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若儿也算是热门人物了,眼下不少人看到后,都会看着她,宫若儿很快就被上官澈找了回去,宫若儿一愣了。

  “那现在可别到处去,你不知道外面很多人找你,”宫若儿吃着炸鸡翅摇了摇头,眼下还真不知道。

  “小夜我们去玩哪里,我前些日子手机看到了,可好玩了,”宫若儿没有跟上官澈说话,往不远处的游乐园去了。

  眼下这一头银色的长发,惹不少人瞩目,一个个都看着她,忍不住有点古怪了起来,该说些什么?停下来的人,都忍不住惊艳了起来。

  宫若儿跟着宫离夜去玩了一天后,等你夜里头的时候,隔壁就传来惨叫的声音,立刻吓的宫若儿跑对方房间去。

  “小夜怎么了?”宫若儿看着眼下坐起来的宫离夜后,直接开口道,宫离夜眼下脸色苍白,宫若儿看到后,伸出手揉了揉秀发,眼下这小夜才哭着看着她。

  “我做噩梦了,”听到这话宫若儿微微一愣,叹了一口气,抱着这孩子,就学着师傅一样哄着对方睡觉。

  “师傅会一直跟我在一起吗?”宫离夜被抱住的时候,看着宫若儿道,听到这话的时候,宫若儿微微一愣。

  “当然会的,”眼下自己的师傅离开了自己,她不希望眼下这宫离夜也有着这种恐惧,听到这话宫离夜立刻就高兴了起来。

  直接紧紧的抱着宫若儿,在抱着宫若儿的时候道,“师傅,我最喜欢你了,”听到这话宫若儿微微一愣,感觉也被填满了那空虚。

  眼下因为这孩子的出现,让自己在失去师傅后,有着心灵的慰藉,跟着空虚的填补。

  宫若儿在抱着人的时候,轻轻的拍着对方的背部,让对早点睡觉,宫离夜在那月色下,偷偷的看着宫若儿,在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那目光有着变幻。

  眼下他想一辈子都跟师傅在一起,一辈子都跟宫若儿在一起,在也不放开,宫若儿在隔日就感觉自己的徒弟不对劲。

  对方发烧了,顿时就急坏了,送医院去,可医生却说没有救,“什么叫没有救了?怎么就没有救了?”

  宫若儿都忍不住脸色难看了起来,她抱着孩子回去了,看着那红彤彤脸色的宫离夜握着宫离夜的手,“别怕,师傅才不会让你有着事情,师傅我会很多东西的,”

  宫若儿说着道,宫离夜听到这话看着宫若儿,看着宫若儿的时候,“师傅……我要是死掉了,你会不会讨厌我?我说了要一辈子陪着师傅的,”

  “傻孩子,说什么?师傅不会讨厌你的,”宫若儿笑着道,直接开始看这那书籍,在看着书籍的时候,开始学炼丹了。

  宫若儿在学习的时候,就开始抱着孩子去找药材,上官澈来找了宫若儿,宫若儿却没有打理对方,出去采药。

  在这世界隐藏的东西很多,雪山上有着上好的药材,却也有着风险。

  眼下在而宫若儿的身边,跟着的宫离夜,去给宫离夜弄草药,弄的一身伤,回来就学习怎么炼药。

  彻夜不眠你的照顾对方,那时候的她,虽然昏睡了五十年,可却真真的年纪,也就是十六七而已。

  对于这宫离夜是真心的疼爱,也当对方是自己的依靠,对方出现的时候,是自己失去了一切的时候,二人就跟相互在取暖的人一样。

  时间回到了现在,宫若儿看着不远处的宫离夜,神色一冷,直接剑光缠绕寒意,直接就袭击而去,她想知道自己哪里教导错误了?

  “你这混账,”宫若儿直接一剑而去,“我做你师傅不好吗?我对你不好?还是我不疼你?你为何就一定要改变这关系?宫离夜……”

  宫若儿厉呵了起来道,宫离夜被宫若儿的话说的一愣,看着对方那神色后,他心中一疼,“那为什么你就不可以在外面师徒里头加一点关系上去?你不是最疼我吗?”

  宫若儿听到这话的时候,直接就忍不住沉默了下来,很快就笑着道,“对,我最疼你,我疼的你,无法无天,让你放下那般多罪孽,今天……我不会手下留情了,”

  她意识到眼前这人,从来就没有觉得自己错了,既然如此……做师傅的人,也该直接了解这事情了,“都不许出手,”

  剑光缠绕而去,看着宫若儿下手不留情的时候,宫离夜的目光有着悲伤,可却也仅仅是防御而已,“出手,你在这般,我废了你,”

  “师傅……你废不了我,除非你杀了我,”看着宫若儿的时候,宫离夜直接笑着道,宫若儿直接一剑就挑了对方的手筋,血色染红了她的脸颊,看着对方的时候,在动手。

  宫离夜立刻就后退,看着手腕的血,伸出手放到嘴边舔了舔,“师傅……你还下手真狠啊,”

  “师傅……”宫若儿听着这人的话,看着宫离夜的时候,直接在挑剑而去,宫离夜直接后退了起来。

  “今天我还是不跟师傅打了,”宫若儿看着人要跑,哪里会让对方跑,直接就动手,在动手后,对方却立刻跑,宫若儿感觉身后的气息。

  立刻就反回,拉着宫卿夜的手,一剑劈了过去,宫离夜立刻就往后一退,直接笑着道,“师傅你这般护着他,可是让我吃醋了,你说了最爱我的,”

  宫若儿看了看宫离夜,这混账,刚才的时候是真的要杀宫卿夜,宫卿夜看着宫若儿,意识到自己拖后腿了,心中不好了起来。

  宫离夜却直接笑着那宫卿夜,“师傅……你可知道,你现在拉着的人,心里头想着的事情,可都是龌蹉的事情,”

  “你自己龌蹉,别牵扯其他人,卿夜可比你好多了,”宫若儿直接冷笑的反驳了起来,宫卿夜听到这话低着头,心虚了一比。

  因为眼下他也是真的跟眼下宫离夜差不多,自己对宫若儿的心思也有着一样,宫离夜看着宫若儿,舔了舔手掌的血,宫若儿不知道为何?感觉有点古怪,对仅仅是笑了笑,然后就直接离开。

  宫若儿怕宫离夜眼下在自己对付他的时候,直接要杀宫卿夜,也不敢去追,“师傅……”宫若儿看着宫卿夜给自己擦脸,微微一愣摇了摇头自己拿着擦了起来。

看过《极品祖师爷:妖孽徒弟太勾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