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快穿:娇软美人沦为反派的囚宠 > 第242章 神明信徒(番外完结)

第242章 神明信徒(番外完结)



  江梓衿的身体变得透明。

  谢景的手抓了个空,从空中坠落,砸在了床上。

  别墅内的装饰开始发生变化,专属于江梓衿的东西都跟灰烬一般散去,铺在房间内的地毯也消失不见。

  她看着房间内熟悉的装饰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冷色。

  【时间回溯中——】

  江梓衿看见床上,谢景的身体的变成了流光,她伸出手想再碰碰谢景,手指却直直的穿过了他的手臂。

  她再也碰不到谢景了。

  江梓衿的身体飘向了空中,眼前的场景像是打碎的玻璃,裂痕如蛛网般繁复。

  在她意识最为模糊的时刻,她重新看到了谢景。

  八九岁样子的谢景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蜷缩了起来,绑匪目露凶光的将他的双腿打断,不顾着小孩的惨叫,将人从仓库里拖了出来。

  “给你脸的!敢这么瞪着老子!”

  刺眼的阳光照在谢景身上,蜿蜒下一长道血痕。

  “打电话给你的母亲!让她拿着钱来赎你!”

  谢景闭着眼睛,满头满脸都是血,看着已经是气息微弱了。

  “……不。”

  绑匪对着他的肚子就是来了一脚!

  “妈的,给脸不要脸!”

  谢景吐了一大口血,浑身像是在血水里浸泡过似的狼狈。

  江梓衿忍不住走到他面前,想要抱住他。

  【滴滴滴!警告!宿主不可干涉时间回溯剧情!】

  江梓衿砸着面前透明的墙。

  “总不能让我看着他被活活打死吧!我确实使用了时间回溯,可我没想让谢景死在八九岁!”

  系统的声音迟疑了几秒,然后说:【宿主可以花费五万积分,让随机人物出现,救下谢景。】

  江梓衿毫不犹豫道:“可以。”

  她账户余额哗啦掉了五万,就在绑匪提着谢景的脑袋,想要将人杀人灭口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警笛声。

  “住手!!你们已经被我包围了!!”

  “放下武器!!”

  一个稚嫩的小姑娘从警察堆里跑了出去,“谢景!!”

  绑匪见势不妙,低骂了一声,将手上的谢景扔垃圾一般丢在了地上。

  “快走快走,臭条子追上来了!”

  “妈的,那这小孩儿怎么办!”

  “别管了别管了!没看见那条子手里有枪吗!带着小孩跑不掉!”

  谢景满脸都是血,他挣扎的睁开眼睛。

  江梓衿蹲下来想碰碰他的伤口,她眼泪不要钱似的掉下来,“谢景......”

  小孩身下的双腿橘断,并且还在不断的出血。

  比当年她救下谢景的时候还要惨。

  江梓衿眼泪穿过了谢景的身体,她想把谢景抱起来,想要为他疗伤,可她连碰都碰不到谢景。

  “唔…….”

  地上的人似是有所察觉,将目光朝着她的方向转了转。

  “你......”

  江梓衿一愣,对上他漆黑分明的双眼,声音都哑了,“......你能看到我?”

  话音刚落,一个小孩就穿过了她,蹲下身将地上的谢景扶了起来。

  “谢景!你没事吧?”

  江梓衿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是啊。

  她现在是魂体的状态,谢景怎么可能还能看到她。

  小女孩擦干净谢景脸上的血污,“坚持住啊!”

  她身后不断的跑来警察,“人没事吧?“

  “不行,腿都断了!”

  “伤得太重,估计两条腿都保不住了……”

  “人命要紧!”

  医生冲了过来,将谢景送上了担架。

  谢景浑身都疼,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医生说的话一句句回荡在耳边。

  ——他的双腿保不住了。

  明明被送上了担架,谢景心里还是没有一点安全感,反而还空落落的。

  直觉告诉他不该是这样的。

  可不是这样,又是哪样的?

  他想不明白。

  谢景挣扎的想从担架上坐起来,眼前像是蒙了一层血雾,让他连人脸都看不清。

  他看见了一抹白色的影子在身边一闪而过,谢景睁大了眼睛,想要再看得清晰一些。

  少女穿着雪白的衣裙站在救护车面前,她的表情太脆弱了,像一尊玻璃瓷器,轻轻一碰就会四散碎裂。

  ——她为什么会难过。

  谢景莫名其妙的想下床牵住她,却被医生按住。

  “你现在还不能动,腿部受伤严重,出血也严重,再不止住血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旁边年轻了好几岁的管家抹着眼泪,“少爷......”

  他旁边还站着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管家叔叔,谢景他能好吗?”

  管家拉着小女孩的手,“能好......能好,我相信我们少爷一定能平安的度过这场劫难的。”

  芸希跟着点了点头,守在谢景的担架旁,跟着管家叔叔念道:

  “谢景,你会好的。”

  救护车的门‘砰’的一声关闭,阻绝了江梓衿向内看的视线。

  系统:【随机出场的人物会根据你当年的做法去陪伴谢景。】

  江梓衿出神的看着远去的救护车,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低低的应了声。

  “这样也好。”

  ........

  她看着谢景如她所想的那样平安长大,谢景的双腿在幼时被绑匪用木棍打得俱断,只能靠着轮椅才能行走。

  他变得沉默寡言,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上都非常的出色。

  江梓衿就像一只盘旋在谢景身边的孤魂野鬼,每天看着他,观察他在干什么。

  谢景很喜欢读书,他总是一个人看着窗外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梓衿就会坐在他的身边,旁若无人的戳着他的脸——尽管她并不能碰到谢景。

  “你才多大啊,每天哪有这么多烦心事。”

  江梓衿仗着他听不到,小声的嘀咕。

  “年轻人就是要多笑笑才对嘛。”

  谢景低垂下眼,轻轻笑了声。

  江梓衿傻了,心跳速度骤然加快。

  “谢景,你......”

  她顺着谢景的目光看去,正好看到推门而入的芸希。

  小姑娘大大咧咧的抱着一大摞书,多得都快把自己给挡住了。

  “谢景......你快帮帮我!”

  江梓衿沉默的飘远了一点,她没注意到的是,谢景的笑容淡了些,然后合上书,不咸不淡的问她,“你拿这么多书来干什么?”

  芸希见他不帮忙,将手中的书全部扔在了地上,有些委屈。

  “你不是最喜欢看书了吗?我还以为......还以为拿这些书你会高兴呢......”

  江梓衿飘得更远了些,不偷听他们说话。

  谢景说:“书放下,你走吧。”

  芸希被他这么冷淡惯了,心里别扭了一下,“我这是好心......”

  谢景:“我知道。”

  “我看书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你下楼吧,厨娘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糕点。”

  这个年纪的人气得快,高兴的也快。

  芸希瞬间忘了谢景对她的冷漠,蹦蹦跳跳的处房门去吃点心,“好耶!”

  江梓衿看着这么快就从门里出来的芸希,“???”

  这才几秒钟。

  两人难道都不说说话的?

  江梓衿眨了眨眼睛,又飘了回去。

  她安慰自己。

  我这是为了赚足待在谢景身边的时间,到时候才好回去。

  江梓衿在他身边停住,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英语就头疼。

  谢景又在看书了,修长干净的手指拂过那一页纸张,轻巧的翻了过去。

  玻璃杯中的水,似有若无的倒映出一道白色的影子。

  .......

  到了谢景事业有成的年纪,他已经完全继承了谢家的家产,并且将集团发展到了全国。

  他的时间全部都贡献给了工作,以至于即将奔三的年纪,别说结婚,连个恋爱对象都没有。

  谢家想要谢景和芸希联姻。

  两人青梅竹马,要是成功了,也能说是一桩美谈。

  谢景却直接拒绝了。

  谢景:“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谢明远怒道:“你都快三十了,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你以前工作忙,我也就不说你了,可现在呢?你忙什么?!”

  谢景直截了当的说:“我不想结婚。”

  谢明月气得捂住了心口,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滚......你给我滚出去!”

  谢景什么话也没说,看了他爸一眼,就推着轮椅走了。

  .......

  时间如白驹过隙,几年的时间飞速的掠过。

  谢景几乎把自己活成了工作机器,一门心思的扑在了事业上。

  芸希也结婚了,她没有再等谢景,两人的婚礼还邀请了谢景去参加。

  谢景给她包了一个很大的红包,看着面前人眉开眼笑的模样,他的心中还是升不起一丝波澜。

  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错过了什么。

  可往前回顾自己的几十年,每一步都走的循规蹈矩,没有一点意外和惊喜。

  他走在自己给自己制定的道路上,用工作麻痹空泛的神经,感觉一生都那么孤独又平常。

  江梓衿看着谢景生老病死。

  她能停留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只有短短十来天,所以她并不能时时刻刻的都在谢景的身边待着。

  【这是他的一生。】

  【普通又圆满。】

  江梓衿睁开了眼睛,她重新回到那栋别墅。

  顺着灯光的指引,她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推开那扇机关的小门。

  江梓衿看到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跪着。

  那是一个昏暗的,只用烛火照亮的暗房。

  二十岁的谢景手指夹着香的杆,安置在胸前,虔诚的对着一副画像叩拜了三下。

  香炉中还有数不尽的香灰,谢景阖着双眼,苍白的脸颊毫无血色。

  他生病了。

  病的就快要死了。

  谢景将手中的香插在了香炉上,抬起头,眼神怔怔的望着画像。

  江梓衿其实见过这幅画像,在她几年前不小心闯入时就看到过。

  谢景日复一日的在暗室里焚香祈祷,为她点上烛火,做着她最虔诚的‘信徒’。

  散发着金光的功德从香炉里飞腾了出来,它们旋转着飞到了江梓衿的身边,然后进入了她的体内。

  江梓衿感觉到身体瞬间涌入了一道暖流。

  身体也变得更加轻盈。

  “谢景……?”

  谢景做完这一切,踉跄着想要撑住手拐,胸腔内如同刀割一般的疼痛让他捂着嘴,一大口鲜血顺着嘴角溢出。

  守在门口的老管家听到动静,从门外飞奔了进来,“少爷!少爷!”

  谢景背对着她的身体向后倒去,砰的一声,跌落在了地上。

  “......谢景!”

  江梓衿刚想跑上前,眼前的场景一转。

  冷调又华丽的卧室内。

  谢景正闭眼躺在床上,一大群医生紧张的为他治疗诊断。

  老管家老泪纵横,“少爷......您再坚持一会儿,就一会儿......”

  谢景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他艰难的靠着机器维持着基本的呼吸。

  医生脱去了他的衣服,嶙峋的骨头令人触目惊心。

  眼前的一幕刺疼了江梓衿的双眼。

  “为什么......为什么谢景还是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没有人能够回答她。

  江梓衿看过了谢景圆满又平常的一生,现实残酷的将她拽回了,那个不得不接受谢景死亡的世界。

  谢景瘦削的手死死的抓着银手镯,那是江梓衿走时留下的唯一的东西。

  尽管他无比的厌恶这个手镯。

  属于江梓衿的东西都已经消失,唯独这只亮银色的手镯是她存在过的证明。

  他没有完全忘记她。

  爱人的模样已经模糊不清,可他还是依靠着本能去爱她。

  谢景:“......衿衿......”

  老管家将头凑了过去,哽咽道:“少爷......少爷您说什么?”

  “什么衿?”

  谢景眼神涣散的看向空中,干裂的嘴唇开合,虚弱的如同一阵微弱的风。

  “......你骗了我。”

  **

  世界如同镜花水月般消散,江梓衿站在虚无的空间中转站。

  【恭喜宿主完成主线任务:陪伴谢景百日。】

  【积分已达到上限。】

  江梓衿蹲下了身子,她抱住了胳膊,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

  眼泪顺着眼尾掉了出来,砸在地上。

  系统骗了她。

  谢景还是会死,只不过平行世界中的另一个谢景会因为她的选择而好好的活下去。

  像她希望的那样。

  活成一个‘普通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