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五一章:木屋(二)

第二五一章:木屋(二)


  这是一场漫长且无形的争斗,八部浮屠塔有高僧出世,看中了这凌云古木的来世,他盘膝而坐,就在这古木之下悟道参禅,想要将其度化。

  一连三天三夜,这位僧人双手合十,默默诵经悟道,众多修士皆被一股莫测的力量所感染,纷纷露出虔诚模样,唯独这凌云古木不不动不摇,甚至连木叶不都曾落下半片。

  最终,这位僧人默默摇头,在一个深夜悄然离去,后来据某位修士回忆,当天夜里这位僧人面露恼羞成怒之色,气的一脸通红,愤然离去。

  还据说,凌云古木之上有鸟拉屎,正巧落在这僧人头顶之上。

  “终究不是真正的弥陀,如何能效仿古代圣贤。”

  云霄之上传来冷笑声,凌云古木摇曳不止,刮起一阵大风,好似在与故人相谈。

  八部浮屠塔的高僧离去了,这位僧人手段莫测,默默盘坐,为凌云古木诵经,想要将它带走,可最终功亏一篑,但他并非在做无用功,至少还有一群修士听的如痴如醉,即使在那高僧走后,这群修士也依旧回味无穷。

  数日之后,此地才渐渐恢复平静与和谐。

  凌云古木随风摇曳,荡漾出柔和的美感,此地属于八部浮屠塔修行大地的边沿,人迹罕至,几乎没有修士愿意来到此处,也唯有在这凌云古木扎根之后,偶尔有一些无名修士前来,默默哀悼,目光中浮现敬畏。

  层云涌动,云中似乎暗藏剑气,最近几日,云中剑宗的气息愈发浑厚了,似乎与整片青天勾连在一起,令大地之上的诸多修行路惊叹。

  大战之前,四方无声,却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一股无形的暗流在修行大地上涌动,尤其是在青木剑子化为凌古树后,战场格局更是扑朔迷离,甚至难以看清楚谁才是真正占据优势的一方。

  一些修行路开始分崩离析,原本聚集在一起的行者级高手皆各有选择,纷纷在暗中离去,寻到了他们认为正确的道路。

  有修行路归属了云中剑宗,一脉道路上的所有修士皆腰配古剑,来到那凌云古木前静坐,最终,一只云鹤自九霄而落,一扇动翅膀便将所有修士全都卷上了云端,而后这云鹤化为一道人形男子,轻轻抚摸着凌云古木的身躯。

  斑驳的树皮,翠绿的枝条,还有沙沙作响的木叶,云鹤剑子微微一笑,一道空灵剑气从周身散开,落到这古木身躯之上,竟不曾给这古木造成半点伤害。

  “若是你还活着,我这一剑你未必接的下来,看来这是属于你的造化。”

  云鹤剑子一跃踏上青天,重新化为灵兽而去。

  西方修行界迎来了难得的沉寂,一条不知名的修行路上,一位白衣少年默默前行,似是已经走了很久,当他回头望去,已是看不见任何熟悉的场景。

  “以南九千里,这第六鬼仙住的地方还真是远。”

  暮洛微微摇头,这些天他已走出诸多修行路,见到这少年腰间的古剑,很多修士都露出惊异之色,与玄鬼宗的一场争斗作用不小,如今这片大地上,云中剑宗算是有了真正的威名。

  只是暮洛也不曾想到,诸多剑子的进步如此之大,比起当年的剑城十八剑子,看来又是开辟到了另外一条道路上。

  “未来的大战会很好看,就是在这之前,还是得由我拉开这第一战的序幕。”

  暮洛行走了数千里的步伐忽然停下,这位少年按住腰间的古剑,朝着一处深山前行。

  不过一时三刻,便有清泉流淌,水声哗哗作响,有一种莫名的空灵之声,这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山泉,暮洛心有所感,不觉想起了当初在八部浮屠塔外院时遇到的酒泉,可惜那一壶酒早已被喝完,再见到熟悉的场景,倒是让这少年怅然若失。

  “修行之路见过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大战之后,说不定会从云中剑宗离去。”

  暮洛喃喃低语,他松开手掌按住的古剑,捧起清泉,刚欲送到嘴巴里却感受到掌心一阵刺疼,暮洛面无表情,将泉水抛洒四方,这泉水竟然犹如剑刃一般,落到一处地方,那块大地必定深入三分,好似裂开了一条缝隙。

  暮洛蹙眉,弹指一挥,将一条清泉引出,这清泉细长如蛇,被暮洛以气息引到一块青色岩石上,顿时这青色巨岩竟被泉水砸破,那原本光滑的石头面上多出了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缝隙。

  暮洛再看手掌,果然多出了几道血痕伤口。

  鲜血落地,一股淡淡的痛意顺着掌心涌遍全身,果不其然,这清泉之内蕴含着剑意,自上游一直流到了此处,这股剑意竟丝毫不曾消磨,依旧能斩断岩石,如此修行,暮洛心中倒是猜测到了一二。

  “此处已经南方九千里,该如何称呼你呢,第六鬼仙,还是玄鬼宗的剑者。”

  暮洛朝着清泉的尽头淡语,他眼眸已是阴沉冰冷,这一手清泉藏剑的本事的确玄妙非凡,可要是真的让他做,也并非很困难。

  尽头并无回声,想来也应该如此,一代鬼仙何必要理会其他修士的嘲讽,暮洛微微冷笑,再度弹指,一道无形气流顺着指尖没入这清泉之内,这股修行的力量改变了四方格局,清泉的流动渐渐平息缓慢,到了后来,这清泉竟开始缓缓倒流,自下游向上,颠覆了自然的规则。

  暮洛抽身而动,他盘坐在清泉最下游的一块青石之上,接连弹指,数道剑气没入倒流清泉之内,而后这位少年面目祥和,静待结果。

  清泉倒流,这的确是惊世骇俗的场景,一些鱼虾原本费劲千辛万苦,从大江大河来到此处,此时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牵引,再度重回,一些鱼虾死命挣扎,以双钳勾住石子泥土,却最终难敌这股霸道的力量,纷纷倒流回去。

  暮洛微微一笑,见到这群可爱的鱼虾,心有所感,再度弹指,那藏在水中的无形剑气竟化为一条条青色小蛇,也在水中随着鱼虾一起流动,可每当有生灵靠近这青色剑蛇时,暮洛便暗中挥手作法,剑气不伤人,更不伤鱼虾。

  此时此刻,清泉尽头倒是有一阵轻微笑声响起,并非嘲弄暮洛卖弄把戏,而是在赞誉。

  “修行也是一场玩乐,比起那不开眼的木头剑子,阁下倒算是会玩的。”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