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锋戾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事已至此,顺其自然

第五百一十一章 事已至此,顺其自然


  “师丈,我……我是不是快死了?”艾晴脸色白如宣纸,说话的声音都有气无力。

  “呸呸呸,你自己还当乌鸦嘴了?你好着呢,就是这几天累坏了。”芊儿坐在床边,轻轻地握着艾晴的手,语态轻松道。

  张铁自责道:“都怪我太在乎名次,没让大家好好休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九秀山的女眷们都守候在艾晴身旁,这半个月来,她们的友谊已从陌生人进步到互相鼓励的羁绊。

  “哎哟,没事的,没事的,晴儿是太蹦过了,接下来几天就好好休息一下,名次由我们来夺得!”

  “对呀,张队长,昨天我好像听说,尘水仙门也不过才猎到三百多颗内丹,咱们再加把劲儿,一定能赶超他们!”

  艾晴撅起泛白的小嘴唇,冲张铁道:“冠军咱不奢求,但一定要胜过尘水仙门那帮臭修士!你若不带着大家赢过他们,我……我死不瞑目!”

  “瞎说!”

  狄云枫轻呵一声,责备道:“有师丈在,你想死都难……以后可不许乱说,特别是在你师傅面前。”

  艾晴咬着嘴唇,轻哼道:“以前我年纪尚轻不懂事,现在我长大了,你们还想瞒着我,”说着,她声音一改低沉:“现在病发得越来越频繁,我都还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几次……”

  “好了好了,你这三天就给我待在船上好好休息,时候到了,我自会带你回老家寻医治病。”

  狄云枫替艾晴盖好被子,只留芊儿一人在房中陪伴,便招呼其余人出舱去。

  “白日里无事,大家就好好在船上休息,等满月来了再下海猎手也不迟。”狄云枫冲大家招呼道。

  张铁与一众弟子跳出仙船,并道:“白掌门你不知,白日里我们都是以潜水船,下降到深海去猎兽的,如艾晴期盼的那样,还有三天!我们一定要超过尘水仙门!”

  看众弟子意气风发,信心备足,狄云枫也不好阻拦,只是问:“潜水船需要的灵晶可不少,你们可还够?”

  张铁才意识到这是个问题,挠挠头笑道:“嘿嘿,白掌门临行时给的那点灵晶好像是要见底了……”

  狄云枫偷偷摸摸取出一袋灵晶丢给张铁, 笑道:“去吧,莫要给我丢脸。”

  张铁也不再多言,郑重地点了点头,领着二十来位九秀山女眷一齐钻下云端。

  “晴儿到底生了什么病?”九儿憋了好久的问在众弟子离开后,脱口而出。

  狄云枫上一刻的笑容下一刻便消失了,他双手抻着船边,剑眉紧锁,淡淡道:“衰劫。”

  九儿大惊:“她是灵修怎可能有衰劫?”

  狄云枫冷冷道:“我还想问为何她的体质会这般特殊,可上苍从来不曾给过我答案。”

  九儿随之身旁,拍着他的手,轻松安慰道:“你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晴儿是个活泼爱笑的女孩儿,运气一般都不会太差。”

  狄云枫勉强露出一个微笑:

  “那就借你吉言了。”

  “二位长老这般亲密呢?”

  忽而听闻一声问候,五道灵光落在仙船甲板上,听语气,看势头,来者不善呐。

  九儿赶忙缩回搭在狄云枫手背上的手,眉头凝重,低声道:“又是这帮人。”

  “怎么?他们经常来骚扰你?”狄云枫有点不高兴了。

  九儿点了点头,轻“嗯”了一声,也更往狄云枫身旁靠近了一点儿。

  “怎么?二位道友难道不欢迎我们么?”

  为首者便是那尘水仙门的聂姓长老,其他四位都是仙门领队,修为都在大乘之上。

  五位大乘修士穿同一条裤子,的确可以在海空上横行霸道,调戏姑娘了。

  狄云枫将九儿护在身后,上前直言:“我若不欢迎你们,你们难道就会滚出我的仙舟?”

  客套都不用说,直接一个“滚”字表明态度。

  几位长老万万想不到狄云枫会这般张狂,特别是尘水仙门的聂长老,脸皮跳得厉害,冷声道:“道友相会,白掌门竟这番无理,说滚怕是严重了些吧?”

  狄云枫心里头极不安逸,怒指几人,张口大骂道:“你们这几只臭虫和市井流氓有何区别?嫉妒我独拥美人?我劝你们莫来我这儿找没趣,否则将你们通通丢进大海喂鱼!”

  “狂妄!”

  聂长老哪儿能叫人指着鼻子骂?敞开大乘后期修为,怒指狄云枫道:“你无故辱我,来生死一战!”

  狄云枫不屑道:“就你?还不够资格,回去请你们老祖来,我或许可以陪他玩儿玩儿。”

  既已挑衅如此,聂长老也无话可说,见之化出一只双面宝镜,前阴后阳,前黑后白,镜面仙力盛大,论品阶当属上品仙器!

  九儿在狄云枫身后拉扯,轻声劝道:“你放过他吧,尘水仙门枝繁叶茂,你得为自己的仙门想想。”

  “高家还号称九玄仙域第一世家,不照样被我一炬焚毁?”

  狄云枫取出鬼刀,以上品灵器与之针锋相对。

  “你看不起我?”聂长老杀意更重。

  狄云枫轻抚刀身,冷声道:“杀你不沾一滴血。”

  二人腾空而起,各自就要出招,一道青光破空袭来,一举拦在二人中央,“二位难道真当我监察司是摆设?”邱元子沉声道。

  聂长老见是邱元子,杀意却没有半点消减,只道:“邱长老,你们监察司就这么偏袒这个韩州来的野修?他毁我弟子元婴,方才还公然辱骂我,你我修道千万年若没有脾气,怎长自家仙门威风?”

  与聂长老随行的四人也纷纷上前帮腔道:“聂长老说得不错,我们本意来打招呼,白长老却出言不讳,喊我们滚,还骂我们是臭虫,并挑衅我等,说要丢我等下海喂鱼……此些言语,若我们听了还不怒,怎对得起自身大乘修为?”

  狄云枫冷笑道:“这位长老倒是很能把话数落清楚嘛。”

  邱元子阴沉着脸,望向聂长老之众,冷声道:“曲秋前辈昨日已抵临滨海,你们若要交战难免会惊扰到他,到时他出手惩戒了诸位,诸位仙门还得出来道歉!”

  与聂长老随行的四位长老显然颇为忌惮曲秋的威名,聚集在一旁小声低估。

  聂长老神色复杂,但觉没有像其他长老那番胆怯,他指着狄云枫道:“要我放过他可以,必须让他亲自跟我道歉,并且将那个杀我门中弟子的,名叫张铁之人交出来,我必须带他回去给掌门一个交代。”

  邱元子回首看向狄云枫,像是在征求意见。

  狄云枫不远让邱元子为难,便耸了耸肩膀,放下刀,展颜笑道:“聂长老真是开不起玩笑呢,我与你道歉便是,方才是我不对,还望你大人有大量,莫要与我这个荒野散修计较。还有关于那个叫做张铁的弟子,等历练结束我就把他交给你,可好呀?”

  聂长老冷哼:“今日之话监察司与几位长老都有见证,来日你若敢毁约,哼!我敢保证整个九玄仙域都容不下你!”说完,招呼身旁四位长老“我们走”一齐离开。

  狄云枫嘴角微微一翘,心里已将这帮人的生死去留安排得明明白白。

  “白掌门才是真正的大人大量,不过凭聂长老的行事风格,此番事情可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邱元子长吁一口气,瞧模样他为解决这些纷争也焦心了不少。

  狄云枫似笑非笑,只道:“我不会给监察司添麻烦的。”

  邱元子本还想再强调一些,但听了狄云枫这句承诺,便也无话可说,只道了一句:“谢谢。”便匆忙地离去了。

  “唉……邱老爷子也是够忙的,一天解决不完的纷争,十之都是拉帮结派的长老们惹出来的。尹长老倒是落得个清闲。”九儿轻叹道。

  狄云枫笑道:“这件事又不关乎你,你为何唉声叹气?”

  九儿轻哼一声道:“女人都喜欢多愁善感,这是我们的权利。”

  不错,女人若是长得漂亮,那应该就没有什么事是错的,即便有错也会叫人忍不住原谅,即便没人原谅也会有男人站出来当护花使者。

  拜倒在女人石榴裙下的男人,队伍从生可以排到死。

  “我听说一件事,是柳生告诉我的。曲秋这次来除了巡查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九儿犹豫着道。

  “跟我有关么?”狄云枫问道。

  九儿点头:“与我们都有关听说曲秋还带来了元门的指令,征集此次历练中表现出色的弟子去和真武人对抗。”

  狄云枫皱眉,抬头望着天空转动得有些不寻常的阴阳路,口中喃喃:“终于要开始了么……”

  九儿担忧道:“虽说保护仙界是好事,但弟子们经历尚浅,听说那些真武人砍人脑壳,挖人心肺,对女人先奸后杀,我门弟子若上了战场,该何去何从?”

  狄云枫不愿对九儿解释太多,只淡淡道:“仙武大战,一触即发,事已至此,顺其自然。”

看过《锋戾》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