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八十五章:隐秘

第八十五章:隐秘


  往生院是八部浮屠塔内最古老的庙宇之一,神秘非凡,具有古老的历史与传承,底蕴深不可测,更有很多修行上的秘典与神术,令这座古庙宇凌驾诸多修行路之上,剑城如果真的和往生院比较一番,犹如野草与星辰,无法相提并论。

  可是这一场大战下来,诸多剑子并没有感受到往生院的神术有多么厉害,纵然九大出世子一起出手,也并非想象般神威无敌,一切都在承受范围之内。

  这很不正常,不止是暮洛察觉到了不对,城主与诸多剑子也纷纷变色,扫视周围的往生院僧人,目光莫测,此时这些往生院的修行者们表情冷漠,双手合十,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显得阴邪诡异,不像是佛陀之道,反倒如妖魔。

  一时间气氛凝重起来,暮洛似笑非笑,轻按腰间春来,作势欲拔。

  如果不是看在往生院可能与静心禅院有所渊源,他可能早已大开杀戒,可这里终究是八部浮屠塔,而他暮洛也是内院弟子,一切还是得小心应对。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这条修行路上作威作福的几十年,往生院也迎来了今日的颓废与衰落,一位长眉僧人走出人群,朝着暮洛与诸多剑子一拜,口中喃喃低语,说出来的话竟是古老禅音,令诸多剑子蹙眉,因为他们每个人听见的话都不一样,传达的意思却十分类似,便是求和。

  往生院的这位高僧许诺了极大的好处,令每位剑子都心动了,甚至这位高僧愿意拿出一根罗汉骨,帮助必孤剑子重续手臂,顾名思义,罗汉骨便是佛门罗汉坐化后的遗物,一根罗汉骨便能降妖除魔,好似雷霆电鸣,带着一股自然生成的无边佛威,让妖魔退避,若是以罗汉骨重新接上手臂,必孤必定一跃龙门,实力大涨。

  哪怕没有罗汉骨,对整个剑城而言,与往生院交好也是最佳选择,众多剑子看向了城主,却发现这位中年男子也是似笑非笑,环顾四周双手合十的往生院僧人,这位城主若有所思道:“我总觉得八部浮屠塔的古庙宇不应该这么弱才对,我布下了多种后手,为了驱逐往生院,可是到现在为止,我的后手一个也没用到。”

  城主此话一出,诸多剑子顿时大惊,一个后手都没用到!难道小十九不是么?似乎看懂了剑子们的目光,城主微微摇头,笑道:“他不算。”

  暮洛不算后手,充其量算是一个惊喜罢了,深知城主厉害的暮洛微微点头,冲着诸多剑子施以礼貌微笑,他也知道自己的本事,锦上添花足够,雪中送炭尚可,要说力挽狂澜,那还是差了个十万九千里,如果没有李巍峨,没有那手持阴阳二剑的男子,没有城主,他一人遇到这九大出世子也是送死的笑料罢了。

  暮洛心知肚明,脸上却挂着高深莫测的笑,依旧是一副老子救了你们所有人的自信,让城主看的只想揍这小子,好在往生院那长眉老僧按耐不住,冷声道:“以和为贵如何?”

  “以和为贵自然是道理,可争个输赢对错也是道理,我只想问一句,往生院的那位‘百里’何在,我与他一战,输了剑城自然退去,若是赢了……”

  城主话语微微一顿,接着笑道:“赢了那就是赢了。”

  一里修行者,十里行者,百里之境究竟为何等高手,暮洛还真没见过,对未知的强大总有好奇,这才是一位少年该有的模样,暮洛按着腰间三剑,摸索不定,似是在想使用哪一把较为趁手,可还是夏蝉最温热,按住了就不松开了,当夏蝉剑几欲出鞘时,这位少年却听见了长眉老僧的怒吼。

  “不知好歹,杀!”

  一个杀字,让暮洛狂笑不止。

  这才对嘛,如果让一个腰间别了三剑的剑子竟然跑来看以和为贵,这大概是天大的笑话,暮洛抽出夏蝉迎上一位出世子,这一次全力以赴,剑城第十九位剑子丝毫不落下风,剑子之称实至名归,再无人质疑,这一战从白昼厮杀到了清晨,诸多剑子手段齐出,剑气纵横三千里,斩断青天天穹,切开了朦胧云雾。

  这一战李巍峨八百斤金山银山全力落下,大战之后少了一百斤,让这位胖剑子心如刀割嚷嚷着要去再偷个三百斤天下各地的宝贝做补偿。

  还有普天黑白大战中将阴阳二剑颠覆不止,阴上阳下,阳上阴下,起初颠覆阴阳尚且不熟练,到了后来竟是如鱼得水,烂熟于心,对剑法的领悟倒是更上一层楼。

  有喜便有悲,必孤剑子失去一臂,大战之中只能自保,后来更是被诸多出世子逼退,若不是云鹤的两位弟子纷纷赶来相助,险些被镇压而死。

  重新见到必孤,小猴子还是那沉默寡言的模样,唯独看见必孤失去一条手臂后这位少年一声不吭的提着树枝杀入往生院内,硬生生打出一条血路,一路都是残破的尸体,死去的修行者只中了两剑,第一剑割喉,第二剑断臂。

  必孤望着这深山老林走出的精瘦少年,怔怔出神吐出一个‘谢’字来,之后再无言语,彻底脱离战场,免去一死。

  夕阳西下,金黄余晖覆盖了往生院的一砖一瓦,这片古庙宇已是烟消云散,再无念诵经文的僧人,难闻阵阵檀香,只见如血残阳与真正的鲜血混杂在一起,遍地尸骨。

  城主大战中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大战结束后也是如此只见这位中年男子踏入往生院深处,诸多剑子随行,暮洛亦跟随在其后,一直来到了一处深不见底的水牢内,听说这是往生院关押妖魔的地方,固若金汤,却被城主腰间无名长剑一次斩断。

  这是无名长剑第一次出鞘,也是城主第一次出剑。

  “慈悲。”

  水牢大门被斩断后竟有一阵禅音传出,打开水牢大门,却见一位八九岁的小沙弥双手合十,笑而不语的凝望剑城众人,说是凝望也不合适,城主微微皱眉,看着这小沙弥空荡荡的眼眶,紧握双拳,好似散发着无边的愤怒。

  “终究是活了下来,你还是信了我,我也信了你。”

  小沙弥仿佛知道来者是谁,喃喃低语,脑门后浮现出一圈神环。

  :。: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