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杨左使的泡芙秘诀 > 4.第 4 章

  没人请,那就不请自来呗,杨逍跟着纪晓芙前脚后脚的进了屋,目光一直黏在了她身上,刚坐定,却不知是不是对面的丫头记仇使坏,竟然没给他预备筷箸。

  这是事吗?这难得住他杨逍吗?杨左使泰然自若的从怀里掏出筷子,自顾自的吃起来,还不忘点头嗯了两声,对纪晓芙的手艺给予了认可。

  纪晓芙记着他刚才讽刺她的仇,张口揶揄道:“不是说承受不起吗,怎么又一起来吃了。”

  “我也饿,也是人呐,嗯?”杨逍提起酒壶唏嘘斟满,“喝一杯,来。”

  纪晓芙抬手挡酒,“哎,本派弟子不能喝酒。”

  “你师父不在这,再说我跟她有仇,我也不可能告诉她,来吧。”

  “不行,我小的时候,我爹曾经给我喝过半杯酒,我一喝完就会浑身发红疹,所以大夫告诫过我绝对不能沾半滴酒,不然会有性命之虞的。”

  杨逍了然,“呦,那不能喝,别喝了,省了。”起身,把她手边的酒盅端回,“哎呀,人生中不能喝酒,少了一件多大的乐趣啊?”摇了摇头,好似少了一个可以一同饮酒谈心的知己,“可惜。”

  纪晓芙倒不以为然,“酒味苦辣,又会使人乱性败德,有什么可惜的。”

  “这就是你年少无知,不懂得欣赏酒的好处。”杨逍再把酒杯斟满,徐徐而道:“孔夫子曰,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酒如是作可以观,欢乐时庆祝,悲伤时谴怀,可以颂生,也可悼亡,群斟,独酌。”他顿了顿,勾起唇角,举杯一饮而尽,品了品酒美,“嗯,无不相宜。”

  她看的呆掉,面对面听他念完这段原来隔着屏幕就很打动她的对白,一时不知该如何回语。

  杨逍轻笑,“怎么,第一次看见会读孔子的魔头?”

  纪晓芙自知失态,赶忙否认,“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我倒是头回见着,初初见面,便对杨逍主动热情示爱的峨眉弟子。”

  纪晓芙微微一愣,很显然他说的峨眉弟子就是自己了,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对他主动、热情、示爱了?嗯?她在酒楼说的话一个手指头都数不完好吧?

  突然!纪晓芙脑子里晴天霹雳,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哎我曹,不是自己没说完的那句“哎我曹”让他误会了吧……哎我……爱我……

  我了个乖乖,她该怎么跟杨左使解释,她那句“告白”其实没说完呢,其实后面还有一个“手口口口木”字呢?额,想到这纪晓芙恶寒抖了三抖,偏偏还是这么个字,真要是告诉他,她莫不是嫌自己的便当剧情太拖沓,死的太慢呐!

  正思索着,她肚子里的坏水突然翻滚,一直被撩好被动,不调戏一把这个风流无边的杨左使,那岂不是白白穿越了一回?

  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神,纪晓芙换了一个女儿家的娇态,连眼神里都透出几分诱人的媚意,红唇玉齿轻咬着指尖,“其实,我那句话没有说完,不如……”她故意拉长了音调,把线放长,“杨左使猜一猜,我没说完的话,是何意呢?”他一个古代人总不会知道自己想说啥吧,你就百思不得其解慢慢猜去吧。

  呦,小丫头,跟他玩这招?

  杨逍挑了挑眉,玩性大发,就着自己好看的皮囊,回了对方一个更加魅惑人心的狐笑,眼睛里好似千根藤蔓,直要把纪晓芙的三魂七魄勾出来,再配上他浑厚低沉的嗓音,他故意将身子靠的离她近些,音量低了又低,“单靠口舌妄猜有什么意思,不如我杨逍亲身示范给你看?”

  咣当——

  纪晓芙还是低估了这个妖孽魅惑人心的本事,被他撩的耳根一烧,心底一慌,第一次差点把手里的碗筷碎了。

  为什么说第一次呢?那当然就是还有第二次喽。

  纪晓芙长吁了一口气,小声嘟囔道:“还好当时说的不是我日你仙人板板。”说完就后悔了,先不说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就是这个距离离的也太近了。

  纪晓芙余光瞥到杨逍端起酒杯独酌,心下侥幸,他应该没听到吧,遂大着胆子抬眼瞥他,哪知却被他火烈的眼神抓个正着。

  咣当——

  饭桌上,看来有人注定要饿肚子了,不对,是根本吃不下去。

  经过这件事,纪晓芙认识到一个十分可怕的事实,论调戏,她也不是杨逍的对手。

看过《杨左使的泡芙秘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