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十六章:入世

第二十六章:入世


  神秘的危机感消失了,暮洛盯着脚下的书信,上面三个大字,充满了吸引力,七彩麋鹿扭过头,修行者之间有修行者的规矩,这封信是给暮洛的,她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九不死的邀请函,你知不知道是什么?”

  暮洛打开书信,看完之后轻轻将它揉碎,从这位少年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只是淡淡问道,七彩麋鹿摇头,暮洛也不再拖沓,他们继续上路,由于今夜的表现,三人倒是显得轻松了起来,一路上再也没有不开眼的修行者阻挠,相反,这位带着祥瑞行走修行路的少年倒是有了不小的名气。

  “听说那个家伙杀死了三位九不死的修行者,看来这条路的行者又要多出一位了。”

  “不止是如此,恰好八部浮屠塔的一处古庙出世,我看这位少年有机会进入其中修行。”

  “那是莫大的机缘,竞争力会很强,不知那古庙的活佛性格如何,万一性如烈火,想必不少人要吃亏了。”

  一则则辛秘在漫天黄沙中被人吐出,这是一条极为不平凡的道路,暮洛这些天沉吟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七彩麋鹿一开始并未理会,可当某个夜晚,这位少年以月华凝聚出一具傀儡时,这头祥瑞才真正变色了,如此恐怖的学习能力,即使是她也自愧不如,眼前这个家伙当真是人类么?七彩麋鹿很怀疑,暮洛倒是不以为然,困扰好长时间的迷题被破开,他不由得眉头舒展,恢复了那张狼心狗肺的笑脸。

  真是个令人惊讶又讨厌的家伙,七彩麋鹿神色复杂,她不知想到了什么,鹿脸微微一红。

  这条修行路从不缺少尸骨,一路上暮洛看见了很多人与人之间的纷争,七彩麋鹿冷眼旁观,好几次制止了想要出手的暮洛,她终于见到这位少年幼稚的一面,面对残酷的修行世界,他还很年轻。

  “为什么要阻拦我。”

  黄沙漫天,随风飞扬,暮洛抱起一具浑身鲜血的尸体,眸中凶光闪烁,这是一位年轻的少女,清秀面庞已经泛起苍白,她被一群生长着黑色毛发的野人围殴,羞辱之后残忍杀死,暮洛无法忍受,他想要出手,却被七彩麋鹿的一片神光打翻在地,对此,七彩麋鹿的解释很简单:“我只是想救你一命,你手上的尸体生前比你强大很多,就算你出手又如何?”

  暮洛沉默,七彩麋鹿说的是事实,那群黑毛野人手持狼牙棒,有打碎巨山的蛮力,根本不是寻常的人族,他一个人出手也只能变成一具尸体罢了。

  “这个小女孩修行路走的不错,一身皮肉可以用来做一件衣服,百毒不侵,刀枪不入,这也是她没有被那群野人砸成肉沫的原因。”

  七彩麋鹿若有所指,暮洛却坚决的摇摇头,道:“不需要。”

  用一个人类的皮肤毛发去做一件武器,这实在太过残忍,但暮洛发觉手中这位少女确实很奇特,身体轻如鸿毛,却能抵抗那么沉重的狼牙棒,也是一位修行路上的佼佼者。

  夕阳西下,暮洛将这位无名少女埋葬在苍茫大地的一处角落,默默哀悼,重新上路,这耽误了不少时间,七彩麋鹿面露鄙夷,冷笑道:“心慈手软,难成大器。”

  修行路太过残酷,每一步都是尸骨,如果见到一个人就去怜悯,那这个人要么是个傻子,要么是个天大的善人,暮洛眸光深邃,他知道七彩麋鹿没有说错,但有时候并不只能只分对错。

  这一场小插曲在无穷无尽的修炼路上根本掀不起浪花,每天都有人死去,暮洛不再回头,一路向前,感受到了这位少年的变化,七彩麋鹿没有过多提点,只是一路上的鄙夷与嘲弄声渐渐小了不少。

  “修炼路上的成长可不仅仅是冷漠与淡然这么简单,趁你还活着,好好体会吧。”

  七彩麋鹿神光扫动,将一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修行者惊退,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出手为这个队伍扫清障碍,暮洛微微点头,起码他在这一刻,真正得到了这头祥瑞的认可。

  黑夜深邃,如同无法直视的人心,暮洛盘膝而坐,静静体悟这些天的所见所闻,修行的道路千千万万种,没有所谓的最强,有的修行者能走出一条炼体之路,将身体作为熔炉,以拳脚为武器,大成时飞天遁地,打破日月星辰,十分可怕,也有修行者修行术法之路,神通莫测,改天换日,手段更是高深异常。

  “我该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还是应该听从吾布施师兄的告诫,去八部浮屠塔内寻找五蕴皆空。”

  暮洛在迟疑,他归根究底不是这条修行路上的人,他来自八部浮屠塔外院,成为内院的弟子,如今依旧没有去内院报道,万一这一层身份被修行路上的其他人知道,定然死无全尸。

  他还有敌人,阿修罗一天不死,他就一天有危险,这是相对的,阿修罗心中的想法也大相径庭。

  时间很宝贵,暮洛决定继续前行,茫茫黑夜,这一支队伍不知走了多远,他们在这条道路上渐渐创下了威名,但在这个深夜,无论是七彩麋鹿还是暮洛,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危机。

  “有人要来找麻烦?”

  小苗天资非凡,她第一个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是勇气膨胀了,她从一个胆小怕事的小妖精变得粗暴起来,摩拳擦掌,似乎跃跃欲试的要大打一架。

  暮洛眉头微微蹙起,他摇摇头道:“不对,不是有人针对我们,这条修行路似乎出现了一个了不得的家伙。”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远方黑漆漆的山脉深处溢出,恐怖而恢宏,犹如高深崩塌,深海逆流,日月星辰坠落,有一番毁天灭地的气势,七彩麋鹿的眼光比暮洛更为毒辣,她点点头,道:“八部浮屠塔的一处古院出世了。”

  传说八部浮屠塔内有千万古院,每一座古院都有最古老的修行僧侣,他们强大可怕,抬手翻天覆地,分明是人类血肉,却能爆发出堪比神明的力量,但很可惜,随着万古岁月流逝,这些古老的神庙渐渐崩塌,湮没在岁月中。

  “八部浮屠塔的古庙不会真的衰落,这些古庙中的存在封存了自己,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时机重新出世,招收弟子,图谋重新八部浮屠塔古代的辉煌。”

  七彩麋鹿是祥瑞,这个种族知道很多古老的秘密,此时这头麋鹿双眼放光,眼神狂热的凝视遥远天际,黑漆漆的天空原本只有皓月与星辰,但在这一刻,一片绵延不绝的古老庙宇悬浮高空,沧桑的梵唱声传遍四野,惊动了这苍茫大地上的强大生灵。

  “古庙深处有人在吸引这条修行路上的强者,暮洛,如果不快一点,我们可能赶不上了。”

  七彩麋鹿脚踏祥云,朝着古庙的方向跑去,这是八部浮屠塔的一处古老禅院,被岁月封尘,如今再度苏醒,想要招收弟子,重现往昔的辉煌,这条修行路一片躁动,很多修行者停下了恩怨情仇,朝着古庙的方向冲来,他们实力不弱,暮洛甚至看见了几位气势如虹的修行者,犹如天龙般直接飞上了云端。

  这些才是修行路上真正的高手,每一个人都不逊色先前的半妖,暮洛越看越是心惊,他也被很多强者注意到了,一位带着祥瑞的少年,这条修行路上注定会成为焦点,暮洛躲在七彩麋鹿身后,假装自己是这头祥瑞的仆人。

  “不用害怕,他们现在没工夫理你。”

  七彩麋鹿很鄙夷,恨不得一蹄子把这臭小子踹飞,不过时间紧急,高空之上的那座古庙时隐时现,似乎随时可能消失,这似乎在告诫这条路上的修行者,他们即将错失一场天大机缘,暮洛撇撇嘴,嘀咕道:“装神弄鬼,如果真的强大到了极致,怎么可能在岁月中尘封,还不是因为遇到了更厉害的对手。”

  七彩麋鹿想要制止暮洛,可惜已经晚了,暮洛喃喃低语,古庙依旧沉稳,似乎并没有听见这蝼蚁的呢喃,七彩麋鹿幽幽叹息,显出几分无奈。

  确实,古庙尘封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无人敢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因为哪怕是八部浮屠塔内最弱小的一脉古庙力量,也不是寻常的修行者可以比拟的,祥瑞一族很强大,可七彩麋鹿深深知道,强大的祥瑞一脉有几位宗祖,就曾经被八部浮屠塔内的高僧降服,成为门人,天生万物,强大的种族无数,可只有人族能够生生不息,用弱小的身体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在下碧水宗少宗主,来八部浮屠塔修行路十年,十年未杀一人,心怀善念,望古庙前辈慈悲,纳我入院!”

  一群修行者来到了古庙之下,巍峨古庙镀上了一层金边,在黑夜中出散发玄妙无量光,几位强大的修行者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率先冲出,第一位少年身披蓝色长袍,手持碧水通云剑,仗剑而立,英姿飒爽。

  七彩麋鹿看了眼这位自称碧水宗的少宗主,又看了看躲在她屁股后面的暮洛,不禁摇了摇头,道:“人比人气死人,同样都是人族,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