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十八章:第一里

第二十八章:第一里


  时间很珍贵,暮洛无时无刻不在思索,在感悟,寻找属于他的修行路,似在一些洗礼后,这位少年蜕变了,除却认真与努力,更多了一种对修行的热爱。

  七彩麋鹿没想到暮洛会这么拼命,不过转念一琢磨也了然了,见到天底下那么多高手,轻狂的少年自然会奋起直追,可惜茫茫岁月中,这种努力的少年不知死了多少,眼前的这个小子也应该不能超脱出去,七彩麋鹿小脸一笑,冲着暮洛的背影玩味道:“暮洛,你可知道什么叫做修行路?”

  暮洛吐纳自然,不理会身后那略带嘲弄的畜生,七彩麋鹿自然不知道她在暮洛心中究竟是个什么形象,这头小鹿微微一笑,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你们人族一位高人教化万物所言,修行路也是一样,盘膝坐上一千年,不及杀人三百天。”

  杀人三百天,这太过残酷,暮洛原本吸纳着清冷月华之气,被这肃杀的言语一激,眉头微微皱起,险些睁开眼眸。

  不过修行路确实很残酷,前些天那位女子一口袋装死了无数强者,这就是对修行的最好诠释,如果没有力量,一切都是对修行的感悟浮云罢了,暮洛愈发坚定,眸子紧闭,体会着天地间最原始的气息,这种气息能够让他成长与进步,在没有独特修炼手段的情况下,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七彩麋鹿饶有趣味的起身,绕着暮洛走了一圈,笑道:“真的这么努力,到底为什么,我看你不像是个修炼狂人呐。”

  暮洛不理七彩麋鹿,这头祥瑞生气了,拿脚蹬着暮洛的背部,七彩麋鹿没有发力,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怪笑道:“想起来了,你还有个仇人,暮洛,连你这样的人竟然都还有仇人,唉,你们人族真可悲。”

  七彩麋鹿摇头叹息,转身坐回了原地,暮洛没有听错,尽管这头畜生语气不好,可确实是在夸他,他的确有敌人,而且是不死不休的对手,相信要不了多久,他与阿修罗一定会见面。

  “每一天修行路上都有人死去,每一个月都有人能进入八部浮屠塔修行,每一年八部浮屠塔内都会有几位惊世骇俗的少年僧人出世,扫清各条修行路,还八部浮屠塔外的苍茫大地一个朗朗乾坤。”

  光阴飞逝,数月过去,暮洛成长了很多,经历过修行路的洗礼,他面容愈发冷峻,棱角分明。

  这一日,七彩麋鹿与他说起了修行路的历史,不由得谈到了八部浮屠塔内的修行者,那是一群十分强大的僧人,每一位八部浮屠塔走出来的修行者都十分恐怖,拥有肃清一条修行路的实力,相对于八部浮屠塔内的弟子,他们更像是禅院前本该被清扫掉的落叶。

  暮洛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他知道八部浮屠塔内院弟子的强大,无论是无识,或是五蕴皆空,都是顶级高手,能在一个时代中扬名立万。

  他原本也有这个机会,只是放弃了,暮洛眸子坚定,他望着这条苍茫的修行路,道:“我要在这条路上等八部浮屠塔内院弟子出世。”

  七彩麋鹿并没有吃惊,祥瑞通灵,她看得出来暮洛并非真的是个废物,一个废物永远不可能拼命修炼,更不可能寻死。

  “这条路上的每个人都在等他们出世,同样的,八部浮屠塔内院的弟子也在等我们,这就是修行。”

  七彩麋鹿语气苍凉,这头祥瑞周身有神光闪烁,四蹄生辉,她也在不断成长,几过几日,暮洛相信他身边会多出一位强大的人形同伴。

  “到时候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一处高耸的山峰上,暮洛喃喃低语,他远眺东方,一座古塔好似矗立云端,那是八部浮屠塔内院的一处修行圣地,原本这座古塔一直沉寂,最近忽然扩散出数道强大气息,好似破茧之蝶,在等待一个时机出世,如果不出意外,这是第一个出世的八部浮屠塔内院修炼地,而这条路,也会成为第一个要被肃清的战场……

  一场劫难与机遇即将到来,暮洛愈发沉默,他行走四方,不断感悟着日月星辰,白昼与黑夜,七彩麋鹿颇为惊异,她亲眼看见这位少年在白昼凝聚出了一轮明月,又在黑夜凝聚出了一轮骄阳,这是违背了自然造化的手段,一旦施展开来必定极为恐怖,他能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强大,在这祥瑞的心中,也多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暮洛一个人是小,可人族若是有一百个暮洛,那又该如何?万物有灵,人类为尊,如今看来确实有一定的道理,其实七彩麋鹿并不知道,她一直鄙夷的少年并非很差,即使在整个八部浮屠塔内,也是年轻一代中数一数二的角色,别的不说,就单说放弃进入八部浮屠塔内院修行的机会,已经让正常人无法理解了。

  时至今日,暮洛也只有苦笑,他站在一处山峰上,远眺东方古塔。

  “如果我不放弃进入内院的机会,也许从那古塔内走出来,肃清一切强敌的就是我了。”

  暮洛心中有一丝后悔,犹如一颗石子落入了原本平静的池塘,涟漪虽然小,却清晰可见。

  当然,这后悔去的很快,想起那被妖族大鹏撕成碎片的少女,暮洛心中一片冰冷,修行圣地?八部浮屠塔内院?慈悲为怀?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得退让,暮洛目光如炬,重新凝望远方古塔,再也没有了丝毫敬畏,相反,他现在很期待,如果从古塔内走出来的修行者与他碰见,究竟谁更强一筹。

  “比起走进去,打进去的成就感也许更大。”

  暮洛喃喃低语,被七彩麋鹿听见了,这头祥瑞依旧不屑一笑,可眼角深处的赞赏却难以掩盖,犹如一抹春风,看着暮洛的目光多出一些柔和。

  “今夜我要化为人形,暮洛,帮我护法,我感受得到,我们被人盯上了。”

  ……

  八部浮屠塔出世在即,这是修行路与八部浮屠塔之间的绝世对抗,对修行路上的任何一人而言,这都是一场机缘,他们要竭尽全力让自己达到最强,像是七彩麋鹿这样的天生祥瑞,若是能吃上她的一口肉,或是喝上她的一口血,必定能突破当前境界,达到巅峰。

  七彩麋鹿知道自己的珍贵,这头祥瑞目光高冷,凝望天边渐渐落下的夕阳,不一会儿,黑夜到来了,七彩麋鹿周身荡起神光,四蹄生出祥云,她半跪在地上,让鹿角冲着东方的苍穹。

  如果以她自己的年纪与修为,化形太过艰难,与寻常妖族不一样,祥瑞一族化形乃是大事,会引起很多自然异像,七彩麋鹿想要化形,起码还得百年时间,可今时不同往日,茫茫夜色下,七彩麋鹿心中生出一股异样的感慨,似乎跟着那位叫做暮洛的少年后,她的命运已经开始悄然转变,如果不是暮洛,她不会来到这里,不会遇见那位神秘的老人,更不会半跪在这高高的山峰上,敬畏与感恩这片苍茫天地。

  “暮洛,我没有人类的名字。”

  七彩麋鹿微微低头,头顶上的鹿角绽放璀璨光华,在这鹿角深处,隐约有一道窈窕身姿正在缓缓站起,这是一位藏在鹿角中的女子,天地恩宠,哪怕此时并未出世,都能让无数修行者感受到这身影的惊艳与高贵。

  这时,一道阴冷的笑声传来:“呵呵,祥瑞化形的胎盘,一口下去能让我再添上千年寿命,假以时日,哪怕是骨海中最厉害的亡者也不是我的对手。”

  敌人到来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暮洛陡然起身,他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从山峰之下,刮起一阵黑色幽风,从这风中显露出一张苍白的男子面容,此人面目修长,犹如鬼魅,见到了一脸平静的暮洛,顿时皱眉道:“一里?”

  ‘一里’是修行境界,更代表了一位修行者在修行之路上的造诣,一里,这是修行世界中最为基础的一段距离,‘一里’境界的修行者很多,根本不足以引人注目,苍白男子冷笑,道:“看来这头七彩麋鹿真的找不到人了,竟然找了个这么废物,也罢,被我吃掉吧。”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