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三四一章:偷袭

第三四一章:偷袭


  太平道崛起于草莽之间,一众上人都对这个古老奇门道宗颇为好奇,奈何清瘦道人一言不发,且他失去了双眸,这令一众上人也为之遗憾。

  “太平道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小道者,看恶者不顺眼罢了。”

  清瘦道人一指云端,微笑道:“那才是战场所在,此战之后,西方大地也应真正动乱一番了。”

  云端之上,电闪雷鸣,有黑发男子状若疯魔,他与一位白衣剑子缠斗在一起,可很显然,这黑发男子的愤怒并非在这位白衣剑子身上,早在他之前,便有一人暗中偷袭,险些将他身躯洞穿。

  “谁!滚出来,在这画卷之内,你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杀了你!”

  黑发男子咆哮,他已经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在不断击杀那海底的异样生灵之后,他气息愈发狂躁起来。

  白衣剑子一言不发,犹如冰山般冷漠,剑招闪烁,犹如幻影叠加,一剑难以斩断这男子的黑袍,那便两剑,三剑,乃至于千百剑汇聚成一道剑气,剑影冲天达千百之丈,一剑落下,便是云霄退散,将那黑袍斩断。

  白衣剑子平静心神,很长时间才安压住内心涌动的杀机。

  “你应该管好你自己。”

  白衣剑子似乎压抑着一股莫名的火气,这让很多人都疑惑不解,唯独金发男子才心有灵犀一般,嘴角勾勒出忍俊不禁之意。

  “想来是被那巨大之物给嚇住了,这一肚子火气不敢发出来,这才有了出口……修行啊,当真不易。”

  清瘦道人感慨,那罗盘之上的眼眸却滴溜溜直转,他并未在白衣剑子身上过多关注,而是在搜寻着一些不曾被注意到的东西。

  云层深处,暮洛隐有所感。

  神秘女子犹如一团迷雾,在他四周游荡。

  此时此刻,这女子声音颇有几分讶异。

  “了不得,有人注意到了你,而且还发觉了我的气息。”

  神秘女子从来没想过她的存在会被暴露,可就在方才,她分明感受到了一股气息从她身边扫过,微妙至极,内蕴大道。

  “看来当下也的确有一些不错的修行之路,至少在当初的楼兰净土,能做到这一步的似乎不多。”

  神秘女子的话令暮洛沉吟,他被察觉这很正常,但之前的气息却让他有一股不安,似乎在那一瞬之间,他嗅到了更多的味道。

  “似乎这一切都是在人为布局之中,也许是错觉,也可能是真的,但如果是一场布局,那问题一定出在那奇门道人身上。”

  “奇门五行的道术么?的确不是一般的修行路,但无论如何,区区一位百里之境的弱小子民很难有所作为。”

  神秘女子语气中有傲然之意,暮洛哑然失笑,这女子似乎还活在当年,将所有的修行者都当成楼兰净土的子民了。

  虽然神秘女子并未在意这微小的差距,暮洛却留了一个心神,自古以来奇门一道便充满了虚幻与缥缈,有着太多的故事足以被后世铭记,当下年代的奇门之人,也绝对不容小觑。

  “也许他的图谋并非当下的一切,但既然已经被察觉,我们也不用刻意掩盖。”

  暮洛喃喃低语,一点小心思立刻被神秘女子察觉,如今的战场是暮洛一人的事情,她袖手旁观,甚至只需要在这弱小如蝼蚁的子民快要死去的时候,再伸手轻轻拉一把就足够了。

  这个女人态度十分坚决,并不出手。

  暮洛忍气吞声,浑然不敢有丝毫想法,云端之上,雷鸣滚滚,白衣剑子气吞山河,也不知这剑子究竟有了什么样的滔天怨气,杀气之盛大,堪称恐怖。

  黑发男子起先还借助着那杀伐异兽的气势与之纠缠了一会儿,但很快的,他便察觉这白衣剑子气势不太对劲,如今大的怨气和杀机,究竟压抑了多久……

  “你我从未见过一面,不应该走到这一步!”

  黑发男子嘶吼,他黑袍如瀑布般朝着白衣剑子冲去,更有无边黑云聚拢,隐约要有一场大杀伐到来,不曾想回应他的唯有一道雪白的亮光,这剑子气势如虹,一声不吭,却杀机四起。

  这实在是太过莫名奇妙了,黑发男子好歹也是一尊上人,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杀伐之路,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拼命却又强大到可怕的剑者,难道是因为玄鬼宗与云中剑宗的恩怨才会如此?

  黑发上人作法,从天边聚拢的无边黑云之内,竟有无数雨点落下,这每一滴雨点都犹如刀剑般锋锐无比,更有丝丝黑气从他身躯之上散开,白衣剑子惊异,只是一瞬之间,他似乎便有了被压制的感觉。

  也是此刻,那被巨人所压抑之后的不安与愤怒,才消散了不少。

  “我与玄鬼宗乃是合作关系,并不算真正的玄鬼宗上人,你我皆不是寻常上人,何必要针锋相对。”

  直到此刻,黑发男子的话语才让白衣剑子有了计较的心思,之前无数剑招落下,有形似春来的花落知多少,也有盛夏蝉鸣一般的旺盛生机,这众多剑招落下来,再看这黑衣上人,早已是衣衫褴褛,身上遍布伤痕,好在不曾真的死去,终究是上人之列的高手,勉强撑了下来。

  “我们不必针锋相对,我自此从玄鬼宗离去,诸位道友可愿意行个方便。”

  黑发上人怨气冲天,他不敢在动手了,因为此时他已察觉平静老者的死去,就连那位前辈都遭遇不测,以他一人之力,也很难与这一众上人纠缠下去。

  一根手指指天,而后猛然点在了自己眉心之上。

  黑发男子似乎掐断了某些特殊的契约,眉心之处浮现的一枚咒印正在悄然消失。

  他笑容无奈,略带一丝疯狂。

  “我断绝了与玄鬼宗的一切关联,就此离开,若是你们不愿意,本座少不得拉走一两位上人陪葬!”

  黑发男子语气坚定,到了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以死相拼是唯一生还的希望,他的话让白衣剑子沉默。

  不远处的清瘦道人从怀中掏出一柄拂尘,仙风道骨的扫了几把,而后似算清楚了其中的厉害关系,语气异样道:“此人认真的,不必再多做牺牲。”

  清瘦道人似乎在劝告白衣剑子收手,可在白衣剑子耳中,这声音似乎还有其他的意思,其中深意究竟为何,他猜测不出来。

  这短暂蹙眉思索的功夫,玄鬼宗的这位上人确实抓住了时机,朝着天外飞去,此时此刻,层云散开,一道流光犹如破空星辰般冲向了他的身躯。

  这一击之下,黑发上人虽然并未有多少损伤,但在他内心深处,却有一种异样的感触蔓延开来。

  身为一尊上人,就算打不过也能轻松离去,但唯独此时,他感受到了浓郁的死亡气息,这股力量甚至与他如此靠近,以至于盈满了他的身躯。

  “这是什么……我记得你用过一次,但似乎没这种力量。”

  神秘女子好奇的问道,她看着认真无比的暮洛,倒是很意外。

  “一拳无二打。”

  暮洛收起躯干的姿态,长舒一口气。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