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十万九千里 > 第十九章:另外一条道路

第十九章:另外一条道路


  眼前是天是湛蓝的天,脚下的地是土黄的地,可暮洛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与之前生活的世界不太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暮洛走在一片苍茫大地上,犹如一位虔诚的信徒。

  眼前的世界很不凡,这正是八部浮屠塔中修行人的世界,与外界一样有山有水,可暮洛总觉得这片世界多了一点东西,可究竟多了什么?

  在一棵古树下盘坐,暮洛双手合十,进入了冥思。

  他不准备进入往生院,他想要在八部浮屠塔内院的世界生活一段时间,见识下所谓的修行者,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有点残酷,骷髅僧人不知将他扔到了八部浮屠塔的那个角落来了,这里的空气十分浑浊,在这空气之中,甚至还弥漫着一丝丝血腥气味。

  这种刺鼻的气味往往代表了一个意思,那就是危险,暮洛目光凝重,眼前的这片苍茫大地绝非看似这般安静,很有可能随时被爆发一场杀戮。

  “来之前那个和尚说了,这是最艰难的一条路,也就是说,从这里出发,依旧能够进入八部浮屠塔。”

  暮洛沉吟不语,陡然抬头凝视着身后大树,眼角浮现一抹狡黠。

  一片落叶飞下,在这片苍茫大地中显得很是寂静,一位少年匍匐在大树上,斑驳阳光与翠绿树叶成为了最好的掩体,让他得到了一丝安全感。

  暮洛躲在了这棵大树上,选择了暂时不往前走,没有理由,而是内心深处的一种预感,如果他一直往前,一定会遇到很大的危险。

  等待,才是最好的选择。

  时间一天天流逝,日升月落,刮风下雨,暮洛与大自然似乎融为了一体,他不动不摇,甚至连呼吸都放慢了,原因很简单,他的预感是正确的,从昨夜开始,就有一丝古怪的气息在这片苍茫大地上蔓延,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当这股神秘的气息探知这棵大树时,一片落叶飞下,让暮洛险些被发现,可在一生一灭经文的运转下,暮洛自己也仿佛成为了一棵秋季的大树,在死与生之间挣扎,最终躲过了这股气息的探知,可这远远没有结束,暮洛能够肯定,最多一天,这股气息的主人一定会出现……

  “一生一灭与大自然的道理契合,这一点倒是可以好好利用。”

  又是一个深夜,暮洛心头涌现出一股莫名的感悟,这一刻,他似乎与这棵大树融而为一,一举一动犹如树枝随风,呼吸好似落叶无声,充满了玄妙。

  传说一生一灭经文一共九重境界,他在无意之间突破了过往的‘生灭不息’,达到了第二重‘万物共生’之境,这是意外的惊喜,也是暮洛在这条道路上的第一个收获。

  “八部浮屠塔之外才是真正的修行之路,暮洛小师弟,切记。”

  吾布施最后的话才是重中之重,暮洛相信这位神秘的师兄,他在等待,希望看见八部浮屠塔之外的修行之路,又是一个深夜过去了,日出东方,洒下温热的骄阳,这片平静的苍茫大地终于有了一丝生机。

  这一次的白昼十分不凡,苍茫大地不再平静,暮洛趴在大树上能感受到这片大地上传来了一阵阵恐怖的力量波动,空气中似乎有一圈圈无形的波纹,从四面八方传来,当波及到暮洛所在的地方时,这些力量波动已经很微弱了,可即使如此,暮洛也得全身心的去对抗,到了后来,他的嘴角甚至溢出了一丝丝鲜血……

  真是恐怖的道路。

  暮洛咬牙切齿,心里将那位骷髅僧人骂了个千千万万遍,好歹他是找到了一棵大树作为掩体,若是这条路上被人发现,他一定死的很凄惨。

  东方有一团红云在天际燃烧,这红云化为人形,口吐炽热火焰,焚烧大地,这是一种神奇的生灵,不同于传统的人类,乃是大自然造化所生,天地青睐,一出生就有很高的修炼天赋,三五岁的修行,便抵得上正常人类的百年。

  暮洛眼神放光,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真正的自然出的造化生灵,果然与大世界口口相传的一样强大,尤其是那带着自然力量的气势,令他心生敬畏。

  但这么强大的生灵也遭遇了旗鼓相当的对手,暮洛朝着土黄色的大地看去,顿时骇然,与红云所战的竟然是一位青衣书生,年纪不大,风华正茂,气定神闲游走于火海之中,甚至不曾让一丝火苗落到他的衣服上。

  这是普通的人类,暮洛感受到了这位青衣书生身上的气息,与他十分类似,在这个万物皆可化人的大世界,只有气息才能说明生灵的身份。

  红云气息暴烈,即使具有人形,气息也是犹如火焰般炽热,而这青衣书生的气息祥和安定,有学堂老师的儒雅气度,自然是一位正常的人类。

  人也能与自然造化出的生灵抗衡!暮洛瞪大了眼睛,就在此时,青衣书生突然发难,他抬手惊风雨,从虚空中抽出一支大笔,勾勾点点,一枚字符冲上云霄,这字符呈现淡金色,力量犹如山岳般巍峨,字符上天之后落在了红云背上,顿时这红云人形烟消云散,重新化为了大自然的云朵,青衣书生抬手收走一片红云,微微一笑,朝着暮洛的方向看来。

  “不好!”

  只是那么一刹那,暮洛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位青衣书生不能用强大去形容,他的修为已经超过了暮洛的认知,即使远远的一眼,也足以让他有落入死亡危机的感触。

  这时,暮洛耳畔传来一句讳莫如深的呢喃:“天地万物人为首,在这个大世界,人定胜天,人定胜过一切生灵!”

  人定胜天!人定胜过一切生灵!这两句话蕴含着一股无敌天下的气魄,这位青衣书生看似温文尔雅,可语出惊人,有一种纵横乾坤的大气魄,他似乎在告诫暮洛,随着他的话语侵入暮洛的内心,暮洛原本对红云那一丝敬畏竟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莫名的自信。

  甚至他有一种在未来一年内挑战红云人的想法,这并非狂妄,而是一种莫名的战意,就像是青衣书生所说的那样,人定胜天,人定胜过一切生灵。

  “好险,竟然无意间生出了对他人的敬畏,假以时日,说不定会生出心魔。”

  暮洛这才回过神来,顿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原来青衣书生对他并无敌意,反而在无意间帮助他消除心魔,此刻,远方的一道身影远去,在苍茫大地上消失,青衣书生并未多言,就这样离开了,暮洛对着他离去的背影流露感激之色,若不是这位人族前辈出口相助,他很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成为一具傀儡,再无前行的动力。

  八部浮屠塔的世界很大,修行者无数,可究竟什么才是修行者?暮洛这些天看见了很多可怕的生灵,有人族,也有其他的物种,大世界寻常人与修行者生活在一起,所以暮洛看见这些生灵也不会太过惊奇,这个夜晚,他甚至击杀了一头会说话的野猪,用这头野猪的肉当做晚餐。

  星空漫天,烤肉的香味在夜空中弥漫,一直飞到了遥远的星辰上,暮洛浑身都是伤痕,即使只是一头野猪,也让他耗费了很大的力气,受了点伤,才得到了这可口的晚餐。

  虽然暮洛看起来很惨,不过收获也是巨大的,这些天他看见了很多修行之路上的人,其中那位青衣书生最为强大,能够一击灭杀自然造化的生灵,余下的修行者固然厉害,可也在承受的范围之内,八部浮屠塔之外的修行者似乎分成了两个极端,一种极端强大,另外一种则是与暮洛在一个水平线上,极为普通。

  “为什么八部浮屠塔外会聚集这么多修行人,而且他们任意杀戮,也没有禅师出来干预。”

  暮洛撕掉一口野猪肉,心中疑惑越来越多了,八部浮屠塔的修行者为佛道,讲究慈悲为怀,可八部浮屠塔之外就是一个杀戮的修罗场,这真的很不合理,想起死去的那位女弟子,暮洛还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那个女子陷害了自己,可终究罪不致死,毕竟阿修罗才是幕后的黑手。

  想到那位白衣男子,暮洛眉头顿时一皱,阿修罗一定能进入八部浮屠塔内院,两人之间的仇怨也没有消除,下一次见面,一定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必须要强大起来,暮洛狠狠咬下一口野猪肉,下定了决心。

  在这条凶险的道路上修行,未必会比八部浮屠塔内院差,毕竟只有在生死面前,一个人才能真正激发他的潜力。

  月朗星稀,乌鹊南飞,暮洛感悟着这片夜空的气息。

  修行的道路很奇妙,这片苍茫大地上的气息与自然契合,日升月落都有一种玄妙的道理,借助这些气息,暮洛竟然摸到了修行的门槛。

  “将自然的气息纳入体内,能感悟到

  自然的力量。”

  如果没有八部浮屠塔内院的修行手段,那一切只能依靠自己,暮洛不知道什么叫做修行,但他知道这个大世界对修行的理解十分宽泛,甚至宽泛到了一个人人可以成为造物主的地步。

  毕竟凡人与修行者生活在一起,这片大世界也对修行多了很大的包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世界的修行者才一代强盛过一代,修行的文明才会不断进步。

  虽然暮洛不知道‘引气入体’算不算修行的一种,但他知道这样做能让自己强大起来。

  这一夜,夜空下各种的自然气息好似一条冰冷的河水,在暮洛体内流淌,他感受到了星辰的浩瀚,月光的寒冷,甚至是整片夜空的深邃。

  烤肉香味涌入鼻尖,不知不觉间天明了,暮洛双手合十,掌心合拢的那一瞬间,一片清冷光辉从他身躯上溢出,只在那短短的一刹那,暮洛感受到了自己似乎打破了某种桎梏。

  “我与以前不一样了。”

  暮洛缓缓撑开眸子,眼眸开合之际,如星辰熠熠生辉,在他瞳孔深处,隐约浮现昨日的深邃夜空。

  咕……

  一阵奇怪的声音响起,好像是肚子饿了,暮洛很尴尬,但不知为何,他盯着散发着余热的野猪肉却怎么也下不去口。

  “不对啊,我不饿……谁的肚子在叫。”

  暮洛猛然回头,看见了一位黑漆漆的少女,这位少女躲在在一棵大树后,她探出一颗小脑袋,小心翼翼的盯着暮洛……身边的烤野猪肉,偶尔看着野猪肉身边的少年,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可怜与温柔。

  “嗯……”

  暮洛看得出来,这少女并非真是那种黑漆漆的山里女娃,是因为她的脸上都是泥巴与尘埃,才掩盖了那灵动纯洁的面庞,自从昨夜之后,暮洛看待人性似乎更为透彻,这位少女不是坏人,也没有恶意,既然如此,暮洛和善的冲她勾了勾手指。

看过《十万九千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