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1216章 裕仁病倒

第1216章 裕仁病倒


  与此同时,在东京皇居。

  裕仁正在御书房吃午饭,因为心情好,裕仁让御厨多做了几个菜,甚至还专门要来了一壶菊正宗清酒,还让几个阁僚陪他一起喝。

  因为远东战场捷报频传,这几天裕仁的心情确实很不错。

  先是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在奇袭伯力得手之后,安全撤回北满,并且还带回了苏联远东方面军的总司令布柳赫尔,以及方面军政委切列夫,美中不足的是,布柳赫尔在途中试图夺枪自杀,最后虽然没成功,却打断了自己的腿动脉,最终失血而死。

  不过,既便是没能生擒苏军远东方面军司令官布柳赫尔,而只是生擒了政委切列夫,也足够裕仁高兴好几天了,更何况传回捷报的不仅仅只是小鹿原特战队,还有石原莞尔亲自指挥的关东军的北上攻击集群。

  由第二十七师团、第二师团、第四师团外加独立战车第一师团、独立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编组而成的北上攻击集群,已经成功的占领了赤塔,切断了西伯利亚铁路,这意味着,远东地区的一百多万苏联红军,已经彻底沦为一支孤军。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远东的一百万多万苏联红军就已经完蛋了。

  事实上日苏之间的远东会战才刚刚开始,关东军北上集群至少要在赤塔坚持到十月,坚守到整个西伯利亚进入冬季,交通彻底中断,才算大功告成!只要关东军北上集群在赤塔坚守到十月,等待着苏军远东方面军的结果就只能是全军覆灭。

  所以,远东会战才刚刚开始,还远未到额手相庆的时候。

  因为,再接下来,苏军远东方面军以及来自中亚、西伯利亚方向的援军,肯定会协同远东方面军,向赤塔发起疯狂反扑!为了迎接苏军的疯狂反扑,石原莞尔甚至要求大本营,将小鹿原特战大队也调往赤塔参战。

  然而既便是这样,也仍然无法掩盖关东军已经取得阶段性胜利这一事实。

  所以,裕仁的心情是极好的,至少关东军已经赢得了日苏战争的第一阶段,不是么?

  裕仁一口抿干了酒盅里的酒,然后对东条英机说:“东条君,既然石原君如此看重小鹿原君的特战大队,那就答应他吧。”

  就刚才,在向大本营和裕仁报捷的同时,石原莞尔又不失时机的提出要求,要求大本营和裕仁将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调拨给北上攻击集群。

  通过奇袭伯力的这一次行动,石原莞尔已经充分认识到了特种部队的作用,石原莞尔发现,特种部队如果用好了,那真是可以左右一场大型战役的胜负的,所以他打定主意要将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调到北上攻击集团。

  “哈依!”裕仁都这么说了,东条英机只能顿首答应。

  东条英机并不傻,因为打赢了日苏战争第一阶段,眼下石原莞尔在天皇陛下心目当中的圣眷正隆,这种时候无论石原莞尔提出多过分的要求,天皇陛下都不会拒绝,他也犯不着为了石原莞尔而去惹得天皇陛下不痛快。

  不过,裕仁的好心情没能持续太久,因为一封来自上海的战报,很快就将他的好心情给破坏殆尽,第九师团在上海的军事行动,居然遭到惨败!不仅惨败,甚至连师团部也让巡捕营给端了,师团长吉住良辅也被俘虏了!

  啪嗒!在听完国务秘书的汇报之后,裕仁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握在手中的筷子便啪嗒一声掉地上,在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之后,裕仁又赶紧弯下腰,想要去捡掉落在地的筷子,结果却不小心又打翻了放在矮几上的酒壶。

  骨碌,光当!酒壶先是滚落在地上,然后光当一声碎了,壶中的酒水瞬间四溅开来,**了席子,看到席子上的酒渍慢慢洇开,裕仁的胸臆测之间便突然间生出一股无名之火,然后一抬手就把矮几掀翻在地,再跳起身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

  “八嘎,八嘎牙鲁!废物,一群废物,饭桶,一群饭桶!”

  “一个师团,这可是一个常设师团啊,居然败给了区区一个巡捕营?”

  “更让人羞耻的是,居然连师团长也让人家给俘虏了,耻辱,简直就是大日本皇军自明治维新以来之最大耻辱!”

  “我简直无法想象,这仗是怎么打的?”

  “以一个师团之优势兵力,还有百老汇大厦这样颇具战斗力的皇协军助战,面对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的巡捕营,居然能打成这样?这简直是耻辱!”

  “耻辱,真是耻辱,帝国陆军的脸面都被他们丢尽了!”

  裕仁大声的咆哮着,忽然眼前一黑,然后一跤摔跌在地。

  “陛下!”东条英机和几个阁僚见状,便赶紧抢上前将裕仁搀扶起来。

  但只见,裕仁的一张脸已经变得煞白,更用双手扶着太阳穴呻吟着说:“好疼,我的头好疼,好疼,我的头好疼……”

  东条英机和几个阁僚见状,便立刻变得无比紧张。

  尤其是身为陆军总参谋长,同时也是裕仁天皇的皇叔祖的闲院宫载仁,看到裕仁扶着太阳穴喊头疼,闲院宫载仁一下就想起了他的皇侄嘉仁,也就是上一代的大正天皇,大正天皇可是个精神病患者,裕仁该不会步他的父皇的后尘吧?

  “御医!”想到这,闲院宫载仁激泠泠打个冷颤,然后回过头,以与他年龄完全不相符的音量大声的咆哮,“快传御医,快传御医……”

  (分割线)

  裕仁气病倒了,不过上海的局面并未因此而停顿。

  在百老汇大厦的残部被日本海军第三舰队的十几艘军舰接应上舰之后,巡捕营便立刻越过四川路桥以及二白渡桥,配合一团、二团以及三团,向退守虹口、杨树浦的第九师团残部发起了猛攻,不仅如此,巡捕营还派出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沿着杨树浦路一路向东,企图控制杨树浦区的各个码头。

  由于日本海军存在,巡捕营的这一企图最终没能得逞。

  只不过,这样一来,长谷川清想将百老汇大厦的残部,从大阪商船码头、汇山码头等码头放上岸的意图也落空了,而且这时候天色已经将近傍晚,由于局势不明郎,长谷川清只能暂时将百老汇大厦的残部留在军舰上。

  长谷川清倒也不怎么担心百老汇大厦的人会趁机作战,一来,百老汇大厦的残部已经被解除武装、集中看管了起来,没有武器,他们就是想作乱也不可能,二来长谷川清也绝不认为百老汇大厦的残部会作乱。

  之前百老汇大厦的人在四川路桥以及二白渡桥跟巡捕营的恶战,影佐祯昭和吉住良辅仅只是看到战报,长谷川清可是亲眼目睹,这样一支跟巡捕营打生打死的部队,除了死心塌地的给皇军当狗,恐怕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所以,长谷川清甚至没有特意下令,加强对百老汇大厦的看管。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便是长谷川清下令,加强对百老汇大厦残部的看管,恐怕也是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被接应上舰的百老汇大厦的残部中,还有狼牙大队的近两百名特种兵,这些特种兵一个个都是兵中之王!

  不过,由于天色还没黑,所以狼牙并没有动手。

  (分割线)

  这个时候,小鬼子其实并不是一点转机都没有。

  最先发现不对劲的还是影佐祯昭,影佐祯昭逃回中村机关之后,第一时间向长谷川清发去了急电,请求海军将百老汇大厦的残部接应上舰,但是,在发完电报冷静下来之后,影佐祯昭却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

  影佐祯昭是老情报出身,对细微的蛛丝马迹十分敏感。

  影佐祯昭将几条可疑情况一罗列,然后再稍微一比对,就立刻发现了其中的异常。

  四行仓库的巡捕营伏兵从哪来的?为什么百老汇大厦、七十六号还有中村机关对此都是毫不知情?而且,驻守四行仓库的百老汇大厦的部队被歼灭之前,曾经发回一封电报,确认羁押在四行仓库的国民军老兵已经全部处决!

  还有,租界中区废弃粮仓的巡捕营伏兵又是从哪来的?为什么百老汇大厦、七十六号及中村机关对此也是懵然不知?七十六号在巡捕营的重点打击之下,实力已经严重受损,事先没听到风声这很正常,但是,百老汇大厦却是兵强马壮人丁兴旺!

  但是,为什么百老汇大厦也对巡捕营的异动懵然不知?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想到这里,影佐祯昭心底顿时生出彻骨的寒意,难道,百老汇大厦有问题?

  或者说的更加确切一些,难道百老汇大厦的总头目梁武义,竟然是个奸细?否则,影佐祯昭完全无法解释这些异常,一个巧合可说是巧合,两个巧合也可以说是巧合,但是三个巧合却绝对不可能再是巧合了,这一定是个精心布置的惊天骗局!

看过《抗日之特战兵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