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三五一章:月下

第三五一章:月下


  清瘦道人好歹也是一代上人,安能受此大辱,他一声冷哼,悄然将自身散出的修行路收回,那绵延百里的奇门之路朴实而平凡,泥土芬芳,花草茂盛。

  清瘦道人明显被这一巴掌打出了真怒,他默默起身,双手背负,虽是双眸失明,却有世外高人的风范,他不再用罗盘之眼去看,而是再用自己的内心去感觉,以修行者的灵识去寻找。

  众多上人纷纷变色,他们也感受到了那小剑者身边的不凡气息,可却无一人敢像这清瘦道人一样不怕死,众多上人人老成精,纷纷低头不语,各个默念修行之法,体悟起自然奥妙的模样那叫一个认真。

  金发男子被无尽神光笼罩,他盘坐于一圈神轮之内,悄然抬起眼皮,扫过清瘦道人与空无一物的四周,便又重新闭眼,只当安心修行。

  清瘦道人的确搜寻不到任何踪影,他面容微怒,字声清晰可闻:“阁下既然选择了出手,又何必躲藏于暗中,不如出来一见,难不成看不起我太平道么?”

  终于把神秘莫测的太平道搬了出来,暮洛沐浴月华,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笑意,清瘦道人不知何人打了他,可暮洛却很清楚。

  楼兰净土历史之古老,堪称岁月之中的神话,就算太平道当代高深,也未必能让这楼兰净土的王者多看一眼。

  “更何况,这还是那段岁月最顶尖的王者,若非太平道的第一代天师来了,否则也是难办。”

  暮洛似很了解神秘女子的为人,说是一代王者,下手却直截了当,只听得身后传来一阵‘噼啪’声,又是一巴掌落在了清瘦道人脸上。

  三番五次被羞辱,说来也怪,这上人虽然怒气冲天,气的脸色通红,可始终不曾有出格举动,他怨意滔天的换股四周,正当一众上人皆有些看不下去之时,这道人竟转怒为喜,低声喃喃:“多谢前辈。”

  什么情况?一直装死的暮洛险些从山崖上摔下去,哪里还有挨了打还要道谢的上人?能走到这一境界,无疑是天底下最有天赋的修行人之一,却挨了两巴掌后道谢?暮洛强忍怪异表情,与他一样的还有那金发男子,虽然状若神明,此时却周身神光消散,犹如云雾般悄然稀薄。

  “咳咳……阁下欺人太甚,道友不必做此缓兵之计,我等一起出手,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

  白衣剑子也察觉到了暮洛与之前的不同,在这剑子身边似有一种淡淡的气息,犹如皓月之上的薄雾,淡雅却不凡,其实他也很想知道暮洛身上发生了何等机缘,按剑起身,却被清瘦道人伸手拦住。

  再看这位道人,白衣剑子微微失神。

  他的脸庞确实被打了两巴掌,还印上了五根纤细的指印,一共十指印记落浮现面庞之上,犹如一幅戏谑的画卷,这对一代上人而言绝对是莫大耻辱,可白衣剑子更是看见了,顺着这些指印,清瘦道人那原本已经失去了光明的眼眸,却在微微睁开……

  “有眼不识真人是大罪,好在贫道前一刻还是无眼的,所以罪不致死。”

  不一会儿,犹如莲花盛开般,这清瘦道人竟重新睁开了眼眸,且这一次他双眸璀璨生辉,散发点点光泽,那瞳孔深处浮现智慧与光明的力量,似能看透一切妖邪。

  在场上人皆不是凡俗之辈,他们感受到了清瘦道人身上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似乎在上人的强大基础之上,更多了一种他们所没有的神韵。

  虽然挨了两巴掌,可貌似这其中好处还真非同小可。

  一众上人皆脸色变幻,心中不知琢磨些什么,远方盘坐于山崖之上的暮洛也微微惊异,他不曾想到楼兰净土的王者会出手帮助当代的修行之人,而且一出手便是阴阳造化,化腐朽与神奇,让原本已经死去的东西重新苏生。

  “夜令君不是应该很冷漠么,身为楼兰净土的王者,万万人之上,高处不胜寒。”

  暮洛低声呢喃,耳畔果不其然飘来一阵幽音。

  “这是谁说的道理,若是万万人之上便冷漠无情,那这一人之下的万万人岂不是随时面临着灭亡命运,唯有仁德与天地同齐,才能造就楼兰净土最鼎盛的岁月。”

  夜令君悄然浮现在暮洛面前,她依旧冷漠,面无表情,可话语之中却有着一股浓郁的感情,十分复杂,仿佛从远古时代而来。

  这难道是对楼兰净土的爱与恨?暮洛瞬间明悟,察觉了这复杂情绪的深沉与博大。

  这小剑者不再言语,闭眸调息,心中却对这画卷世界多了一丝敬畏。

  “能入这画卷世界的终究无一个凡俗之人,你们这些存在一旦走出了画卷世界,天知道会给当代的修行世界带来何等变化。”

  一直到明月黯淡,天际浮现淡淡白光,他才重新开口,夜令君沉吟,竟摇了摇头。

  “不会的,只是你之前所见的世界太小,才误以为画卷世界的强大,无论那个年代都是在不断超越,将会有更为强大的生灵诞生,破灭与新生的轮回之中,本就不缺乏超越的希望。”

  暮洛蹙眉,低声道:“令君的意思是……”

  “修行代有人才出罢了,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是岁月兴替的必然,若是与之为敌,必将被岁月所摧毁。”

  夜令君的话语十分深奥,至少如今的暮洛还很难体会到其中的深意,但这并不重要,暮洛稳定心神,再不断思索着天坑与画卷世界内所得到的一切,这段时间看似飞速,却令他有了十足的成长。

  无论是上人手段的肉身法,亦或是诸多大战,都给了这剑者突破‘行者’该有的自信与底气。

  “可惜了,那么多生灵死在了玄鬼宗的手中,恐惧虽然面目可憎,却始终是人与生俱来的一部分,就此杀之,太过残忍。”

  稀薄的月光与薄雾混杂在一起,暮洛唏嘘不已,他念起了玄鬼宗那杀人不眨眼的上人,将大海的海水染成一片血红,强大到令人憎恨,却终究被他抓到了时机。

  “再你与那古代剑者定下约定之前,我见过他生活的年代,荒凉贫瘠,犹如沙漠一般尘土飞扬,似乎除了他与剑,再无任何有意义的东西。”

  暮洛喃喃低语,回想起了更久远的记忆,夜令君若有所思,声音有了好奇与波动。

  “也许是因为那个年代只剩下他了,余下却都毁灭,破灭之中唯有那一人遗世独立,独自面对无法战胜的一切,所以才会显得荒凉。”

  “这样……”

  夜令君的话语令暮洛眼眸一亮,原本有些消沉的神色骤然明朗。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