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九一章:一拳之前

第二九一章:一拳之前


  这是天女宫修士的气息结晶,颇有几分冰肌玉骨之意,暮洛一眼望去,好似看见了一尊天女藏身在这气息之内,冰清玉洁,难以被凡俗之人窥见。

  这是一位极为不凡的存在,暮洛停手而立,那天女宫的大师姐见众多门下弟子被一一斩杀,双眼血红,嘶吼着朝着此人冲去。

  男子微微一笑,抬手将这一丝气息吸入体内,微妙笑道:“剑被打断了,要是趁机逃走,你们天女宫也不算是全军覆没。”

  天女师姐青丝飞扬,面容苍白却浮现悲愤杀机,暮洛在她身后微微点头,虽然天女宫昔日的那位上人在幽暗大地上作恶不少,可这宗门终究还是有着血性的,尽管女流之辈,却也有着真正的喜怒之色。

  暮洛眼神微妙,他刚好趁着这个机会看下这男子的手段,天女宫的师姐手段玄妙,素手掀扬,四周传来阵阵波涛之声,她竟扬起了一片海浪,朝着这男子打去。

  终究是百里宗门的修士,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一开始便不打算与这男子拼死,竟也是想看下此人的手段。

  “昔年天女从苦海中被点化而生。”

  “天女出现,日生金轮,波涛汹涌,海浪不息。”

  “今日一见,无非是井中浪花,实在令人大失所望。”

  这白袍男子轻声呢喃,起初面容庄严肃穆,做出敬畏姿态,后来却忍俊不禁,笑的那天女宫的大师姐脸上青红皂白,可面对这深不可测的男子,她罕见的不敢妄动。

  却见此人抬手一挥,如法炮制般将那漫天海浪全都汇聚于指尖,化为一道淡蓝色的气息,略微观摩一番,便抬手扔去,面露不屑:“这种小术若是被我学了去,不过三日便得死在这战场之中。”

  这是对天女宫的羞辱,那位师姐终于忍不住了,娇躯迸发出强烈杀意,以断剑朝着男子脸上刺去,这男子面不改色,悄然前行,竟直接穿透了天女宫师姐的身躯,他微笑凝望暮洛,身后那在半空中凝固的身躯犹如被吸干了血液,渐渐瘪了下去。

  暮洛沉默无言,他不知敌友,这男子朝他露出一丝笑意,道:“先前我的一具肉身被剑子所斩杀,如今特地讨教一番,还望赐教。”

  暮洛回想起那在湖中爆炸的白袍道人,顿时神色凛然,原来那道人是此人的一具肉身,从他面容上来看,这男子气色沉稳,斩杀一位百里宗门的行者显得不费吹灰之力,那肉身就算损伤,也对他毫无伤害。

  这是一位深不可测的高手,更要命的是,从如今的架势上来看,他还是自己的敌人。

  面对挑衅,暮洛无法推脱,尤其是如今这片战场正是由于云中剑宗与玄鬼宗的争斗而掀起,若是此时在战场中怯战,将对云中剑宗的未来产生微妙影响。

  春来躁动不已,暮洛几乎能感受到这剑身之中的少女正恨不得踩在他脸上破口大骂,见眼前这白袍男子微笑不动,暮洛将春来出鞘,横切一剑,欲直接斩断此人头颅。

  也是此时,那天女宫行者传来微弱之声。

  “我知道你是谁,妖魔……”

  暮洛的剑锋让天女宫行者的声音被淹没,白袍男子微笑不语,抬手一捏,欲将这春来的剑锋捏住,这与宁一倒是有了七八分相似,暮洛不觉摇头,目光流露出一抹坚毅:“每一天的修行都是进步,你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当初险些将你击杀的玄鬼宗宁一,竟然被你当成了朋友,十九剑子还真是单纯。”

  这白袍男子话语轻松,可神色明显有些意外,他这双指头第一次在这片修行大地落空了,原本以为暮洛的春来会直接被擒住,此剑却在关键时刻剑锋逆转,险些让他两根手指直接撞上去,这似乎与云中剑宗某位高手的剑招有所类似,白袍男子蹙眉,想到了一些不妙的事情。

  “在来之前有人对我说,若是能与你交朋友,就一定不要与你作对。”

  “但是你想杀我。”

  暮洛淡淡开口,黑发从眉间飘过,春来剑好似发出一阵轻歌,自下而上的刺出一个微妙角度,这是极度危险的一剑,白袍男子悄然后退,这简单的一次退步,却已经让他露出疯狂之色。

  “因为我觉得你不配。”

  “现在呢?”

  暮洛继续发问,春来剑犹如一曲古朝代的歌谣,不断寻出一个又一个死角,将这白袍男子不断逼得后退,似乎第一次如此狼狈,这位神秘来者已有了真正的杀意。

  “本来我只是想把你简单的杀掉,可是现在我准备认真一点了。”

  白袍男子脸上浮现诡异笑声,陡然之间,他双指凝聚一片乌光,暮洛感受到了这两根指头之上的变化,当真犹如金铁玉石般变得坚硬了。

  他双指在虚空中挥舞,犹如流水一般浮现律动,仅凭着这一双手指,竟无数次将春来接下,暮洛面容不变,依旧不遗余力的挥动此剑,甚至中途这春来剑灵多次想要破身而出,也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

  “天女宫的是一群沽名钓誉的废物,看来云中剑宗也不过如此,西方的百里宗门莫非都是快步跑出来的?”

  白袍男子抓住微妙时机,将春来剑捏在了双指之间,此时此刻,他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淡然与无敌姿态,面对暮洛,竟有一种手到擒来之感。

  “你比天女宫的人厉害不少,看来云中剑宗也有可取之处。”

  这白袍男子已忽略了暮洛的存在,他双指用力,在虚空中勾勒出一道微妙弧度,这是一股微妙的力度,虽然轻柔,却似乎能撼动大山,暮洛难以抵御这股力量的侵扰,他身躯微微向前一扑,春来剑已被这男子顺势而为的牵走。

  “死吧。”

  白袍男子感受到了春来古剑上的古老剑气,目光深处浮现一抹狂喜,这绝对是一柄不可多得的修行之物。

  “来之前边有人便说云中剑宗非比寻常,竟拥有此等神物,果然不容小觑。”

  白袍男子似乎忽视了暮洛,在他将暮洛扯到面前之后,这剑子的生死仿佛已经注定。

  一只手掌悄然伸出,那乌光化为一方诡异咒印,印刻在了他的手掌之上,这一掌若是落在一位行者身上,就算是九十里的顶级行者,也得瞬间化为一摊尸骨。

  那云中剑宗犹如流星般划破夜空的十九剑子也不例外。

  “其实你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名声在外,西方之外也有所耳闻。”

  这看似缓慢的一切,其实都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白袍男子呢喃之际,欲抬手将这一掌贴在暮洛的面颊之上。

  避无可避,一瞬间似乎性命与古剑都要失去,白袍男子不觉浮现怜悯笑意。

  然而下一刻,这一丝笑容却凝固在嘴角。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