绕着一根流溢着黑光,却好似表面布满了一颗颗眼睛的灵柱,所有人手中打着印法。

  这根柱子便是幽灵木,传闻是幽冥世界中的大恶魔眼睛所化,凡是被幽灵木表面的灵眼所引动的人,都会陷入无边魔域之中。

  饕山族长落座于幽灵木旁边,也加入了催动之中,唯有将幽灵木激活,才能在短时间内内汇聚四方阴气,然后造成地脉大暴动。

  至于阴脉暴动,荒土成为阴气弥漫的鬼蜮,那就不是他们管的事情了。

  ……

  “天命玄鸟,长生久视。”

  淡淡的黑云笼罩的部落之中,一道声音就这样穿破了重重阻碍,响彻了四方山野。

  不好!

  刹那间,在山中巡视的饕山大长老顿时一惊。

  长生教!

  夜空下,黑云蔽空间,山间上空就这样出现了两道身穿大氅的身影,脸上带着玄鸟纹的面具。

  “追随玄鸟,可得长生。”

  龙翔升立于半空中,感受着山中四面八方传来的阵阵阴气和死气,眼中闪过一抹凌厉。

  族长让他来查探一下饕山部落,原因很简单,他坐镇北域,刚刚晋升神通境不久,还不引人瞩目,这件事情暂时不能够和族中扯上关系。

  没想到一座部众近三十万的大族,竟然山野寒气弥漫,生机斑驳,只存在于山间零星之地,部落中更多的是死气和鬼气。

  诡异的是,在饕山部落之外,是察觉不到这么多阴气的,应该是被大阵封住了。

  “长生教的朋友,这里是北方夜游宫的地方,可否挪步。”

  饕山大长老凌空,隔空对着龙翔升和鎏风抱拳,他察觉不到龙翔升身上气息的深浅,毫无疑问,这应该是长生教地阶分殿殿主一级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以眼下饕山中的实力并不惧,但他们并不想打草惊蛇。

  “北方夜游宫?”

  龙翔升轻吟,神特么知道夜游宫是什么势力,但毫无疑问,族长的猜测是正确的,在大夏内部搞小动作的家伙,确实是利用了化蛇、巨灵他们。

  这夜游宫确实是很有手段,竟然行了李代桃僵之法。

  好在他既然前来,也是做好了准备,提前在鎏风手中学了一些长生教的规矩。

  “这里是荒土西南,北方……”

  接着,龙翔升出声,语气中带着不善。

  “太远了。”

  “我夜游宫对长生教也是十分的敬仰,对天命玄鸟更是无比遵从,既然长生教的殿主降临,我夜游宫乐意对天命玄鸟奉上一片心意。”

  面对龙翔升的话语,饕山大长老一点都没有动怒。

  “来人,提一万人来,算是我夜游宫对天命玄鸟的献礼。”

  得,没按剧本来。

  龙翔升轻轻吐了一口气,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存了息事宁人的心思,显然是不想多节外生枝。

  但他是奉命来找茬的啊。

  真是太难了。

  找茬都没地方下手。

  一点都不尊重他这个假长生教徒。

  既然是来挑事的,自然就不可能这么算了,龙翔升俯瞰了一眼四周山野,吐出一句话。

  “不够。”

  “嗯。”

  饕山大长老一怔,面无表情,声音再次响起。

  “提两万人。”

  “不够。”

  “五万人。”

  灰白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凌厉,但饕山大长老很快就压下去了,长生教的疯子,可不好惹,这群疯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不就是一些人族血裔,给。

  只要最重要的事情不被破坏,这点人算什么。

  事情做好了,夜游宫才有振兴的希望。

  “不够。”

  龙翔升再次开口,他想要逼迫出这里真正的主事者,面前这个身影毫无疑问,是借助了人族躯体的鬼族,和族长所猜想的不差。

  但夜游宫真的就是背后捣乱的势力吗?

  “十万人。”

  这时,山间响起了一声嘶哑阴冷的声音,接着一缕黑烟从地面上升起,在半空中翻滚,浓稠如墨,还泛着枯败的血色,最后露出了一道身影。

  “长生教的先贤,曾经为了追求永生,和我夜游宫的先祖也探讨过道法,甚至也修过我冥鬼族的鬼法,区区血食,算是我冥鬼族献给天命玄鸟的祭品。”

  出现的身影,正是披着饕山族长皮的鬼族武者,哪怕是有人族血肉隔着,浓烈的鬼气依旧不断的刺穿虚空,这是一尊神通境的鬼族,而且实力达到了神通法相境,带给龙翔升一股浓浓的压力。

  到了这一步,龙翔升明白,自己要见好就收了,在下去怕就要露出破绽了。

  “三天后,我来带人。”

  留下一句话,他带着鎏风消失在了山野间。

  十万人眼下他还真没有办法带走。

  “冥使。”

  看着龙翔升消失,饕山大长老看向了饕山族长,出声问道:“他们会不会……”

  饕山族长沉吟片刻,轻轻摇头,沉吟道:“长生教的名声在荒土败坏,他们从来都是只顾自己,连自己同族血裔都不放过的人,除了自己的利益外,他们不会在乎其他的。”

  语罢,他接着说道:“三天后,再加五万人给他们。”

  “明白了。”

  ……

  饕山之外,夏拓并没有在龙翔升退走后离开,而是静静的等待了一个时辰后,贴着荒土大地悄然退去。

  第二日,长生殿分舵。

  “北方夜游宫,冥鬼一族。”

  夏拓沉吟,局势是越来越复杂了,越来越多没听过的势力接连出现,这里是荒土西南,北方的冥鬼族没事跑西南来做什么。

  “你们接着再探,看看能不能和他们多接触,至于饕山族的血裔先调用族中巫宝救回来,暂时安置在崤山附近。”

  吩咐好了龙翔升之后,夏拓撕裂了虚空返回到了大夏城,他要去搞清楚夜游宫和冥鬼一族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样势力没事会横跨荒土来边荒玩?

  中必然牵扯着什么隐秘,只要弄清楚了这个隐秘,一切就都清楚了。

看过《万古最强部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