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杨左使的泡芙秘诀 > 6.第 6 章

  纪晓芙一时语凝,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好吧,谢谢。”

  她挣脱了他的钳制,重新站回他面前,“我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说你危害武林?”

  杨逍一副懒得说这些陈年烂谷的姿态,“我都说了,你师父和我是因为你的大师伯孤鸿子。”

  “你跟我师伯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非要杀他不可呢?”

  杨逍三言两语的说了个当年的大概,一副云淡风轻满不在乎的样子。

  又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上次说起雁儿伤势的时候,他也是这个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看不了他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难道真的什么都无所谓吗?

  “就因为你总是这样目空一切,又无视于人,所以你才会这么容易跟人结怨的,要是你继续这么自负,又不屑辩白的话,你终其一生都会不断被这个追杀,不断被那个追杀,就算你躲得过今天,也未必躲得过下次啊,你、你真的不怕死吗!”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为自己焦急的模样,右手捏了捏自己的后颈,坐着和她说话,好累脖子。

  “在我们明教啊,有一句经文,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喜乐悲愁,皆归尘土,人生下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死又何惧?”

  她知道她不该开口,不该问,问了,他答了,便不能再装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愣是自己把自己逼到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可她还是惦记着他的告白,想听他说的那句,“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任何让你留恋的东西吗?”

  “求之不得,辗转反侧,应是惟一,以前是酒,现在是人,”杨逍顿了一顿,纪晓芙的心也跟着停了一停,直到——“是你。”

  小鹿乱撞?不,纪晓芙现在的内心,是一万头大象在跳踢踏舞。

  听完了告白,心满意足了,于是某人的理智重新占领高地,纪晓芙你是不是作死?是不是作死?是不是作死?你都拿到剧本了还让杨逍跟你告白,你是不是茅坑里没蹲稳——坐屎?

  那现在怎么办?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突然想到,杨左使和我师父同辈,好似又年长我师父几岁?这么算来,我也该尊称杨左使一声——大爷。”

  杨逍:“……”

  这是他堂堂明教护法杨逍,有生以来第二次,被惊的说不出话来。

  入夜,纪晓芙收拾包袱准备跑路。

  走吧,再不走就要带球跑路了,虽然心里清楚,自己够呛跑的掉,但是做人嘛,还是要有梦想的,万一成功了呢?她可不想做一个咸鱼便当。

  回头,就看见月光下那人一袭白衣淡雅如仙正望着自己温笑。

  “你的腿?”

  “托你的福,已经好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装病?”

  “我不装,你怎么能留下来照顾我。”

  纪晓芙虽然心里清楚,但还是嗔道:“幼稚。”

  杨逍歪头往她身后看去,“你要去哪?为什么要收拾行李?”

  “雁儿已经跟外婆走了,我也该回峨眉了。”纪晓芙尽量平静的说完。

  “不行。”杨逍忽略掉她的态度,直接否定。

  “你答应过我的,只要雁儿跟外婆走之后,我要去哪里你都不会阻拦我,”纪晓芙踩着杨逍的步子,跟在他身后,“你、你不能这样出尔反尔。”

  杨逍转身,看见她和自己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我改变主意了。”

  “杨逍!”

  “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峨眉,那样等于让你去送死。”

  听到那个“死”字,纪晓芙被吓的后退了半步。

  他心疼她,温声说道:“傻丫头。”他该拿这个傻丫头怎么办。“江湖称我为一个大魔头,你被一个大魔头拐走了,一个多月,毫发无损,活着回去了,你的师父和你的同门怎么看你,你想过吗?”

  如果真的放她走了,他不敢想,“不说峨眉上下乃至整个武林,又有谁能认为你是清白的,你告诉我!”

  他的傻丫头,不知道人心有多恶,江湖有多险,“你师父对我恨之入骨,但凡她认为你我之间有点什么,她会怎么办?她会要了你的命,我不能送你去死。”

  纪晓芙低头,细声吞吐,“谁说我要回峨眉了,我说过我只想当个普通人,不问江湖,远离纷争,天下这么大,总有我容身之所。”回峨眉?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回峨眉的。

  杨逍心里一钝,天下那么大,却偏偏不愿留在他身边吗?

  苦叹一声,他的傻丫头真傻,这个天下除了他,还有谁能护她一世周全,“跟我回光明顶,做我的妻子,好吗?”

  “你说什么?”纪晓芙心如打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看过《杨左使的泡芙秘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