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三百章:战台来客

第三百章:战台来客


  “这就是修行界以外所说的鬼打墙,竟也能杀人。”

  暮洛咋舌,万千修行路,的确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存在,那鬼王再次隐于云雾之中,莫测的气息漂浮,却让所有暗中的修士都不敢与之交锋。

  “他从外界专门为了杀人而来,要是没有必要,一定不要与他有任何争执。”

  清天侧生怕暮洛初生牛犊,开口提醒,然而此时他却发现身边无人,方才那位剑子躲得无影无踪,正在一处山岩之后盘坐养神。

  清天侧哑口无言,他知晓自己多虑了,能在风口浪尖上活到今日,这剑子会轻易送死才怪。

  “一般何时开战,难道他们都在等着一个白痴上去送死么?”

  暮洛低声开口,却不觉想起了那被玄鬼宗击杀的剑子,脸色倒是尴尬不少。

  清天侧笑容微妙,道:“说不准又有哪个年轻人不怕死了,比如贵宗。”

  “这和我关系不大。”

  暮洛赶忙撇开了关系,他不可想身先士卒,这战台四周的人,暂且不提那深不可测的鬼王,就算是方才那玄鬼宗的三五身影出手,他也未必能与之交战。

  “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厉害的角色,这还只是八部浮屠塔之外的一小块土地。”

  “天大地大,剑子阁下还是得多出去看看。”

  清天侧在一边欲言又止,见暮洛露出好奇之色,他这才庄严道:“贫道乃是清正道的出世传人之一,在宗门里号称神行天下打四方,若是剑子有兴趣,还能随我去宗门里坐一坐。”

  神行天下打四方。暮洛显然被这骇人听闻的名头给镇住了,他半晌不敢开口,见到这剑子这般胆战心惊的模样,清天侧倒是来了几分兴致,他滔滔不绝,险些将清正宗诸多师叔级长老人物的丑事都抖落出来,一直看见暮洛那目瞪口呆的表情,这才收敛不少。

  “嘿嘿,道听途说,不可相信也。”

  “你说你们三叔祖当年也是用剑的,还一剑划出了百里之多的修行路。”

  清天侧面露傲然,道:“这是当然,当初我那三叔祖抛弃了一切道法,提着一柄剑就走出了修行界,神挡杀神,佛挡杀佛,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见暮洛低头不语,这道人便面露微妙笑意,道:“怎么着,难不成云中剑宗里没见过这等高手?”

  暮洛摇头,道:“这等霸气的道家剑者还真没见过,云中剑宗最让人看不透的那一位剑者,总是终日睡觉,哪怕是当初大战的时候,也是躺在一张藤木椅子上摇着过去的。”

  暮洛回想那剑城走向辉煌,且璀璨犹如流星的一夜,不觉唏嘘不已,清天侧默默冷笑,这道人隐约猜测到了什么一般,呢喃细语道:“这就对了,若是人人都能如你们那城主大人一样,天下早已大乱。”

  “或许如此。”

  暮洛同样报以莫测笑容,这两人似乎在某个观点上达成了共识,四野无声,在那鬼王一声长啸之后,一切都似乎平息了,就连玄鬼宗的几人也不敢妄动,只是云雾深处隐约传来阴森之光,犹如深夜中的野兽寻找到了猎物,他们默默凝望另外一处的暮洛,充满了恐怖的念头。

  对于这等无形挑衅,暮洛从来不会畏惧,他双眸如炬,瞳孔深处浮现出两轮金色火光,以披靡之色对视了过去,空气的气息在躁动,似乎有一场无形的争斗在进行。

  “吼……”

  鬼王低沉咆哮,黑白无常纷纷上前,以诡异力量撑开结界,阻拦了这恐怖的存在被惊醒。

  云雾散去,陡然之间,一柄古剑自天外而落,直挺挺的插在了婆娑台商,这一刻,战台开花,无数色彩斑斓的花朵悄然绽放,犹如踏入真正的无垢世界。

  “这是你们的剑子?”

  清天侧差点把大牙笑掉,就算是狂妄也应该有个限度,再被斩杀一位剑子后还有人出手,这与勇敢早已偏离了轨迹。

  “如果真的是当初那十八剑子之一,我第一个上台把他打下去。”

  暮洛很讲义气,清天侧正露出赞誉目光之时,这剑子却低声道:“所以我知道这肯定不是,因为他们应该比我怕死。”

  这的确不是云中剑宗的剑子,但的确是一位剑者,一道黑袍身影从天外落下,冷峻幽暗,充满了异样的吸引力,此人剑眉轻动,环顾四周云雾,那深邃目光好似能看出一切遮掩。

  古剑一抬,指向了一个方向。

  “你,出来。”

  一道佝偻身影从云雾中走出,他四周的气息界被剑气斩断,这是一位老者,应是某一条修行路上的闭关存在,因为太过久远,身上的肌肤都已经溃烂,见到这黑袍剑者以古剑剑锋对准了自己,也只是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老夫已经老了,只是想看看众多人杰,可否留老夫一条性命。”

  确实,到了这一地步,到了这个年纪,就算是求饶投降也只是家常便饭了,修行界中活的越久远,就越是明白尊严与勇气都是很可笑的身外之物,有了也只是意气风发的年少时候,就算没有,或许还能活的更久。

  “怕死便直说,本大爷自然会饶了你。”

  黑袍剑者冷笑,挑衅道:“无非是怕死罢了,说什么只是来看看,就算是年轻五十年,年轻一甲子,你也是换汤不换药的说法。”

  黑袍剑者言辞犀利,对这老者三番五次的挑衅,可自始至终,这为了老人一直是面露悲苦之色,他并无杀意,更没有半点上台与这剑者你死我活的打算。

  最终,黑袍剑者作罢了,他冷冷转身,将古剑指向了另外一个地方。

  “我乃北方大族拓拔氏,听闻此处也起了婆娑台,我在北方连胜了五十盘,不知今日谁来……”

  暮洛凝望这黑袍剑者自信且狂傲的身影,却莫名叹息一声。

  清天侧被这极为刺耳的一声叹息给弄晕了,他几乎已经陷入了那黑袍剑者的话语中,正欲鼓掌呢,一转身便看见了暮洛那诡异的神色。

  “咋了?”

  道人很朴实,还不明白会发生什么,暮洛附耳低声开口,清天侧原以为是要向他解释,却不曾想暮洛露出一看透一切的笑意,只是淡淡吐出一声‘别装’。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