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初云归 > 第二卷 第一百零四章 兰心之祸

第二卷 第一百零四章 兰心之祸


  尚初云虽对在制衣局遇到了肃王‘李侑’而还是心里不安,但既然她已经出宫了,而且还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丝线,便总算是松了口气。

  为了此事,端妃娘娘还特意赐宴于制衣局的绣女,借以让尚初云有时间在制衣局里找到丝线,所以她对此是很感激的,不过她想,这端妃娘娘如此帮她,也是因为要她绣好这副观音图罢了。

  而由于时间还是比较紧的,一月之后就要把绣好的观音图交给端妃娘娘,而又因这可是用以祝贺太后大寿的贺礼,因此尚初云也自觉一定要抓紧时间去绣了。

  冬玉和墨玉都知自家小姐要闭门绣图,因此也吩咐临渊阁的下人们要注意,不要打扰到尚初云。

  可如凝霜身边的丫头兰心却总往临渊阁这边凑,这兰心本是蔺氏的人,如今又给了凝霜,是她的贴身丫头了。

  凝霜那次被尚初云的一吼吓到了,虽不至于不敢出门,但到底也不愿再去见尚初云了,但好在兰心来了,这兰心往日也与她要好,只是如今两人一人为主一人为仆,也就不能回到当初了。

  可无奈兰心有野心却没凝霜这般的美貌,所以也只得为着自己的出路而为凝霜谋划一番了。

  首先,她要了解清楚尚初云。这位新夫人,虽是一般官家出身,但管起家来还是有些手段的,只从她能把蔺氏的人都一个个弄走,但又因她善罚分明,所以下人们竟都对此无异议。

  其次,她也要清楚现在伺候在尚初云的身边人。尚初云有贴身丫头三人,分别是冬玉,墨玉和晚玉。此三人都是尚初云从尚府带过来的,这三人中冬玉是与尚初云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自是最深;墨玉和晚玉都是尚初云祖母秦氏给的人,墨玉资历深,年纪为三人中最大,也最为稳重;晚玉年纪最小,虽单纯,但护主,所以兰心以为,这三人中最好接近的应是晚玉,稚嫩而好骗。

  打定好主意的兰心便是开始找机会去接近晚玉。

  晚玉自知相对于冬玉和墨玉,自己算是最不为尚初云看中的,不然似出府之时,却为何也很少带她,因此她整日要不待在屋里,要不就在厨房转悠,偶尔整理尚初云的衣物,也偶尔自己绣绣帕子。

  “记得不可去打扰夫人。”此话是墨玉与晚玉说的,后者自是连连点头。

  晚玉见冬玉和墨玉与往常一样去忙了,自己却是没什么事做,便又拿着个未绣完的帕子绣了起来。

  而兰心正是要抓住此时机会,她悄悄地凑到晚玉跟前,“晚玉妹妹在做什么?”

  晚玉抬头,一见是兰心便是紧张之余又不得不理她。“兰心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兰心知道晚玉心里防备,定是不肯与她多说话的,可此时正好墨玉和冬玉不在,那么兰心自觉有的是办法从晚玉的口中问出话来。

  她挤在晚玉身旁坐了下来,后者便只能是再挪动了下,稍微离她远了点,可兰心又是靠了过去。“晚玉妹妹在绣帕子么?这绣的真不错呢,可否也来教教我呀?”

  晚玉心里一动,“真的么?”她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称赞她的刺绣好呢。

  兰心紧接着道,“当然,你看这花绣的就似真的一样,若放在花丛里,可能还真能招来蝴蝶呢!”

  晚玉乐开了花,自言自语道,“我也觉得自己其实绣的不错,只是墨玉姐姐却说我还要多练练。”

  兰心“啊”了一声,“若这样都算绣的不好,那我的可还真不敢拿出手了。”

  晚玉一听兰心这么说,便有些同病相怜之感,也就安慰她道,“你也别灰心,多练练就好了,不过说到刺绣啊,我最佩服的还是我家夫人,她都要为宫...”

  晚玉突然捂住嘴,因她意识到不可再说了,这尚初云要为宫里的端妃娘娘刺绣观音图本就是要保密的,而此事也只有包括晚玉在内的几人知道。

  但兰心已是听到了,便以为这肯定是个不得了的消息。“夫人可是要为宫中的贵人做事?”她试探道。

  晚玉紧张地忙摇头,并起身欲走。“我不...不能说的...”

  兰心拦住了晚玉,说道,“晚玉妹妹当我兰心是什么人了,我是那等嚼舌根的人么?哎...如今我都没在清辉阁伺候国公夫人了,你自然是看不起我的,罢了,我且走吧。”

  晚玉一看兰心低着头,一副很伤心的样子,便以为是自己惹她难过了,便就上前拉住了兰心。“兰心姐姐莫恼啊,我也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告诉你也可以,但你不能和旁人说哦!”

  兰心眼神一暗,便知道成功了,于是紧接着点头。

  晚玉左右看看,见周围再无旁人,才又拉着兰心坐在长廊的椅子上。

  “我家夫人如今得端妃娘娘看重,正是要为她绣一副图呢,听说这副图很重要,是用来做贺礼的。”晚玉悄声说给了兰心听。

  兰心点头,这才恍然大悟道,“怪不得这几日都没见到夫人,原来她是在屋里绣图呢。”

  晚玉也是点头,“对啊,所以你没事也别经常来这里,若是给冬玉姐姐和墨玉姐姐看到了,定会来训斥你的。”晚玉可不知兰心虽不再伺候蔺氏,但现在既为凝霜的贴身丫头也自不是寻常丫头可比的,因此冬玉与墨玉看在这个凝霜份上,自也不会让兰心难堪,也就更不要说训斥了。

  “是是,我知道了,多谢妹妹提醒。”兰心现在可是高兴的很,这消息她准备告诉凝霜,而若这凝霜怕死,又不敢有所行动,那么她便只能去告诉给蔺氏听了,而她相信蔺氏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兰心走了,晚玉便还觉得这兰心还挺好相处的,可她还没发现因为她的轻易‘相信’,这祸事已很快就要发生了。

  彼时屋内尚初云正是埋头绣着观音图,但她绣着绣着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啊...”那绣针刺入了她的指尖,这让她的眉头不由一皱。

  :。:

看过《初云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