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鸩宠 > 393.要嫁了?

  然,再美,也是她的仇人,她想要杀的人,算她给的最后一点善心,美美的去死吧,看在不用她动手的份上。

  周雨星躺下了,身上穿满了树叶,显然美丽多了。

  而最后几片树下落下来时,恰恰正好落在她的脸上,落点正好是那两道伤疤,树叶盖在脸上,她轻轻的闭上了眼。

  若不是仔细看,不知道还以为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森林里睡着了。

  “切,死都要这么美丽的死去?累不累。”楚莫瑶摇着头缓步走过去。

  看着死了的周雨星,她只有冷冷的不屑和满意。

  人死了,才不枉她报了这个仇。

  “她想美丽的死,本尊未必同意。”北辰上渊也走了过来。

  “你不是说懒得动手!”楚菲瑶瞅他一眼,懒懒的道。

  连杀人都懒得动手的人,这会儿是想干什么。

  “敢对你动手,就要付出这个代价。”

  说着,就见北辰上渊伸出手,眼见着周雨星身上有道气流被他吸入掌中。

  “三魂七魄?”

  楚莫瑶从来不迷信不信鬼神这一说,但现在,她解释不了她看到的现象,只能想到这个词语。

  “她的元神。”相当于魂魄吧。

  “你是要?”

  “本尊要她魂飞魄灭。她想保留一个完美的全尸,那怎么可能。难道瑶儿觉得,本尊放着她不追就只是让她自己了断就完事了。这对她太轻了。”

  得罪他的人,他一掌劈了也就完事了,可是得罪她的人,他就要让她受尽折磨,魂飞魄散的下场。

  招惹她的人,就要做好招惹她的准备。

  而且,他还默默的加了一条,挡她财路者,皆杀无赦!

  她喜欢的,他就会帮她得到。

  楚莫瑶点头,她赞成。

  向来报仇她不会手软,报仇要的就是彻底!

  一道白色气流在北辰上渊的手掌中化为粉碎,他那一掌,是让一个人永远彻底的消失在这个天地之间。

  “呼!”仇报了,楚莫瑶呼了一口气,她的心情舒畅。

  她看看他,不说话,眼神间已经然倾诉满满。

  他为了她,做的已经够多。

  “瑶儿,回去吧。”他揽上她的腰。

  现在,揽上她的腰似乎已经成为习惯,大有以后都不让她走路的节奏,以后不管上那,他都带着她飞算了。

  一道金光闪过,北辰上渊化成了金龙之身。

  飞上天空,楚莫瑶惬意的很:“以后干脆你就带着我飞好了,不走路了。”

  这点,尊上大人倒是满意,点点龙头:“瑶儿喜欢,那我就天天带着瑶儿飞。”

  楚莫瑶晃晃脚丫子,抓了一把云朵,当作空气吹散。

  她现在觉得,有三个字她能深刻的体会,哪三个字呢?

  带你飞!

  ……

  树林中,包裹周雨星尸体的那些叶子全都落在了上,一个人的脚踏上了这片树叶,顺着脚往上看,异于常人的装扮让人一眼就能认出这是谁。

  妖皇冷冷一声叹息,踏过那片树叶走过去。

  周家就此没落了?那周柏岩会做如何打算?

  楚莫瑶……

  妖皇的眼眸抬起,看向北辰上渊和楚莫瑶消失的方向。

  这个女人,他一定要抓到手,天阶玉书,他也一定要得到。

  等待时机么?他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几千年都等过来了,还能差这一时?

  ……

  青凰帝君回到青凰帝宫,心情很是不好,一把抹掉桌上的杯盏茶具,吓的所有下人跪了一地。

  小鸣子悄悄的抖了抖手,示意所有人都赶紧滚下去。

  “帝君大人,您消消气。”

  见青凰帝君坐下,小鸣子赶紧的过去替他揉着肩膀,帝君生气,他这个做贴身太监的就得赶紧着伺候舒服了。

  “本帝君比他差到哪里!”青凰帝君自言自语问了一句。

  周雨星问他的话让他深思了许久,不过,他深思的不是周雨星,而是他自己。

  他和北辰上渊究竟差在哪里,为何楚莫瑶看上的是他,而不是自己。

  “帝君大人,您才是最好的。”小鸣子回了一句万年不老的套语。

  青凰帝君不搭理,闭上双眸复又睁开,再睁开时眼睛里没有了柔情。

  “黑影。”他对着虚空中叫了一声。

  立马,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弯下腰低下头:“帝君。”

  黑影是他最得力的暗卫,隐身于无形,也是黑龙一族中最厉害的暗卫。

  “北辰上渊。”青凰帝君只说了四个字。

  黑影接懂命令,瞬间消失。

  ……

  “什么?三天后大婚?”楚将军府里传出楚莫瑶震惊不已的声音。

  “对,三天后大婚。”楚江南很认真的点头承认。

  “我去!”楚莫瑶想哭又想笑。

  她刚经历生死报完仇回来,就忙着去看花香,确定花香没事了,才彻底放心去睡个大觉,一个大觉都还没睡醒就被下人叫到了将军府。

  许久不回将军府,楚莫瑶根本也不想回来,可是楚江南一再让人去叫,她只好回来一次,现在的将军府安静的非常,没有那些个女人叽叽喳喳,显的宁静多了。

  可是这份宁静却被楚莫瑶这一嗓子给打破了。

  “你开什么玩笑,三天后就大婚!连个准备的时间都没有。”楚莫瑶无语至极,三天,三天就要把她冠上已婚的名头,她真是不习惯。

  “对,就三天,你要准备什么,什么都不用,我都准备给好了,你就老老实实当新娘子就成了。”

  楚江南难得拿出当父亲的威严,这一会儿显得霸气十足。

  那两个女人已经没了,这个女儿说什么他都要像模像样的嫁出门。

  就这三天,他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齐了,一样都不差。

  都准备好了!

  楚莫瑶这回彻底的无语了,好吧好吧,她不想再争,心累。

  “行吧,你们看着办吧!”软绵绵的说了一句话,她就走了。

  她还想回去接着睡大觉,叫上花香,一路不停的奔回楚家别苑。

  反正她是愿意嫁他的,反正他已经求过婚了,反正她也答应了。

  反正……反正……呵呵,嫁就嫁吧!

  回到别苑,没过几分钟,楚莫瑶再次进入了梦乡,就把三天后大婚这个事好像忘在了脑后。

  而就在这三天里,楚江南是把一切都准备的妥妥当当。

  不仅是楚江南,北辰上渊在这三天也把什么都准备的齐整完全。

  而这三天是楚莫瑶过的最轻松无事的三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去修炼之地修炼。

  当然,这三天里,她还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帮着花香养伤,也炼了不少丹药,幸好有那些丹药,给花香治伤起来才起到最好的效果。

  由于花香受伤的原因,所以,花香也不知道三天后便是小姐的大婚。

  所以,这三天下来,一主一仆还有一只狼三个人是逍遥快活,无忧无虑。

  ……

  妖宝楼。

  南门轩翻看着妖宝楼近来的帐薄日志,好一段时间没有回妖宝楼,他被妖皇叫回来以后,本来想着再回青凰城,但一想妖宝许乐不曾来看过,所以,今天他就在妖宝楼里坐着。

  “最近进账怎么样?”萧玉辰一边喝茶一边问。

  他近日一直在妖族,为了躲避自家母亲的催婚逼亲,他是好些个日子没有回萧家,也没有关心外面的事情,所以,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倒还是不知晓。

  不过,当他得知南门轩回来了时,便立刻来找他,从他嘴里知道周雨星死了,他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这对他来说是个好消息,周雨星一死,暂时来说是不会有合适的人可以娶亲,萧夫人那一关总算可以清静些。

  是以,萧玉辰今日来妖宝楼是来向南门轩辞行。

  南门轩合上帐本,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好,我们的妖宝楼什么时候生意不好了。”

  妖宝楼的生意一直很好,赚钱从来都没有少过,这里是南门轩最大的经济后台,也是整个妖族的一个经济依赖。

  “呵呵,那就好。”萧玉辰笑笑。

  “对了,皇兄,轩准备今日去青凰城,皇兄要一起吗?”南门轩在他之前说了萧玉辰要想的话。

  萧玉辰微微一愣,他也要去?回头一想,也是,他也是她的爱慕者。

  接着笑笑点头:“嗯,今日就回去看看,不过,轩回去难道不打算去看看你的姑母吗?”

  与其自己回去面对母亲那一关,不如把南门轩也一起拉下水,有南门轩在,萧玉辰相信自家母亲大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要不拉着他说那些相亲娶妻之类的话,他就满意了。

  一听这话,南门轩也是微微一愣的表情:“辰皇兄说的是,许久不见姑母了,这次就陪皇兄走一趟吧。”

  其实,南门轩怎能不知这个表兄要他同行是把他当作挡箭牌,不过嘛,知道了也就知道,这个挡箭牌嘛他还愿意做一下。

  “那皇兄谢谢轩了。”萧玉辰挑了挑眉。

  大家有话意在言传,不必说出。

  两人喝茶,下人进了门,站到萧玉辰的跟前低语了几句,而后站开。

  听完下人的话,萧玉辰的脸色猛沉,很不好看。

  “怎么,生门有事?”南门轩问了一句。

  萧玉辰是生门的门主,这个身份,在整个妖族也就只有南门轩知道。

  “嗯。”萧玉辰点点头。

  随后又道:“北辰上渊和今日大婚。”

  “噗!”

  南门轩刚喝到嘴里的茶猛的就喷了出来,差点呛了嗓子。

  “大婚?”这么快,他才刚回来几天,他们就大婚了。

  这也就是说,就算他再近水楼台住到楚家别苑去,也是白废功夫。

  北辰上渊,你的速度倒是够快的!

  这句话是在座的这两个男人共同的心声。

  下一秒,两个男人你看我,我看你,互相看了一眼之后,瞬间两个人消失无影。

  ……

  “小姐,起床了,起床了!”花香慌里慌张的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洗漱用的水,身后跟着一众小丫环。

  有的手捧凤冠,有的手捧锦衣,有的手捧锈鞋,有的手捧首饰盒……还有几个手里捧的也是凤冠霞帔,陆陆续结一共进来了十几二十个小丫环,个个手捧着东西。

  花香第一个冲到床前面叫人,真是,她自己也是被弄懵了。

  突然告诉她今天是小姐大婚的日子,真真的是把花香吓了一大跳。她昏迷醒来就和小姐一起,小姐也没有提这个事情,她上哪能想得起来。

  要不是一早楚江南派人过来,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哪跟哪呢。

  楚江南一早就让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抬到了别苑,碍着将军府里现在也没有生气,索性就让她从别苑里出嫁吧,至少,这里是他楚家正正规规的别苑,做为女子出嫁的闺阁也不为过。

  “嗯,干嘛,天都没亮起什么床。”楚莫瑶翻了一个身子过去,继续睡。

  “哎哟,小姐,不行啦,得赶紧起,今天可是大日子,天不亮你就得起,赶紧起啦!”平时花香可以任她懒床,但今天肯定不行。

  花香蹭一下就把被子掀开,推着她醒,一定要赶紧起床,可不能误了吉时。

  虽然这大婚是紧促了些,可是该有的程序也是一样都没有省,光是从那些个聘礼还有礼单,就已经是盛况空前。

  “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楚莫瑶一把拉过被,眼皮子都没有睁。

  “不行,不能再睡,再睡会来不及的。”花香哪由得了小姐这般的任性,又把被子掀开,这回掀开可是掀了彻底,被子掀开,她就让招呼两个小丫环把楚莫瑶扶坐了起来。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小姐醒没醒,反正现在得起床洗漱上妆,一件事都不能耽误。

  两个小丫环帮着楚莫瑶洗漱穿上里衣中衣,而会扶着坐到梳妆镜前,看着那些套嫁衣,一时呆住。

  “花香姐,小姐要穿哪一套?”

  尊上大人准备的嫁衣有好几套,到底要哪穿一套呢,尊上大人说让小姐选。

  花香一时为难,看了看那好些个套嫁衣,再看看自家小姐还处于半睡不醒的状态,咬咬牙,一横心:“现在不穿,先上妆。”

  反正中衣已经穿衣,嫁衣多为开衫,上了妆再穿也没影响。

  “是。”几个小丫环听从花香的吩咐,开始上妆。

  ……

  “大人,您是要穿哪一套吉服?”东风看了一眼那好些个吉服,也不确定是要拿哪一套。

  北辰上渊没有回答东风的话,而是挨个看着那几套吉服,眉心微微发皱。

  那几套吉服是他从千套吉服中选出来的,可是最终穿哪套,他不定,这个权利他要交给她定,她喜欢哪套就穿哪套。

  凤冠霞帔和吉服是一整套,她穿哪一套凤冠霞衣,他就穿哪一套相配的吉服。

  所以,现在他还不知道她会选哪套。

  “那只笨鸟还没有回来?”尊上大人等的有点着急了。

  “还没。”东风往窗外看了一眼,回道。

  ……

  楚家别苑那一边。

  丫环们齐心协力上好了妆容,楚莫瑶半睁半眯着双眼慢慢睁开,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花香长长吁一口气。

  “是啊,再不醒就要被你们折腾死了。”楚莫瑶望着镜子里的人,哎哟,美的不像话。

  她能不能说,她是被镜子里的人美醒的,哈哈哈……

  今天是大婚的日子,看到镜子里的人,某个女人就记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新娘子,她是头一回,感觉真好!

  “小姐,你醒了,就赶紧选选看要穿哪一套嫁衣。”花香一点都不耽误时间,上去直接就把楚莫瑶的身子转了过来,让她面对那些个嫁衣。

  窗台外面一只鸟听到嫁衣两个字立马抖起了精神,终于选嫁衣了,真是等的急死。

  想他堂堂神鸟可是一早就飞过来了,等的就是要看看选哪套嫁衣,他好把消息带回去,哪知道一等就是这么长时间。

  楚莫瑶看着那些套嫁衣,一套一套掠过,有些纠结,这些嫁衣都好看,让她选一套好呢!

  又看回来一遍,最后,她手指着那一套镶上珍珠的嫁衣道:“就那套吧。”

  看到那上面的珍珠,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她还有一颗很重要的珍珠在他手里,至今还没有拿回来,想想就心痛。

  “是。”有了答案,丫环们开始动作为她穿衣。

  青鸾神鸟的小眼睛仔细的瞅了几眼那套嫁衣,扑愣着翅膀悄悄的飞走了。

  总算有个结果,可以回去交差喽。

  ……

  北辰上渊焦急的心情却坐着没动,他在等消息。

  东风嘴角一抽,等青鸾神鸟回来是做什么?难道今天还有什么任务要派出去?东风迟疑一下。

  正迟疑着,一只鸟从窗外飞进来,落到桌子上。

  “叽叽叽,大人,本神鸟回来啦!”青鸾神鸟扑愣小翅膀叽叽叫。

  “别废话!”北辰上渊一个凌厉的眼神飞了过去。

  “珍珠嫁衣。”四个字回答完毕,简洁明了。

  得到答案,北辰上渊站起来,走到其中一套吉服跟前:“就穿这一套。”

  东风一听,赶紧上前,顺便让人撤下其他的吉服。

  “大人,今天是您大婚的日子,为何没有龙族的人来?”东风问了一个问题。

  今天尊上府的确没有看到青凰龙族的人过来,尤其是那几位长老们。

  按道理说,北辰上渊大婚立上妃,青凰龙族不可能来人啊,那些个长老可是个个都要到齐的。

  “本尊没有让他们来。”

  这是他故意不让那些人来的,他不想听那些唠叨,在他大婚的日子,他最不想听的就是那些个长老们的几几歪歪。

  等他们大婚过后,他就要带她一起回青凰龙族祭奠龙神,那时,在龙族,他还要为她再举行一场婚礼,那是属于他们青凰龙族最至高尊贵的婚礼。

  今天的大婚,是他尊上大人的身份,是青凰帝都的尊上大人大婚,是以,今天来的都是青凰帝都的文武百官们。

  吉服穿好,北辰上渊拿出了手里的那颗珍珠,在手里看了半天,薄唇浅浅笑起。

  东风瞄了一眼,那颗珍珠!还真是缘份呢!

  接着,某位尊上大人把那颗珍珠按在了领口之处,这些套吉服每一套他都让人在领口留了一个特别的针脚,就是为了安放这颗珍珠所用。

  ……

  吉时将至,楚莫瑶打扮停当,楚江南亲手为她盖上了红盖头。

  女儿出嫁是一件喜事,可是楚江南的心里却是忧愁不断。

  思绪又回到二十年前,楚莫瑶刚出生的那个时候。

  从天生异才到一个废材,楚江南已经全然接受,而今,从废材又到了一个天才,他也是全然接受了。

  眼看着女儿要出嫁了,楚江南一个大男人,也忍不住下那一种心酸。女大不中留,这是必然的结果,他早有思想准备。

  只是……只是……

  只是他有一件事至今深藏在心底,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大夫人,二夫人,就连楚莫瑶的亲娘他也没有说过。

  现在看着楚莫瑶盖上红盖头就要出阁,他的心里是说不上来的滋味。

  她嫁入尊上府是最好的选择,应该能逃离妖皇的魔掌。

  然,最终让楚江南放心不下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七世之劫。

  当时那人说过,楚莫瑶有七世之劫,平安度过这七劫,才能和彼此相爱的人相伴永远。

  若是过不去这七世之劫,她的生命将永远停止。

  想想这些,楚江南原本是不信,可自从发现楚莫瑶从天生奇才变成了废材,又经历了这么多,他信了。

  但愿,这七世之劫她能撑得过去。

  屋内热闹声音喧哗,楚江南给女儿盖上了盖头,便出去招呼客人去了。越看着心里会越是难过。

  楚江南一走,屋里气氛顿时就松了下来。

  花香轻呼出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放松,她转身看看外面天色,离吉时还有一会儿功夫,便端了些茶水过去,给小姐解解渴。

  “小姐,你喝点水吧,呆会儿尊上大人就来接你了呢。”花香把茶水递到跟前。

  可是盖头下的人半天没伸手接,而是一动没动。

  这是在干嘛?

  花香端着茶弯下腰看,手在动,像是在做什么!

  等花香歪下脑袋看了之后,顿时无语,满头黑线就淋了下去。

  “小姐,你这是在干嘛?”都要上轿当新娘子,还在那写写画画做什么。

  楚莫瑶连头都没抬就直接发回道:“算帐啊,你说干嘛!”

  在现代,结婚可是大事,礼钱份子钱都得一一算清楚,结个婚可是能赚不少钱。

  说起来也是心痛,前世时她也是随了不少份子出去的好不好,那些都已经收不回来了。

  如今在这里结婚,好歹她也得算算她是得了多少陪嫁,收了多少份子钱,这些帐可不能差。

看过《鸩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