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二十三章:第三人

第二十三章:第三人


  最好是直接逃了,暮洛心里很清楚,就算他出手也未必有用,甚至会牵连自身,与那头七彩麋鹿一起死掉,毕竟这可是一头半妖,天地不容,鬼神不护,这个种族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渡过一场又一场劫难,天生为了杀戮而生,很难对付。

  暮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手,也许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是对的,夜色下一片清冷月光落在暮洛脸上,这位少年匍匐前行,来到了战场中央,此时此刻,七彩麋鹿已经摇摇欲坠,这头祥瑞浑身都是鲜血,显然失去了大部分战斗力。

  高空之上,半妖停下了攻势,气氛忽然变得凝重起来,暮洛双眸如炬,看出了一丝端倪,七彩麋鹿虽然即将倒下,可头顶的鹿角却散发着一阵柔光,这阵光辉令半妖畏惧,迟迟不敢出手。

  这是祥瑞血脉的力量,源自于古代的祖先,与本身修为无关,一旦发作必定极其恐怖,能灭杀比自己强大千百倍的生灵,半妖在畏惧,甚至有了退缩的意思。

  但祥瑞的诱惑实在太大了,这可是一头七彩麋鹿,若是将她生吞下去,起码胜过百年苦修,这是莫大的欲望,在这种欲望的驱使下,这头半妖冷漠的收起双翼,他重新恢复了手持罗盘的人形,这位白袍道人盘坐在七彩麋鹿不远处,竟缓缓闭起双眸。

  等待,往往是最好的办法,在时间的消磨下,这头七彩麋鹿重伤不愈,只能迎来死亡,那个时候他将水到渠成,如果这期间七彩麋鹿想要发作,以他的手段与反应,也能躲过去。

  只要不发生意外,今夜就是他得到辉煌的一刻。

  “北方雪妖,无生十二道人,天海一剑,你们的死期快要到了。”

  白袍道人手中罗盘飞速旋转,他喃喃低语,回忆着这些年遭遇的劫难,八部浮屠塔外的苍茫大地十分可怕,有无数得道高人,即使是他,也有好多次险些被人诛杀,而这些人他都一一记在心里,今夜之后,必定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此时,最绝望的要数七彩麋鹿了,半妖的修行之术蕴含着这个种族的诡异力量,被天地不容,充满了诅咒与怨念,即使她是一头祥瑞,血脉高贵,一时间也无法将体内的这股力量磨灭,一丝丝黑色气流在她身体上流动,这头七彩麋鹿终于忍不住了,一口吐出黑血,她的气息涣散,生命波动犹如风中残烛,即将彻底熄灭。

  “可恨,那个臭小子,竟然亵渎祥瑞,他难道不知,祥瑞的身体若是被人族触碰……那便是一种天大的认可么?”

  生死前的一刻,七彩麋鹿双腿弯曲,半跪在地上,不知为何,她心中的怨恨渐渐消散了,往事如风,记得最清楚的依旧是那摸过她屁股的少年。

  祥瑞一族与人族关系密切,关于祥瑞,人族之间有着崇拜与敬畏的思想在流传,而祥瑞一族也有过规则,一旦被人族触碰,便是对那个人的认可。

  七彩麋鹿那柔顺的皮肤渐渐发红,可惜,这一切都已经晚了,她只恨自己力量不够,哪怕此时动用最后的大杀招,也会被那半妖躲过,这时,不远处的白袍道人露出一丝狂热的笑,时机终于成熟,在白昼到来之前,他必定能吃掉这头祥瑞。

  “不行,当心临时反扑,还是等她彻底死去再说。”

  白袍道人疑心很重,十分谨慎,见到自己的对手如此小心,七彩麋鹿终于死心了,她无力的摊在地上,用最后的余光扫过不远处的半妖……

  不对,七彩麋鹿美丽的眸子一闪,她看见了什么?半妖身后隐约有一道人影闪过,这身影如此熟悉,七彩麋鹿挣扎着起身,这近乎愚蠢的举动,让不远处的白袍道人发出一阵冷笑。

  半妖身怀诅咒,能让万物凋零腐化,此时此刻,这头祥瑞每一个动作都是对生命力的消耗,可她还是如此愚蠢,这尊半妖冷笑,浑然没有发现七彩麋鹿那渐渐有神的目光,这目光种蕴含着一种名为希望的光泽,而在之前,这种光泽已经彻底消失。

  “这样一来,你只会死得更快。”

  白袍道人似乎在好心劝阻,眼眸深处的嗜血与贪婪却是隐忍不住,一丝丝诡异的光辉在他瞳孔内闪烁,这时,一阵清脆悦耳的罗盘转动声忽然想起。

  “咦?有人?”

  白袍道人手中的罗盘忽然嗡嗡作响,罗盘指针飞速旋转,这是有人靠近的标志,而这个时候出现的人,必定会带给他危险。

  “谁!”

  白袍道人一声大吼,猛然回头,这一瞬间,暮洛那冰冷的声音陡然响起:“去死吧。”

  黑漆漆的夜空似乎被皎洁月色照亮,清冷月华犹如羽毛般落下,白袍道人眼眸急剧收缩,他看见了一位生长着八只手臂的少年,此时此刻,这位少年犹如神明一般,八只手掌上托起八轮明月,每一轮明月都阴冷无比,朝着他的面庞砸来。

  半妖的战斗天赋无与伦比,很快这位白袍道人冷静下来,这八轮明月固然强大,但杀伤力极为有限,看似声势浩大,但仔细想来,这倒是有点虚张声势了,八轮明月落下,这头半妖再一次撑开黑色羽翼,一扇之下,八轮明月通通破碎,一位黑发少年口吐鲜血,犹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果然是个软茬子,中看不中用,半妖冷笑,他伸出一只利爪,准备结果了这突如其来的少年修行者,不,这连个修行者都算不上,顶多是通晓了一点修行之术的初学者,捏死他与踩死一只蚂蚁般简单,当半妖的利爪即将抓碎暮洛咽喉时,这位少年用最后的力气嘶吼了一句话:“动手!”

  动手?白袍道人一愣,难道附近还有更强大的修行者,他这短暂失神的功夫,一股庞大的威压从他身后传来,不好!半妖神色巨变,他忘记了真正的强大角色一直在他附近,正是那头祥瑞!此刻,七彩麋鹿头顶上的鹿角熠熠生辉,不同于清冷的月亮,这更像是两轮炽热的骄阳,不知何时,这七彩麋鹿已经冲到了他身后,那炽热的双角,犹如利剑般插入了他的胸膛。

  像是积雪遇到了骄阳,白袍道人身躯竟然在消散,从他的脚到头顶,慢慢化为飞灰,这是一股恐怖的力量,蕴含着七彩麋鹿这一族群的骄傲,咔嚓!罗盘落地,发出清脆声音,这一刻,白袍道人的身形彻底化为飞灰,他不甘的目光落在了那被他打飞的少年身上,不知何物从他的眼中射出,没入了暮洛的额头。

  这极为小小的一个举动,竟然没有被暮洛发现。

  “成功了。”

  劫后余生,暮洛缓缓从地上爬起,此时他浑身都是血与汗,脸上布满了侥幸与激动,他做到了,以自己的力量对抗一头强大的半妖,他做到了,只是在某个瞬间,另外一股寒意又涌上了他的心头,回头一看,却看见七彩麋鹿那幽怨复杂的目光,这头祥瑞此时确实很纠结,因为他发现眼前这个救她一命的好少年,竟然就是之前摸她屁股的混球小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家伙,她现在还沐浴着清泉溪水,在月华下独自骄傲,可同样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位少年,她现在估计也已经成了半妖腹中的食物,小命难保。

  该怎么处置这个家伙……七彩麋鹿很纠结,她后退几步,清冷月色下,这头祥瑞无比高贵,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暮洛,像是能主宰一切的王者,可惜一股莫名的晕眩感上来,让这头祥瑞脚步不稳,眼前一黑,竟然直挺挺晕了过去。

  晕倒前的那一刻,她看见了某个家伙令人恼火的坏笑。

  “真应该直接杀了他。”

  这是七彩麋鹿最后一个念头。

  ……

  月起星河,长夜漫漫,一阵烤肉的香味在苍茫大地上弥漫,暮洛烤了一头野猪,生起了火,陪在他身边的除了一脸无辜的小苗,还多了一头十分夸张的七彩麋鹿,谁有事没事养这么一个宠物,那真该被活活打死,暮洛也很无奈,七彩麋鹿当时的伤势,如果不救的话,那肯定必死无疑,说到底这头祥瑞遭遇劫难,也是由他而起,既然如此,那一切就得从他这结束。

  夜深了,七彩麋鹿醒来,一打眼就看见了那讨厌的少年,正准备挣扎着起身,用头顶的长角将这臭小子刺个穿肠肚烂,却被一阵诱人的香味所吸引,夜色中的篝火总是很迷人,七彩麋鹿盯着篝火附近那油滋滋的烤野猪,肚子十分没有祥瑞形象的叫唤了起来,谁说祥瑞只能餐风饮霞,整天喝露水能有营养么,到底是一头爱吃的小母鹿,见到这烤熟的肉食,立刻就没有了报仇的心思,暮洛与小苗被她扔到一边,这头烤野猪成了她眼中的唯一。

  这头烤野猪是七彩麋鹿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食物,没有之一,曾经在祥瑞族群中吃过那么多的灵丹妙药,那么多的珍贵灵草,在这头烤野猪面前都不值一提,七彩麋鹿忽然很后悔,如果她早一点从家里出来,可能就能早一点遇到这么美味的食物了,如果她能活三千年,那么晚出来一年,也就意味着她少吃一年的肉食,这简直不能忍受,七彩麋鹿动人的眸子闪过一丝愠怒,原来如此,家族中的长辈一直再骗她,说什么祥瑞不能吃肉,一旦吃了就会浑身溃烂死掉,还真是把她当成了小孩子在欺骗,这种烤肉,才是天底下真正的美味!

  七彩麋鹿越想越觉得自己正确,一眨眼的功夫,她身边一地的骨头,暮洛呆呆看着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无意之间给这头祥瑞带来了什么,更不知道他在无意之间塑造了一个怎么离经叛道的祥瑞,他只知道这头小母鹿实在太能吃了,这一地的骨头,上面连点肉渣都不剩……

  “小苗,咱们把这头祥瑞烤了吧!”

  暮洛气的一肚子鬼火,他恶狠狠说到,小苗也气的很,这时,七彩麋鹿才满意的点点头,用一种‘本小姐已经吃饱了’的目光盯着眼前凡少年与少女,当她看见小苗时,微微一惊,笑道:“哎呦,还有个可爱的小妖精。”

  祥瑞看透一切天地生灵,小苗的本体被她一眼看透,这女孩立刻吓到了,像是犯了错般躲到暮洛的身后,这不躲还好,七彩麋鹿吃饱喝足后看见这个臭小子,气的立刻一头撞了上去……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