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四十三章:剑者

第四十三章:剑者


  两颗人头砸在了小剑客脸上,这人头上的鲜血依旧滚烫,吓得这小剑客连连后退,他骇然盯着从天而落的那道身影,嘴角不由得苦笑连连:“唉,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就不该把那春来三招交给你。”

  小剑客盯着晓暮落摇头,他看似无意的扫过地上两颗人头,目光无比复杂,往生院出世子果然死了,脸色苍白青黑,头颅与**分离的度应该很快,脖子上的伤口十分平滑,一眼就能看出这是被一剑切开的。

  春来剑招自然厉害,可也得看是谁施展,难道眼前这个少年当真有这种天赋?不过一时三刻罢了,便心领神会,将这春来参透?

  小剑客看见了地上另外一具尸体,眼神一凝,倒是生出了三分火气,这位青衣修行者在他幼时便十分和蔼,对自己照顾有加,如今也被削去了头颅,令这小剑客心头涌现一股杀意。

  好在出世子已经死了,算是暮洛帮助他报了仇,这位小剑客释然道:“剑还我。”

  其实他与暮洛之间并没有矛盾,为了利益,他阻拦小七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果暮洛还剑,自然怨消恨解,两人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但很可惜,暮洛并没有还剑的打算,相反,这位少年站在小七面前,学着之前小剑客的模样,把玩着手里的剑。

  这算什么意思?挑衅么?天底下的修行者无数,可很少见过有修行者为了一个女子怒?小剑客一愣神,险些笑出来。

  “你笑什么?”

  暮洛皱眉,十分不解,见到他这番模样,小剑客笑的更加大声了,他笑弯了腰,眼泪都快要被笑出来,他指了指暮洛,道:“我笑你愚蠢,为了一个女人,不对,为了一头孽畜,竟然要与我一战,真的是不怕死,太蠢了,哈哈”

  小剑客的笑声并没有惹恼暮洛,小七此时起身,站在暮洛身后安静的看着,她眼角闪烁着不一般的色彩,果然,暮洛在沉默很久之后,突然道:“其实我不是想与你一战,我只是想问你借点东西罢了。”

  “借东西?什么东西?”

  小剑客也停下了大笑,他眼角锋锐,朝着暮洛看去,那位少年看起来十分认真,他没有在开玩笑,暮洛扳着手指,道:“第一个是你的剑,我很喜欢,就不还给你了。还有一个是春来剑招,这个确实厉害,我也想要,第三个就是你的命了,我帮你杀了出世子,耗费了很大的力气,还差点死了,本来小七帮我的话会轻松不少,但是你却拦住了她,这很坏,不是么?”

  坏?小剑客听到这个词顿时呆住了,竟然有人还在修行的世界中说到坏这个字,道法自然,那里有个好坏对错之分,小剑客本来想要大笑,可不知为何,他那咧开的嘴角就是笑不出来,他想到了很久以前生的事情,当年他年幼,剑城只有十三位剑子,他是第十四位。

  当时他的父亲带着他来到城墙上,看着一地如蝼蚁的凡人,十分慈祥的对他说,要让自己做个好人,要用仁者之剑,才能无敌天下。

  “仁者无敌,仁者是好的,所以好人无敌。”

  小剑客喃喃低语,他眼角浮现一抹明悟,令小七又是一阵悚然,她几乎对这个小剑客要产生心理阴影了,如此恐怖的天赋,实在罕见,这是一个几乎吃饭说话睡觉喝水都能顿悟的少年,与他为敌,实在不是上上策,比起小七的畏惧,小剑客更是懊悔不已,他摸了摸脑袋,道:“对啊,我要做个好人,仁者无敌,可惜父亲说完之后我就忘了,晓暮落,你不知道我这柄剑杀死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我做了多少坏事,算计了多少天才,这条修行路上遍地尸骨,其中十分之一有我的功劳,唉,都晚了。”

  小剑客十分后悔,他看见了一条新的修行路,如果能在三年前,或是五年前明白,也许他如今已经是剑城第一剑子,好在,还不晚。

  “这样吧,晓暮落,你们一共三个人,我杀了你们三个,我保证在你们三人死去之后,我一定做个好人,如何?”

  小剑客在残阳下又捡起了那根小树枝,他把玩着树枝,朝着暮洛缓缓走去,同一时间,这位剑客的一身剑气散开,令暮洛微微皱眉。

  此时此刻,这位小剑客一身气势极为不凡,他处于一个突破的边沿,整个人斗志昂扬,比起之前的那位往生院出世子只强不弱,说到往生院的这位出世子,暮洛微微一笑,道:“这出世子不是我杀得,你不用心怀感激,毕竟将它脑袋切下来的人,是他。”

  暮洛指了指地上的另外一颗脑袋,正是那青衣修行者,不过小剑客倒是浑然不理会,他微笑道:“无所谓,如果你失败了,我自然会去。”

  这条修行路上的剑修很强大,暮洛心头凛然,小剑客的话语带着一股无比强大的自信,暮洛稍微一愣,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

  他将手中的剑扔到了小剑客面前,这位少年微微一笑,道:“这个先还你,一会来拿。”

  比起斗志与气势来,暮洛与这小剑客倒是丝毫不弱,几乎没有犹豫,小剑客也将树枝扔给了暮洛,他知道这少年不会剑,一个不会剑的人自然无所谓武器是剑还是刀,但他不一样,一位剑城十八剑子之一的天才剑者,若是手中无剑,那双手也就失去了价值,除非是到了那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否则这条路上的修行者手里,一定要有一柄趁手的剑。

  小剑客拿到剑后周周身气势骤然一变,剑客与修行者虽然都是一类人,但说到底还是有区别的,小剑客一剑落下,不曾朝着暮洛杀去,反而收入了剑鞘中,他笑道:“可以开始了。”

  剑客都这么有礼貌么?暮洛起先一愣,可当他回忆起那青衣修行者装傻一剑切断往生院出世子脖子的场景,顿时收敛了小觑,果然就在他呆的瞬间,小剑客后先至,整个人好似一片落叶般飞到了暮洛身前,剑未出鞘,直接以剑鞘做剑,朝着暮洛的脖颈处削去。

  这一剑有剑气溢出,暮洛毫不手软,八臂诛魔施展开来,一共八只手臂从身体上生长出来,他用其中一只手臂握住了树枝,去抵挡这剑鞘的威力,树枝如何能拦住剑鞘?小剑客对暮洛的手段毫无震惊,他在这条修行路上杀过无数修行者,各种手段也都见过,见到这八只手臂,也只是冷笑道:“这种**上的力量,就算成千上百又如何?”

  一千只手臂一剑也能切断,这是小剑客的自信,可是这一次他的自信似乎出错了,剑鞘落下,暮洛并没有受伤,一根树枝拦住了这剑鞘,盯着眼前这少年奇怪的笑脸,小剑客眼神稍微认真了一点,借着剑鞘一弹,这小剑客抽身退走。

  他仔细打量着暮洛,突然皱眉道:“这似乎是八部浮屠塔内的修行之术,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暮洛自然不会回答,他的目标很简单,第一个是要剑,第二个是春来,第三个则是小剑客的脑袋,在残酷修行的世界中不存在侥幸,倘若自己输了,那又会如何?暮洛不敢相信小七这种高贵的祥瑞会成为被圈养的畜生,这种事情一旦生,他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八臂诛魔与一生一灭经文一起运转,暮洛周身响彻古老梵唱,小剑客脸色骤然一变,这可是佛门修行功法,而这里又是八部浮屠塔之外的修行路,如此看来这少年极为不一般,遇到这种对手,也许只有一个办法了。

  小剑客不等暮洛冲到面前,剑已出鞘,空中似有春意盎然,飞花落下,尽是满眼鲜红。

  “春来不觉晓,花落知多少?”

  春来第一剑出招,小剑客沐浴春风,他一剑横切,天地间无边飞花落下,每一朵飞花都好似藏着一片杀机,片片鲜红飞花看似美丽实则藏着是一片森罗地狱的惨状,暮洛不敢怠慢,澎湃的气血涌动,让他犹如野兽般迅捷,这是斗战之路的力量,在斗世子传道之后,这位少年的实力深不可测。

  “来!”

  暮洛一跃上半空,他在空中口吐一口鲜红之气,这是气血所化的本命元气,无数飞花被这一口气血给吐成了粉末,犹如点点尘埃散落大地,一时间这条修行路满是奇异香味。

  这还远没有结束,在小剑客诧异目光下,暮洛双手结成一个奇怪的印记,这一瞬间,暮小剑客心头不安,似乎从他身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作祟,犹如一座即将爆的火山,随时能将他的**破坏,一枚咒印浮现在小剑客眉心,不死不休印,这个让幽世子都大吃苦头的术法再一次施展开来,暮洛趁着短暂的时机,重新落在地上,他一手指天,另外一只手按地,犹如上古弥陀般不可侵犯。

  “好个手段,但问春来几多愁,万千落花不肯休!”

  这一瞬间,小剑客感受到了死亡的危险,这个少年太厉害了,手段层出不穷,可他也不是寻常之辈,飞打出春来第二剑,漫天飞花越来越多,这飞花孕育着春意的生机,不断与不死不休印消磨,难以置信的,这一枚令幽世子都吃亏的咒印,竟然没有对这小剑客造成致命的伤害,暮洛一咬牙,又要接连做法,这时天空却突然阴沉了下来。

  暮洛还没有回过神来,小剑客倒是一阵苦笑,他飞逃开了,也是同一时间,一道雷霆从云端落下,轰隆一声,暮洛只觉得耳朵都要被震聋了,不死不休印与他也失去了联系,而小剑客的满天飞花也是被这雷霆轰碎了大半,剩下了的飞花似乎成了背景,一道窈窕的身影从云端落下,宛如仙子。

  这是一位气息冰冷的少女,她脚踩一柄雷霆长剑,冷漠的扫过暮洛与小剑客。

  见到这少女,小剑客慌了,他飞跑到少女面前,擦了擦那长剑,讨好道:“姐。”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