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月小说网 > 天降神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南海紫竹林,莲花池中裸观音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南海紫竹林,莲花池中裸观音


  九天玄女似乎下了决心一般伸手扯住那亵裤的边缘慢慢的下拉,一丝丝,一点点,终于那深深的股沟显露出来,接着就是那两瓣如同蚌肉一般的臀丘,轻轻的将那修长的两条**从亵裤中脱出,将手中泛着体香的亵裤放在衣架之上,此时完全**的佳人就那么的站在那里宛若一具玉石雕琢而成的玉人一般,轻轻的抬腿跨上玉床的瞬间,从背后望去竟然瞥见一丝阴影,芳草萋萋惑人心魄。全//本\小//说\网可惜的是在背后,如果九天玄女转过身来的话,那将是一种怎样动人的风情!

  九天玄女走上玉床,泛着荧光的玉石和那晶莹的肌肤相互映衬,越发显得其肌肤的滑腻晶莹。似乎觉得背对着房门没有安全感,随着那娇躯的转动,藏着诱人风情的身体前部展现出来,两座大小适中,细腻的玉峰之上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玉峰中微微发青的血管的形状,一点嫣红如同宝石一般的嵌在那如同玉碗倒扣的玉峰之上,粉色的乳晕显出处子的粉色,淡淡的**飘散开来。向下是状若山峦一般起伏的蛮腰,诱人的肚脐下是饱满圆润的小腹,再向下就是那无数人向往的所在,在那雪白修长的玉股根处,由于九天玄女根本就没有一丝的遮掩,在那粉嫩的玉腹下、双股间,一个完美的倒三角芳草林展现出来,柔顺的芳草没有一根散乱,漆黑闪亮,一道紧紧闭合的粉色缝隙隐约其间,惑人心神,再向下就是修长的**,粉腻晶莹的小巧玉脚,九天玄女转过身,一脸的圣洁,宛若神人一般,脸上泛出晶莹的光华,轻轻的坐下双腿盘膝坐成打坐时的姿态,这样以来那小腹下的桃源就完美的展现出来,萋萋芳草隐现雪白的肌肤。一只玉指扣成兰花指模样,对扣在一起轻轻的放在小腹之上,这样以来正好将那动人的所在遮挡起来。两座丰挺的玉峰由于佳人转身下坐的原因微微的晃动,在空中泛点的乳波。

  随着九天玄女**的坐在那里运功,那原本被束缚在玉石之中的流光竟然在九天玄女的牵引下慢慢的透过玉石将那雪白粉腻的娇躯包裹起来,光华流转,甚至可以看到龙凤环绕在那模糊的躯体周围,点点星光也融入其中,端的是美轮美奂看的人目不转睛。

  不知过了多久当月至中天的时候,空中明亮的月亮散发出皎洁的月光,突然之间房间之中玉床之上的朦胧的流光陡然收敛起来似乎在那一瞬间进入了玉床之中,但是在那流光消失的瞬间从那皎洁的月亮之上射下一道浓郁的光芒,纯正的太阴精华将九天玄女紧紧的包裹在其中,浩大的不知凡几的能量渡进九天玄女的身体之内,那晶莹的娇躯好像一个无底洞一般,那粗亮的月光一只持续了好久才慢慢的变淡消失,而这时盘坐在玉床之上的九天玄女的身体慢慢的从微微离开玉床的空中落下,原本就晶莹如玉的娇躯竟然泛着光华,比没有行功之前还要晶莹粉嫩上许多,那秀目之上的睫毛轻轻的动了一下接着凤眸轻轻开启,那双眼之中瞬间闪过一道光华,清澈如水,深幽若大海一般的凤眸之中出现欣喜的神色,九天玄女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再次的获得突破,进入另一方天地,不过正因为九天玄女的境界再次的提高她才发现这别墅的神奇之处,看上去这别墅是那么的普通的座落在这近千年的古都之中,可是她发现这别墅根本就不存在于原来的那个空间之中,也就是说现在自己根本就不在地球所在的那个空间,不知是何人竟然有这种偷天换地的能力生生的将这栋别墅置在两个空间的交接之处,或许这里本来就是两个空间的交接的地方,但是如果本来不是的话,那就是说是有人以莫大的法力开辟出来并连接起来的,这个人的神通九天玄女已经不敢去想象究竟是到了何种的境界。

  不过无论如何通过这次的联姻九天玄女已经肯定将来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故至少玄女宗能有隐世家族的庇佑定然不会出什么状况,并且还能机缘巧合之下在修为上再做突破,看到外面的月光,九天玄女轻轻的将那**的娇躯平躺在那晶莹的玉床之上,没有冰凉的感觉,反而带着一丝的温暖,就像婴孩的肌肤一样的滑腻,九天玄女轻轻的侧过身去,将那粉背对着窗外,宛若起伏的山峦一般的曲线起于肩膀凹于纤腰,凸于翘臀又陷于**,尤其是那饱满晶莹似乎能掐出水来的臀丘,深深挤压出来的诱人的股沟、、、、、洁白的被单将那**的娇躯盖上,两旁的轻纱帷帐缓缓的垂下,九天玄女很少的在那玉床之上沉沉睡去。

  陆雅清将九天玄女送回客房之后就穿过庭阁,吩咐了几个丫鬟让她们照顾一下家中的客人的需要,吩咐完毕,一道云雾升起,瞬间陆雅清就驾云消失在庭院之中,空中白衣飘飘的陆雅清向着南海方向飞去,没有多长时间,在那飘渺的云雾之下一碧波万顷的汪洋大海,辨别了一下正是南海,一座虚无飘渺时隐时现的小岛之上,茂密的生长着青翠欲滴的翠竹,绵延一片似乎没有穷尽,在笑道的后方就是一座高山,稍微有一点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那座山就是佛教四大名山中的南海普陀山,正是观世音菩萨的道场,可是很少人知道其实观音菩萨真正的住处却是在这云雾缭绕之中的飘渺的小岛之上。

  落下云头,轻轻的降落到小岛之上的一个光滑的礁石之上,海风轻轻抚过,素白的宫纱随风摆动,飘然若仙宛若神仙中人,轻轻的摆动莲步走下礁石向着那一片清脆的竹林走去,随着深入那翠绿的竹林,陆雅清感应到在竹林的中心部位有一个强大的灵气波动的所在,那里就是观音菩萨的莲花池所在。

  正行走间,突然从竹林中跳出一个身披盔甲,手拿利器的熊行怪物,那怪物跳将出来,看到是陆雅清立刻将手中的长枪收起恭敬的向陆雅清行礼,几千年中陆雅清曾来过岛上几次,所以这紫竹林寻山神祗原本是黑熊精的黑熊怪也曾见过。受了那黑熊怪一礼,陆雅清道:“菩萨在哪里,带我前去”

  那黑熊怪本来就是被观音菩萨派来这里迎接等候陆雅清的,所以听了陆雅清的话立刻就领着陆雅清向着那竹林深处走去,行走了一段时间,陆雅清感到那灵气波动越来越清楚,她知道离莲花池已经是越来越近了,当走到一株通体泛紫的高大翠竹旁的时候那黑熊怪就停止不前,长枪在手站在那里,陆雅清丝毫不奇怪,在那紫竹内如果没有菩萨的允许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敢踏进一步,不过黑熊怪知道至少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例外,陆雅清向着那远处隐约可见的莲花池走去,越来越近,只见在一片紫色的翠竹环绕中,一处池塘上泛着浓浓的云雾,隐约的可以看到盛开的莲花,那漂浮在莲花池上的放射着莹莹光华的莲花座之上竟然没有观音菩萨的身影,在莲花池外正站着和观音菩萨寸步不离的玉女,那金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见玉女手中捧着一袭洁白的宫纱,正担心的望着那云雾缭绕的莲花池,时不时的又向着外面望上一眼,似乎十分的着急。

  当玉女看到从竹林中走来的陆雅清的时候,玉女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的跑了过来,满脸的激动的神色。

  陆雅清笑道:“玉女,怎么了,你们家菩萨呢?”

  玉女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听了陆雅清的话侧过身将那纤柔的玉指指向那云雾缭绕的莲花池道:“我家菩萨就在莲花池之中,她受了很重的伤,不久前菩萨传音给我说她的伤势由于其特殊性她已经无法控制,让我在这里等着您前来。”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家菩萨什么时候受的伤?”陆雅清脸上十分的平静的问道。

  或许知道陆雅清神通比自己菩萨还要广大,被陆雅清古井无波的表情所渲染,玉女渐渐的将担着的心放下,反正自己也是白白的操心,如果连陆雅清都没有什么办法治好自家的菩萨的话,就算是自己再怎么担心也没有用处。玉女听了陆雅清的问话答道:“菩萨是三天前前往西天回来的路上被欢喜佛下了暗手而受伤的,不过菩萨说那欢喜佛受的伤要比菩萨重很多,菩萨一回来就闭关疗养伤势,可是今天菩萨突然出关,告诉我她已经压制不住伤势的变化,并且已经向您求救让我在这里等您,说完就脱了衣衫下莲花池中去了”

  陆雅清听到观音菩萨是被欢喜佛偷袭而受伤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神色,瞥了一眼被玉女抱在怀中的衣衫,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走到莲花池边上,素手挥动之间,那本来只是凝结漂浮在莲花池上的由无数的灵气聚集而成的云雾随着陆雅清的那轻轻的一挥,顿时烟消云散,整个莲花池终于在几千年后的今天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一方不大不小的池塘形的温泉之中长满了清脆的莲花,有几株莲花已经盛开,粉色的花朵上闪烁着晶莹的露珠,在那荷花丛中,一具娇躯正浸泡在水中,只露出那张秀颜和一头的青丝,那张秀颜的主人脸上时不时的闪过挣扎的神情,脸上通红一片。

  似乎感应到周围的变化,浸泡在水中的观音菩萨轻轻的睁开双眼正看到站在岸边的陆雅清,眼中闪过一丝的喜悦和激动,红唇轻启喊了一声:“清姐、、、、、唔!”观音菩萨没有想到自己一开口,那体内被自己死死镇压住的异种气脉竟然趁自己一分心立刻就冲破了自己苦苦建立的防线向全身蔓延,凡是那能量蔓延过的地方,肌肤表面就会表现成嫣红色,观音菩萨忙静心再次的去阻挡那凶猛的能量。再也没有能力分心去看站在岸边的陆雅清。

  陆雅清看到观音菩萨的变化,轻声道:“张开口”听到陆雅清的话,观音菩萨立刻就将红唇张开,口中一甜,似乎有一个散发着清凉气息的丹药在自己口中化开,流遍全身,而那本来在自己凶猛的能量竟然向坚冰见到阳光一样的消退,最后全部回归到那能量的所在,如果有谁看到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在观音菩萨浸在水下的粉背之上有一个乌黑的掌印,那黑色的光晕变得淡了许多,可是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没再发生变化,依然还有那么一个掌印存在,可见其中的异种能量依然没有被陆雅清的丹药清理干净。

  看到观音菩萨玉白的眉心之间还带着一丝不正常的潮红,陆雅清心中一叹,和自己想的一样,那丹药的药力根本就不能将那奇异的能量祛除干净,那种能量是欢喜佛渡入观音菩萨体内的欢喜气息,具有独特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它源自于人类最为本能的**,说道人与生俱来的**,就算是这些号称达至无为境界的仙人佛陀们也不可能断绝,他们最多是能够自主的控制了自己的**,**随人而生根本就不可能断除,而欢喜佛暗自向观音菩萨体内渡入的能力就是以人的**为根本,只要**不绝这能量就会越来越壮大,最后成为**的奴隶,难怪欢喜佛当初有胆量偷袭观音菩萨,这种诡异的能量性质如果没有办法克制的话,还真的有可能会让观音菩萨从此为**所主导,,迷失本性。

  观音菩萨只感到那股让自己束手无策的能量竟然倏然之间消失,脸上露出喜悦的神色,**的身躯忽然从水中升起,晶莹的水珠顺着那光滑细腻的肌肤滑落在水面之上,溅起片片的波纹,纤腰翘臀,粉迹玉股,长发披肩,粉色的乳晕在阳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芒,落在岸边,观音菩萨身体转动之间已经将玉女准备好的衣衫穿上,恢复成端庄圣洁的菩萨模样,走到含笑望着自己的陆雅清的身前,观音菩萨单掌行礼道:“多谢清姐相救,不然、、、、、、”

  “你也莫谢我,其实以我的能力也没有可能将那股能量完全的消去,只能尽量的淡化那股能量,暂时只能说是将那股能量给压制了起来,如果没有方法彻底的将那能量祛除的话,总有一天那股能量还会发展壮大到时就算是我也没有能力将其压下”陆雅清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灵气十足的观音菩萨道。

  观音菩萨似乎早就知道这点听了陆雅清的话脸上神情未动,平静的道:“我一心静修,不给那能量壮大的机会,这样总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陆雅清道:“这是下下之策,不是解决之道,这种方法可以用在一时但是却不可能挡的了一世,想必你也知道就算是你也是有**的,那能量始终会慢慢的壮大”

  一边的玉女看到自己菩萨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心中焦急也顾不得身份开口道:“那前辈您可以什么方法帮我家菩萨将那能量给除去?”

  陆雅清赞赏的看了一心为主的玉女一眼笑着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就算是我也不能将那能量完全祛除”

  玉女听了脸上满是失望的神色口中喃喃道:“连前辈都没有办法,那我家菩萨该怎么办呢、、、、、、、”

  陆雅清看到玉女的神情笑道:“你还真是个护主的丫头,我没有办法并不代表别人没有啊?”

  玉女听了脸上的失望的神情一扫而光急切的望着陆雅清道:“那是谁呢?”不过话刚说完玉女又轻声道:“连前辈您都没有办法,难道还有人能帮得了菩萨吗?难道是那帮光头!”玉女突然道,由于欢喜佛偷袭了观音菩萨所以玉女对西天的那些和尚们都持有敌对的态度所以想到陆雅清说的人有可能是释迦牟尼那光头时声音高了许多。

  看到玉女的反应陆雅清轻轻一笑道:“怎么可能呢,虽然释迦牟尼那光头号称三界第一,法力无边,可是他还真的没有办法帮你家菩萨,我说的是另有其人”

  这是就算是观音菩萨也有点惊讶,难道世间还有比释迦牟尼还厉害上许多的人不成?观音菩萨将目光转向陆雅清,期待着陆雅清说出究竟是何人能够让陆雅清如此的称赞,这时观音才发现从始至终陆雅清脸上都是带着笑意,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情况,如果说陆雅清不在意自己,恐怕就算是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和陆雅清也是几千年的交情了,自己的一身所学全部来自陆雅清,就算是手上的神器羊脂玉净瓶都是得自陆雅清,她和陆雅清虽然是姐妹相称但是却情若师徒,世间最关心她的应该就是陆雅清了,现在陆雅清这种表情正说明陆雅清相信有人可以治好自己的伤势,本来打算拖一天是一天,在自己被**控制之前好自裁的观音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见到观音菩萨终于被自己的话所吸引心中升起了希望,陆雅清轻轻的笑道:“既然我说有办法将那能量祛除,那就一定有人能够做到,月清(观音当年俗世的名字,纯属瞎编!呵呵!)这里你也别呆了,随姐姐去一个地方,在那里就有能治好你的人”

  听了陆雅清的话观音菩萨转过身将自己居住了几千年的所在仔细的看了看,眼中满是不舍的神色,当再次的转过身的时候脸上的不舍已经消失不见,向陆雅清点了点头道:“一切都依姐姐所说吧”

  玉女听了高兴的道:“我去帮菩萨收拾一下东西”说完玉女满脸的喜悦的跑开。

  当回到别墅的时候正好是第二天的早上,进入那别墅之中观音菩萨的表情并不比九天玄女的表情好上多少,看着那些上古珍宝,观音菩萨不由的对此行抱满了希望,能够居住在此处又有这么些奇珍异宝的人难怪能让陆雅清如此的称赞。

  陆雅清让人安排观音菩萨的住处,跟在观音菩萨身后的玉女则是提着包袱随那丫鬟去客房。

  正好此时九天玄女也已经醒来,穿着整齐后正在那里看着院中的各种奇花异草的九天玄女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当转过身的时候正看到陆雅清和一女子向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

  当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双目交接的时候两人都发现对方修为深不可测。

  陆雅清看到两女的表情笑道:“我为你们介绍一下,或许你们对双方的名字都有耳闻,不过就是没有相见,今天有缘再此相见不能不说是大家的缘分”说完陆雅清指着观音菩萨笑道:“玄女姐姐,这就是当年我曾和你说过的那个叫做月清的小公主,不过现在应该是观音菩萨了”

  九天玄女听了陆雅清的话眼中爆出神光,脸上满是笑意的道:“没想到久闻大名今日方得一见,果然是大家风范名不虚传啊!”陆雅清又指着九天玄女道:“月清,这就是玄女宗的创始人,九天玄女,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观音菩萨本来就在猜测九天玄女的身份,心中猜到了一点,但是不敢肯定,现在得到了陆雅清的肯定观音菩萨自然是忙上前见礼,毕竟无论怎么说九天玄女都是上古时代的仙人,如果真的论起辈分来绝对是要高出观音菩萨太多。

  三女相处融洽,吃过早饭,陆雅清就带着两人在别墅中转悠,别说,这别墅简直是大的不可思议,一连三天她们都没能将整个别墅转一遍,当然也和她们往往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好久有直接的原因。

  第四天正当陆雅清准备带着两女去继续逛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守门的丫鬟喊了一声:“少爷回来了”

  能够被那些女子称为少爷的只有张少重一人,同时她也感应到了张少重和叶素蕊所释放出来的气息,脸上顿时充满了喜悦的神色,快步向着外院走去,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也听到了那丫鬟的喊声,对于那少爷的身份也知道个大概,这几天之中陆雅清将张少重的身份简单的说了一下,尤其是说道自己是张少重的一个妻子的时候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脸上的神色就不用说了,两女对于陆雅清竟然嫁人的事情虽然有些接受不了,但是同样对那让陆雅清夸的天上没有地下只有这么一个的男子充满了好奇,究竟是怎么样的男人竟然能够得到陆雅清这么出色的女子的芳心。

  待和陆雅清迎向张少重的路上正好遇到冷毓,冷毓也跟了过来,转过一个拐角正看到在那些丫鬟的注视下正向她们走来的几个人,其中一个男子走前最前面,虽然是有着说不出的潇洒俊逸不过却没有一点的强者的气息,但是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却不会认为作为隐世家族的家主会没有修为。

  待张少重喊出九天玄女的名字的时候,叶素蕊已经和陆雅清咬着耳朵说了几句话,并且说着的时候还不时的看了看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不知道具体的再说些什么。

  陆雅清和叶素蕊走到九天玄女和观音菩萨的身前笑道:“两位姐妹,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我的姐姐叶素蕊”

  关于叶素蕊的身份,当然是身为叶字家族的家主的事情,陆雅清也对两女说了一些,两女心中自然是不敢怠慢,不光是叶素蕊的身份在那里放着,叶素蕊那世间无双的容貌,绝世的气质,一举一动之间都是那么的自然脱俗,立刻就赢得了两女的心,诚心诚意的喊了叶素蕊一声姐姐。

看过《天降神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