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杨左使的泡芙秘诀 > 8.第 8 章

  纪晓芙躺在床上生无可恋,剧情啊,你是爸爸,我给你跪了行吗?原剧里也没这一出啊,怎么到她这就这么多的幺蛾子?!

  槽点太多,纪晓芙不知道该从哪下嘴。首先,古代的妇女同志是怎么解决每个月那几天的产出问题?其次,这玩意是自己动手做呢?还是买呢?如果是动手做的话,谁来做啊?如果是买的话,谁去买啊?难道让她拖着流血的残躯去集市里秀一场血染的风采?

  纪晓芙隐隐的觉着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腹痛也让她没办法好好思考,正一团乱麻的时候,门口的敲门声把她脑袋里的麻球踢开。

  “晓芙,你醒了吗?”敲门的自然是杨逍。

  纪晓芙觉得十分无奈,但又没有办法,对不住了杨左使,只能坑你了。

  “啊,我醒了,你进来吧。”心里已经决定了坑人,但是到实际操作的时候,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杨逍看见她并未起身,而是缩在床角,有点意外,想问点什么,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那个……”还是纪晓芙抢先开了口。

  咽了口口水,纪晓芙努了努嘴,“那个……”咂吧咂吧嘴,“这个……”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杨逍看她欲言又止,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心里一寒,她还是如此坚持吗?

  纪晓芙脸涨的通红,说吧,反正在这人面前她哪还有什么脸皮呐,再不说,一会四海八荒奔涌决堤那可就什么语言都苍白无力了。

  “问题有点棘手……事情来的太过突然……”她故意说的很慢,想让左使大人有时间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暗自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纪晓芙豁出去了,终于怯生生的抬头,“你知道大姨妈吗?”

  你有没有过想一头撞死的心情?

  有,特别有。

  什么时候呢?

  就是在喜欢的男神面前特别挫,特别挫,比猪还挫的时候。

  杨逍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晌午,脸色十分不自然。

  还提回来一个很大的包裹,放在纪晓芙床边,干咳了两声,自知不便,遂抬脚准备离开,却在转身的当口被扯住了衣角,他以为她要说点什么感谢他的话,哪知却被问了一个终生难忘的问题……

  纪晓芙摊开包裹,一脸迷茫的指着那团东西,“这个……怎么用啊?”

  这是他堂堂明教护法杨逍,第三次被惊的说不出话来,而且三次还都是来自同一个人。

  经过这件事,杨左使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爱一个人,好难。

  夜里,杨逍心情大好,对着月光抚琴吟诗,把酒言欢,心情大好的原因有二,其一是他的晓芙走不了了,其二是他的晓芙熟了。

  又拖沓了几日,纪晓芙的身子总算爽利无碍了,中午时,做了几道丰盛可口的小菜,一想到他堂堂的明教护法去给她买姨妈巾,纪晓芙的愧疚感就直逼天灵盖,吃饭的时候一个劲给他夹菜。

  酒足饭饱,两个人相视无话,气氛又冷了下来,她斟酌再三,该说的还是要说,该走的还是要走。

  “杨左使的心愿是什么?”她开了口,打破了冷场。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心愿,而我此时的心愿,便是留住你。”他定定的望着她,深情不减。

  纪晓芙长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再这样踌躇不定,越犹豫就越不舍,越不舍就越难开口。

  “我的心愿你知道,不问江湖,远离纷争,那——”纪晓芙突然体会到那日他试探她心意时的心情,小心翼翼,患得患失,想开口来个痛快,却又怕失而不复得,“那你愿不愿意跟我归隐田居,化芸芸众生之中?”

  她怕死,命就一条她没那么洒脱,她也怕她舍弃了一切奔向他,最后却什么都没剩下,原剧里纪晓芙和杨逍的错别一生,是她的第一块心病。

  她不知道杨逍和阳顶天有什么江湖过往,能让桀骜不驯的他瞻前马后忠心耿耿,甚至在阳顶天死后多年依然苦苦维护明教权威。

  纪晓芙突然觉得自己很无理取闹,问了一个我和你亲娘同时落水的问题,毕竟——于杨逍这种人来说,对江湖道义看的要比性命重千倍。

  不想看他为难,她在他前头开了口,“明教有教规,一日入教,终生不得脱离。”短短的一句话,像一块重石压在了他胸口。

  纪晓芙苦叹,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喉间升腾的酸楚强压下去,再忍一会,再忍一会就好,她说完最后几句,离开他的视线她一定让自己哭个痛快。

  “罢了,你是明教护法,我是峨眉弟子;你有江湖大义,我恋儿女情长;正邪不两立,殊途不同归。”字字珠玑,字字泣血,她只能靠大口的呼吸来缓解喉间的鲠、心口的痛,“既然道不同,那便山高水远,江湖不见吧!”

看过《杨左使的泡芙秘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