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九零:十里以内

第二九零:十里以内


  远方的强大波动传来,从清晨起,诸多修行路便有异样气息溢出,大战从未停止,暮洛并不曾踏入真正的战场腹地,他要在最后这几日完成与湖中神秘人的承诺,将一些人彻底埋葬再此处。

  “我从未冒犯他人,但有人来杀我,是不是该还手。”

  湖底有沧桑气息传来,这一次暮洛却选择了制止,他并不打算让灰袍老人出手,今日一战,他的生死皆在自己手中。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似乎为暮洛的举动所诧异。

  “你还有点骨气,也知道在这个世界只能依赖自己。”

  暮洛知晓是那女子雕像在开口调笑,并不争辩,只是低声道:“也从不见前辈出手,不知何时让本剑子见识一二。”

  那女子雕像从湖底泛起涟漪,作势欲出,却最终作罢。

  暮洛尚在疑惑之际,一阵巨大的冲击从他身后传来,一道身影从密林深处飞出,这是一位白袍道人,他双手合捏一方古老咒印,好似演化出骄阳坠落,朝着暮洛头顶轰去。

  一股炽热的巨浪袭来,暮洛并不躲避,正当那白袍道人冷笑之际,却又一道身影从那烈日之中飞出,这身影手持一柄古剑,自下而上,贯穿了他的身躯,从中间直接斩为两断。

  暮洛眼神冷漠,将这白袍道人的头颅抓起,问道:“为何要杀我。”

  “饶命……我还有一点真灵在眉心之处,若是放我离去,日后必有大报。”

  白袍道人并未真的死去,他嘴角冒血,双眼之中竟有一点点紫芒扩散,维护住了他最后的一点生机,暮洛默默点头,这道人才低声道:“剑子快走,玄鬼宗出了三个内门弟子名额来换你头颅,眼下这片修行之地已有十大修行路接了玄鬼宗的杀人令……”

  不等白袍道人说完,暮洛陡然将他头颅扔入湖水之中,尚不等女子雕像将这生灵吞噬,便有一阵惊天轰鸣传出,这头颅竟在湖底爆炸,那恐怖的威力,让暮洛都为之震惊。

  “最后一刻感受到他并非人类,又是一位不得了的家伙要取我性命。”

  暮洛喃喃低语,浑然不理会那女子雕像气急败坏的娇叱,远山之上,一位淡眉男子从盘膝而坐的姿态中起身,他凝望密林深处,眼角满是笑意。

  “好个云中剑宗的剑子,本以为这是一出好戏,结果一下子就被识破了。”

  这男子气度非凡,竟从一片高山上一跃而下,他并未着急前去与暮洛一战,而是缓慢前行,一步步朝着密林的方向走去。

  战场的波及正在扩大,暮洛感受到了远方的战场正在缓慢移动,似乎连这片密林都变得不安起来。

  这是很奇怪的现象,灰袍老人的声音传来,才让他隐约有所明白。

  “只要身处在这片大地之上,都会被这一场争斗所波及,至于谁能够在其中获取真正的利益,才是手段的体现。”

  暮洛微微点头,他凝望云端,此时的天穹似乎比任何一日都要宁静,在天空深处,白云退散,一道道无形剑气化为有限界限,将那新生宗门的底气展现无疑。

  云中剑宗已经不是当初的一方小城,如今的云中剑宗有能与玄鬼宗叫板的底蕴,暮洛浮现一丝笑意,他踏入预密林深处,恰好一道身影从天空中坠落。

  易水刺客鼻青脸肿,显得很是狼狈。

  这并非致命伤,在他胸膛之处,还有一个血红大洞,不过显然下手之人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打算,依稀能看见他的胸口被一层淡淡的气息所包围,保住了他的生机。

  易水刺客浮现苦笑,道:“我的刀不在,不然他们赢不了我。”

  “无妨,我给你报仇。”

  暮洛淡淡开口,语气中已有了一丝杀意,易水刺客倒是不在乎这点,他继续道:“那几个修士还让我给你带句话……说今天你的头就会挂在云上,等云中剑宗的人带回去。”

  暮洛被这男子的耿直弄到无语,唯有快步踏入山林深处,顺着易水刺客伤口上的气息,寻到了一群持剑女子。

  这是一群妙龄啥少女,皆容貌娇美,唯独眼神深处浮现丝丝暴虐与杀意,一直到看见暮洛身影出现,她们纷纷露出冷酷笑意,手中剑寒光闪现,竟化为有实质的剑芒,朝着暮洛身躯刺来。

  “与妖魔为伍之人,我天女宫今日必要降妖除魔!”

  众多少女齐齐大喝,无数气息汇聚在一起,竟让暮洛不得不退避锋芒,天女宫也是一方古老的百里宗门,山门传言坐落在一处比云还高的山峰之巅,每一代天女宫的修行者皆被称之为天女,肌肤冷若冰霜,传言乃是以明月精华所修行。

  当初在李家修行路中,便有一位百里上人的天女出世,虽然美若天仙,可下手之歹毒,竟要让整个巫人族为她做奴仆,可谓是心思阴狠,对待这等宗门之人,暮洛并无手软打算,他低声道:“方才那刺客可是你们所伤。”

  为首一位女子持剑走出,她莲步款款,面容冷傲,也唯有这位女子的肌肤犹如真正冰雪,好似溢出阵阵流光,她冷漠的注视暮洛,平静道:“只是一剑罢了,便斩断了他的胸口肋骨,看来与妖魔为伍的修行者也不过如此。”

  暮洛被这女子的自信所折服,玩味笑道:“什么不过如此。”

  “他,你,云中剑子宗与妖魔。”

  这冷傲女子不再多言,当最后一个字吐出口时,整个人已经飞身而出,好似人与剑合二为一,绽放出阵阵冷霜光辉,暮洛稍一后退,做出拔剑姿态来。

  虽说天女宫的修行者并非真的善类,可其修行之道却颇为神妙,暮洛感受着这剑芒之内传来的阵阵刺骨凉意,腰间某剑一动,竟是冬寂传来了一丝情绪波动。

  不屑,甚至于蔑视。

  一直以来,作为云中剑宗四季歌的最后一剑,此剑向来沉寂,唯有此时,才展现了一丝欲出锋芒的态度。

  暮洛按压冬寂的骚动,与春来不同,冬寂剑眨眼功夫便消沉了下去,面对愈发逼近自己的天女宫修士,暮洛并不打算再以四季歌对敌人,而是缓缓弯腰,聚集力量在双手之上。

  “一拳将你打死还真有点可惜,不如先断了你的古剑锋芒。”

  暮洛轻声一喝,聚精会神的一拳轻缓打出,这一拳朴实无华,却让天女宫的修行者面露惊恐,她的肌肤竟在这一拳的压力之下渗出鲜血,甚至于手中的古剑,都发出咔嚓作响的破碎之声。

  “师姐,救命!”

  这时,一阵阵哀嚎声从这女子身后传来,暮洛也一阵蹙眉,他并未真的动用杀机,毕竟这群修士留了易水刺客一命,还算留有余地。

  可当暮洛凝望这女子身后,双眸急剧收缩,一位男子不知何时出现,他缓缓前行,凡是路上有阻拦之物,皆伸出两根手指灭之。

  此时此刻,他的手指插入了天女宫一位修士的双眼,而那凄惨呼救声,也在这女子奋力挣扎几番后悄然消失。

  这男子两根手指之上凝聚着丝丝寒意气流,他把玩一番,摇头道:“想不到百里宗门也如此斑驳不堪,终生止步于行者十里以内了。”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