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十七章:虚伪

第二十七章:虚伪


  古庙之下,强者如云,数道滔天气势冲上云霄,让黑夜犹如白昼,碧水宗的这位少主是出头鸟,他雄姿英发,气势如虹,双眼深处有炽热的尊敬,这是对古庙的敬畏,七彩麋鹿对此人很有好感,每一位祥瑞与人族都有密切联系,如果让七彩麋鹿选择,这位碧水宗少主很有机会和她成为朋友,暮洛摸摸下巴,饶有趣味的盯着那蓝衣少年,这位碧水宗的修行者气息阴柔,绵延不绝,确实像水一般柔和无形,这是一位强者,至少比自己要强,暮洛有自知之明,不理会七彩麋鹿的鄙夷,安静的站在原地。

  高空之上,古庙威严,碧水宗少主步步上前,希望从古庙中有人接引他上去,皇天不负有心人,不一会儿,果真有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云端响起:“十八岁,走出九里修行路,如流水潺潺,天赋不错。”

  古庙深处的声音令所有修行者疯狂,传说看来是真的,八部浮屠塔果然有古庙尘封,一旦出世,必定广收弟子,震惊大世界的各条修行路。

  蓝衣少年很激动,看来古庙是已经认同他了,这位少年连连跪拜,朝着古庙走去,脸色愈发狂热,暮洛眯起眼眸,自从吸纳了大自然的气息,他对一些危险气息的到来愈发敏感,高空之上的古庙看似在夸赞这位蓝衣少年,可暮洛感受到先前那阵声音中,除却赞扬之外,更多了一种戏谑。

  堂堂八部浮屠塔古庙,竟然会戏谑一位少年?暮洛眉头微微皱起,他总觉得事情不太一般,似乎哪里不对劲,这时,高空之上传来一阵沧桑呢喃:“可惜,小友待人不真诚,于修行路上大行杀戮之道,十年以来屠人上千,不可入我婆娑古庙内。”

  略带惋惜的声音响起,这一刻,蓝衣少年脸色骤然一变,先前的儒雅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冷冷扫过高空古庙,眸子深处的冷血犹如寒冰,绝非常人能有,虚伪的谎言被戳穿,暮洛鄙夷的踹了一下七彩麋鹿的屁股,后者几乎发狂,这头小鹿刚要发作,那位碧水宗的蓝衣少年陡然对着古庙劈出一剑。

  这一剑以水为形,剑气横飞,能切断高山。

  蓝衣少年冷笑,道:“可笑,我从来不曾真的打算加入八部浮屠塔,还请前辈交出古庙内的绝学,不然今日必让此庙彻底消失。”

  这是一个疯狂的举动,但很显然,蓝衣少年有这种疯狂的底气,一剑劈出,连暮洛都感受到了这一剑内所蕴含的恐怖力量,那是一种阴柔如水的剑气,能够杀人于无形,更为可怕的是,水本无形,纵然被毁,也能快速凝聚出新的攻势。

  一些强大的修行者眸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他们之中大部分人的目地其实和蓝衣少年一样,贪图的并非佛道修行,而是八部浮屠塔那一卷卷高深莫测的绝世经文。

  其中一些人似乎想要动手,但最终还是按耐住了冲动,枪打出头鸟,得先让蓝衣少年试一下,高空之上,古庙并无波动,甚至连一声叹息都无法听见,这一剑气劈到了古庙上,水波四溅,并未给这座古庙造成任何损伤,一击不曾得手,这位碧水宗的少主微微变色,他并没有放弃,这一手本事乃是他在无尽大海的海岸线上,千锤百炼了无数次才大成的绝世剑法,就算面对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也能轻松斩杀,不应该一旦作用都没猜对,碧水宗的这位少主发怒,连续劈砍,无数剑气飞出,可古庙一动不动,甚至连一丝涟漪都不曾泛起,无数人惊叹,果然不愧是八部浮屠塔的古庙,神秘莫测,令人敬畏。

  “不对劲。”

  暮洛很奇怪,他总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可就是说不出来,这位少年摇摇头,不再多想。

  这时,古庙内泛起阵阵无量光,一扇古朴的大门打开了,这似乎是一种暗语,让所有修行者立刻振奋了起来,碧水宗的少主脸色一喜,他才思敏捷,猜到了理由,这古庙深处的存在很有可能是认可了他,才会打开这扇门,几乎一瞬间,无数身影飞上高空,想要这天大的机缘。

  “此门为我而开,你们都给我滚!”

  蓝衣少年怒吼,一剑劈出,从云端落下一堆尸体,鲜血飞溅,犹如血雨降世,七彩麋鹿脚踏祥云,想要冲入古庙内,却被暮洛一把手拉住。

  “你干什么!”

  七彩麋鹿很不开心,身边这个臭小子太烦人了,说本事也比不过其他青年才俊,说聪明偶尔也会犯糊涂,现在还干扰她进入古庙,实在可恨,七彩麋鹿刚想尥蹶子把这小子给踹飞,可陡然看见了暮洛那坚定的目光,黑夜之中,这位少年的眸子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坚韧,七彩麋鹿气息渐渐弱了下来,她狐疑的看了看暮洛,还是选择了相信。

  此时此刻,云端已经成为了一片战场,无数修行者在相互厮杀,最终冲入那座古庙内的人很少,而且都是身上带着伤痕,命不久矣的那种,这不停下来还好,一停下来七彩麋鹿顿时冷汗直冒,她发现四周还有很多厉害的修行者没有冲过去,他们才是真正的恐怖,气息阴沉深邃,犹如这片黑夜。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四都拖着锁链,他慢悠悠走到暮洛身边,锁链在大地上划出火星,他冷笑道:“不知是谁用这种丢人的手段来谋取八部浮屠塔的气运,可笑。”

  在这位老人面前,暮洛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他连连点头,生怕这个了老头一不开心就弄死他了,七彩麋鹿也很震惊,这位老人年纪很大,以祥瑞的目光来看,这位老人的生命应该所剩无多了,算是一具半只脚踩入棺材的尸体,但实力很强大,强大到这头祥瑞恨不得趴在地上装自己是头野鹿,可惜,老人注意到了她……

  “你这头小鹿脾气不好,我看得出来,七彩麋鹿这个族群很强大,当年我见过一头金角的七彩麋鹿,化成人后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小鹿,你能变成人么?”

  七彩麋鹿连连摇头,化形的七彩麋鹿是一种什么概念,她无法想象,但她知道那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因为即使是她的爷爷,也只能化成半人半祥瑞的模样,真正幻化为人,至少修行一千年。

  见到七彩麋鹿摇头,老人显得很失望,他抬手挠挠头发,从上面掉下一大堆泥土和沙粒,忽然,这位老人对着七彩麋鹿一笑,道:“我帮你一把。”

  老人轻轻在七彩麋鹿的鹿角上拍了一下而后转身离去,凝望着天边的古庙,再也不说话了,其他一些人见到了老人的举动,纷纷变色,再看向七彩麋鹿时,目光十分复杂,暮洛看得出来,这些人在羡慕,不知为何,这位少年心头一颤,隐约明白了什么。

  “小鹿,一会去给这位前辈道谢,他值得你尊重。”

  不用暮洛说七彩麋鹿也明白,因为她才是当事人,刚才老人那轻轻一个举动看似简单,可其中付出的代价,足以让七彩麋鹿用一生去偿还。

  “暮洛,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前辈,但想不起来了。”

  七彩麋鹿喃喃低语,再一次去看那位老人,他已经远去了,双手背负,一步步走入了黑夜中,这是修行路上的一位绝世强者,年轻时一定是一位惊才绝艳的天才少年,如今老了,到了岁月的最后一刻。

  在老人离开时,一些人想要阻止他,可这位老人很决然,他微微一笑,身上的锁链发出震天声响:“我老了,可还想看看这条路上还有多少人需要帮助。”

  老人苦笑,字里行间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气势,这是境界上的升华,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这位老人到达了这一世的巅峰状态,哪怕是年少轻狂时,也绝无现在强大。

  老人离去的同一时间,高空上传来冷笑,古庙崩塌了,无数冲入古庙内的修行者在嘶吼,在咆哮,在哀嚎,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冲出来,古庙化为一个口袋,被一位黄袍少女拎在手中,她就这样轻轻一扎,将所有修行者封在其中,这又是一位绝世高人,气质冷漠,与世隔绝,这位少女慢悠悠落地,走向了远方。

  临走之前她看了一眼七彩麋鹿与暮洛,对后者的兴趣似乎更浓一些,她朝着暮洛微微一笑,颠倒众生。

  暮洛并无表情,他看得出来这只是一位强者的心血来潮罢了,一只有趣的蚂蚁,自己在这位黄袍少女心中的形象不会比这种形容高到哪里去,他很清楚。

  这条修行路上最强大的一批人终于开始躁动了,七彩麋鹿惊出一身冷汗,她能看出这些修行者的恐怖,他们之中任何一位都是修行路上走了百里以上的角色,此时纷纷出动,不知为何。

  “人命不如草,暮洛,在你眼中的强者在更高的一个层次,也只是诱饵罢了。”

  七彩麋鹿在提点暮洛,黄袍少女的手段给这句话做了最好的诠释,但暮洛似乎满不在乎,他朝着黄袍少女离去的方向摸摸下巴,意犹未尽道:“她身材真不错。”

  七彩麋鹿懒得尥蹶子把这淫人踹飞了,毕竟她也确定了一件事,眼前这个小子比起碧水宗的那个少主,还是要强上那么一点的。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