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凤舞隋末 > 第五百零九章 一双渣男

第五百零九章 一双渣男


  /

  高坐在马上的黄娜,先是抬首瞧瞧了天空,发现今日倒也算得上风和日丽,却也是个给人留下深刻记忆的好日子。

  又低头看看在营门一旁故作潇洒,却又暗中侧开了身子站在了自己马鞭攻击范围死角的李世民,不由笑了起来,道:“就说一大早听见鸦哥儿(乌鸦)叫,准没好事儿啊!”

  黄娜说着将马鞭往李世民头上一指,娇叱道:“刚刚光记得惩戒那薄幸之徒,倒忘了你这个油嘴滑舌之辈……你便是李世民李二郎吧?方才你唤柴绍做妹婿,可是想让人误认为你是你兄长李建成么?你便是装作是李建成又如何?不过一手下败将而已!”

  这李三娘乃是为李渊第三女,乃李渊正室窦氏所出,系李世民同母姐,生于开皇十五年(597年),于大业九年嫁与长安柴氏的柴绍。只是李家的论资排辈估计还是承袭鲜卑人的套路,并非男女混排,而是男子与女子各排各的,虽然按年纪大小李三娘是李世民的姐姐,但从家族辈分而言他却是二哥,对着外人便要托大称柴绍一声妹婿,在家中李三娘也得叫他一声二哥。(别问为什么,《大唐双龙传》里也是这么设定的!)

  只是,这些鲜卑人的陋习,李世民又岂能三言两语给黄娜说清楚,加上黄娜的联想力也是异常的强大,竟是把此事联想到了李建成身上,顿时李世民便也哑口无言答不上话来。

  话说他李二也是堂堂正正李唐军的敦煌公、右领军大都督,用得着装成李建成么?

  倒是这时柴绍回过神来,便也戟指黄娜喝道:“呔!你这女娘便是元帅,也不可胡乱来嚼舌根,柴某行了何事惹下了不忠不义之说?若今日说不分明,定然不与你干休!”

  黄娜听得嗤笑一声,喝骂道:“好啊!你娘子驻守关隘,被人掳走了你不管不问是不是不义?你可还记得与你娘子洞房之日许下的诺言,可如今时过数月你连封书信都不曾发来,是不是不忠?至于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妻舅,也说你当初弃家北行亦是不义……所以,两个不义加上一个不忠,你却要与谁干休?”

  听得黄娜这话一说,柴绍顿时面色便黑了,当初李渊在太原起兵,他与李三娘居于大兴(长安),李渊便在起事之前派遣使者秘密将他二人召回。

  于是柴绍对李三娘说:“你的父亲将要起兵扫平乱世,我打算前去迎接他的义旗,一起离开不可行,我独自走后又害怕你有危险,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然后李三娘说:“你应该赶紧离开,我是一个妇人,遇到危险容易躲藏起来,到那时自己会有办法的。”

  然后,这个渣男居然就真的一个人跑了,要知道当时的柴绍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居家宅男,而已经是堂堂元德太子的千牛备身,是备身府中一员虎贲校尉,居然就这么抛妻弃子(此时李三娘已经为他生下一子柴哲威,生于大业十年九月),一个人跑去太原投靠李渊去了。

  柴绍跑了之后,大兴朝廷这边自然也不会当真为难已经外嫁的李三娘,于是她才得以动身回到鄠县(今陕西户县)的李氏庄园。

  至于这后来嘛!

  柴绍到了李渊手下,先是得授右领军大都督府长史之职,后来又兼领马军总管,出战之时都是奋勇杀敌,每战都当先登城破阵,先后得进右光禄大夫,封临汾郡公、霍国公,只是这期间李渊却把李三娘派去镇守苇泽关,不叫他夫妻在一处,内里详情自然不足外人道哉了。

  而这如今,既然黄娜都已经说动李三娘做了三千近卫女军的总教头,二人的关系自然更近了一步,加上本来又是女生,一旦交好最易贴心,所以黄娜也就从李三娘处得知了有关这个历史事件第一手的资料,从而断定柴绍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大渣男”。

  按照李三娘的说法,当初这李渊派人来通报消息称将在太原起兵之后,别说柴绍了,他全家都被吓得瑟瑟发抖,柴绍的母亲甚至都准备叫人把李三娘绑了往官府送,还是柴绍思虑良久,做出了跑路前往太原的决定。

  至于说史书里上记载的柴绍与李三娘的那段对话,大体上却也是有的,只是内容有稍稍不对,原话应该是:“听闻你父将举义旗,我欲往之,然我夫妻不可同往,恐祸延家族,又恐我去后你遭不测,该当如何?”

  李三娘又不是傻子,自然听出话里意思,这话的意思也就他们夫妻要是一起跑路的话,柴家的其他人或许就要倒霉了,所以这是要她留下来当人质。

  至于她当时是怎么答的也不重要的,反正后来柴绍把他老娘还有一众家人卷了府里的财物发回了外家(其母的娘家),然后自己也带着亲卫拿走了府里剩余的钱财逃出了长安,仅留了一个空荡荡的柴府给李三娘。

  这柴绍的祖父柴烈原是北周骠骑大将军,历任遂梁二州刺史,封冠军县公;而他的父亲柴慎也是隋太子右内率,封钜鹿郡公,所以柴家的府邸还是蛮大的,可搞笑的是他一家人走的走跑的跑以后,府中居然都没给李三娘母子留下七日的口粮,而当时柴绍的儿子柴哲威才三岁,还跟着李三娘吃着奶呢。

  也亏了李三娘自己脑子活络,拿了仅有的首饰和贵重衣物典当凑了路费,这才跑回了鄠县老家,并后来自己打拼出了一番局面。

  所以嘛,后来李渊虽然依旧拿了柴绍当女婿,也用他南征北讨,可就是不让他夫妻呆在一处,估计就是因为这事给恶心坏了。

  却说黄娜开口,便有理有据的把柴绍怼得无话可说,便是一旁的李世民都险些暗自乐了,不由暗道:“这两个不义加一个不忠……倒也是个新奇说法!”

  不过李世民显然也是个脑子活络的人,当即便也故意咳嗽一声,便来拱手道:“元帅骂得是,我这妹婿的所作所为却有不妥之处,该骂!只是如今我等此来,便是来赎回舍妹,还望元帅通融则个!”

  哪知道黄娜却是冷笑一声,扬鞭一指营外道:“莫要妄想了!如今世上已无李三娘,只有我天凤军近卫总教头李秀宁,你们这一双渣男,还是从哪来回哪去吧!”

  听了这话,顿时李世民和柴绍都被惊得大龙眼瞪起了小豆眼,待得二人面面相窥,柴绍想的是“啥叫没了李三娘只有李秀宁”,而李世民脑中想的问题确实:啥子叫做渣男?

  凤舞隋末

  凤舞隋末

看过《凤舞隋末》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